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79

  第五七十九章
    聽聞聯軍的喊聲,錢沖由眾多桓將和shi衛保護著,從桓軍當中緩慢地走出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
    桓軍現在凄慘比,身為統帥的錢沖也沒好到哪去,身上的盔甲滿是泥垢和血跡,臉上黑一塊、白一塊,活像畫了一張大hua臉。
    走出人群,他舉目向外一瞧,只見對面的聯軍陣營外站有一大群風、yu、安三軍的將領,為的一位,是個頭頂王冠身著華服的少nv,這位正是yu王靈霜,站于他左右的兩員大將,分別是風國的梁啟和子纓。
    看到錢沖出來,梁啟、子纓雙雙跨前幾步,沖著他大聲喊道:“錢將軍,貴軍已深陷重圍,cha翅難飛,如果你還想給麾下的將士們留條活路,就立刻投降吧,抵抗下去,只會徒增傷亡,于事補,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錢沖怒極而笑,深吸口氣,回喝道:“風賊,你當本帥是貪生怕死之徒不成?今日縱然粉身碎骨,本帥也誓與爾等賊軍,死戰到底。”
    “誰為賊,誰為寇,那要看戰爭的結果如何。”梁啟淡漠地說道:“錢沖,現在桓軍已毫勝算,更不可能突圍出去一人,投降是唯一的活路。你怕率軍投降,朝廷會嚴懲你的家眷,但為了家人的安危卻要犧牲數十萬將士的xing命,你不覺得這太自si了嗎?”
    頓了一下,他又繼續大聲說道:“桓軍的弟兄們,你們不要受錢沖的蠱huo,做他的殉葬品,投降之后,你們的家人不會有事,桓國朝廷要怪罪,也找不到你們的頭上,現在投降還不晚,再打下去,可就毫機會了。”
    正所謂攻敵為下,攻心為上。《52o小說》)桓軍的局勢越危急,其反擊的也越加兇猛,雖說現在桓軍只剩下十來萬人,但要抱成團,全軍上下一心,打定主意做最后一搏,聯軍就算能將其全部殲滅,自身的傷亡也不會太小,所以梁啟和子纓想要分崩離析的辦法,勸桓軍下面的將士們倒戈投降。{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梁啟這番話十分有效,也把許多桓兵桓將說得心活了。
    仔細想想,他說的也有道理,自己現在就算投降了,家人也不會受難,真正會受到牽連的,都是那些高層將領的家眷們,在走投路的情況下,自己又何必跟著他們一齊送死呢?
    他話剛說完不久,許多桓兵和底層將領們已紛紛把手中武器垂了下去,原本絕望的表情又浮現出一絲希望。mi群2
    見狀,錢沖可急了,怒火上撞,沖著左右大吼道:“我軍將士休要受賊軍蠱huo!風賊殘忍至極,投降就等同于自尋死路……”
    不等錢沖說完話,子纓已大喊道:“yu王在此!yu王可向諸位桓軍弟兄保證,只要投降,我軍絕不傷及你等的xin話時,他回頭向靈霜使了個眼sè。
    靈霜現在現身的作用就是這個。
    她向前走了幾步,高聲喊道:“子纓將軍說得沒錯,本王可以保證,凡主動投降的桓軍弟兄,我軍一律厚待,諸位即便不信子纓將軍,總不會不信本王的話吧!”
    有國君出來保證,徹底打消了桓軍將士心中的疑慮,靈霜話音剛落,桓軍當中便傳出一連串‘咣當、咣當’的武器落地聲,緊接著,十數名手寸鐵的桓軍士卒顫巍巍走出人群,向對面聯軍而去。
    他們只是帶頭吃螃蟹的那個人,在其周圍,還有更多的桓軍將士在觀望,如果真讓他們順利走到聯軍那邊,被聯軍成功接降,那么接下來的仗桓軍也就不用再打了。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52o小說》52oxs)
    錢沖明白這個道理,他眉mao豎立起來,猛的把佩劍chou出,向周圍的貼身shi衛們大吼道:“凡貪生怕死之徒,皆按軍法論處!”
    隨著他一聲令下,shi衛們紛紛亮出武器,向那十幾名扔掉武器的桓兵沖去。等一陣慘叫聲過后,再看那十數名桓兵,已紛紛倒在血泊當中。
    對面的梁啟看得真切,嘴角微微挑起,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不失時機的大聲喝道:“主帥能,致全軍于絕境,現又yu拉全軍將士一同赴死,是可忍孰不可忍,桓軍弟兄何必還與此等自si恥的小人為伍?斬殺昏帥、降于我軍方為正途,桓軍弟兄們還等什么?”
    梁啟的煽動仿佛給身處于絕境當中的桓軍將士們找到了宣泄口,人們面面相覷,jiao頭接耳,最后又不約而同地向錢沖看去。
    錢沖同樣也在環視身邊的眾人,見人們都在大眼瞪小眼的盯著自己,許多人眼中還暗含憤慨和敵意,他暗叫一聲糟糕,對方明顯用的是攻心戰術,這可如何是好?
    他心中緊張到了極點,正琢磨著如何才能穩定麾下將士們的情緒時,突然之間,在他身邊的一名桓將快地netbsp;沙!寶劍出鞘之聲近在咫尺,神經正處于高度緊張的錢沖猛然一震,連想都沒想,順勢把手中的佩劍狠狠刺了出去。
    就聽撲哧一聲,他這一劍,正中chou劍那名桓將的小腹,那桓將張大嘴巴,膛目結舌又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斷斷續續地說道:“將軍……你這……這是為何……末將要與賊軍……決一死戰啊……”說話之間,他雙手捂著小腹處的傷口,直tingting地倒了下去。
    這一下,別說錢沖傻眼了,周圍的桓兵桓將們也都傻眼了,誰能想到,錢沖會向自己人突下殺手。如果說剛才人們還是只被梁啟說得心活,那么現在,人們對錢沖是徹底絕望了。
    “將軍濫殺辜,我們還保他作甚!”
    隨著一聲喊喝,一名桓兵惡狠狠把手中的武器扔擲于地上。這僅僅是開始。很快,大批的桓兵桓將相繼把手中的武器扔掉,人們站起原地動也不動,只是又氣又怒地瞪著錢沖。
    錢沖意識到自己殺錯了人,可也沒時間再多做解釋,他對周圍的桓軍大聲喝問道:“你們要干什么?統統想抗令不遵嗎?馬上把你們的武器給我撿起來!都撿起來!”
    他喊的聲嘶力竭,可在場根本沒人聽他的話,反倒是更多的桓軍把手中武器放下。
    對于桓軍這邊的情況,梁啟看得清清楚楚,他眼睛一亮,高聲大喊道:“桓軍弟兄聽著,凡能斬殺錢沖者,我軍重賞黃金千兩!”
    他這一嗓子,就如同宣判了錢沖的死刑。俗話說的好,重賞之下不乏勇夫,何況此時的桓軍將士已有不少人對錢沖生出怨恨之意。
    梁啟話音剛落,便有大批的桓兵桓將端著武器向錢沖圍攏過去。其中有些人是想保護他的安全,而有些人則想渾水mo魚,看看能不能找到突下殺手的機會。
    但錢沖可分不出來誰對自己忠心,誰又對他有殺念。
    看著四面八方向自己云集過來的眾人,他退都沒地方退,錢沖抬起佩劍,腦袋不停地向四周張望,怒聲大吼道:“不要過來,都不要過來——”
    “小人是要保護將軍的……”一名走到錢沖近前的shi衛話剛出口,便被紅著雙眼的錢沖一劍砍翻在地。
    見狀,那些還忠誠于錢沖的桓軍們不大感寒心,人們不約而同地收住腳步,不敢再靠前。他們是停下了,而那些心懷不軌的桓軍將士可沒有停,繼續向錢沖那邊緩緩蹭過去。
    對于普通的桓軍將士來說,千兩黃金是他們幾輩子都hua不完的,又有幾人能對此不心動呢!
    錢沖眼中流1u出驚恐之sè,看著周圍緩慢靠近的眾人,尖聲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見有桓兵已走到自己近前,錢沖舉劍就砍,不過這次那名桓兵沒有坐以待斃,抬起手中的長槍,把錢沖的佩劍硬生生地擋住。錢沖臉sè大變,怒吼道:“你們要造反不成?”
    依舊沒人說話,但眾人向他靠近的腳步并沒有停下來。時間不長,錢沖的身影便被淹沒在桓軍的人海之中,在人群里,還不時傳出慘叫之聲。
    錢沖死了,可悲的是,他沒有死在聯軍的手上,卻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在錢沖死后,十多萬的桓國殘兵放下武器,悉數向聯軍投降,大合山一戰就此以桓軍的慘敗而告終。
    此戰,四十萬的桓軍全軍覆沒,其主帥錢沖、川將胡良等人全部陣亡,這是安桓之戰爆以來桓國方面損失最大的一場戰斗,也是讓桓國元氣大傷的一戰。
    另一邊,對于聯軍方面而言這則是鼓舞人心的一戰,此戰的勝利在很大程度上也緩解了安國朝廷動dang不安的局面,越澤以及安國大臣們似乎又都看到了希望,桓國滅、己方反敗為勝的希望。
    其實在大合山一戰中,桓軍方面由頭到尾并沒有犯下多大的過錯,只能說唐寅所用的you敵之計太過于巧妙,另外,川桓兩國將領之間的不合則成為桓軍戰敗的主因。
    如果不是胡良一再反對出戰,以錢沖的xing格也未必會中唐寅的詭異,當然,世界上沒有如果,桓軍在大合山的戰敗,直接導致桓國自身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同時也讓剛剛ting進桓國境內沒幾天的川國援軍心涼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