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84

  【】《52o小說》)《52o小說》52oxs)《52o小說》52oxs
    第五八十四章
    唐寅身子好似泥鰍一般,在利刃的縫隙當中鉆了出去,他雙手持槍,橫在身前,借著前沖的慣性將長槍橫推出去
    就聽當啷一聲,擋在他正前方的三名川兵正被長槍撞在胸口,三人痛叫著連連后退
    不等三人站穩身形,唐寅如影隨形的跟了過去,長槍先向左右連點兩下,隨著啪啪兩聲脆響,槍頭狠狠砸在兩名川兵的太陽穴上,那二人連腦袋帶頭盔,一并被擊碎,唐寅片刻不停,收槍前刺,又把正中間的那名川兵刺了個透心涼
    唐寅用槍的工夫也堪稱又賊又霸道,長槍在他手中,仿佛化為靈蛇,或砸或點,或挑或刺,周圍圍攏過來的川兵士卒紛紛中招倒地,在他左右,橫七豎八的尸體已有二十余具
    他一口氣連殺二十多人,很快也引來附近川兵千夫長的注意,這位身材魁梧高大的千夫長大吼一聲,揮舞著兩把大砍刀就奔唐寅沖殺過來,人沒到,刀先至,雙刀齊出,分斬唐寅的上、中兩路
    唐寅冷哼出聲,身形縱起,一躍好高,把千夫長的雙刀一并閃過,下落時,由上而下的刺出一槍
    他的出槍度太快,千夫長想閃躲都來不及躲避,只能盡力的把雙刀抬起,擋在自己的身前,用刀身硬頂唐寅的重槍
    耳輪中就聽‘當啷、咔嚓’連續兩聲刺耳的脆響,唐寅這記重槍,直接把千夫長的雙刀刺成兩段,而后去勢不減,又把千夫長的胸口刺出個碗口大的血窟窿
    那名千夫長連聲都未吭一下,當場斃命,周圍的川兵見狀,不嚇得臉色大變,倒吸口涼氣,連連后退
    唐寅并不理會旁人,直接沖到正撞擊寨墻的沖車近前,對準一名*控沖車的川兵橫掃出一槍
    啪槍頭掃在那名川兵的腰眼處,直接將其身子砸飛出去好遠,其他的川兵不約而同地驚叫出聲,人們停止*作沖車,紛紛抽出腰間的佩刀,向唐寅反沖過來
    等一名川兵沖到他近前時,他先側身閃過對方的重刀,而后用槍反刺對方的胸口
    當啷他這一槍雖說沒有用出全力,但按理說也足可以把對方的胸甲刺透,可是閃過一團火星后,那名川兵的胸甲只是凹陷下去一塊,并沒有被他的長槍穿透
    呦好厚的盔甲唐寅心中暗吃一驚,他不知道,其實*控沖車的川兵都是身著重甲的壯漢,其盔甲和重裝騎兵比起來也差不多哪去,只不過是沒有內襯鏈子甲罷了
    正當唐寅愣神的時候,對方的第二刀又向他猛劈過來唐寅瞇了瞇眼睛,大吼一聲,使出全力,就聽撲哧,頂在對方胸口的槍尖硬是貫穿厚甲,將那川兵的身子串到長槍之上
    了解到對方穿的是重甲,唐寅再出槍時則使出了全力,九名川軍,在他的重槍下相繼撲倒在地,再也沒有爬起來當然,全力出招也會極大消耗唐寅的體力,他又急出數槍,破壞掉沖車后,以暗影飄移快地閃回到寨墻之上
    唐寅破壞一架沖車都要耗費如此大的力氣,其余的風兵風將們想要毀壞掉川軍沖車,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隨著戰斗的持續,風營已有數次寨墻被川軍的沖車撞開,露出巨大的窟窿,外面的川軍已能直接沖入風軍營寨內部,與風軍展開面對面的白刃戰
    戰斗至此,整個戰場業已變得混亂不堪,風軍大營的內外都在生著激烈的交戰
    這時候唐寅在寨墻上也呆不住了,他閃到營寨之內,手持雙刀,向距離自己最近的破口而去當他到時,寨墻破口的內外皆已堆滿雙方的士卒
    風軍在內,川軍在外,一方是合力頂住外面的敵人,一方是齊心協力的拼命向里擠雙方頂在最前面的將士們都在高舉著手中的武器,向對方人群瘋狂的亂刺,他們手中的利刃在刺穿敵人的身軀時,自己的身軀往往也被敵人刺得千瘡孔
    在如此擁擠的情況下,完全沒有閃躲的空間,哪怕是修為深厚的修靈者也會在利刃連續不斷的猛擊之下渾身靈鎧俱碎,最后死于亂刃之下
    這樣的場面,即便是唐寅也只能退避三舍,根本插不上手,正在他觀望當中,忽聽自己的左側有人高呼道:“敵軍沖進來了,快攔住他們快去攔住他們——”
    唐寅心頭一驚,尋著叫喊聲的方向,抽身而去他穿過己方將士的人群,跑出余步,正看到一群川軍修靈者突入到己方的大營之內,對著周圍圍攻上來的風軍士卒大開殺戒
    這批川軍修靈者皆是一身赤色的靈鎧,在亂軍當中異常的醒目,他們的出招也極為兇猛,時而釋放靈武技能,時而近身搏斗,把沖上前來的風軍士卒殺到一片又一片
    唐寅見狀震怒,持雙刀快步迎了過去一名沖在最前面的川國修靈者正好和唐寅碰了個照面,那人還沒反應過來,唐寅手中的雙刀已先惡狠狠劈向對方的腦袋
    暗道一聲好快,那川軍修靈者橫起手中的靈槍招架,只聽當啷一聲脆響,川軍修靈者被震得‘噔噔噔’連退三大步
    還沒等他站穩身形,唐寅仿佛幽靈鬼魅似的飄到他的近前,雙刀齊出,猛刺他的胸口
    撲、撲隨著兩聲悶響,唐寅的雙刀深深插入對方的胸膛,那名修靈者慘叫一聲,靈槍脫手落地唐寅正向抽刀,猛然間,又有三名渾身赤紅的川軍修靈者奔他而來
    這三人同是用的靈劍,分從三個方向刺向唐寅的面門和左右肋下
    他們快,可唐寅的度快,只見他身形一虛,三把靈劍只刺中一團黑霧,再找唐寅的身影,業已閃到一名修靈者的背后
    他手中的雙刀燃燒起黑色的火焰,聲息地遞向對方的后心那名修靈者感覺到背后靈壓的波動,暗叫一聲不好,他身子好似離弦之箭,直挺挺地向前飛撲出去
    沙雙刀的刀尖險險便要觸碰到對方的靈鎧,可以說是只差毫厘那人驚出一聲的冷汗,下意識地脫口叫道:“暗系修靈者”
    “哼”唐寅冷哼一聲,也不接話,繼續持刀追去不過就這一會的工夫,周圍又靠攏過來數名川軍修靈者,他們齊齊釋放出靈壓,合力限制住唐寅的暗影飄移
    唐寅并不慌張,沉著應對,憑借自身迅捷又靈巧的身法,與敵人展開周旋在沉重的靈壓之下,唐寅的度依舊快得驚人,一個箭步竄出,往往都在兩三米開外
    十數名川軍修靈者合力戰唐寅一人,場面上卻沒有占到明顯的上風
    就在雙方打得不可開交之時,一名赤色靈鎧手持雙錘的川軍修靈者悄然聲地轉到唐寅背后,毫預兆,他張開雙臂,猛的向前一近身,一把把唐寅摟抱住
    見此情景,周圍的川軍修靈者眼睛同是一亮,意識到機會來了,靈槍、靈劍、靈刀等各種靈兵紛紛向唐寅的周身飛襲來
    若換成旁人,此時定會方寸大亂,可唐寅根本不為所動,穩如泰山,只見他腦袋先是向下一低,緊接著,又全力向后一仰,他的后腦勺正撞在摟抱住他的那名修靈者面門上,隨著啪的一聲脆響,那修靈者面部的靈鎧被撞了個粉碎,鼻梁骨都塌陷下去,整張臉變得血肉模糊
    趁著對方吃痛,雙臂松開的瞬間,唐寅身子向下一滑,從那修靈者的*滑到他的背后他是閃走了,可那修靈者還站起原地,迎面而來的靈兵幾乎全部擊在他的身上
    咔嚓、咔嚓——那修靈者龐大的身軀在眾多靈兵的攻擊之下,支離破碎,血箭橫飛,最后裂成了一塊快的肉段
    想不到唐寅會突然逃走,自己的殺招打到了自己人身上有數名修靈者氣得兩眼通紅,咆哮出聲,不約而同地向唐寅釋放出靈武技能
    由靈氣幻化而生的靈刃、靈刺鋪天蓋地的向唐寅罩去后者身如皮球,就地翻滾,一溜煙似的轱轆出對方靈武技能的攻擊范圍
    他剛從地上站起身,立刻又有三名修靈者竄到他近前,三桿靈槍分取他的上中下三路唐寅揮刀格擋,將三把靈槍一并開,不等對方收招再攻,他的雙刀脫手而出,分別刺中兩名修靈者的脖頸脆弱處,撲、撲兩聲,雙刀貫穿那二人的脖子,大半的刀身從其后脖根探了出來
    三人的齊攻,不僅被唐寅輕易化解,而且還被他的反擊連殺兩人,剩下的那名修靈者暗叫厲害,還想向后退避,唐寅像猛虎下山似的,直接飛撲到他的身上,十指的指尖順勢插入對方的胸口,接著雙手向外一分,就聽咔嚓一聲,那人的胸腔被唐寅硬生生的撕開,鮮紅的心臟以及肺子全部暴露在空氣中
    唐寅殺人的手法堪稱千奇怪,駭人聽聞,周圍的川軍修靈者們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同時下意識地向后倒退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