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93

  【】【絕對權力】/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小說》52oxs)《52o小說》)
    mi群2由為您]第五九十三章
    李山在唐寅的快攻之下打了十個回合,可從頭到尾還手的次數卻未過三次,這不僅僅是兩人實力上的差距,也是由于兩人戰斗風格相克的原因
    料自己不能勝,李山心生怯意,他又擋下唐寅幾刀快攻后,虛晃一招,便想撥馬退走
    他想走,可唐寅根本不給他逃走的機會,雙刀突然合二為一,化成長長的鐮刀,接著,他使出全力,唰唰唰連斬三刀
    三道靈bo或是橫掃或是豎劈或著斜斬,飛地向李山襲去李山大驚失sè,急忙掄起雙錘,大喝著施放出兩記靈bo
    隨著嘭嘭兩聲悶響,唐寅出的三道靈bo當中有兩道被他的靈bo抵御掉,而立劈過來的那道靈bo他是再也法抵御了
    危急時刻,李山只能拼盡全力,把雙錘橫在xiong前,以靈錘硬擋唐寅的靈bo就聽場上咔嚓一聲脆響,唐寅的靈bo結結實實地劈中他的雙錘,其強大的沖擊力讓以力氣見長的李山都承受不了,雙腳被扯開馬鐙子,整個人從馬上向后飛出去,再看他的*馬,被這記勢大力沉的靈bo硬生生的切成兩片,在爆出一團血霧后,兩片馬尸分向左右傾倒
    李山摔落出三米多遠,一屁股坐到地上,接著又向后翻滾了數米,這才勉強停下來他人還沒有起身,先是哇哇的連吐三大口鮮血,雙錘脫手落地,眼神渙散,神智不清
    他搖搖晃晃的還打算從地上爬起來,唐寅已由他的身后催馬趕到來至他的背后,唐寅急拉戰馬的韁繩,耳輪中就聽噓溜溜戰馬的嘶鳴,雙前踢高高踢起,唐寅身子前傾,一手握緊韁繩,一手高舉著鐮刀,毫預兆,停在半空中的刀鋒之上燃著黑sè的火焰,在火焰生成的一瞬間,他的鐮刀也順勢狠狠地劈砍下去
    咔嚓這一刀,正斬在李山的脖頸上,后者連聲都沒出來,頭顱落地,頭的尸體并沒有鮮血噴出,只是濃烈的霧氣從他斷頸處冒出來,最后全部鉆進唐寅的鼻孔中
    又是一名川將死在唐寅的刀下,這也是他連殺的第二將前一名川將是怎么死的,薛榮并不清楚,但李山的死,他可在寨墻上看得清清楚楚
    別說薛榮臉sè大變,倒吸口涼氣,就連周圍其他的川國猛將們也都是心頭一顫,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掌心里滲出一層冷汗
    “此人到底是誰,怎么這么厲害”薛榮膛目結舌地喃喃說道
    這時候,站于他身邊的上將軍伍瑞幽幽說道:“若是末將沒有看錯,這人應該就是風王唐寅”
    當年四國伐風的時候,伍瑞就是川軍中的先鋒官,和唐寅有過接觸,他對唐寅自然也比其他的川將們熟悉一些
    “風王唐寅?”薛榮以及周圍的川將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風王唐寅會單槍匹馬的來到己方大營前討戰,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怎么可能呢?可是伍瑞為人一向嚴謹,何況這個時候,他不可能說笑
    薛榮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不確定地問道:“伍將軍,此人當真的風王?”
    “十之**”伍瑞重重地點了點頭
    薛榮眼中閃過一抹jing光,他深吸口氣,向左右喝問道:“哪位將軍愿出營擒下風王?”
    擒下風王的這個大功人人都想要,可是眾人也不得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半斤八兩,李山那么勇猛,但在唐寅面前卻被打得毫還手之力,自己上去,估計也是有去回
    即便是川國威名顯赫的猛將伍瑞此時都不敢貿然請纓出戰,畢竟唐寅的實力擺在那里,若沒有十足的把握或者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像他這種級別的武將,也是不會輕易上陣的
    薛榮一連問了三聲,麾下近名戰將竟然一人應話,這等尷尬的場面是他沒有想到的
    他挑起眉mao,轉回身,環視眾將,難以置信地問道:“怎么?列位都被風王嚇倒了不成?一人敢出營迎戰嗎?”
    聽他都這么質問了,包括伍瑞在內數名川國名將有些坐不住了,還沒等人們站出來接話,正在這時,川營的大mén突然打開,接著,從營內沖出去一員武將
    這人渾身上下一身紅,靈鎧是紅的,身后的大氅是紅的,*的戰馬也是紅sè,這人馳騁在戰場上,就好像一團火焰似的,氣勢如宏,殺氣*人
    出戰的這員川將不是別人,正是被唐寅指名點姓的血衛營兵團長,覃輝看到覃輝突然出戰,薛榮和左右的川將們同被嚇了一跳昨天晚上,他雖然一舉殺了風國的大將吳廣,可也是經歷過一場惡戰,靈氣耗損嚴重,而且他還有傷在身,即便不是重傷,但多多少少也會影響他的戰力,以他目前這樣的狀態,出去迎戰唐寅,實非明智之舉
    生怕覃輝有失,薛榮手扶寨墻,探出身形,向外大喊道:“覃將軍暫且回營休息,本帥另派旁人去擒拿風王”
    出了營mén便快馬加鞭而去的覃輝好像沒聽到薛榮的叫喊,頭也沒回,而且還跑得快了
    時間不長,他已策馬沖到唐寅的面前,停下戰馬后,他上下打量一番唐寅,沉聲喝問道:“可是風王唐寅?”
    對于對方一下子就叫出自己的身份,唐寅并不意外,他沒有接話,雙目冰冷如寒霜,凝視著覃輝
    看對方并未否認,想必確是唐寅沒錯,覃輝嘴角挑起,冷笑出聲,說道:“昨日,死于本座槍下的本應該是你,不過,吳廣那個倒霉蛋卻做了你的替死鬼,本座還為此扼腕嘆息不已,想不到,你今日就主動送上mén來了……”
    唐寅越聽臉sè越難看,等對方說到最后,他的臉已yin沉的快要黑他打斷道:“你就是血衛營的覃輝?”
    “沒錯”覃輝抬起手中的靈槍,遙指唐寅的鼻尖,說道:“來、來、來今日,你我二人便大戰一場……”
    他話還沒有說完,唐寅掌上的鐮刀已然乍現出耀眼的霞光異彩,與此同時,周圍的空氣開始急驟降,冷的讓人打內心深處生出寒意
    覃輝可是一等一的靈武高手,馬上意識到不對勁了,可就在這時,對面的唐寅已猛的把靈刀舉起,對著覃輝凌空虛斬隨著他的鐮刀落下,天空當中突然幻化出來一只巨大的黑影那黑影從頭到腳罩著黑袍,手持長長的鐮刀,巨大的身影完全懸浮在空中,猛然間,黑影出震耳yu聾、驚天動地的咆哮聲,揮起鐮刀,直向覃輝飛去
    “幽魂血刃狂暴——”覃輝見多識廣,第一時間便把唐寅兵之靈變后施放出的靈武技能認了出來,可正因為這樣,他的心頭也布起一層yin霾
    來不及做過多的思考,覃輝拼盡了全力,轉瞬之間也完成兵之靈變,靈槍在他手中化為一條的火蛇
    他剛剛完成兵之靈變,巨大的黑影就已來到他近前,高舉的鐮刀兇猛地向他劈砍下來
    覃輝大喝一聲,橫起靈槍招架,就聽現場轟隆一聲,爆出悶雷的巨響聲,只是一剎那,覃輝*的戰馬就被震沒了,連帶著,地面上還多出一只三米多長的大深坑
    一刀過后,黑影在空中又是一刀惡狠狠地砍下來覃輝完全找不到反擊的機會,只能再次橫槍招架轟隆又是悶雷之聲,黑影的這一刀,把覃輝從深坑之內給硬震了出來
    他人倒飛在空中,身上的靈鎧便已出現數道的裂紋黑影如影隨形,根本不等他的身形落地,第三刀又來了覃輝是人在空中,勉強橫槍招架
    轟隆
    這一刀,把覃輝倒飛出去的身軀直接砸落在地,同時再次把地面震出一只大深坑,覃輝趴在坑底,身上許多地方的靈鎧皆已脫落,尤其是他的雙臂和手掌,靈鎧徹底被震沒
    可是唐寅的兵之靈變依舊沒有結束,巨影在空中仍未消失,鐮刀再舉,對準覃輝,又是一記重劈
    此時的覃輝連重罩起靈鎧的機會都沒有,眼看著對方的殺招又至,他只能豁出去了,半跪在坑底,舉起靈槍再次招架
    咔嚓這次不是悶雷的聲響,而是晴空炸雷之聲,原本兩米多寬的大坑,隨著這一刀砍落,一下子擴大成四米多寬,塵土飛揚,沙礫漫天,再看坑中的覃輝,人已平躺在坑內,雙碗齊折,白森森的斷骨頭刺穿了皮rou,探出到體外,靈槍也是脫手而飛,cha在一旁的坑壁上,由于失去了靈氣的維持,靈變后的靈槍業已變回原來的形態
    這就是暗系靈武兵之靈變后的可怕覃輝已經意識到自己敗了,不過,此時他的心情反而出奇的平靜,甚至都感覺不出來渾身骨骼寸折的疼痛,他微睜雙目,看著懸浮在自己上空的那只黑影,嘴微微蠕動,心中幽幽說道:幽魂血刃狂暴五連決
    他心里說的沒錯,這確實是五連決天空中的黑影最后一次舉刀,最后一次向動也不能動的覃輝劈下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