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80

  第五八十章
    對于川軍而言,桓軍在大合山敗得太快了,快到乎想像的地步,那可是整整四十萬的大軍啊,即便站在原地不動,讓聯軍去硬砍硬殺估計都得殺上好幾天呢!
    接到大合山戰敗的戰報,川國援軍主帥薛榮一連說了三聲不可思議,同時,也為老將軍胡良的陣亡痛心不已。{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域名請大家熟知_
    副帥金卓對薛榮苦笑道:“將軍,現在你該看出來了吧,此次援桓之戰,并不容易打啊!”
    當年,四國伐風的時候,金卓就擔任川軍方面的副帥,雖說最終川軍沒被風軍打得落hua流水,但畢竟也是敗退而歸,從那時候起,在金卓的心目當中便把風國定位成川國未來的頭號強敵。
    “風王親自擔當細作,hun入桓軍大營,施you敵深入之計,這份氣魄倒是令人佩服啊!”薛榮含笑放下手中的戰報,感嘆著說道。
    他所在的薛家是川國最老牌的傳統貴族之一,薛榮出身高貴,打小便養尊處優,心高氣傲到了極點,能從他嘴里吐出夸贊的話,已算是難得一見的事了。
    金卓和薛榮年紀相仿,出身接近,從小就認識,即是小,又是話不談的朋友,jiao情頗深。金卓端著肩膀,憂心忡忡地說道:“錢沖一部全軍覆沒,桓國朝廷現在充其量也就能派出二十萬的軍隊,即便和我軍匯合一處,恐怕也難是聯軍的對手。將軍,現在我們應立刻回朝廷,讓大王再增派援軍啊!”
    薛榮撇了撇嘴,怪異地看眼金卓,笑問道:“金卓,你是被風人嚇破了膽不成?沒等jiao戰,便先向大王請援,這若是傳回到朝廷里,你我不被人家笑掉大牙才怪。”
    “可是目前桓國的局勢已不是靠我們這三十萬的援軍所能控制的了。《52o小說》52oxs”金卓正sè說道:“萬一jiao戰失利,軍中出現大規模的戰損,那時請求的援軍就不是十萬能擋住的了。”
    “你也不要總長他人的志氣,滅我自家的威風嘛。”
    薛榮有些不耐煩地揮手道:“風、yu、安三國聯軍兵力雖眾,但我還不太放在眼里,即便沒有桓軍輔助,只靠我軍三十萬的將士與敵做正面jiao鋒,也未必會戰敗。”
    但十之**也不會打贏!金卓在心里嘟囔道。他對薛榮太熟悉了,很了解他的脾氣,這家伙是典型的眼光過頂、目中人,如果不吃上一次虧,是不會打心眼里瞧得起對手,可與聯軍的jiao戰不是兒戲,一次的吃虧,就有可能讓全軍將士陷入萬劫不復的險境。
    他奈地看向何如水,希望他能想個法子說動薛榮。何如水雖非川國的傳統權貴,但也不是新興的少壯派貴族,他年歲不大,卻已十分老成,頭腦機敏,城府頗深,用薛榮的話講,這人就是一肚子的huahua腸子。
    何如水見金卓求助地看向自己,他眼珠轉了轉,微微一笑,說道:“我倒是覺得,將軍現在不僅應該立刻向朝廷求援,而且要十萬的援軍還太少了,應該要二十萬,或者更多。”
    薛榮聞言,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他用‘你不是瘋了吧’的眼神直勾勾地看著何如水。
    何如水一臉平靜地聳聳肩,幽幽說道:“身為將軍,手中有什么最重要?兵權!現在國內年輕貴族興起,都在四處收攬兵權,如果坐視不理,我等手中的權勢就會被人家一點點的搶光。將軍,防人之心不可啊,如果不趁現在狠狠敲朝廷一筆,豈不是錯失良機?”
    聽完他的話,薛榮和金卓不約而同地吸了口涼氣。《52o小說》)金卓心中暗氣,他是希望何如水說服薛榮,可沒想讓他用滿足si利的方法來說服他啊!
    倒是薛榮心中一動,暗道一聲有理,對聯軍的戰爭倒還是其次,家族在國內的利益才是應當放在位的。
    他沉yin了半晌,隨后連連點頭,手指著何如水,說道:“如水說的很有道理,看來,我是該好好琢磨琢磨,給大王的求援之該怎么寫了。”
    金卓還想說什么,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暗道一聲算了,不管薛榮心里是怎么想的,總之,先打贏眼前的這場戰爭是最要緊的。
    在金卓和何如水這兩位副帥的建議之下,薛榮給肖軒寫了一封信。信當中,他先是匯報一番大合山之戰的戰報,而后又大聯軍的驍勇善戰、桓軍的羸弱不堪、己方的兵力不足,最后,他才在信中到請肖軒增派兵力,確保援桓之戰的萬一失。
    他這封信等于是沒給肖軒回絕的余地,只能答應他的請求,繼續為他增兵。
    在接到薛榮的信后,肖軒當即又派出十萬的援軍,另外,還增派一支川國最jing銳的軍隊之一,血衛營。
    血衛營與另外的天機營、圣殿營、雙營并稱為川國的四大營,此四營的兵力都不多,但其中的兵將卻是個個jing銳,和風國的暗箭、都衛營極為相識。川國的四大營中,有相當多的一部分兵將是神池出身的修靈者,其中血衛營又是最多的。
    川國和風國開戰,肖軒一直想把神池拉到自己這一邊,想讓神池與川國并肩作戰,共同對付風國,而且一直以來,川國和神池的關系都是最好的。
    為此,肖軒早就給神池傳過信,但神池方面的回復卻是不參與列國之間的爭斗,這讓肖軒心中頗感不是滋味。他三番五次的傳,但神池的回復都一樣,不cha手、不參與。
    肖軒甚至都想親自去趟神池,說服神池的長老院,讓神池出兵協助川國,但任放的一句話讓肖軒打消了行程。“難道大王真的認為神池不食人間煙火,真的不覬覦皇位嗎?”
    身為川國君主的肖軒那也是絕頂聰明的人,一點就透,任放的言下之意,就是在說神池現在明顯在坐山觀虎斗,它希望列國之間互相爭斗、互相消耗,最后出現統一的格局,然后有個人能站出來,推翻當今的天子,自立為帝,到那時,神池便可名正言順的討伐之,并取而代之。
    神池并沒有征討和統一天下列國的能力,但他們絕對有‘除掉’新天子的實力,也擁有取而代之的聲望。
    任放的話讓肖軒有不寒而栗之感,從內心來講,他也不太愿意相信任放的話是真的,如果神池確是有這樣的打算,那它對于川國而言絕對是個比風國可怕十倍倍的敵人。
    倘若真有那么一天神池和川國為敵,那他恐怕連覺都睡不安穩了,因為肖軒也不清楚自己的身邊乃至川國朝廷的貴族、后宮的嬪妃佳麗當中有多少人是出身于神池的,有多少人會趁他不注意在背后捅他一刀,而這,正是神池的可怕之處。
    這次肖軒派出神池出身最多的血衛營,主要是想試探神池方面的反應,一旦血衛營在對聯軍爭戰中出現大量的死傷,按照情理來講,神池不會再坐視不理。
    只要神池肯cha手,那么就說明任放的估計是錯誤的,他也就可以高枕憂了,而若是神池依舊不肯cha手,那么任放的推測就很可能是正確的,他也得及早開始做應對的準備。
    現在,在肖軒的心目當中,最大的敵人已不是風yu安三國聯盟,而是那個一直都隱忍不、神秘又可怕、讓人察覺不到其真實意圖的神池。
    川國的上將軍任放可不單單是在戰場上運籌帷幄的統帥,也是個目光深遠的政客,當然,他對神池持懷疑態度,甚至是敵意,并不代表旁人也這樣。
    當薛榮聽說大王還給自己增派了血衛營,可謂是大喜過望,差點一蹦多高,身為川國的老牌貴族,他再清楚不過血衛營的實力了,其中高手如云,哪怕一普通的軍兵單拿出來都是出類拔萃的修靈者,大王肯把血衛營派給自己,疑是表明了對自己的信任和看重。
    對于血衛營的參戰,何如水和金卓也大感意外,現在敵軍并沒有威脅到川國本土,大王怎么就把血衛營給派出來了呢?
    他二人都未能領會到肖軒的深層含義,只當大王是十分看重援桓之戰,派出血衛營,就等于是告訴他們,此戰只能勝,不能敗。
    不管怎么說,有了十萬大軍和血衛營的加入,川國援軍的戰力已升一個檔次,這回薛榮的信心更足,也越不把聯軍放在眼里。
    反觀聯軍方面,在大合山一戰取勝后,全軍暫時駐扎在桓軍大營之內,休息整頓,為接下來的戰斗做準備。
    在開慶功宴論功行賞的時候,人們都不知道該獎賞誰為好。此戰最大的功勞自然屬于唐寅,可他已貴為國君,還有什么好獎勵的?
    唐寅倒也不貪功,把本屬于自己的功勞拿出來分于三軍的將士們,而且還著重夸贊了安軍。
    在圍剿桓軍主力的時候,安軍沒有與敵人一接觸就潰敗,這已是天大的功勞了,至少在唐寅眼中是這樣的。
    把此次大獲全勝的功分開殲敵最少、圍困敵軍度最慢的安軍,連白晴都覺得受之有愧,她的臉由慶功宴的開始一直紅到慶功宴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