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97

  第五九十七章
    余淼還想從地上爬起來,戰虎的又一錘業已隨之砸落下來。【】圣堂52oxs隨著轟隆一聲巨響,地面被這勢大力沉的一錘砸出個大坑,再看余淼,支離破碎,健壯的身軀變成了血rou模糊的碎塊。
    這就是戰虎的勇猛之處,根本沒給余淼任何還手的機會,一通連續的重錘施展下來,直接把余淼砸斃于錘下。
    錘殺了桓將余淼,戰虎雙臂抬起,揮舞著巨錘,仰天長嘯。見狀,風yu聯軍的陣營里鼓聲響是像爆豆似的,歡呼聲震天,反觀對面的川桓聯軍陣營,寂靜得鴉雀聲。
    不等川桓聯軍再派武將出戰,唐寅傳令下去,全軍進攻,向前突擊。
    隨著唐寅一聲令下,風軍最先開始了前壓,緊跟著,yu軍的陣營也齊齊向前推進。
    原本薛榮還想派一川將出陣迎戰戰虎,但見到對面的風yu聯軍已大舉來攻,他只好作罷,喝令麾下的將士們,上陣迎敵。
    風軍和川軍逆行推進,很快,兩軍的前軍相距已不足步。
    率先難的是川軍后方的重型拋石機,在川將的喊喝聲中,數以計的重型拋石機全部動,一顆顆圓滾滾的巨大石飛躍過川軍陣營,在空中畫著弧線,砸落進風軍陣營里。
    重型拋石機可算是川軍克敵制勝的法寶,石的分量太重,盾牌是完全抵擋不住的,看到石從天而降,人們的第一反應是本能的閃躲避讓,可是如此一來,陣形勢必被打1uan,以一盤散沙的陣勢對抗陣形齊整的川軍,那疑是自尋死路。
    可風軍卻完全不同,即便人們看到石向自己的頭頂砸落過來,也沒人去閃避,全軍上下的將士,好像都變成了沒有感情、不知道恐懼的機器人,保持著陣形繼續向前推進。《52o小說》52oxs)
    當石砸進風軍人群中時,大批的軍兵撲倒在地,有些人是直接被砸成了rou餅,而有些人則是受到石的bo及,身負重傷。
    風軍陣營中一旦出現空檔,后面的人員立刻填補上來,使整體陣形能繼續保持完整。
    看到風軍的陣形在己方大規模石的打擊之下仍絲毫沒有hun1uan的跡象,對面觀戰的薛榮也忍不住暗暗點頭,風軍能以驍勇善戰著稱,果然是名不虛傳,同時,他心中也開始隱隱約約地感到擔憂,預感此戰恐怕不會像自己想像中那么輕松。mi群2
    在川軍重型拋石機的攻擊之下,風軍很快也作出了回應。各兵團在推進的過程中,紛紛推出破軍弩,對準前方的川軍陣營,展開了勁shè。破軍弩是每次三箭,力道極大,即便川軍身上穿的是鐵盔鐵甲,也抵御不住弩箭的撞擊,往往一支弩箭shè進川軍人群中,要貫穿兩三名川兵的身體,一時間,川軍陣營里也是死傷慘重。
    風、川兩軍各自動用己方的大型軍械,向對面的敵軍開始遠程攻擊。與此同時,雙方的箭手們也紛紛取下弓箭,向對面的敵人shè出殺傷力更大更廣的箭陣。
    只見兩軍陣營之間,石、弩箭以及密集的飛矢穿梭不斷,不時有軍兵慘叫著摔倒在地,雙方的將士們還沒有接觸到一起,但各自的傷亡都已呈直線上升。
    隨著時間的推移,風軍的前軍和川軍的前軍正式接觸碰撞到一起。
    風軍這邊有兩個兵團,川軍也同樣是兩個兵團,在向前推進時,雙方的前軍都遭受到對方的集中箭shè,傷亡慘重,此時接觸到一起,說是四個兵團,實際上只剩下兩萬多人。《52o小說》52oxs
    jiao戰時,許多的風兵和川兵身上還cha著箭矢,人們好像忘記了疼痛似的,只要還能站立、拿得動武器,只要還能作戰,便會了瘋似的向對面的敵人狂砍狂刺。
    戰場上盔甲與盔甲碰撞時出的嘭嘭嘭聲持續不斷,前方的軍兵只是在頃刻之間就會被刺成馬蜂窩,渾身是血的撲倒在地,后面的軍兵們立刻填補上來,踩著同伴的尸體,繼續與敵人廝殺。
    就單兵戰力而言,風兵和川兵相差幾,就整體的配合、作戰的技巧和經驗來說,雙方亦是在伯仲之間,這種敵我雙方實力旗鼓相當的jiao戰也恰恰是最血腥又最殘忍的。
    風軍兩個兵團、川軍兩個兵團,在jiao戰還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里,都已經不成編制了。一陣人頂上去,往往連一刻鐘都不到,就得連千夫長在內一并jiao代在戰場的旋渦當中。
    隨著戰斗的持續,戰場的中央已鋪滿了風、川兩軍將士的尸體,破碎的盔甲、丟棄的武器乃至殘肢斷臂,隨處可見,鮮血匯聚,不僅把地面染紅,而且還流淌出好遠,戰場的血腥味業已蓋過了一切氣味。
    因為滿地的鮮血,連地面都已變得泥濘不堪,許多人僅僅是往前走著,一不留神就得滑倒在地,爬起時,渾身粘滿了黑紅sè的淤泥。
    一個時辰打完,兩軍合計的四個兵團都打光了,活著退下戰場的將士寥寥幾,接下來,是雙方中軍主力的對決,這是一場規模更大、戰斗更加ji烈和血腥的對決。
    打到這種程度,論是風軍還是川軍,都把自己壓箱底的本事施展出來。只見戰場上,川軍推出來數以計的箭樓,大批的川軍箭手站在箭樓之上,居高臨下的shè殺下面的風軍。
    風軍也不甘示弱,破城弩、破軍弩的鋒芒紛紛對準箭樓上的川軍,然后齊齊shè出弩箭,在持續的脆響聲中,那些被shè中的箭樓木板破碎,上面的川軍箭手們像是下餃子似的,慘叫著一個接著一個的墜落下來,落地后被摔得骨斷筋折。
    戰斗越來越ji烈,規模越來越大,川軍把他們所有能動作的大型軍械都搬了出來,其中殺傷力最大的便屬戰車了。川軍的戰車分輕型和重型,輕型戰車是由兩匹戰馬拉著,后面的車上站有兩人,一人控制戰馬,一人手持長戟;重型戰車則由四匹戰馬拉著,車上有五人,一人控制馬車,還有兩名長戟手和兩名箭手。
    論是輕型戰車還是重型戰車,都是破陣的利器,只要沖入敵陣當中,立刻就能把對方的陣形攪得大1uan。
    剛開始,風軍也被川軍的戰車打了個措手不及,前方作戰的陣形被戰車沖撞得四分五裂,被shè死的、被挑死的乃至被撞死的、被壓死的軍兵不計其數。
    在后面指揮全局的梁啟和子纓看得真切,這兩位立刻做出應變,傳令前方的將士們,以破重裝騎兵的戰術來破川軍的戰車,說白了,就是放棄硬擋敵人的戰車,而是找機會斬斷戰車的馬tui,使其失去沖鋒的作用。
    這一招雖是隨機應變的打法,倒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許多川國的戰車沖進風軍人群中后就再也未能退出來。
    雙方的正面ji戰已然進入白熱化的程度,薛榮派人向血衛營傳令,讓血衛營全部上陣,突破風軍的中軍,直接去擊殺風軍的將帥。
    正所謂擒賊先擒王,想要戰勝驍勇又兇狠的風軍,只能想辦法先殺掉風軍的主帥。
    血衛營的兵團長覃輝已被唐寅所殺,目前負責統領血衛營的是副兵團長,高純。
    高純是血衛營當中為數不多的川人之一,靈武不見得有多高強,更沒法和覃輝相并論,之所以能坐到副兵團長的位置上,和他是川國貴族的身份有直接關系。
    覃輝能不把薛榮放在眼里,但高純可不敢。接到薛榮的命令后,高純未敢耽擱,率領著血衛營人員,騎馬向風軍陣營沖殺過去。
    血衛營的上陣,就好像一把利劍似的,直直cha進風軍陣營當中,勢如破竹、銳不可當。正當血衛營在風軍陣營里大開殺戒,悶頭沖鋒時,突然間,前方有人大吼一聲,緊接著,攔擋于前面的風軍士卒們像chao水似的散開,最后只剩下一名半截黑塔的大漢站在那里。這位不是別人,正是風國的戰虎。
    看到對方的騎兵隊伍沖到自己的近前,戰虎再次吶喊一聲,輪錘就砸。沖在最前面的那名血衛營人員反應極快,第一時間撥轉馬頭,避開戰虎,從他身旁風馳電掣般繞了過去。
    可是他后面的那邊血衛營人員就沒有他這么好遠了。那人催促著戰馬,還想去撞殺戰虎,后者把手中的巨錘向地上一挫,側著身形,卯足力氣向前頂去。
    耳輪中就聽咚的一聲悶響,戰虎的肩膀正頂著戰馬的前xiong,奔馳中的戰馬在戰虎的沖頂下,噓溜溜的怪叫,兩只前蹄抬起多高,但已法再向前一步。
    一個人,竟然把飛奔中的戰馬頂得不能動了,這得有多大的力氣!戰馬上的血衛營人員臉sè大變,他一手拉緊韁繩,一手高舉靈槍,想把戰虎一槍刺死。
    不過他的靈槍還沒刺出去,戰虎雙手已抓住戰馬抬起的雙蹄,用力向上一舉,爆喝道:“下去!”
    連人帶馬上千斤重,竟被戰虎硬生生地掀了個倒栽蔥,人下馬上,雙雙翻倒在地。那血衛營人員灰頭土臉的正要爬起來,后面的血衛營馬隊已情地從他身上踐踏過去,縱然他有一身的靈鎧護體,也被活生生的踩成rou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