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87

  第五八十七章
    經過一天的激戰,川軍損失固然不小,可風軍也沒好到哪去,薛榮深知這一點,便想出了趁夜偷營的策略。[]《52o小說》52oxs
    他派出三萬精兵,悄悄繞行到風軍的營后,打算打風軍個出其不意。可是薛榮沒有想到,風軍的梁啟和子纓正防著他這招呢。
    當三萬川軍小心翼翼、悄然聲地靠近風營近前時,原本沒有幾名守衛的風營寨墻上突然站起來數的風軍,與此同時,數以千、萬計的火把由寨墻上面投擲下來。
    此時,正打算偷營的川軍與風營寨墻幾乎是近在咫尺,火把落地后,將營外照得亮如白晝,也讓靠近寨墻的川軍全部暴露出行跡。
    想不到風軍的后營竟然會有埋伏,川軍大驚失色,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風軍的箭陣已鋪天蓋地的向他們飛射下來。
    如此近的距離,又是居高臨下的勁射,川軍將士的盔甲再堅硬,也防御不住這漫天落下的雕翎箭。
    在風軍的第一輪箭射之下,川軍就倒地不下千人,整個陣營里中箭聲響成一片,慘叫聲四起。
    這僅僅是開始,緊接著,風軍的第二輪、第三輪……箭陣又接踵而至,直把聚集在營外的川軍射得躲可躲、防可防,三萬將士,抱頭鼠竄。
    在風軍一輪接著一輪的箭射下,川軍死傷慘重,士卒們成群成片的撲倒在地。
    而就在川軍陣容大亂,將士們四散奔逃的時候,風營的后營門打開,以戰虎為的風軍從營內反殺出來,兜著川軍的屁股展開追殺。
    可憐這三萬人的川軍,最后逃回川營的連半數都不到,只剩下一萬來人,另外那接近兩萬的將士,要么被殺,要么被俘,還有一些在逃跑時慌不擇路,也不知道逃到了何處。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
    后營這里的戰斗時間并不長,但聲勢可不小,正在自己寢帳里休息的唐寅也聽到了動靜,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他一激靈從床上坐起,側耳聆聽片刻,然后急忙下了床榻,快地穿好鞋子,披起外套,抓起雙刀就向寢帳外面走。
    他剛走出寢帳,就見梁啟和子纓向自己這邊快步而來,距離還有好遠,唐寅已忍不住急聲問道:“后營那邊怎么有打斗聲,生了什么事?”
    等梁啟和子纓來到他近前,雙雙拱手施禮,說道:“大王不必擔心,剛才有小股的川軍想趁夜偷襲我軍營后,現已被我軍擊退。”
    他倆說得輕描淡寫,但唐寅可倒吸口涼氣,他記得清楚,自己在后營那里可沒有安排重兵防守啊,己方是怎么打退前來偷營的川軍?
    看到唐寅臉上流露出的疑惑,梁啟解釋道:“大王,我方能想到趁夜偷營的戰術,川軍那邊也同樣能想到,所以末將和子纓將軍已于南營、北營及后營處各埋伏下重兵,預防敵軍的偷營。我二人本是出于小心起見,所以也沒想大王稟報,沒想到,川軍還真的趁夜來偷營了,剛好被埋伏在后營那邊的戰虎將軍碰了個正著,現在敵軍已被打退,我軍殲敵不下萬人。”
    唐寅聽后,臉上的錯愕變為了驚喜,兩眼放光地看著梁啟和子纓,連說了三聲好。
    感覺有梁啟和子纓的輔佐,實在是人生的一大幸事,自己能想到的,他二人會想到,自己未能想到的,他倆也會想到,真可謂是自己的左膀右臂。
    “今晚我軍挫敗了川軍的偷營,估計明日川軍也會有所收斂了。《52o小說》52oxs”唐寅眼珠一邊轉動著一邊笑呵呵地說道。
    梁啟和子纓可不敢掉以輕心,正色說道:“今晚吃了悶虧,也很可能會讓川軍方面惱羞成怒,明日的攻勢變成更為瘋狂和兇狠。”
    唐寅仰面而笑,傲然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不了我軍就再和川軍打一場硬仗!”
    見他現在已不像傍晚時那么的垂頭喪氣,梁啟和子纓也很高興,只要大王能有信心,己方的將士們也會變得信心十足,士氣高漲。
    正如梁啟和子纓所料,偷營的失敗,讓薛榮又羞又恨又惱又氣,險些當場下令,全軍連夜進攻風營。
    何如水和金卓把他攔住,好言相勸,勝敗乃兵家常事,即便要進攻敵營,也應當到明日天亮再說。
    在他二人的勸阻下,薛榮慢慢冷靜下來,可是悶在胸口的一團悶火卻從泄,臉色也難看的嚇人。
    就在這時,一直不怎么說話的血衛營頭領覃輝開口說道:“據報,風王現在就在風營之內,明日,我去取下他的級就是。”
    他的人冷漠,說話的語氣也冰冷,聲調沒有任何的起伏,好像在描述一件與他關稀松平常的事。
    聽聞他的話,薛榮眼睛頓是一亮,難以置信地看向覃輝,問道:“覃將軍不是在說笑吧?風王身邊高手如云,而且聽說風王本身的靈武也極為厲害……”
    沒等他把話說完,覃輝已挺身站起,語氣依然冷漠得毫感情,說道:“今日,幽鬼便是被風王所殺,明日,我自會為我的兄弟報仇雪恨。”說話之間,他已大步走出中軍帳。
    看著覃輝離去的背影,薛榮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對覃輝這個人,他沒什么好印象,他不是川人,更不是川國貴族,卻掌管著血衛營,位高權重,為人又孤僻傲慢,好像除了大王之外,根本沒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過,他若是真能成功殺掉風王,那對己方絕對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只要風王一死,風軍的士氣必然崩潰,己方便可趁機全殲風軍。
    只是,他能殺得掉風王嗎?覃輝對此還真不敢抱有太高的期望。
    翌日一早,川桓兩軍浩浩蕩蕩的開出營地,直撲向風軍大營。今天的進攻,桓軍沒有像昨天那樣站在戰場外觀戰,而是被薛榮派上了戰場。在薛榮的授意下,川軍繼續強攻風營的正面,而桓軍則繞行到風營的兩翼,由南北兩個方向進攻風營,當然,薛榮并沒有指望桓軍能攻破風軍營寨,只要桓軍能牽制住一部分的風軍,那對川軍而言就已經很成功了。
    遵照薛榮的命令,桓軍統帥龐夏率領二十萬的桓軍,兵分兩路,一路由風營的北面動進攻,一路由風營的南面動攻勢。
    雖說這支桓軍多為新兵,但兵力畢竟有二十萬眾,不容小覷,風軍也不得不分出重兵進行抵御。
    梁啟和子纓經過短暫的一番商議,最終決定分出天鷹軍去抵御桓軍,三水軍則留在前營這邊,單獨抵御川軍。
    昨天,三水軍和天鷹軍合力對付川軍,戰斗都打得那么艱苦,今天只憑三水軍一己之力來防御川軍,難度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川軍的進攻沒有任何的變數,大隊人馬在攻上來之前,先是由重型拋石機動進攻,以密集又威力巨大的石來盡可能多的破壞風營防御。
    有了昨天的經驗,今日不用唐寅號司令,風軍將士們已自動自覺地退下寨墻,躲在下面,一直等到川軍的重型拋石機停止進攻,川軍陣營已然推進到己方的寨墻前,眾人這才重新登上寨墻,和外面的川軍展開交戰。
    戰場上,雙方的箭射往來不斷,幾乎每時每刻都有人中箭倒地。在交戰當中,風軍也動用了拋石機,以石砸擊營外的敵人,另有風軍把破軍弩抬到寨墻之上,向外射殺敵人。
    風軍抵御川軍的進攻可謂是艱難異常,使出了渾身的解術,而川軍的進攻又何嘗不是如此,人們完全是踩著己方將士們的尸體在向前推進著。
    今天的交戰,比昨天的交戰更加慘烈,隨著桓軍加入進來,雙方在兵力上的差距也被進一步的拉大,風軍所面對的局勢變得更加兇險和危急。
    在戰斗進行到兩個多時辰后,風營又被川軍相繼攻開數個破口,外面的川軍和營內的風軍隨之再次展開面對面的肉搏戰。
    雙方的拼殺依舊是那么的血腥和殘酷,前面的軍兵倒下,后面的軍兵立刻跟上,雙方陣營亦是你倒下一排,我倒下一排,交戰的中心處好像變成一臺臺的絞肉機,把敵我雙方的將士們一個接著一個的撕碎。
    觀望著前方的戰場,薛榮面色越凝重,他下意識地向左右瞅了瞅,尋找覃輝的身影,昨天晚上他可是夸下了海口要取風王腦袋的,怎么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血衛營的人在戰場上出現呢!
    此時,血衛營就在川軍陣營當中,其兵團長覃輝騎著馬,站在全營將士的最前面,他的臉仍是死氣沉沉,毫表情,好像根本沒看到前方正在生的激戰似的。
    血衛營的人則全部站于他身后,列著整齊的隊列,每人身邊都有馬匹,只要覃輝一聲令下,他們便可騎上戰馬,第一時間沖入戰場當中。
    現在薛榮著急,覃輝可不急,或者說他正在等機會,等一擊制勝的機會。
    他安坐于馬上,手臂下垂,頭也沒回地勾了勾手指。下面的人會意,立刻有人端送上來茶水,將茶杯小心翼翼地放到他的掌心上。
    覃輝拿起杯子,輕輕吹了吹,然后瞇縫著眼睛,慢悠悠地喝起茶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