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68

  【】/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第五六十八章
    唐寅等人在村子里一直等到天色大黑,方有侍衛前來稟報,稱天眼和地埋伏在村邊的探子抓住七名打獵歸來的村民
    聽聞這話,唐寅眼睛頓是一亮,他先是看眼聚集在空地上的那些村民,隨后站起身形,向侍衛甩頭說道:“把他們都帶過來”
    時間不長,七名身材高矮不一卻同樣健碩粗壯的漢子被押解過來唐寅舉目打量七人一眼,揚頭問道:“你們都是本村的村民?”
    “是的”七人中,有位高大魁梧的壯漢走出來,他掃視左右的風軍,深吸口氣,說道:“我們沒有傷害過你們,也沒有和你們打過仗,為什么要把我們抓起來?”
    唐寅聳聳肩,沒有回答,反問道:“算上你們七人,所有的村民都在這里了嗎?”
    高大魁梧的漢子怒聲回道:“都在這里了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不得禮”沒等唐寅說話,一旁竄上來一名風軍侍衛,揮手就是一記重拳,正打在魁梧漢子的肚子上
    這名侍衛是修靈者出身,力道極大,魁梧漢子悶哼一聲,站立不住,跪到地上,身子佝僂成一團
    “軍爺,不要殺他,他就是小女的夫君”那名為唐寅做過午飯的村婦從人群中沖出來,撲跪在魁梧漢子的身邊,沖著唐寅連聲哭喊道
    唐寅看了看他二人,沒有再多說什么,轉目看向另外一名大漢,同時向他招了招手那大漢身形一震,沒敢上前,但左右的風軍探子將他強行推到唐寅的面前
    “我再問一次,所有的村民都在這里了嗎?”唐寅面表情地問道,同時抬起手來
    “是……是……都在這……”大漢驚恐地看著唐寅,顫巍巍地回道
    唐寅突然一笑,說道:“只可惜,我并不相信你的話”說話之間,他的手掌上突然燃起黑色的火焰,毫預兆,一把抓在那漢子的面門上
    呼黑暗之火由大漢的面門瞬間燒遍他周身,絲絲的霧氣透過他的衣服冒了出來大漢只出一聲短暫的驚叫,接著,瞳孔由黑變灰,失去神韻,身子也隨之軟綿綿地癱倒下去
    周圍的村民們看得真切,人們不被驚呆嚇傻,一個個張大嘴巴,瞪大雙眼,呆若木雞,久久回不過神來
    唐寅吸掉空中飄蕩的靈氣,閉上眼睛,冥思了片刻,隨后虎目睜開,下垂的雙手燃燒著詭異又恐怖的黑火,向其他的幾名大漢走去
    在他的黑暗之火下,那幾名大漢連反抗之力都沒有,頃刻之間化為靈霧,被唐寅吸食個干凈隨后,他邊向一旁走去,邊對不遠處的侍衛頭領說道:“剩下的人,就交給你和兄弟們了,隨便你們怎么做,但最后的結果是,不要留下一條活口,對了,盡量讓這里生的一切慘一點”
    說完話,唐寅走到空地的邊緣,在一塊廢棄的石磨上盤膝而坐,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靜下心來,垂目打坐阿三阿四以及暗箭人員則迅地圍攏到他的周圍,進行保護
    可空地上接下來所生的一切就是一場人間的慘劇
    得到唐寅授令的侍衛們紛紛抽出佩劍,一窩蜂地沖向村民,殺光了在場所有的老人、孩子和男人,剩下的女人則成為他們泄獸欲的工具
    此情此景,樂天和艾嘉皆看不去了,帶著天眼和地的探子,快步離開空地
    等唐寅打坐完,已是一個多時辰之后,他睜開眼睛再看,空地上橫七豎八都是村民們的尸體,周邊的角落也隨處可見被扒光衣服蹂躪至死的女人們
    見大王已經醒來,侍衛頭領急忙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村民已經死光了,沒有一個活口,尸體要就地掩埋嗎?”
    唐寅擺擺手,冷漠地說道:“不要動,就這樣,統統留下來”隨后,他揮手說道:“現在可以撤了,回營”
    “是大王”侍衛頭領應了一聲,接著,向麾下的侍衛們連聲大喝,收攏隊伍,清點人數,確認誤,這方列隊隨唐寅返回聯軍大營
    走的時候,風軍也沒空手而歸,把村子洗劫了一遍,凡是吃的以及容易帶走的,統統搬回己方的大營里
    他們隨唐寅出來這一趟,正事沒干,倒是把一座偏僻又毫不起眼的小村子毀于一旦
    人們雖沒弄清楚此行的目的,但也覺得不虛此行,在軍紀越來越森嚴的風軍,像今日這樣可以隨意燒殺奸掠放縱的機會幾乎已快被杜絕了
    回到聯軍大營后,唐寅馬不停蹄,立刻去找他的貼身醫官蘇夜蕾此時蘇夜蕾剛剛吃過晚飯,在自己的營帳中準備了熱水,正要洗澡,唐寅直沖沖地從外面闖了進來
    好在她還沒有開始洗澡,衣服穿得也齊全,不過仍被唐寅嚇了一跳,驚魂未定的蘇夜蕾扶扶胸口,氣鼓鼓地質問道:“即便是大王,也已經懂得最基本的禮儀?”
    唐寅瞧瞧蘇夜蕾,再看看擺放在營帳里的大水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不好意思地干笑一聲,抬手指指營帳門外,問道:“要不我先出去再重進來一遍?”
    蘇夜蕾翻了翻白眼,語氣不善地問道:“請問大王深夜來訪,有何貴干?”
    唐寅面色一正,回手指指自己的鼻子,問道:“你看看我,與普通的村民比起來,有何不同之處?”
    蘇夜蕾嚇點氣笑了,大晚上的,大王風風火火的跑來就是為了問這么一個狗屁問題?她暗暗搖頭,說道:“大王是國君,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金銀玉帛,豈是村民能比?”
    “我說的不是這些,我是問,模樣有何不同”唐寅擰著眉毛不滿地看著她
    “模樣?模樣是天生父母給的,能有什么不同?”蘇夜蕾圍著唐寅轉了一圈,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他,說道:“如果換掉這身錦衣,皮膚再黑一點、粗糙一點,就和村民沒什么兩樣了”
    啪唐寅打個指響,點頭贊道:“恩,對極了不過,讓皮膚變粗糙不是短時間內能辦到的,你有沒有辦法讓我變黑一點?”
    蘇夜蕾的臉上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說道:“大王要變黑,應該常曬太陽才對,而不是來找我我又不是太陽……”后一句話是她小聲嘟囔的
    “我要馬上變黑,就是現在”唐寅正色說道
    “我哪有這樣的本事,大王當我是神仙不成?”蘇夜蕾雙手掐腰,歪著腦袋,又奈又感不耐煩地看著他
    “難道就沒有什么藥可以讓人一就變黑的嗎?”唐寅疑問道
    “哦……”蘇夜蕾愣了一下,隨后垂下頭,沉吟片刻,說道:“倒是有這樣的染料,不過不能長久,洗澡或流汗都會造成退色”
    唐寅眼睛一亮,問道:“現在就有?”
    蘇夜蕾點點頭,說道:“這種染料有防曬傷的功效,我有隨身攜帶”
    “太好了,幫我涂黑”說話之間,唐寅開始解開自己的衣扣,順勢走到木桶前,揚了揚下巴,回頭笑問道:“醫官大人不會介意讓我先用這桶水?”
    “小女子可以說不嗎?”蘇夜蕾瞪大眼睛,天真地問道
    “嘿嘿”唐寅咧嘴一笑,緊接著,冷下臉來,斬釘截鐵地說道:“當然不行”
    蘇夜蕾再不說話,轉身向營帳外走去,嘴里還嘟嘟囔囔地念叨著什么唐寅不用聽也能猜出來,她不是在詛咒自己被洗澡水淹死就是在祈禱自己渾身長瘡呢
    她說的那種染料十分管用,當唐寅凈完身,渾身都涂抹過一遍后,他對著銅鏡一照,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銅鏡中的自己,面色暗黑,而且還黑得亮,即便被暴曬數日也不會有這樣的效果,真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唐寅穿好衣服,向蘇夜蕾告辭,出了她的營帳,守在外面的阿三阿四等侍衛皆沒能立刻認出來是他,人們下意識地握住佩劍,紛紛喝問道:“什么人?”
    見狀,唐寅不由得一陣大笑,現在他的臉太黑了,一笑起來,顯得牙齒白“你等都認不出我了?”
    一聽是大王的聲音,眾人再定睛細看,好嘛,眼前這位黑得像炭球似的‘黑鬼’不是大王還是誰?
    眾人急忙收起武器,紛紛圍攏上前,膛目結舌地問道:“大王,這……這是怎么回事?”
    唐寅沒時間多做解釋,對阿三阿四說道:“立刻讓梁啟和子纓到中軍帳來見我立刻”
    阿三阿四怔了怔,隨后忙拱手應道:“遵命”
    等梁啟和子纓奉命來到中軍帳,看到居中而坐的唐寅時,他倆的反應也和剛才的侍衛們一模一樣,下意識地握住佩劍,喝問道:“大膽何人在此?”
    “是我近前來坐”唐寅不耐煩地向他二人招招手
    聞言,梁啟和子纓對視一眼,而后不約而同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探頭細看,確認是唐寅沒錯,他倆急步上前,緊張地大聲問道:“大王中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