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96

  第五九十六章
    自川、安兩國jiao戰一來,在雙方兵力相當的情況下,安軍還從未打敗或者戰平過川軍,甚至在安軍兵力占有巨大優勢的情況下還常常會被川軍打得大敗。【】【絕對權力】《52o小說》52oxs
    豐陽之戰的戰,安軍并沒有打贏,僅僅是頂住了川軍的進攻罷了,但這也足夠讓二十萬安軍將士們打心眼里興奮和驕傲的了。
    此戰不單是拯救了全軍將士的xing命,而且還打破了雙方兵力相當時安軍戰之必敗的魔咒,也讓人們看見了希望,并意識到川軍其實并沒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可怕。
    既然己方能成功頂住敵人一次強攻,那么就可能頂住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更多。
    可以說這場戰斗對安軍而言意義非凡。
    安軍上下最欠缺的只有兩樣東西,一是斗志,二是信心,因為白晴設計,安軍將士已經具備了死戰到底的斗志,而經過今天的這一戰,又讓安軍將士們具備了取勝的信心。
    接下來的豐陽之戰,以白晴為的二十萬安軍可是讓何如水和他的二十萬川軍大吃苦頭。
    戰的成功,白晴也很ji動,但她并沒有被沖昏頭腦,對陣安軍還從未敗過的川軍肯定不會接受今日的戰果,nong不好晚上就得氣急敗壞的來偷城。
    她安排重兵,埋伏在四城,嚴防川軍趁夜前來偷城。
    結果還真被她猜對了。何如水不甘心今日戰的不利,還真的安排了三萬之眾的川軍jing銳,悄悄趁夜偷襲。
    這三萬川軍正好被白晴安排的伏兵打了個正著,沒占到便宜不說,而且還損兵折將不少,落hua流水的敗回川營。
    何如水對此是又怒又驚,現在,他也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所面對的這支安軍了。《52o小說》52oxs)
    且說駐扎于安陽的yu軍,接到唐寅的調令后,三個軍團的yu軍只留下小股兵力鎮守安陽,主力全部回撤,返回風軍大營。
    不日,撤退回來的yu軍與風軍匯合一處,兩軍合兵,主動向川桓兩軍動進攻。
    薛榮倒也不怯戰,指揮川軍和桓軍,出營迎戰。雙方于風營和川營之間排兵布陣,列開陣勢,準備打一場正面jiao鋒的軍團決戰。
    此時,風軍的兵力大約有十二萬,yu軍的兵力有二十多萬,兩軍合計四十萬的兵力,對面的安軍也有十多萬,桓軍有二十萬,合計是三十余萬的兵力。
    就兵力而言,風yu兩軍占有明顯的優勢,不過,薛榮對此并不擔心,他認為己方所有擁有的大型軍械足可以彌補兵力上的不足,正面擊敗風yu聯軍的機會也極大。
    同樣的,唐寅也認為作正面jiao戰己方不處于劣勢,只要yu軍能把桓軍抵擋住,那么自己統帥風軍完全有能力一舉擊潰川軍。
    雙方皆抱著必勝的心理,大戰已一觸即。兩軍之間的距離只有兩里左右,風軍對面的是川軍,yu軍對面的是桓軍,戰場上氣氛凝重,彌漫著大戰前夕的肅殺之氣。
    沒等兩邊的戰陣向前推進,yu軍的陣營中率先奔出一騎,來到兩軍中央,向對面的川桓聯軍討敵罵陣。
    出戰的這名yu將正是石宵,他一直對吳廣的死耿耿于懷,現在碰上與敵軍面對面作戰的機會,他想多殺幾名敵將,一是鼓舞己方的士氣,其二,也是告慰吳廣的在天之靈。
    很快,桓軍那邊也沖出來一將,這人身罩青sè的靈鎧,手持一把長長的靈刀,身材魁梧又高大,坐在馬上,如同半截小山在移動似的。
    這名桓將來到石宵的近前,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他片刻,冷笑出聲,喝道:“我乃桓國大將余淼,賊將報上名來!”
    石宵差點氣樂了,哪是自稱‘大將’的,桓軍怎么派出這么一個愣頭青。圣堂52oxs他安坐于馬上,倒靈槍,說道:“yu國,石宵!”
    “石宵?沒聽說過,名小卒!你回去,換你國有名的大將出來戰我!”名叫余淼的桓將歪著腦袋,斜眼睨著石宵,完全一副沒把他放在眼里的姿態。
    見狀,石宵勃然大怒,他在yu國也是有名的猛將,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奚落。他沉喝一聲:“豎子可惡,看槍!”說話之間,他催馬前沖,順勢一槍刺出,直取對方的前xiong。
    余淼大喝一聲來得好,揮刀與石宵戰到一處。
    這位余淼確實是個愣頭青,年歲并不大,但一身的靈武所學可堪稱jing湛,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余淼對陣石宵毫不怯陣,而且有守有功,場面上也不落下風。
    他二人走馬盤旋,你來我往,一口氣戰了三十多個回合未分勝負。
    風軍陣營里的唐寅看得眉頭大皺,心里不滿的直嘟囔,眼看著要與敵軍展開大戰了,這時候你石宵出來湊什么熱鬧?
    可是此時石宵已經和對方動上手,再叫他撤回來,太影響己方的士氣。他沉yin片刻,側頭喝道:“戰虎!”
    “末將在!”戰虎跨步出列,cha手施禮,“去!把石宵給我替換下來,記住,要戰決,我們現在沒時間在這里耽擱!”唐寅沉聲說道。
    “末將遵命!”戰虎答應一聲,甩開兩條大長tui,直向yu軍陣營那邊跑了過去。石宵畢竟是yu將,自己身為風將,他不好貿然上陣,得先和yu軍那邊打聲招呼。
    戰虎來到yu軍陣營之內,見到靈霜,把自己的來意說明。靈霜面1u不悅之sè,別說石宵現在還沒敗,即便是敗了,也會有yu國武將頂上去,何勞風將netbsp;別看戰虎長得五大三粗,但心思極為細膩,看出靈霜的不滿,他忙開口說道:“yu王殿下,目前敵軍兵力不足,又肯與我軍展開正面jiao戰,機會難得,耽擱不起,我家大王的意思是戰決,不應把時間1ang費在與敵將的單打獨斗上!”
    他說的在情在理,而且還表明這并非他自作主張,而是唐寅的意思,靈霜不好再多說什么,點頭應道:“好吧,那就麻煩戰虎將軍替換石將軍上陣!”
    “末將多謝yu王殿下!”戰虎拱了拱手,隨后轉身向外走去。
    出了yu軍陣營,他罩起靈鎧,并把手中的巨錘靈化,一邊向戰場上正在jiao戰的二人跑去,一邊沖著石宵大吼道:“石將軍先回營歇息,我來戰他!”
    石宵正與余淼打得不可開jiao,突然見到戰虎來了,他不明白怎么回事,虛晃一槍,撥馬退出圓外。
    等狂奔過來的戰虎倒了近前,石宵眉頭擰成個疙瘩,低聲問道:“我與敵將還未分高下,戰虎將軍來此作甚?”
    戰虎說道:“yu王殿下有令,石將軍退回本陣,賊將由我來應付。”
    石宵聞言,臉sè難看,但既然是大王的命令,他不敢不遵,勉強說了一句:“煩勞戰虎將軍了。”說著話,他催馬向yu軍陣營奔去。
    看到石宵退走,余淼大聲叫喊道:“哎?你我還沒打完呢,你怎么跑了?”
    他催促戰馬,作勢要追過去,這時,戰虎橫跨兩步,擋于余淼的馬前,把手中的巨錘向地上一挫,冷笑道:“閣下要戰石將軍,先勝過我手中的錘子再說!”
    見戰虎連馬都沒騎,余淼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里,嗤笑一聲,揚頭喝道:“你是個什么鬼東西?滾開!”說著,他雙腳一磕馬鐙子,策馬直向戰虎撞去,打算一下子把戰虎撞死。
    戰虎站在原地連閃都沒閃,只是等對方的戰馬馬上要頂到自己的時候,他猛然掄起錘子,向余淼的*馬橫掃出去。耳輪中就聽咚的一聲悶響,戰虎的巨錘正砸在戰馬的前胯。
    再看余淼,連人帶馬的橫滑出去五米多遠,戰馬撲倒在地,當場斃命,余淼也從馬上橫摔下來,灰頭土臉的轱轆出好遠。
    好在他有靈鎧護體,卸掉了這一摔之力,等他從地上爬起來后,瞪圓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向戰虎,心頭驚駭,暗道一聲此賊怎么有這么大的力氣!
    “你是什么人?報上名來!”余淼沖著戰虎大聲喊喝道。
    戰虎噗嗤一聲笑了,拖著巨錘,邊向余淼走去邊聳肩說道:“你連我是誰都猜不出來,還如何配讓我通名報姓!”
    這叫什么話?!余淼聽后,鼻子都差點氣歪了,他正要繼續問,戰虎已來到他近前,巨錘掄起,又向他的頭頂惡狠狠的砸來。
    余淼知道他力大,未敢硬接,chou身向一旁閃躲。他躲得快,戰虎的錘子也不慢,只見后者把錘子向回一收,緊接著,又順勢向外捅了出去,以錘頭擊撞余淼的xiong口。
    他的變招太詭異,出招也太快,余淼這次可閃躲不開了,只能咬緊牙關,橫刀于xiong前,硬擋戰虎的直擊。
    當啷啷!巨錘的錘頭正頂在靈刀的刀桿上,那一剎那,余淼感覺自己不像是擋住了一錘,更像是擋住了一頭奔跑沖的犀牛,那強大又蠻橫的撞擊力讓他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
    還沒等他落地,戰虎已如同旋風似的追趕上來,巨錘對準他倒飛的身軀,惡狠狠的砸了下去。
    余淼反應也快,人在空中,再次橫刀招架。
    當啷!他原本倒飛的身軀受戰虎的一錘之力,直直的向下墜落,隨著轟的一聲悶響,他的身子竟硬生生的嵌入到地面中,將地面砸出個人形的凹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