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77

  第五七十七章
    錢沖率軍突圍一次,便被聯軍打退回去一次,雙方的激戰由深夜一直打到天色大亮,桓軍仍未能突破聯軍的包圍。[]
    此時再看戰場上,桓軍將士的尸體疊疊羅羅,已經堆起好高,接近四十萬眾的大軍,此時也已傷亡過半。
    戰斗至此,桓軍上下斗志全,包括錢沖在內,臉上都布滿了絕望之色。現在錢沖倒是后悔了,悔自己沒聽胡良的勸言,一意孤行,才導致今日之禍,可是他現在后悔也晚了,放眼望去,周圍的將士們早已筋疲力盡,許多人都是渾身帶傷,站也站不穩,更別上戰場沖殺了。
    唉!錢沖仰天長嘆一聲,自己犯下大錯,死不足惜,可連累全軍的將士深陷敵營,自己哪承擔得起啊!
    這時候,四周的桓將們紛紛走到錢沖近前,一個個面如土色,顫聲問道:“將軍,我們現在當如何突圍?”
    如果錢沖還有辦法,他早就去做了,何至于還等到現在?他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聯軍煞費苦心,設此毒計,我軍想要突圍出去,又談何容易啊!”
    “將軍,不如我們再拼一次,集中全力,向外沖殺!”副帥齊寧咬緊牙關,正色說道。
    錢沖看了看齊寧,再瞧瞧其他的眾將,沉吟片刻,用力握了握拳頭,點頭應道:“好!我等就再沖殺一次敵陣!”
    明知道聯軍是有備而來,現又已做好防御,強行突圍十之**難以成功,但錢沖沒有其它的選擇,哪怕前面是條死路,他也得硬著頭皮頂上去。
    在錢沖的號令下,桓軍重整旗鼓,再次集全軍之力,向外突殺。只是桓軍這次的突圍,和前面幾次的突圍幾乎一模一樣,受到攻擊那一面的聯軍擺出防守陣形,死死頂住向外沖殺的桓軍,另外三面的聯軍則齊齊展開進攻,由聯軍的兩翼和后側進行三面擠壓。
    交戰中,桓軍陣營幾乎被打壓成一團,根本施展不開,陣形外圍的軍兵成群成片的撲倒在血泊當中,人們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斷響起,流淌到地面的鮮血將泥土都染成了暗紅色。
    兩個多時辰的激戰下來,桓軍的突圍再次以失敗告終,全軍將士被聯軍又硬生生的給頂了回去,非但未能沖出重圍半步,反而又付出數萬人的傷亡。
    打到這種程度,桓軍將士實在力再戰,別說軍中的傷兵已過半數,即便是那些沒受傷的將士,也累得快要虛脫,站在那里,雙腿都直哆嗦。
    這時,有桓將向錢沖出,己方已不能再打下去,繼續戰斗,全軍的將士恐怕一個都活不成,皆要交代在聯軍大營之內,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投降,也只有投降才能保住殘存下來的這些將士們的性命。
    若非從內心當中感到絕望,桓將也不可能當著錢沖的面出投降的請求。
    聽聞投降二,錢沖的身子頓是一震,臉色隨之陰沉下來,他目光一凝,斬釘截鐵地說道:“出戰之前我便已向你等說明,此戰若能成功,我等當凱旋而歸,若不能成功,當九泉再會!誰再敢投降二,休怪本帥劍下情!”說話之間,他把手中的佩劍抬了起來,同時狠狠瞪了一眼那名勸他投降的桓將。
    見狀,本來還有心附和投降意見的那些桓將們紛紛垂下頭去,一個個臉色難看,沉默不語。
    不投降還能怎么辦?再繼續打下去嗎?可是己方現在還拿什么和聯軍拼?
    當初桓軍進攻的時候是出的奇兵,要快偷襲聯軍大營,桓軍方面未帶任何的輜重,川國支援的大型武器都留在桓營之內,即便是箭矢將士們都沒有攜帶多少。shouda8
    現在軍中的箭矢幾乎全部射光,大型的武器一樣沒有,反觀聯軍方面,不僅兵力眾多,而且還有大批的拋石機和破軍弩等武器相助,雙方的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可錢沖是全軍的統帥,他不下令投降,下面的將士們也沒辦法,只能繼續豁出性命,和聯軍死戰到底。
    且說另一邊的桓軍大營之內。
    留在營中的胡良由始至終都認為桓軍的偷營戰術不妥,當桓軍進攻聯軍大營的時候,他站在桓營的寨墻上眼睛眨也不眨地觀望。
    當他看到桓軍成功攻破聯軍大營時,內心當中也不由得倒吸口涼氣,忍不住暗暗嘀咕,難道真的是自己預料錯了,聯軍當真已大范圍的中毒?
    可是很快,聯軍大營的四周便出現數的伏兵,連帶著,四面的寨墻也著起大火,變為火墻,把四十萬眾的桓軍一股腦地困在聯軍大營之內。
    見此情景,胡良和另外兩名川將同被驚出一身的冷汗,正所謂怕什么來什么,他們就擔心桓軍會中計,結果還真就中了聯軍的詭計。
    同在寨墻上觀戰的那些桓軍將士也都傻眼了,人們六神主,跑到胡良近前,急聲問道:“胡老將軍,我軍好像已被困在聯軍大營里了,這可怎么辦?”
    胡良又氣又急,重重跺了跺腳,現在問他怎么辦,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為好。
    錢沖已率桓軍主力傾巢而出,此時留在桓營之內的軍兵滿打滿算還不到三千人,只這點兵力,沖過去解救就如同飛蛾撲火。
    他眼珠連轉,猛然想起軍營里還有一個高虎呢!他狠得牙根癢癢,怒聲吼道:“高虎定是聯軍的細作,你等隨我去擒下此賊,絕不能讓他跑掉!”
    說話之間,老頭子抽出佩劍,一馬當先的沖下寨墻,直奔唐寅所住的營帳沖去,另外兩名川將以及數名桓軍也都急匆匆地跟隨過去。
    當他們沖進唐寅的營帳之中時,后者在赤膊著上身,站在水盆前拿著手巾擦拭身子呢。
    見到以胡良為的一大群人突然進來,他絲毫不感到意外,反而還扭頭向他們一笑,說道:“諸位來的好快啊!”
    唐寅是被兩名川將打傷的,他傷的有多重,兩名川將自然再清楚不過,可是此時看他,就像沒事人似的,身上的傷口竟然已經開始愈合,只剩下一些淤青。
    更加詭異的是,他的身子黑一道,白一道的,如同鬼畫符一般,讓人看了都感覺心里毛。
    一名桓兵氣勢洶洶的上前兩步,喝問道:“高虎,將軍聽你之計,率軍偷襲敵營,現在卻深陷于敵營之內,你還有何話說?”
    唐寅聳聳肩,又看向自己正前方的銅鏡,一邊照著鏡子,一邊擦拭身上的黑色染料,淡然說道:“我話可說,事實上,就像你們心里想的那樣。”
    “你果真是細作!”
    “現在才看出來,你們不覺得太遲了嘛!”唐寅完全視營帳內外怒火沖天的眾人,繼續慢條斯理的擦身子。
    “賊子可惡,老子先劈了你!”說話之間,那名桓兵瞪著血紅的雙眼,舉起手中的鋼刀,就向唐寅沖去。
    “等一下!”唐寅向他擺了下手,歪著腦袋,笑瞇瞇地問道:“難道就不能等我處理完身上的這些臟東西再動手嗎?”
    那桓兵先是愣了愣,隨后怒極咆哮,高舉的鋼刀也惡狠狠向唐寅的腦袋劈落下去。
    他快,可唐寅的動作更快。只見他肩膀一晃,立于一旁的佩劍已然出鞘,在空中閃出一道電光,于桓兵的脖頸前飛抹過,緊接著,佩劍入鞘,出咔的一聲脆響。
    出劍、殺人、還劍入鞘,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由于度太快,當佩劍入鞘時,劍鋒劃出的電光還沒有在人們的眼中徹底消失。
    桓兵高舉的鋼刀再沒有砍下去,脖頸處多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頓了片刻,就聽嘶的一聲,鮮血噴射而出,飛濺好遠,同時也濺了唐寅一身。
    唐寅低頭不滿地嘖嘖兩聲,將手巾在水盆里涮了涮,然后擰干,小心翼翼地擦掉身上的血珠。
    一瞬間,在場的人們都看傻了眼,像胡良這樣的川國老將,一生見過的靈武高手不知有多少,可還從沒見過出招這么快的人,即便用電光石火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不知過了多久,終于有人反應過來,人群當中又沖出兩名桓兵,一人持槍,一人刀,雙雙大叫著向唐寅沖去。
    后者的動作猛然頓住,轉頭看向他二人,含笑問道:“你倆也不想活了嗎?”
    只一句話,讓直沖向他的兩名桓兵硬生生收住腳步,低頭看了看倒在地上還在抽搐的尸體,再瞧瞧唐寅抓著手巾毫血色略顯蒼白的雙手,二人心頭同是一寒,不約而同地倒退數步。
    “呵呵!”唐寅低笑兩聲,再次正過頭,洗干手巾,然后慢悠悠地擦拭面頰。看著他旁若人的姿態,胡良是又氣憤又驚駭,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到底是何人?”
    “高虎只是一死鬼的名。”唐寅擦掉臉上的黑色染料,緩聲說道:“我姓唐名寅,你們可以稱呼我為風王,也可以叫我殿下,當然,我更希望你們能直呼我的名!”
    說著話,他放下手巾,露出潔白的面頰,轉頭沖著胡良笑了笑,潔白的牙齒現出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