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72

  第五七十二章
    得到下面軍兵們的確認,接收唐寅的那位兵團長更加得意,錢沖心中的一塊石頭也算是落地了。【】[]/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只有胡良對唐寅的疑慮沒有被打消多少,其實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這個高虎到底哪里有問題,但他的直覺就是告訴他,此人絕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
    胡良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將,見多識廣,人數,不管唐寅怎么掩飾自己,在他身上還是會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些不同于平常人的獨特氣質。
    雖說胡良對唐寅很是懷疑,但他終究不是桓軍的主帥,也作不了桓軍的主。
    經過對質,錢沖對唐寅的身份已深信不疑,他派出軍中最精干的斥候悄悄前去聯軍大營那邊,查看聯軍的用水是不是真的出自于靈山泉水。
    沒過多久,桓軍派出的探子便紛紛返回,帶回來的消息一致,聯軍將士確實是從靈山泉水中取水,而且在取水時也沒見聯軍士卒做任何的檢驗,顯然從未想到過泉水中會被下毒。
    錢沖聽完手下斥候的稟報,喜出望外,隨即做出決定,采用‘高虎’的獻策,在靈山泉水中投下劇毒。
    既然決定要做,就要做到不留余地,想毒殺數十萬眾的敵軍,那得需要大量的毒藥。錢沖怕走漏消息,未敢大張旗鼓的去收集,而是直接傳給桓王黎昕,請朝廷出面籌備。
    黎昕接到錢沖的傳后,雖覺得此計太過于歹毒,但也不失為一條妙計,當即應允下來,并指令朝廷,向全國各郡各縣征收砒石。砒石可是制造砒霜的必需之物,此為劇毒。
    沒過幾天,桓國朝廷便把征收上來的砒石煅制成砒霜,然后成車成批的運送到大合山的桓軍營寨。
    桓國朝廷送過來的毒藥又多又雜,以砒霜為主,另外還有馬錢子、斷腸草等劇毒之物。
    接收到朝廷送過來的毒藥后,錢沖將其分成數份,并由他親自指揮桓軍將士,將毒藥分批分次的投入到靈山泉水之中。
    投毒的時機也是極有技巧的,要精準地掌握聯軍打水的時間,再計算水流的度,投毒的時間即不能早,也不晚,為此桓軍方便還特意做過數次試驗,將一些色彩鮮艷的樹葉、花瓣大量地扔進水中,再由潛伏在聯軍大營附近的探子監視著,看什么時候那些樹葉、花瓣能流到聯軍大營這邊。
    為了讓投毒的戰術能大獲成功,錢沖可謂是煞費苦心,絞盡了腦汁。
    在錢沖的命令下,桓軍在一天之內,連續于靈山泉水中投下劇毒,根據前方探子的回報,聯軍方面的士卒已將融入劇毒的泉水打回到軍營里。
    得知情況的錢沖大喜過望,強壓心頭的激動和興奮,耐著性子繼續等,接下來他要等的是前方傳回聯軍將士出現大規模中毒的消息。
    可是一整天的時間過去,聯軍大營里風平浪靜,根本沒表現出有大批軍兵中毒的跡象。
    等到了第二天,聯軍大營的寨墻上反倒開始加崗加哨,而且軍營內還傳出軍兵們做*練的喊喝之聲。
    潛伏于聯軍大營附近的桓國探子大吃一驚,急忙把消息傳回給桓軍大營。此時,桓軍大營的中軍帳內,以錢沖為的桓將們都在,人們都是一夜未眠,眼睛熬得通通紅。
    突然聽聞聯軍大營加崗加哨,而且還傳出軍兵*練聲的消息,桓將們臉色不大變,難道己方的計謀失敗了,聯軍已驗出水中有毒?
    錢沖開始時也很吃驚,可隨后他眼珠轉了轉,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說道:“我軍大事成矣!”
    眾將聞言皆有些傻眼,聯軍大營根本沒有軍兵中毒的跡象,怎么還己方大事成矣呢?有桓將挺身而起,拱手問道:“將軍,此話怎講?”
    錢沖悠然而笑,反問道:“聯軍大營突然加崗加哨,而且還有意透露他們在*練軍兵,此為何意?”
    桓將們面面相覷,是啊,這是什么意思?不等眾人答話,錢沖已自問自答道:“這顯然是怕我軍主動去攻!聯軍的戰力遠在我軍之上,一直以來,都有派老弱病殘的軍兵到我方營前討敵罵陣,其目的就是要引我軍主動出擊,和我軍打一場正面交鋒,現在聯軍一反常態,又是加崗加哨,又是*練兵馬,不正是怯戰的表現嗎?若本帥所料不錯,現在聯軍營內已有大批的軍兵中毒,只是聯軍未敢聲張罷了,對我軍而言,現在正是主動進攻的好機會!”
    聽錢沖這么一分析,桓將們眼睛同是一亮,紛紛大點其頭,暗道一聲有理。
    “將軍,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軍應馬上出兵,進攻聯軍大營!”“將軍,末將愿打頭陣,若不能先拔頭籌,愿頭回見!”
    這一下,桓將們都來了精神,爭先恐后的紛紛請纓出戰。
    原本一直主張主動出擊的胡良這時候反而又唱起反調。就在桓將們氣勢高漲,熱血沸騰之時,胡良挺身站起,震聲喝道:“現在出戰,如同自尋死路!”
    他這一句話,好像一潑冷水,把在場眾人的心氣都給澆滅下去。錢沖看著胡良,奈苦笑,有時候他都忍不住懷疑這人是不是天生下來就和自己作對的。
    自己說守的時候,他說主動出擊,而自己要主動出擊了,他又站出來阻撓,總之,論自己說什么,他都要說出個相反的意見。
    錢沖畢竟是一國的侯爵,心胸還是很開闊的,他壓下心中的厭惡之情,含笑問道:“胡老將軍,你此時為何又反對我軍主動出擊了?”
    “萬一這是聯軍所用的詭計怎么辦?”胡良直言不諱地說道:“如果高虎是聯軍派來的細作,故意誘導我軍采用投毒之計,而后聯軍再做出中毒的假想,引我軍主動去攻,那我軍豈不是自投羅,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聽完他的話,別說錢沖心里不痛快,其他的桓將們也都露出滿臉的不耐之色。高虎是不是細作,己方已經檢驗過了,而且還是當眾的對質,怎么可能會有假?胡良所做的推斷根本就是建立在不可能的基礎之上,法讓人信服。在眾桓將眼中,胡良簡直就是依仗川將出身的身份,眼高過頂,目中人,當自己這些桓將都是白癡、笨蛋了。
    “既然胡將軍說高虎是聯軍的細作,不知你可有證據?”有桓將氣呼呼地質問道。
    “正是因為我沒有證據,所以才容他活到現在!”胡良陰沉著老臉,冷冷說道。
    “哈哈——”那桓將被氣笑了,搖頭說道:“既然胡將軍沒有證據,那又憑什么說高虎是細作?難道胡將軍只想在我等面前顯擺川人的優越,而故意要與眾不同嗎?”
    這句話可讓胡良受不了了。如果對方直接攻擊他,倒也沒什么,充其量是大家的理念不同,可現在桓將攻擊的是所有的川人,這把老頭子的胡子都氣得翹起好高。
    “豎子可惡,口誤遮攔,本將豈能容你!”說話之間,胡良回手握住腰間的佩劍,見狀,在場的桓將們呼啦啦的站起一大片,不是對胡良怒目而視。
    見自己的部下要和川將鬧翻,錢沖頓感頭大,別看胡良只是個中將軍,但他在川國德高望重,真要是把這老頭子傷到了,自己都沒法去向大王交代。
    啪!錢沖狠狠拍下桌案,怒聲喝道:“你等眼中可還有我這個主帥?”話是對桓將們說的,實際上,他是在暗責胡良。
    見主帥動怒,臉紅脖子粗的,站起來的桓將們嚇得一縮脖,再不敢多說半個,紛紛坐回原位。胡良環視一圈周圍的桓將,深吸了幾口氣,最終還是強壓怒火,一屁股坐了下去。
    錢沖心平氣和地柔聲說道:“聯軍到底是設計而為還是虛張聲勢,其實一試便知!”說著話,他喚道:“沈放聽令!”
    “末將在!”隨著他的呼喚,一名桓將征裙跨步出列,在錢沖面前插手施禮。
    “沈放,本帥給你一萬兵馬,立刻出營,到聯軍營前去討戰,若有聯軍出營迎戰,須動手,即刻撤回就是。”錢沖胸有成竹地下著命令。
    名叫沈放的桓將躬身接令,領命而去。他前腳剛走,錢沖便對下面的眾將笑吟吟地說道:“本帥可以肯定,聯軍出營迎戰的兵力絕對不過萬人!”
    不過萬人?那怎么可能呢,難得己方主動求戰,聯軍方面雖不至于大張旗鼓的傾巢出動,但至少也得派出個幾萬人吧!
    見眾將皆露狐疑之色,錢沖笑道:“走!你等隨本帥到寨墻上觀戰!”
    且說沈放率領的一萬桓軍,打開營門,如出籠的猛虎一般,飛奔出去。
    連日來,他們已經受夠了聯軍方面討敵罵陣的窩囊氣,現在終于有了出營的機會,哪肯錯過?
    原本聚于桓營外的聯軍正罵得起勁,突見敵營營門大開,殺出許多的桓軍,人們嚇得臉色頓變,紛紛轉身往回跑。
    可是這些老弱病殘又哪里跑得過桓軍的精銳,以沈放為的桓軍追上聯軍的士卒,瘋狂的砍殺,一直把聯軍士卒追殺到聯軍大營的射程之內,這方算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