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94

  []\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52o小說》)圣堂最新章節52oxs
    [本章由為您txt電子下載**第五九十四章
    隨著黑影的最后一刀砍落下來,大坑之內好像有枚炮爆炸了似的,坑寬并沒有變化,而坑底卻加深了一米有余,黑méngméng的塵土和沙礫爆飛到空中,遮天蔽日,原本躺在坑底里的覃輝已被這最后一擊震得尸骨存,化為了灰燼
    等到空中的沙塵全部散盡,再看場內,除了那只觸目驚心的大深坑,哪里還有覃輝的身影唐寅手中的靈刀已變回鐮刀形態,他催馬來到大坑的近前,低頭向里面看了看,冷冰冰的眼神沒有任何的變化,甚至都找不到一絲一毫手刃仇敵的喜悅,不管怎么說,吳廣終究是死了,哪怕他把覃輝殺上十個來回,也不可能挽救回吳廣的xing命
    他側身下馬,縱身跳入坑內,時間不長,他又從坑中跳躍了出來,手中還多出一桿明晃晃的長槍,那正是覃輝留下的武器,也是他留下的唯一的東西
    唐寅低頭看了看這把銀槍,然后默默地掛到戰馬的得勝鉤上,接著翻身上馬,舉目看向川軍的營寨,他先是用手中的鐮刀向對方的營寨指了指,而后鐮刀向下一落,又指指地面的大坑,再沒有多說什么,撥轉馬頭,回往風軍大營
    這次他前來的目的就是為幫吳廣報仇,斬殺覃輝,現在目的已經達成,他也不愿再繼續逗留下去,1ang費時間和體力
    眼看著唐寅以一種匪夷所思、恐怖比的靈武技能殺掉覃輝,又大搖大擺的轉身離去,川營當中的川兵川將們皆傻眼了即便是薛榮都呆站在那里,久久回不過來神
    誰能相信,血衛營的兵團長、堂堂神池出身的貴族——覃輝,和唐寅的對決當中竟然由始至終沒出過一招,便被人家施放的靈武技能給活活壓死了
    人們甚至都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非親眼所見,說出去恐怕根本沒人會相信
    不知過了多久,薛榮總算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同時他也ji靈靈地打了個冷戰,一是被唐寅的可怕所嚇到,其二,覃輝在自己的帳下死了,這要他如何向大王jiao代,nong不好,神池都會因此而怪罪川國,這個責任,又哪是他所能承擔得起的?
    “快……快去把覃將軍的尸搶救回來”薛榮尖聲向左右大叫道他這里還看不清楚坑內的情況,也不知道覃輝被唐寅的幽魂血刃狂暴五連決打了個尸骨寸,只是見到唐寅離開時沒有帶走覃輝的尸體,所以才讓人去搶回遺體,日后對神池也好能有個jiao代
    聽聞他的命令,周圍的川兵川將們紛紛回神,許多將士一窩蜂地沖下寨墻,上馬向營外沖去,等人們來到大坑前,低頭向里面觀望,哪里還有覃輝的尸體?
    有數人還特意跳入坑內去搜尋,結果一所獲,好像覃輝的尸體人間蒸了似的
    到最后,跳入坑內的川兵川將們只是在泥土之中翻出幾塊破碎的盔甲殘骸而已
    看到人們帶回來的這幾塊破爛不堪的盔甲殘片,薛榮連哭的心都有了,人死了也就罷了,可連尸都沒了,這可如何是好
    唐寅主動前來挑戰,一口氣連殺三名川將,其中還包括血衛營的頭領覃輝,這一戰直接把川桓兩軍的士氣打壓下去,也讓薛榮不得不放棄今日的進攻計劃,命令全軍將士留在營內,暫作休整
    且說唐寅,他剛離開川營沒走出多遠,就見前方快奔過來一群騎兵,風國的騎兵,為的正是程錦、樂天、艾嘉等將
    唐寅前去川營找覃輝報仇,他們又哪能放心得下?等唐寅走后,程錦等人找來一批shi衛,趕過來打算接應唐寅,沒想到走到半道就和唐寅碰上了
    看見他平安事的回來,眾人眼睛同是一亮,策馬奔到唐寅近前后,眾人紛紛圍攏上前,關切地問道:“大王沒事?”
    唐寅冷漠的臉上終于1u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聳肩說道:“我能有什么事,這不是好端端的嘛”他是沒什么事,只不過體內的靈氣消耗太多幽魂血刃狂暴五連決這種級別的技能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使用出來的,而是靠耗費大量的靈氣來完成雖說從頭到尾唐寅只使出這一個技能,但按照所耗損的靈氣來說,并不次于打了一場長時間的消耗戰
    他說話之間,從戰馬的得勝鉤上將覃輝的長槍取下來,向程錦一扔,說道:“覃輝已死,這是他所用的武器”
    程錦等人聞言不是又驚又喜,難以置信地看著長槍,再瞧瞧唐寅,想不到大王還真的為吳廣將軍報了仇,真的把覃輝給殺了
    “回營”見眾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自己,唐寅輕嘆口氣,向眾人甩了甩頭,接著,穿過人群,繼續向風營而去
    本來吳廣的死對風軍的士氣而言是個沉重的打擊,不過,唐寅立刻又反殺了覃輝,這不僅把風軍低落的士氣重ji起,而且還把川桓兩軍的士氣給反壓了下去
    這一天,川桓兩軍未來進攻,給了風軍難得的休息時間,同時也給了風軍進一步鞏固營防的空檔而在另一邊,yu軍和安軍業已雙雙抵達安陽和豐陽
    安陽和豐陽的守軍都不多,皆不過萬人,三十萬的yu軍和二十萬的安軍幾乎是兵不血刃地順利攻占二城,接著來,兩軍已可以直接威脅到懷陽
    安、豐二城雙雙失守的消息相繼傳到桓軍統帥龐夏那里,后者沒敢耽擱,第一時間去找薛榮,和他商議應對之策
    就目前的局勢來看,風軍大營實在難以攻陷,再打下去,恐怕短時間內也不會有所進展,而若是不管yu、安二軍,那么接下來失守的就得輪到懷陽,懷陽一旦有失,川軍和桓軍合計數十萬將士就得陷入后勤補給被斷的危險境地
    龐夏向薛榮出,現在己方應趕快分兵,去救援懷陽,絕不能再讓yu、安二軍把懷陽也攻占
    此時,薛榮也只能接受龐夏的議,不管他有多會用兵,后勤補給的路線是絕不能有閃失的,畢竟這關系著全軍將士的生死存亡,他不敢冒這樣的風險
    不過,他可沒打算去援救岌岌可危的懷陽,而是想趁機消滅yu軍和安軍這兩個風軍的幫兇,他把個目標鎖定在安軍身上
    很簡單,安軍戰力弱,川軍集中兵力去打,可以勝,消滅完安軍之后,完全有時間再調轉回頭,去消滅另一邊的yu軍
    聽完薛榮的計劃,龐夏也覺得有理,連聲附和
    經過一番商議,他們最終決定,分出二十萬的川軍去往被安軍攻占的豐陽,奪城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把二十萬的安軍全殲在豐城之內
    薛榮指派副帥何如水為主將,統帥二十萬的兵馬,即刻向豐陽進軍現在,川桓聯軍采用分兵戰術,就等于是放棄了強攻風營的計劃,風軍也終于把最艱難的一段時期ting了過去
    川軍的動向瞞不過天眼和地的探子,情報接連不斷地傳回到風營得知這個消息,梁啟和子纓大喜過望,可以說川軍的動態,完全是在他二人的預測之中
    但唐寅可高興不起來,川軍采用分兵作戰,自己這邊的燃眉之急是解了,可安軍怎么辦?二十萬的安軍能抵擋得住二十萬的川軍嗎?
    梁啟和子纓勸唐寅不必為此擔心,白晴就她的過人之處,只要給她點信心和指望,相信安軍死守豐陽個三五天還是不成問題的,對于己方而言,這段時間正是反擊敵營的好機會
    反擊敵營?唐寅聽聞這話都覺得可笑,就算川軍分出去二十萬的兵馬,可還是有十多萬人和二十萬的桓軍留在營內,己方只十幾萬人,又如何反擊得了敵營?
    見唐寅1u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梁啟向他解釋道:“大王現在可傳yu軍,要yu軍放棄安陽,全體回撤,協助我軍,聯手強攻敵營”
    唐寅眼睛一亮,仔細想想,這倒是個好主意,yu軍的戰力是弱了一點,但畢竟有三十萬人,與己方一同進攻敵營,的確能給敵軍造成不小的壓力
    他沉yin半晌,又顧慮重重地問道:“如果川軍派出去的那二十萬兵馬突然撤回來怎么辦?”
    梁啟眼睛jing光一閃,說道:“那我們就趁機和這二十萬的川軍打一場面對面的正面jiao鋒”
    唐寅點點頭,不再多問,點頭應道:“好就按照你二人之計”
    且說何如水統帥的二十萬川軍,離開大營,南下直奔豐陽何如水心里很清楚,這次由自己主導的豐陽之戰至關重要,也是自己累積功績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自己若是做到了率軍二十萬全殲敵軍二十萬,這是多美的名聲啊,也足夠自己炫耀一輩子的
    出于這樣的想法,此戰對于他而言,只能成功,不存在失敗和打平的情況,當然,對陣安軍,他心里也十分有底氣,認為此戰就是手到擒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