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91

  第五九十一章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覃輝沒懂吳廣為何這么說。【】{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
    吳廣側頭看了看一旁的營帳,說道:“公主和玉王早已在你我剛才的打斗中離開,閣下錯失了一局奠定川軍勝局的好機會,難道這不可笑嗎?哈哈——”
    在笑聲中,吳廣忍不住連吐了兩大口血水。
    他的話就如同一記悶錘砸在覃輝的頭上,讓他呆若木雞。原來在這座營帳里的人并不是風王,而是公主和玉王,難怪侍衛當中有那么多的女兵。
    正如吳廣所說,自己確實錯失了一次大好的機會,如果能一并擒下公主和玉王,其效果也不次于擒下風王。
    想到這里,他突然怪叫一聲,起靈槍直奔營帳沖去。
    營寨外的風軍侍衛們還想阻擋他,又怒又急的覃輝施放出靈亂·風,一口氣殺傷十數名風軍侍衛,將人群硬是打開一道豁口,然后健步如飛的沖入營帳之內。
    里面已然是空一人,在營帳最里端的帳壁上,有一條一人多高的大口子,顯然是里面的人劃開營帳的帆布,早已逃之夭夭了。
    覃輝哎呀了一聲,順著破口沖了出去,來到外面,舉目向四周觀瞧,哪里還有公主和玉王的影子?
    這時候,覃輝的雙眼都快噴出火來,大吼一聲:“風狗可惡!”隨后,拖槍回到營帳里,又從營帳的入口反沖出來,大步流星地跑到吳廣近前,低著頭,咬牙切齒地凝視著他。
    吳廣緩緩抬起頭來,對上覃輝兇惡的目光,虛弱地笑道:“今日,我雖敗在你的手上,但總有一天,會有人取下你的項上人頭!”
    “嘿嘿!”覃輝怒極,陰笑一聲,咬牙獰聲道:“本座只知道,那個人絕不會是你!”說話之間,他把手中的靈槍輪圓了,對準吳廣的背后,惡狠狠砸了下去。\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
    啪!這一槍,正砸在吳廣的后脊梁上,后者的身軀飛撲出數米之遠,然后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鮮血由他的七竅緩緩流出。
    覃輝這含憤的一槍,震碎了吳廣的五臟六腑,那么厲害的風國名將吳廣,最終卻是慘死在了血衛營頭領覃輝的槍下。
    這時候,覃輝也不管什么守不守信了,像瘋狗似的對周圍的部下們大吼道:“給我搜!公主和玉王跑不了多遠,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倆給我揪出來!”
    從未見過兵團長有如此瘋狂又失態的時候,血衛營眾人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哄而散,紛紛去追查殷柔和靈霜的下落。
    此時,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血衛營的人還未找到殷柔和靈霜,倒是營外的川軍陣營已響起一連串的銅鑼聲,那是薛榮下令收兵了。
    由于血衛營突入風營太深,給川軍的感覺是,血衛營殺進風營后就石沉大海了,也不知道在風營內是死是活,而川軍想進去接應,又被風軍拼死擋住,加上天色越來越黑,薛榮奈,只好下令鳴金收兵。
    金鳴聲起,進攻的川軍開始收攏兵力,列陣后撤,而突入到風營深處的血衛營也不敢再繼續逗留,不管他們有多厲害,也不敢只憑他們這兩千來人去與二十萬的風軍對戰。
    錯失了良機的覃輝雖說殺掉了風國大將吳廣,卻是憋著一肚子的火氣退出風營,率領血衛營返回川軍本陣。
    一天的激戰結束,川軍和桓軍再次功而返,兩軍的士氣皆有些低落,對于風軍來說,又一次成功抵御住了敵人的強攻,信心變得更足了。shouda8圣堂52oxs
    苦戰一天的唐寅也拖著疲憊的身軀返回中軍帳,累是累了些,但他的臉上卻帶有喜色,連續兩天抵御住川桓二軍的進攻,說明己方確有和敵軍一戰的實力,哪怕再多頂上幾天也是可以的。
    剛走到中軍帳這里,唐寅就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營帳外面聚集有大量的侍衛,人們皆是低著頭,面露悲色,許多人還在一個勁的抹眼淚。
    唐寅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邊往人群走去邊大聲喝問道:“誰能告訴我生了什么事?”
    聽聞話聲,人們紛紛回頭,見是大王來了,侍衛們齊刷刷地跪到地上,一個個低垂著頭,沉默語。
    “你們都變成啞巴了嗎?”唐寅沉聲喝問道。
    這時候,程錦從人群中快步走出來,來到唐寅近前,插手施禮,結結巴巴地說道:“大王……是……是……”
    “到底生了什么事?”唐寅的眉頭已快擰成個疙瘩,怒視著程錦,不耐煩地追問道。
    “是……是吳廣將軍……”
    “吳廣怎么了?”
    “吳廣將軍……哦……吳廣將軍陣亡了!”程錦耷拉著腦袋,低聲說道。
    “你說什么?”唐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吳廣陣亡了?這怎么可能呢?誰能殺得了吳廣?他站在原地,呆了幾秒鐘,而后一把把程錦推開,大步向人群的中心處走去。
    還沒走到近前,就見殷柔和靈霜二女哭得像淚人似的,雙雙向自己撲來。
    見狀,唐寅的心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似的,是他派吳廣保護殷柔和靈霜,此時她倆哭得如此悲傷,難道吳廣真的出事了?
    他先是把撲過來的二女扶住,然后分開兩人,從其中間走了過去,來到人群的正中央,只見地上鋪有一面殘破的風旗,旗下躺有一人,而在風旗的一旁還放有一把熟悉的偃月刀。
    這刀唐寅認識,那正是吳廣的武器。唐寅慢慢在風旗旁蹲下身形,捏住旗布的一角,停頓了兩秒鐘,他將牙關一咬,緩緩將旗布撩起。
    平躺在風旗之下、業已變為冰冷尸體的不是吳廣還是誰?
    唐寅原本蹲著的身軀突然一軟,直接跪坐在地上。吳廣是他最心腹的大將之一,也是最早追隨他的大將之一,在猛將如云的風國,吳廣絕不是武力最出色的那個,但像他那么武雙全的還沒有第二號。嚴格來說,把吳廣歸化到猛將之中算是屈才了,即便把他放到一軍統帥的位置上,他也絕對能勝任。
    可就是這么一員武雙全的大將,現在卻折損在了桓國,對于唐寅而言,席卷而來的悲傷和難過就如同在把抓揉腸、在撕心撓肝一般。
    他沒有哭嚎出聲,但眼淚卻在他的眼眶中打轉,聲息地滾落下來,滴在旗布之上。
    “是……是敵軍突然殺到……吳廣將軍為了掩護公主和大王逃脫……才只身與眾多的敵軍惡戰……最終……最終……”石宵來到唐寅近前,撲通一聲跪到地上,泣不成聲地說道。
    唐寅聞言,心中更加難過,滴落下來的淚水也更多,將下面的旗布都打濕好大一片。
    怎么被自己視為兄弟的人都是這么的死心眼,為何不讓石宵去拖住敵人,你帶上公主和玉王逃脫;為何明知不敵,還非要死戰到底,為什么不跑啊?以你的本事,你要逃走,誰又能攔擋得住?
    唐寅感覺自己的心頭好像被壓了一塊巨石,壓得他胸悶,壓得他快要喘不上氣來,也壓得他有撕碎周圍一切的沖動。
    他恨自己當初安排吳廣去保護殷柔和靈霜,他甚至都覺得吳廣是被自己害死的……
    一肚子的哀傷和怨恨處泄,唐寅的十指都已深深扣入到泥土當中。不知過了多久,一直沉默語的唐寅終于開口說道:“今夜,我要為吳廣守靈!”
    他的話音又低沉又沙啞,毫起伏,等他說完,也不等周圍人的反應,伸出雙臂,將吳廣的尸體抱起,然后向中軍帳走去。
    唐寅把偌大的中軍帳變成吳廣的靈堂,棺木擺放在大帳的正中央,他自己則盤膝坐于一旁,一言不。
    苦戰了一天,唐寅還要為吳廣守靈,眾人都很擔心他的身體會吃不消。
    風將們來勸唐寅回寢帳休息,他不聽,殷柔和靈霜也來勸他,他仍舊不聽,坐在那里,如同木雕石塑似的,動也不動,在他毫表情的臉上,人們也看不出來他在想什么。
    等天至三更,唐寅仍未離開中軍帳,而且飯也沒吃,水也沒喝過,梁啟和子纓再也看不下去,雙雙來到唐寅的身邊,低聲勸道:“大王要想為吳廣將軍報仇,就得先養足精神,恢復體力才行,再這樣下去,大王的身體就得先垮掉了……”
    不等他倆把話說完,唐寅猛的睜開眼睛,怒視他二人。現在的唐寅就如同是一座隨時可能爆的火山,任何人都有可能把他這座火山引爆。
    梁啟和子纓不來還好點,他倆的出現立刻讓唐寅把怨恨的矛頭指向他倆。在他看來,若非他二人出的餿主意,吳廣何至于死在敵軍之手?可以說吳廣的死,梁啟和子纓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被唐寅怒目而視的眼神嚇得一哆嗦,梁啟和子纓同是感覺后脊梁骨冒涼風,再不敢多說半句,雙雙躬身后退。直至他二人在視線中消失,唐寅才緩緩收回目光,舉目看向面前的棺木,他心中一痛,水霧又浮現在眼眶中。
    他并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但吳廣的陣亡是真的讓他感覺到打心眼里疼痛和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