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67

  第五六十七章
    唐寅穿好了衣服,低頭瞧瞧,又搖搖頭,把外衣脫下來,并對阿三阿四說道“拿件便裝來。【】請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訪問我們”
    阿三阿四應了一聲,拿來一套白sè的便裝。唐寅快地穿好,臨走之前,還在殷柔的面頰上輕ěn了一下。
    等他出來,樂天和艾嘉以及數十號天眼和地的探子等在外面。唐寅帶上阿三阿四、樂天、艾嘉等人,再加上余名的暗箭人員和shi衛,離開軍營,直奔南面而去。
    樂天所說的小村子名叫馬山子,村中沒有耕地,小的不能再小,就那么十幾家的獵戶聚在一起。
    平時村里人靠打來的獵物到附近的集市去換些吃穿和常用之物,由于大合山內飛禽走獸甚多,馬山子的村民生活的倒也算富足,nv人們不至于穿金戴銀,但個個也都不缺飾。
    以前,天眼和地的探子皆有到過這里,一名天眼探子還在山林中被獵戶布置的陷阱傷到腳踝,進村后得到村民的醫治,現在已經痊愈了。村民淳樸,探子們也就沒多加打擾,很快便離去了。當然,馬山子的村民也不認為風、yu、安三國聯軍和桓國打仗對自己會有什么影響,每日照舊,像往常一樣該干什么繼續干什么。
    當唐寅一行人進入小村莊的時候,里面一片祥和,沒有ji飛狗跳的逃亡狀,村民們還紛紛走出家mén,到外面看熱鬧。
    馬山子的村長是村中的長者,一位七十開外的hua甲老人,他在兩位小孫nv的攙扶下來到外面,看著一下子來了上號之多的軍兵,老頭子滿臉的驚訝,顫巍巍地上前幾步,大聲問道“軍爺們到本村是路過嗎?”
    沒有人回話,shi衛們由天眼和地的探子做指引,仿佛撒豆一般快地散開,將村莊各大小出口全部封鎖。
    暗箭人員則分散在唐寅的四周,一個個目光如電,手握著腰間佩刀的刀柄,不停的向周圍掃視。
    唐寅看向老村長,嘴角揚起,笑了,1u出兩排潔白的牙齒,他翻身下馬,走到老者近前,問道“老人家是……”
    “小老兒是本村的村長,不知軍爺……”
    “我們是風軍。3∴35686688希望,村長能幫我們一個忙。”唐寅客氣又有禮地說道。
    老村長面1u不解,問道“軍爺想要小老兒幫什么忙?”
    “先把大家聚集起來吧!”唐寅向四周望了望,感覺此處還算寬敞,說道“讓村里的人都到這里集合。”
    老村長說道“可是大家還都有活要忙……”
    他話還沒有說完,唐寅已轉過身去,看向別處。
    一名暗箭人員大步上前,將老村長的衣領子一把扣住,向回一拉,沉聲說道“讓你去你就去,再敢哆嗦半句,老子一刀老村長和身邊的兩位小孫nv同被嚇得臉sè一變,連連后退。唐寅恍然想起什么,走到一名小姑娘近前,笑問道“本村有多少人?”
    “四……四十六人。”小姑娘又驚又恐地看著唐寅,說話時一個勁的向老村長身后縮。
    唐寅目光一轉,又看向另外一個小姑娘,問道“是嗎?”見那個小姑娘連連點頭,他這才轉身走開。
    在老村長的召集下,村民們很快都聚集到這塊不大的空地當中,舉目一瞧,大多是老人、小孩和nv人,壯年的男子沒有幾個。一清點人數,總共三十九人,少了七人。
    暗箭人員確認了人數后,在老村長面前站定,問道“為何只有三十九人?另外的七人呢?”
    “去……去山中打獵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老村長小心翼翼地答道。“什么時候能回來?”“估計……估計要等到傍晚。”
    暗箭人員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chou身走回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村中現在只有三十九人,另外還有七人進山打獵去了,可能要傍晚才能回來。”
    唐寅恩了一聲,點點頭,說道“那我們就在這里等一等。”說著話,他走到村民們近前,含笑說道“大家不必驚慌,我們并惡意,只要大家肯配合,我們不會傷害任何人。”
    說著話,他又笑問道“誰家還有吃的東西?”
    村民們一個個都在向后縮,根本沒人敢回話。見狀,暗箭人員回手把佩刀chou了出來,大步流星走到一名村fu近前,一把將其從人群中拽了出來,隨后將其按跪在地,舉刀便要砍。
    這時候,有名三十左右的fu人急聲說道“民nv……民nv家中還有些野豬rou……”
    唐寅rourou下巴,搖頭笑道“并不好吃。”“還有兔rou。”“更難吃。”“那……羊rou呢?”唐寅想了想,笑得真誠又燦爛,對那fu人拱手說道“就有勞這位大嫂幫忙做頓飯菜了。”
    他未穿軍裝,也未頂盔戴甲,態度又彬彬有禮,和周圍那些兇神惡煞一般的風軍比起來截然不同,很容易讓人對他生出好感。看著唐寅俊美又燦爛的笑容,就連那fu人也不由自主地面龐一紅,但沒敢多說什么,牽著一名五六歲大的小男孩,快步向自家走去。在唐寅身邊的那名暗箭人員甩了下頭,立刻有兩名暗箭人員跟了過去。
    直到現在,樂天和艾嘉都沒nong明白唐寅的意圖,他二人湊到唐寅身邊,小聲問道“大王這是要……”
    “先吃飽肚子再說!”唐寅看眼走出沒多遠的fu人,慢步而去,同時問道“他們說話的口音似乎和桓國的口音還不太一樣。”
    樂天點點頭“恩!”唐寅沒再多言,跟著fu人來到她的家中。
    在房外的小院子里,他拉了一把小木凳坐下,看樂天、艾嘉、阿三阿四都在一旁干站著,他擺擺手,笑道“都坐吧,在這里沒必須如臨大敵。”
    樂天和艾嘉也各拉一把木凳坐到唐寅身邊,問道“大王要怎么處置這里的村民?”
    唐寅低頭了手指,說道“這里的人,一個也不能放走。”
    樂天和艾嘉心中一顫,他倆明白唐寅的意思,這是要殺光村里的所有人。對于本村的村民,樂天的印象還是很好的,自己的部下受傷,還多虧村民及時醫治呢。
    但他不好直接開口求情,轉彎抹角地說道“記得下面的兄弟們剛來到馬山子的時候,不小心踩到林中的陷阱,村民們并沒有看到他們是風軍就不肯相助,還都很好心地送來不錯的金瘡yao,又幫忙做了包扎。”
    “哦!”唐寅淡然應了一聲,聳肩笑道“那位受傷的兄弟很幸運啊!”
    “只是不知道這些曾幫助過他的村民們能不能像他一樣的幸運。”樂天低聲說道。
    聞言,唐寅虎目jing光一閃,凝視著樂天。沒等他說話,艾嘉已一巴掌打在樂天的胳膊上,故作氣憤地說道“喂、喂、喂!你現在在幫誰說話,他們可都是桓人!”
    樂天苦笑,但是他們也是什么都不懂得的,又淳樸又善良的普通姓。
    當然,他也能領會到艾嘉的好意,她搶先訓斥,總比受大王訓斥要好得多。他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請恕屬下失言。”
    唐寅收回目光,幽幽說道“打仗,總是要死人的,如果這一村的人能換回我軍成千上萬將士的xing命,難道不值得嗎?”
    樂天和艾嘉心中同是一動,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是要……”
    唐寅瞇縫起眼睛,反問道“如果桓軍的主帥現在是聶澤的話,你認為他第一件事情做的會是什么?”
    這話把樂天和艾嘉問住了,他二人可猜不出來如果聶澤是桓軍主帥的話第一件事會做什么。唐寅樂道“若是聶澤,他第一件事情肯定是在水中下毒,不管我軍有沒有察覺,先斷我軍的水源是最重要的。可惜錢沖不是聶澤,不然我軍將士早就中毒倒下大半了,直到現在他還想不出用毒之計,我也只能幫著他去想這個辦法了。”
    他越說樂天和艾嘉越糊涂,正要問,這時候,fu人已端著兩只大碗走出來,遞到唐寅面前,怯聲聲地說道“軍爺,rou已經做好了,是羊rou。”
    隨著兩大碗羊rou拿出來,rou香味立刻鉆進眾人的鼻孔里,說著話,他又問道“大嫂家中可有米飯?光吃rou不吃飯可是吃不飽的啊!”
    那fu人聞言,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唐寅抬頭不解地看著她,她忙說道“我覺得軍爺和民nv的夫君很像,每次吃飯必要備有米飯。”
    她這話讓周圍眾人同是一皺眉,把大王比成她的夫君,這太失禮了,不過唐寅倒是毫不介意地仰面大笑起來,說道“等你夫君打獵回來,我倒想認識認識他。”
    “那感情好,民nv的夫君一向喜歡結jiao朋友。”fu人毫心計地邊笑著邊連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