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82

  【】[]{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52o小說》)《52o小說》52oxs)
    第五八十二章
    風、玉、安三國聯軍于川桓大營的二十里外安營扎寨,當天晚上,唐寅召集軍中諸將,商議應敵的對策
    這次要對陣川國的大軍,大多數的將領都顯得面色凝重,尤其是安國將領,一個個眉頭擰成個疙瘩,愁眉苦臉,斗志低落
    目前安國本土正遭受川軍的攻擊,安人也最能理解川軍的厲害
    白晴先開口說道:“川軍勢強,我軍應避其鋒芒,繞過三陽平原這一帶”
    “我軍處于攻勢,只能西進,就算能避得了一時,也避不了一世,終究還是要和川軍交鋒”梁啟說道:“避戰并非良策,而且還顯得我軍勢弱怯戰,讓敵軍在士氣上占據上風”
    “梁將軍的意思是……此戰還得打?”
    “只能打,我們沒有別的選擇”梁啟正色道:“若是不能挫敗川軍,我方的西進之策也就只能以失敗告終了”
    “可是川軍的戰力之強非同小可啊……”
    “川軍的戰力再強,終究也只有四十萬,我軍與之力敵,未必一定會輸”
    “不管怎么樣,我以為與川軍做正面交鋒,太過于冒險,絕非上策”
    梁啟和白晴二人的意見出現分歧,最后雙雙瞧向唐寅,看他是什么意思唐寅輕輕敲著額頭,說道:“我的意見和梁啟一樣,此戰必須得戰,關鍵是如何來戰”
    子纓眼中精光一閃,說道:“大王,末將倒是有一計”
    “哦?說來聽聽”唐寅知道子纓向來足智多謀,他的戰法也一向以詭異著稱
    “分兵作戰”子纓幽幽說道:“我軍可兵分三路,玉軍弟兄為一路,向西北取安陽,安軍弟兄為一路,向西南取豐陽,我風軍為一路,留守營內,原地不動若是敵軍分出大批兵力,欲解安陽和豐陽之危,我風軍便可趁機直取川桓大營,若是敵軍分出小股兵力,那么玉軍和安軍便可一鼓作氣拿下安陽和豐陽,對敵軍形成包夾之勢”
    等子纓說完,在場的許多將領都在連連點頭,覺得這個辦法確實不錯,兵分三路,矛頭分指安陽、豐陽以及安桓大營,讓敵軍防不勝防
    唯一心中沒底的便是安軍當安軍和風軍、玉軍在一起的時候,還能顯得底氣十足,即使碰上強敵,也敢與之力戰,現在要他們單獨行動,去取豐陽,萬一川軍分出大批的兵力來攻怎么辦?
    安將們不約而同地看向白晴,一個勁的向她使眼色,示意白晴,分兵戰術不妥,至少于己方不妥
    白晴自然也明白己方眾將的意思,可是這話讓她如何啟齒啊?
    分兵作戰,人家風軍和玉軍皆表示贊成,怎么就己方法接受呢?她沉吟了好半晌,方充滿顧慮地問道:“風王殿下,我軍攻取豐陽時,萬一碰上川軍主力怎么辦?”
    沒等唐寅說話,梁啟搶先說道:“能戰則戰,不能戰亦可避戰,白將軍只要能盡力牽制住敵軍即可”
    唐寅大點其頭,如果說安軍能牽制住川軍的主力,那對己方而言可太有利了,前時,川軍會派出主力打你安軍嗎?殺雞還焉用川軍這把牛刀?
    聽聞梁啟的話,白晴以及安軍將領們倒是放下心來,只要可以避戰,那就好說了,萬一真碰上川軍,己方打不過,還可以跑嘛要說跑路的本事,安軍自認絕不輸于川軍
    見以白晴為的安軍諸將都不再言語了,子纓笑問道:“這么說來,諸位都沒有異議了?”
    在場的眾將紛紛搖頭,表示自己沒有意見,最后,子纓看向唐寅,問道:“大王以為末將此計如何?”
    唐寅看看子纓,又瞧瞧梁啟,稍頓片刻,點頭應道:“好這次就按子纓將軍的辦法做,我軍兵分三路”
    子纓出策略,唐寅拍板釘釘,作戰的計劃算是被敲定下來散帳后,諸將紛紛離開,分頭去準備,時間不長,中軍帳內便只剩下唐寅、梁啟和子纓
    唐寅心中還有些疑慮,需要問清楚,梁啟和子纓也都看出來了,所以沒用唐寅示意,二人已自動自覺地留在帳中
    等眾人都離去后,唐寅方開口說道:“分兵作戰,固然是好,只是,安軍這一環是我軍的弱點啊”
    在他的心目當中,安軍實在難堪重任,就算安軍能打下豐陽,只怕川軍一走一過之間便可將其踏平
    梁啟微微一笑,說道:“大王多慮了,安軍之所以戰力弱,那是因為沒有被*上絕路,只要安軍被*到退可退,必須得破釜沉舟一戰的時候,即便是川軍拿他們也會很頭痛”
    “哦?”唐寅聞言,眼睛頓是一亮
    子纓立刻接道:“梁啟將軍說得沒錯安軍的軍備是天下列國當中最強的,唯一欠缺的就是斗志,只要有辦法激出安軍拼死一搏的斗志,安軍戰力不容小覷”
    唐寅好奇地問道:“那如何才能激出安軍的斗志呢?”
    梁啟滿面輕松地笑道:“這就是白晴這位一軍統帥的問題了,大王應該信任白晴將軍的能力才是”
    唐寅差點氣樂了,讓他去相信白晴的能力?在他印象當中,自安桓戰爭爆以來,白晴率軍就沒打過一次勝仗,讓他又如何去相信她呢?
    沒等唐寅開口反駁,子纓又接道:“末將也認為梁啟將軍所言極是,白晴將軍一女子能成為安國的上將軍,成為一軍之統帥,必有她過人之處”
    梁啟和子纓口徑一致,唐寅實在看不明白他倆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聳了聳肩,奈說道:“你二人要明白,安軍戰力再弱,它現在還是我們的盟軍,不能讓其白白犧牲掉”
    “大王放心,不會生那種情況的”
    “恩”唐寅點點頭,不再多加追問就統兵打仗這方面的本事而言,梁啟和子纓都勝過自己許多,既然他二人皆認為沒問題,那應該就是問題不大了
    唐寅向來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哪方面強,哪方面弱,該聽誰的,又不該聽誰的
    翌日,風、玉、安三國聯軍還在軍營中休整,川桓聯軍已大張旗鼓地攻來,在營外討敵罵陣,激聯軍出營一戰唐寅傳令下去,全軍將士嚴守營寨,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戰
    川桓聯軍叫罵了一上午,見風、玉、安三軍大營毫動靜,等到中午時,全軍悻悻而歸
    薛榮是很自大,但他還沒有自大到主動去進攻敵軍的營寨,畢竟風、玉、安三國聯軍的兵力有接近七十萬人,打起攻堅戰來,己方太吃虧,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取勝
    事隔一日,按照原定的計劃,玉軍和安軍雙雙離開聯軍大營,一個北上,一個南下,分頭向安陽和豐陽兩城進
    川桓兩軍的探子早已密布在聯軍大營的周邊,聯軍的一舉一動皆在川桓兩軍的掌握之中
    剛開始,薛榮接到探報后還沒太弄清楚聯軍方面的意圖,等確認了玉安兩軍的進軍路線后,薛榮終于看明白了,玉軍是要攻取安陽,而安軍則是要攻取豐陽
    對此,龐夏倒吸口涼氣,對薛榮急聲說道:“薛將軍,安陽和豐陽分別位于我軍大營的南北,守軍兵力不足,一旦被聯軍方面攻占,聯軍對我方大營便會形成夾擊之勢,到時論是圍攻我方營地,還是繞取懷陽,對我方都極為不利啊”
    薛榮又哪會看不明白聯軍的戰術,他心里明鏡似的,嗤笑著說道:“聯軍兵分三路,顯然是不敢與我軍打正面,即便奪取了安陽和豐陽又能如何?根本須理會”
    龐夏臉色為之一變,須理會?難到就眼睜睜看著聯軍把安陽和豐陽攻占嗎?
    他急忙說道:“薛將軍萬萬不可大意啊安陽和豐陽是三陽平原上的兩處要點,若是雙雙失守,我軍將變得極為被動,必須得分兵增援啊”
    “我方若是分兵,那才正中聯軍方面的詭計呢到時,我們就得被聯軍牽著鼻子走,變主動為被動,形之中便已耗損掉我軍的優勢”薛榮冷笑著說道
    “那薛將軍的意思是……”
    “放棄援救安陽和豐陽,我軍直取聯軍大營現在留在敵營之中的只剩下二十萬的風軍,這也是聯軍方面的主力,只要我軍集中兵力,一鼓作氣把這二十萬的風軍悉數殲滅,那么剩下的玉軍和安軍根本不足為慮,到時被他們攻占的安陽和豐陽反會變成他們的葬身之地”
    作為川國的老統帥,薛榮打了一輩子的仗,什么樣的敵人沒見過,多么狡猾的對手沒遇到過,想在他的身上占得便宜,鉆個空子,那簡直比登天還難
    聽完他的應對之策,龐夏頗有茅塞頓開之感,心中暗道一聲厲害,薛榮不愧為川國名將,都沒有經過考慮,便已一語道破要害
    聯軍分兵,己方若是也分兵應對,確實是被聯軍牽著鼻子走了,但反過來講,趁此機會,主攻勢單力孤的風軍,拿下聯軍主力,不失為一條見機行事的妙計
    龐夏由衷地拱手嘆道:“上將軍之才思敏捷,讓末將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