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95

  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52o小說》)《52o小說》)
    3第五九十五章
    以何如水為的川軍還沒抵達豐陽,唐寅的傳就已送到白晴的手上在傳中,唐寅很坦誠的jiao代了川軍的動向,稱二十萬的川軍正在向豐陽進,要白晴作好應敵的準備
    看到唐寅的這份傳,白晴嚇出一身的冷汗,二十萬的川軍奔自己來了,自己哪能抵御得住?她急忙回于唐寅,向他求援
    很快,唐寅又再次傳,告訴白晴,她只要能率本部拖住川軍三日即可,到時援軍自會出現,與她里應外合,夾擊川軍
    白晴對唐寅的回復只能報以苦笑,別說頂住川軍三天,就算頂三個時辰她都沒有把握,列國當中,安軍的戰力是公認最弱的,川軍的戰力疑又是最強的,這仗還怎么打?
    可她的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向唐寅一再求援,畢竟安軍也有二十萬兵力,又有豐陽的城防作為倚仗,最后白晴把心一橫,三天就三天,大不了和川軍拼個魚死破
    她傳令下去,全軍鞏固豐陽的城防,同時她又召集眾將,拿出唐寅的傳,讓眾人傳
    安將們看罷,一個個臉sè都嚇白了,只靠己方的一己之力要頂住二十萬的川軍三天,那不是天方夜譚嘛安將們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最后人們達成共識,此戰能打則打,不能打,就隨時準備棄城逃跑
    對于麾下眾將的信心不足、斗志全,白晴也話可說,就連她這位全軍統帥亦是毫信心,甚至她也認為己方頂住川軍三天是不可能的事
    長話短說,數日后,二十萬的川軍浩浩dangdang的抵達豐陽不過,隨著川軍的到來,安軍方面yu棄城逃跑的打算也徹底化為影
    二十萬的川軍是環城扎寨,以連營的方式把豐陽城給圍了起來,顯然,川軍根本就打算沒給城內安軍逃跑的機會,看架勢,明顯要全殲二十萬的安軍
    在正常情況下,雙方兵力相當的時候,一方選擇環城扎寨是近乎于白癡的做法,兵力如此分散,很容易送給對手各個擊破的機會,但是,對陣安軍,川軍的信心太足了,不怕安軍主動來攻,就算安軍龜縮在城內不出來
    何如水選擇環城扎寨的做法,并非他托大,而是他壓根就沒看得起安軍,當然,在安軍身上也沒什么可讓人看得起的地方
    隨著川軍環城扎寨,豐陽城內的安軍將士們皆有大難臨頭之感,平時他們最擅長的就是跑路,現在豐陽的四面八方都是川軍,他們已路可跑,此時對安軍而言只剩下兩個選擇,要么死戰到底,要么全軍投降
    白晴的xing格里是有安軍傳統的懦弱那一面,但她同時也是安國的老牌貴族,骨子里流淌著貴族的高傲和尊嚴,讓她去投降,她寧愿選擇去死,所以對于她來說,此戰已再別的選擇,只有破釜沉舟的拼死一搏了
    可是白晴也很清楚,軍中現已蔓延開投降的情緒,想要頂住川軍三天,等到援軍的到來,就得先讓將士們徹底打消投降的念頭這要如何來做呢?
    為此,白晴可謂是絞盡腦汁、煞費苦心,經過好一番琢磨,她終于想出一條計謀當天晚上,她找來麾下一位名叫高武的部將,讓他率領三千敢死隊,打著投降的旗號,于深夜靠近川營,在川軍接降的時候,突然難,攪1uan川軍的營防,然后她自己再趁機率領全軍將士,出城突殺過去,趁川軍立足不穩,先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高武接令,回去準備,等到半夜三的時候,他按照白晴的jiao代,帶領著三千死士,一個個在胳膊上系著白sè的帶著,打著白sè的旗子,悄悄出了豐陽,直奔對面的川營而去
    對于這些深夜出城前來投降的安軍,川軍方面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因為這就是安軍遇到強敵時的一貫作風聽說前來投降的安軍數量還不少,何如水十分重視,親自出來接降
    結果這批安軍死士剛被放進川營之內,便紛紛把暗中偷藏的武器亮了出來,將周圍毫防備的川軍殺了個措手不及,一時間,川軍至少有數人死傷在安軍的偷襲之下
    就在附近的何如水勃然大怒,當即下令,剿殺這批安軍,一個不留回過神來的川軍動作迅猛,調兵遣將,只眨眼工夫就把以高武為的這三千安軍死士團團圍住
    接下來,雙方展開了你死我活的白刃戰安軍死士也著實勇猛,個個都有不怕死的勁頭,和川軍短兵jiao接起來并不落下風
    但不管怎么樣,他們僅僅只有三千人,哪里是數萬的川軍對手?隨著戰斗的持續,三千安軍死士一個接著一個的被砍倒在地
    雙方的戰斗打了接近一個時辰,可直到死,高武以及安軍死士們也沒把白晴和己方的主力大軍等來最終,高武和三千的安軍敢死隊寡不敵眾,被數萬人的川軍全殲,一幸存
    余怒未消的何如水還不依不饒的令人把安軍將士的頭顱全部砍下來,掛于己方的寨墻之上,讓對面城內的安軍都看清楚,這就是對己方使詐的下場,這就是詐降者的前車之鑒
    等到天sè大亮,豐陽城內的守軍們看到了對面川營寨墻上掛著長長一排的血淋淋的人頭,人們不明白怎么回事,馬上跑回城中,向白晴報信
    高武和三千敢死隊的陣亡,本就是白晴故意設計的,雖說是在意料之中,但她仍感覺很是痛心
    經過她一番裝模作樣的‘調查’,最終確認,被川軍殘忍殺害的那些人正是己方昨晚偷偷出城投降的將士,由此可見,向川軍投降就是死路一條,川軍根本就沒想給己方活路
    消息很快在安軍當中散播開來,可以說由上到下的安軍將士皆是如喪考妣,跑,業已路可跑,降,川軍方面還不接降,這可如何是好?
    白晴以一名部將加上三千死士為代價,成功打消了安軍將士們的投降心理,不管人們是愿意還是不愿意,接下來,他們只能拼死一戰,再它路
    正如梁啟和子纓說的那樣,白晴身為一nv子,能做到一軍統帥的位置上,必有她的過人之處,只不過是沒有被*到份上
    現在白晴已再退路,確實表現出一名優秀統帥的果斷與決絕,犧牲一小部分,挽回絕大部分,看似殘忍,卻行之有效
    川軍休整了一天,翌日,正式對豐陽動強攻川軍的進攻是由四面八方展開,沒有哪一邊是主攻、哪一天是次攻之分,看其勢頭,就是要全面攻陷豐陽
    被*上絕路的安軍拼死抵抗對陣最強的川軍,安軍將士們是害怕,是底氣不足,但卻人后退,人臨陣脫逃,因為此時人們心里都明白,拼死抵抗大不了就是一死,可若是讓敵人破城,自己最終還是會死,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多殺幾個敵人做墊背的
    在這種心理的促使之下,安軍表現得異常頑強,作戰勇猛,抵死不退縮半步
    就和梁啟、子纓認為的一樣,安軍將士一旦具備了破釜沉舟的斗志,即便是川軍想打敗他們也是很艱難的一件事
    安軍的軍備太jing良了,將士們站在城墻上,由下面shè上來的箭矢除非是命中他們身上的薄弱處,否認根本傷不到他們,反觀他們的還擊,卻能給城下的川軍造成巨大的殺傷
    本以為會是一場十拿十穩的輕松之戰,但川軍強攻了一上午,硬是未能攻上城頭半步,反而還自身傷亡慘重
    等到中午時,進攻的川軍開始逐步退去,接下來,輪到重型拋石機上陣,對豐陽的城防展開狂轟1uan砸
    拋石機的打擊足足進行了半個時辰,退下去的川軍又重上陣,繼續強攻雙方ji戰一個多時辰,川軍仍未能突破豐陽城防,再次退下戰場,重型拋石機重展開遠程打擊
    川軍的進攻是打了退,退了打,以此循環,人力和大型軍械輪班上陣
    剛開始,安軍方面經驗不足,被川軍的重型拋石機砸得傷亡慘重,后來,安軍也掌握了川軍的規律,只要看到進攻的川軍退去,城頭上的安軍也立刻退下城墻,躲避到墻根底下,只留小股的兵力在城墻上觀察敵軍的動向
    雙方的攻防戰除了比拼雙方的戰力,其實也是一場斗志斗勇的較量
    被*上絕路的安軍上下一心,二十萬將士背水一戰,倚仗著豐陽堅固的城防,硬是把川軍一整天的強攻給頂了下來
    等天sè大黑,鏖戰一天毫建樹的川軍終于被迫退回川營
    回到營寨當中,連何如水都感覺很可笑,雙方兵力相當,但己方一天的強攻竟然被安軍給頂了下來,堪稱史前例,自己也算開了川軍的先河,真乃奇恥大辱啊
    此戰對于川軍而言是奇恥大辱,但對安軍而言,則屬鼓舞人心、令人興奮得快要瘋狂的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