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83

  第五八十三章
    薛榮沒有受到聯軍方面分兵戰術的影響,反而來個順水推舟,趁著聯軍分兵的機會,選擇強攻只剩下風軍駐守的營寨。【】【絕對權力】shouda8《52o小說》52oxs)
    川桓聯軍的反應讓唐寅甚感意外,得到敵軍大舉來攻的消息,他立刻找來梁啟和子纓,與他二人商議對策。
    梁啟和子纓倒像是早有準備,不慌不忙地對唐寅說道:“我軍營寨堅固,即便敵軍傾巢來攻,也未必能突破我軍防御,大王現在應立刻傳于玉軍和安軍,等兩軍攻占安陽和豐陽之后,需立刻去進取懷陽,只要再把懷陽攻占,便可斷掉敵軍的后勤補給,到時敵軍不戰自亂。”
    聽著他二人的夸夸其談,唐寅的眉毛漸漸挑起,反問道:“等玉、安兩軍能相繼攻占安陽、豐陽和懷陽,那得等上幾天?即便城中的敵人不戰而逃,單單是路程,就得耽擱十日之久,可是現在我軍能頂得住敵軍十日嗎?”
    梁啟和子纓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道:“有大王在,我軍將士必會浴血奮戰,與敵人死戰到底!”
    唐寅聞言苦笑,這話等于沒說,如果雙方的戰力相差太過懸殊,恐怕就不是靠意志和斗志所能彌補的了。
    但事已至此,再埋怨他二人也沒用,唐寅只能按照他倆的建議,找來艾嘉,讓地探子放出獵鷹,分頭給玉軍和安軍傳過去。
    且說川桓兩軍,在距風軍營外一里地左右的地方開始排兵布陣,另有大批的軍兵把重型拋石機推到陣營前端,直至距離風營只剩下二步之遙時才停下來。
    兩步的距離已在重型拋石機的射程之內,只見為數眾多的川兵和桓兵驅趕著一輛輛的馬車,將數以計千計的石堆放在拋石機的左右。《52o小說》52oxs)
    他們的動作之所以沒在己方陣營的后面完成,而是放到陣前來做,主要是讓對面營寨內的風軍都能看清楚他們對于此戰的決心,也是給風軍造成心理上的壓力。
    等重型拋石機全部布置完成,薛榮面帶微笑,動作從容不迫地揮了揮手中的令旗。
    隨著他的令旗擺動,川軍內鼓聲頓起,剛開始還能分清個數,很快,鼓聲便響起了一團,好似爆豆一般。
    鼓聲起,全軍推進。先頂在川軍最前面的是箭樓,每座箭樓都高達三丈開外,下面有輪子,上面有箭手,前進時,即有川軍在箭樓后面推,也有川軍在箭樓的前面用繩索拉拽。
    放眼望去,川軍的每個小方陣前面都有四到五座箭樓,即能對敵人寨墻上的守軍造成殺傷和威脅,又可作為己方陣營的巨型擋箭牌,遮擋住守軍的箭陣,有效地保護己方將士。
    再看川軍的陣營之內,有抬著云梯、魁梧有力的沖鋒兵,有推著沖車和霹靂車、身披重甲的破城兵,有手持盾牌和鋼刀、鋼劍的近戰兵,有背負箭壺、捻弓搭箭的弓箭兵,騎馬的探子、傳令兵在各陣營之間奔跑不斷,來回穿梭,全軍將士,各司其職,可謂是名副其實的混合兵種的大型軍團。
    川軍向前推進時,度并不快,一是軍中攜帶的大型軍備太多,其二,也是川軍將士的盔甲太沉重,想快也快不起來。
    不過,川軍的推進卻是異常的沉穩,步步為營,攻守兼備,他們有他們特有的進攻節奏。
    身處于營寨寨墻上的唐寅看得真切,臉色越凝重。再一次對陣川軍,他仿佛又回到當年的霸關之戰,那時候同樣是面對川軍,可以霸關的城防最終仍舊被川軍攻破,現在己方的營寨防御遠不如城高防堅的霸關,想抵御住川軍,其難度可想而知。{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
    眼睜睜看著營外的川軍陣營已越過拋石機,正向己方一步步的*壓過來,同在寨墻上的風軍將士們紛紛把目光投向唐寅,只等他一聲令下,己方好射出箭陣。
    當川軍距離己方大營一五十步時,唐寅沒有下達命令,近一步的時候,唐寅仍未下達反擊的命令,這時候,人們都開始變得心急如焚,豆大的汗珠子不停滾落下來。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到都能看清楚敵人箭樓上箭手們的長相,就在這時,唐寅終于下達了命令,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命令:全軍將士,全部退下寨墻。
    人們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川軍的前軍已近步了,己方非但不還擊,還要退下寨墻,這不是故意把己方的防線讓給敵軍嗎?
    沒有多余的時間解釋,唐寅臉色陰沉,向左右喝道:“快,按我的命令去做,統統給我退下寨墻!”
    如果唐寅不是風王,風軍將士們恐怕都得懷疑他是不是敵人混入己方內部的奸細。軍令如山倒。他下達這樣的命令,即便所有人都認為是荒謬的、錯誤的,也得硬著頭皮去執行。
    按照他的命令,眾多的風軍將士紛紛退下寨墻。就在他們退下寨墻沒過多久,人們終于明白大王為什么要下達這樣不可理喻的命令了。
    猛然之間,川軍陣營中的重型拋石機毫預兆地動起來,一顆顆巨大的石從川軍陣營內被狠狠甩到天空中,然后又如同冰雹一般,掛著刺耳的呼嘯聲紛紛砸落下來。
    一時間,風營寨墻上的轟鳴聲連成一片,由泥土和木樁混合搭建而成的寨墻在石的重擊之下,塵土撲揚,木屑橫飛,狹長的寨墻在一瞬間便被砸得千瘡孔,許多石都已深深地嵌入在寨墻內了。
    隨著拋石機的啟動拉開進攻的序幕,緊跟著,箭樓上的川軍箭手們齊齊把手中的箭矢射出去,黑壓壓地箭陣直直射到寨墻上,噼噼啪啪的脆響聲不絕于耳。
    石和箭陣的混合攻擊,讓風軍營寨的寨墻都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到處都有破損,到處都有箭矢插在上面,如果風軍沒有在川軍進攻前的一刻及時退下寨墻,傷亡之慘重也就可想而知了。
    這就是在戰斗當中經驗的重要性,唐寅了解川軍的進攻特點,第一時間做出回避,把己方的傷亡也降到最低。隨著川軍陣營的越來越接近,川軍的重型拋石機不約而同地停止射。川軍在打仗中絕不會讓自己人誤傷自己人的情況生,可以說這是川軍的明,也可以說這是川軍為數不多的弱點之一。
    等到重型拋石機不再難,唐寅眼中閃過一抹幽光,他深吸口氣,在寨墻下挺身站起,向四周高聲喝道:“全軍將士聽令,上寨墻,迎敵!”
    嘩——唐寅的命令被傳令兵們快地傳遞下去,大批的風軍將士振作起精神,重新涌到寨墻上。
    有些度快的士卒跑在最前面,剛剛登上寨墻,連外面的情況都沒看清楚,便被迎面射來的箭矢釘成了刺猬。
    他們的尸體滾下臺階,也為后面的軍兵了醒,人們再不敢貿然而上,紛紛頂起盾牌,組成盾陣。
    叮叮當當!箭矢撞擊盾牌,出一連串清脆的聲響,人們透過盾牌的縫隙向外一瞧,好嘛,川軍的箭樓距離寨墻已只剩下幾丈遠,上面的箭手們已可以對寨墻展開平射。
    以盾陣穩住陣腳的風軍立刻展開了回射,軍兵們之間的配合異常默契,在盾陣散去的瞬間,后面的軍兵們齊齊把手中的箭矢射出,緊接著,前面的盾手再重新支起盾牌,組好盾陣。
    突如其來的反擊也讓箭樓上的川軍箭手們反應不及,頃刻間,中箭者繁多,不時有身插著雕翎的川軍士卒從箭樓上慘叫著摔落下去。
    反壓住對方箭樓上的弓箭手,風軍對已開始架起云梯、攀爬寨墻的川軍展開反擊。這時候,雙方的戰斗開始進入到白熱化的程度。
    雙方打的是一場名副其實的血戰,川軍的進攻兇狠又持續,而風軍的反擊亦是一波猛烈過一波,雙方你來我往,傷亡都呈直線上升。
    由于己方的兵力處于劣勢,唐寅都有親自加入戰斗,他在寨墻上和眾多的風軍將士并肩作戰,對順著云梯攀爬上來的川軍又砍又殺。
    雙方的惡戰還沒過多久,川軍的沖車和霹靂車便紛紛推到寨墻前。
    沖車是專門用來撞擊城墻的,而霹靂車則是用于撞擊城門。這兩樣武器威力巨大,都是破城的利器,也是最讓守軍為之頭痛的東西。
    隨著沖車的靠近,寨墻下方傳來的轟鳴聲不斷,寨墻也在沖車的連續撞擊下來回搖晃,許多風軍站立不穩,不由自主地坐到地上。
    唐寅見狀,連想都沒想,隨手抓起一桿長槍,直接從寨墻上方跳了下去。
    撲通!他的身子落地時正砸在一名川兵身上,直接將其砸了個骨斷筋折,連其身上的盔甲都已變了形狀。
    唐寅有靈鎧護體,毫損,一個翻滾就從地上站起,槍直向川軍的沖車而去。
    見有風人從寨墻上面掉下來了,周圍的川軍一擁而上,短刀短劍、長槍長戟,由四面八方向唐寅的周身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