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88

  第五八十八章
    覃輝現在就是在等,等到風軍和川軍戰到筋疲力盡的時候,他再率領血衛營一鼓作氣地殺進風營之內,斬殺唐寅。【】[]《52o小說》)
    此時他很能沉得住氣,在他心中,川軍傷亡的多和寡與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在三水軍的拼死抵抗下,四十萬的川軍仍法攻占風軍的前營,將士們攻入到風營一次,便被打退一次,戰斗由早上一直打到下午。
    這已是雙方第二場鏖戰了,論是風軍還是川軍,將士們皆已疲憊不堪。眼看著太陽西下,快要進入到傍晚,這時候,覃輝終于有了動作。
    只見他的周身散出絲絲的霧氣,與此同時,他從*戰馬的得勝鉤上起一桿銀光閃閃的長槍,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很快,旁邊有隨從快步上前,手中還著一只木桶,里面裝有鮮紅色的液體,那全是紅色的涂料。人們快地把涂料涂抹在他的靈鎧上,時間不長,他身上純白色的靈鎧已變為火紅色。
    見狀,血衛營的眾人精神同是一震,知道該輪到自己上陣了,人們不約而同地罩起靈鎧,然后效仿著覃輝,把紅色的涂料抹在靈鎧之上。
    接近兩千人血衛營,只是眨眼的工夫,全部變成從頭到腳一身紅,緊接著,將士們又紛紛翻身上馬,拿起各自的武器,目光齊刷刷地落在覃輝身上,只等他一聲令下,好殺進風營之內,為昨日戰死的弟兄們報仇雪恨。
    覃輝甩了甩手中的靈槍,就聽呼的一聲,在他的靈槍之上燃起紅彤彤的烈火,他目光一凝,將燃火的靈槍向前猛然一揮,喝道:“殺——”
    嘩——隨著他一聲令下,兩千騎的血衛營如旋風一般沖出川軍陣營,風馳電掣,直奔前方的風營狂奔過去。《52o小說》)
    他們這一行騎兵,人是紅的,馬是紅的,就像是一把紅色的利劍,穿過沿途上的川軍將士們,直直插向風營。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何如水和金卓眼尖得很,血衛營剛一動,他二人便瞧見了,忍不住沖著薛榮高聲說道:“將軍快看,血衛營上陣了!”
    天近傍晚了血衛營還沒有動靜,薛榮都已經不指望他們了,突然聽聞何如水和金卓的話,他急忙舉目望去,可不是嘛,血衛營的騎兵隊伍實在太扎眼了,就仿佛憑空刮起的一陣腥風血雨似的。
    薛榮眼睛為之大亮,心中長長吁了口氣,血衛營的人終于是上陣了,看來,己方與風軍的激戰也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想到這里,他嘴角挑起,沖著左右喝道:“傳令下去,讓我軍將士們加緊攻勢,協助血衛營,一口氣給我拿下風軍的前營!”
    “是!將軍!”血衛營的出戰,也讓周圍的傳令兵們變得激動不已、士氣高漲,人們齊聲吶喊著,紛紛催馬向前奔去。
    且說以覃輝為的血衛營,穿過前方的川軍陣列,一直沖到風軍的大營前。
    向左右望了望,隨意找到一處距離自己最近的風營破口,覃輝喊喝一聲,讓前方的川軍將士們統統讓開,隨后,血衛營的騎兵頂上前去。
    人馬未到,靈武技能先至。滿天的靈刃和靈刺飛射進寨墻后的風軍陣營當中,濺起層層的血霧,慘叫聲連成一片,只是在一瞬之間,風軍陣營里就倒下數名之多的軍兵,原本把寨墻破口處堵得嚴實合縫的陣營也露出一個大缺口。
    趁著風軍陣營出現空檔,血衛營的騎兵們一股腦的沖殺進去,各種靈兵揮舞開來,見人就砍,逢人便殺,一時間,直把這里的風軍殺得陣營大亂,將士們潰散奔逃。shouda8圣堂最新章節52oxs
    成功突入進風營之內,血衛營的人依照覃輝的命令,不去別處,直沖風營的中心處,他們的目標正是風營的中軍帳。
    血衛營全體出動,聲勢浩大,高手如云,當真是銳不可當,凡是沖上來阻攔的風軍將士,輕者被打成重傷,重者當場斃命,尸骨存。
    三水軍確實擋不住血衛營的沖殺,這一大群修靈者,輕而易舉的把風軍前營沖開一條豁口,而后浩浩蕩蕩的殺向風軍的中軍帳。
    覃輝以為唐寅會坐鎮中軍帳進行指揮,可是,當他們沖到這里的時候,偌大的中軍帳內空一人,即便是守在門口的侍衛都寥寥幾。
    見狀,覃輝大怒,令手下人把一名擒獲的風軍侍衛帶過來,厲聲問道:“風王現在何處?快說!”
    那風軍侍衛倒也強硬,沖著覃輝撲的一聲吐口唾沫,尖聲叫道:“你要殺便殺,想從我口中打聽大王的下落,別做夢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惱怒的覃輝抬手就是一槍,正中那名風軍侍衛的胸口,就聽撲哧一聲,風軍侍衛的身體被長槍貫穿,緊接著,靈槍上的烈火燒到侍衛的身上,一個大活人,只在眨眼之間便化為了一團灰燼。
    覃輝看都沒看地上黑黢黢的尸骸,他向周圍的部下們怒聲喝道:“給我搜!論如何也要把風王給我揪出來!”
    “遵命!”血衛營眾人齊聲答應著,隨后分散開來,向四面八方而去,搜索唐寅的下落。覃輝剛剛退出中軍帳,就有一名血衛營的軍兵過來稟報,說中軍帳不遠處有座大帳,外面聚有許多風軍侍衛,想必風王就在其中。
    覃輝聞言大喜,想都沒想,翻身上馬,讓報信的軍兵領路,他槍跟了過去。果然如那名軍兵所言,眼前的這座營帳面積極大,而且異常豪華,和普通的風軍營帳截然不同,在營帳的外面,聚攏著大批的風兵風將,其中還不乏身穿戎裝的女兵,他們將營帳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一個個面容冷峻,如臨大敵。
    只看這份陣勢,覃輝便已判斷出來,在這座營帳里面的即便不是風王唐寅,也是極為重要的人物。他二話沒說,槍直沖過來。
    見突然來了大批的敵軍,風軍侍衛們立刻分出數十號人迎了過來,這些侍衛皆是一手持盾,一手持劍,聚成一團,想把以覃輝為的馬隊頂住。
    可是這些普通的風軍侍衛又哪里能擋得住血衛營的頭領覃輝?只見后者高高舉起手中的靈槍,沖到風兵近前的同時,手中高舉的靈槍也惡狠狠地猛砸下去。
    風軍侍衛們齊齊把盾牌頂起,想以盾陣防住對方的靈槍。
    就聽場上當啷一聲劇烈的聲響,在靈槍的重擊之下,風軍的盾陣中有三面盾牌被砸了個細碎,下面的風兵骨斷筋折,當場被壓死。
    左右的侍衛們臉色大變,人們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擊,覃輝后面的血衛營軍兵們已一擁而上,人們手中的靈兵皆閃爍出霞光異彩,而后,數記靈亂·風被齊齊釋放出來。
    只一人釋放靈亂·風就已不是普通軍兵所能抵擋,何況還是數人同時施放,就在那一剎那,迎過來的數十號風軍侍衛全部被靈刃絞得支離破碎,最慘者,身體都破裂成上塊。
    等漫天的靈刃刮過,再看現場,都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體,破碎的盔甲和肉塊鋪了一地,鮮血將地面染成了黑紅色,觸目驚心的場面加上濃烈的血腥味讓人有快要作嘔的感覺。
    此情此景,把剩余的風軍侍衛們統統震懾住,人們驚恐地瞪大眼睛,冷汗順著面頰不停的流淌下來,同時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武器。
    眼前的這些敵軍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雙方的戰力已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就在風軍侍衛被血衛營的人嚇得目瞪口呆時,營帳的帳簾撩起,從里面走出來兩員大將。
    這兩人,一位是風國大將的吳廣,一位是玉國大將的石宵。其實,唐寅并不在這座營帳中,戰事吃緊,他早就跑到戰場上和敵軍廝殺去了,哪還會坐在營帳里?
    雖說唐寅不在,但公主殷柔和玉王靈霜可都在此帳之內,吳廣和石宵也正是受唐寅的指派,留在這里,保護殷柔和靈霜的安全。
    他二人出來之后,雙雙用出洞察之術,探查清楚來敵的修為后,二人心中同是一震。
    這一批敵軍,如果僅僅是其中的幾人修為深厚倒也沒什么,要命的是,他們個個都有一身雄厚的靈武修為,草草估計,對方的人數也在一千往上,這讓己方如何來戰?
    吳廣和石宵互相看了一眼,心中同有一個想法,這批敵人,絕不是靠己方這點人所能應付的!
    石宵低聲說道:“吳將軍,想必這批敵軍就是川國大名鼎鼎的血衛營,你我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得掩護公主和大王趕快跑!”
    跑?談何容易啊!吳廣心中苦笑,敵軍這么多人,這么多雙眼睛,若人去牽制住敵軍,怎么可能跑得掉?關鍵時刻,他也沒時間多作考慮了,一把抓住石宵的手腕,急聲說道:“石將軍,我去拖住血衛營的人,你帶上公主和玉王,由營帳后面跑出去,總之,先找到一處隱蔽之地藏身再說!”
    石宵激靈靈打個冷戰,吳廣要去拖住血衛營?那可都是靈武高手啊,他再厲害,以一人之力又怎能敵得過這許多的高手,這不是等于是自殺嘛!
    他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說道:“不行,要走我們就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