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01

  第六零一章
    這些撲通的川軍士卒又哪里是唐寅的對手,后者只一刀揮出,三名川軍箭手便被一齊掃下箭樓,另外的幾人箭手在箭樓上路可退,明知道不敵,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官場小說文字《52o小說》)
    唐寅又連揮三刀,箭樓上的數名川軍箭手,最后只剩下站于唐寅身后的一人還存活,那川兵眼睛圓睜,臉色蒼白,兩腿突突直打顫,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唐寅猛的一個轉身回來,川兵正好對上他那對綠幽幽的眼睛,川兵怪叫一聲,不用唐寅出手,已被嚇得仰面摔下箭樓。
    把箭樓上的川軍全部殺光,唐寅探出身形,向下面的己方士卒揮臂喝道:“箭法準的兄弟多上來幾個!”
    聽聞他的話,周圍有數名風軍士卒挽起袖子,順著箭樓的梯子快爬了上去。
    這回川軍的箭樓反倒變成了風軍的制高點,數名風軍士卒在箭樓上連續放箭,下面的川軍人群中不時傳出人們中箭的哀號聲。
    唐寅沒有在箭樓上多逗留,以暗影飄移閃了下去,又加入到沖鋒陷陣當中。
    雙方的戰斗整整持續了一夜,等到天色放亮的時候,各軍的將士們已毫陣形可言,雙方的兵馬犬牙交錯,有的風軍突進川軍深處,有的川軍亦是深入到風軍腹地,戰場的長度已蔓延到十里開外。
    打到這種程度,即便是驍勇善戰的風軍也堅持不住了,軍兵們三五成群的坐到地上,互相依靠,表情麻木地歇息著。
    唐寅亦同在人群之中,阿三阿四護于他的左右,看著周圍臥倒一片的己方將士,唐寅的眉頭皺得緊緊的。圣堂52oxs
    可以說川軍是風軍所遇到的最難纏的對手,川兵戰力強,經驗豐富,軍紀嚴明,而且戰斗意志也堅韌,極難擊敗,對陣川軍的難度,可以說已經過了貞軍。
    正在唐寅苦思破敵之策時,一名老兵端著一碗開水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遞到唐寅面前,低聲說道:“大王喝口水吧!”
    阿三阿四雙雙伸手去接,想先試試水中是否干凈,唐寅則把他二人攔住,含笑接過水碗,沖著那老兵感激地說道:“多謝老哥了!”說著,他略微吹了吹,便將碗中的水一飲而盡。
    見到大王毫架子,沒有任何的嫌棄之意,那老兵深受感動,眼圈隨之變得紅暈,周圍的風兵士卒們也都不約而同地圍攏過來,有名年歲不大的風兵從干癟的口袋里倒出一小塊干糧,怯生生地遞給唐寅,顫聲說道:“大王還沒有吃過飯吧,小人這有些干糧!”
    看他把糧袋里的干糧渣都倒了出來,沒舍得吃上一口,全部遞給自己,唐寅心頭又暖又感覺酸楚,反而是他差點落下淚下。他并沒有推托,先把那少年風兵手中的干糧拿起來,剩下的干糧渣全部劃到自己手中,看也沒看,直接倒進自己的嘴里,然后把先前拿起的干糧又放回到風兵手中。他問道:“小兄弟今年多大?”
    “小人已經十六歲了!”少年風兵咧嘴笑了,黑一道紅一道的臉上露出兩排小白牙。
    唐寅暗暗嘆了口氣,即便自己十六歲的時候也沒有經歷過這等殘酷的戰斗。
    他正感嘆著,突然現自己身邊多出許多的手,每只手里都托著大大小小的干糧,他緩緩抬起頭來,環視周圍眾人,那一張張年輕的臉上都寫滿激動和期望。
    是自己把這些淳樸的風國兒郎帶到這里的,就有責任再把他們帶回去!想到這里,他突然挺身站起,向阿三阿四說道:“找程錦過來!”
    阿三阿四急忙答應一聲,接著,交代一旁的傳令兵,趕快去找程錦。\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時間沒多長,程錦急匆匆地跑了過來,見到唐寅,他躬身施禮,問道:“大王有何吩咐?”
    “集結暗箭的兄弟,隨我去襲擊川軍大營!”在正面戰場上,風、川兩軍兵力相當,戰力相當,想要擊敗川軍,那并不容易,唐寅臨時起意,繞過主戰場,避開川軍,直接去偷襲川營,后方遇襲,前面作戰的川軍必然大亂,這就給了己方一舉擊潰川軍主力的機會。
    聽聞唐寅的命令,程錦眼珠轉了轉,而后精神一振,插手說道:“屬下遵命!”
    周圍的風兵士卒們聽大王說要去偷襲川營,紛紛單膝跪地,異口同聲地說道:“大王,小人愿隨大王同去!”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此次偷襲,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若去人太多,怕會引起敵軍的警惕,諸位兄弟還是留下來吧!”
    聽他這么說,眾人不敢再多言,不過一個個跪在地上都沒有起來,沉默了片刻,又眼巴巴地看著唐寅,說道:“大王可務必要多加小心啊!”
    唐寅點點頭,正色說道:“我會的。”
    沒過多久,程錦便把余名暗箭人員統統集結完畢,這余人都是清一色的馬隊,程錦還特意幫唐寅牽過來一匹空馬。唐寅接過韁繩,翻身上馬,對阿三阿四說道:“你二人留下,這次偷營,只我和暗箭足以。”
    說是偷營,實際上風險還是很高的,誰知道川桓兩軍在營地里留下多少守軍,唐寅已打定主意,此戰能打則打,不能打就趕緊撤回來,他和暗箭都是暗系修靈者,跑路的本事毋庸置疑,阿三阿四可就不行了。
    阿三阿四也明白唐寅不帶他二人的用意,兩人點點頭,低聲叮囑道:“大王萬萬不可在敵營戀戰啊!”
    唐寅一笑,沒有再多言,撥轉馬頭,先是向后奔去。
    他帶著暗箭一路策馬狂奔,退回到己方陣營的后側,然后才向南繞行,轉了一個大彎,避開偌大的戰場,悄悄向川軍大營的南面而去。
    長話短說,他們一行人沒有遭受任何的阻攔,聲息地靠近川桓兩軍的營地。
    薛榮身為一名身經戰的老帥,經驗極為豐富,他有預防風軍的偷營戰術,并在營中留有兩萬左右的川桓聯軍鎮守。
    只不過是川桓聯軍守錯了位置,他們著重鎮守的是靠近戰場的東營,恰恰忽略了唐寅等人欲偷襲的南營。
    等唐寅和暗箭靠近南營時,這里的守軍寥寥幾,寨墻上幾乎看不到川桓兩軍士卒的影子,只有了望塔上有放哨的軍兵,卻偏偏還在打著瞌睡。
    見狀,唐寅等人心頭大喜,余人,不約而同地加快馬,風馳電掣一般向川桓兩軍大營沖去。
    直至他們距離南營只有兩步時,了望塔內的軍兵才聽到馬蹄聲,哨兵睜開朦朧的睡眼,向外張望。
    看到有一批余人的馬隊向己方大營靠近,那哨兵非但沒有驚慌失措,反而還鎮定自若。
    放哨的軍兵壓根就沒意識到這批馬隊是風軍,畢竟人數實在太少了,在軍兵心目當中,敵人就算來偷營,至少也得有萬人以上,不然怎么可能攻得破己方的大營?
    那名軍兵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慢條斯理地探出身子,看向了望塔下方的己方軍兵,有氣力地喊道:“哎?哎?都醒醒!外面來人了,問問是不是從國內來的信使。”
    他一連喊了數聲,才把坐在寨墻上睡覺的軍兵們喊醒,人們先是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接著,坐在原地沒有動,只是伸長脖子向外面瞧瞧,看到還真來了一行馬隊,人們面露奈,最里念念有詞、嘟嘟囔囔地站了起來。
    很快,唐寅這一行人便來到了川營近前,他們剛勒住戰馬的韁繩,就聽寨墻上有人大聲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報上名來!”
    見狀,唐寅等人都差點被氣樂了,這里的川軍還真是高枕憂啊,竟然直到現在還沒認出己方的身份。唐寅抬起頭來,大聲回喝道:“你們聽著,我姓唐名寅,來自風國!”
    姓唐名寅?唐寅?還來自于風國?寨墻上的川兵士卒們面面相覷,愣了片刻,人們的眼睛猛的張圓,唐寅?那……那不是風王嗎?
    還沒等他們作出反應,原本坐在馬上的唐寅身邊騰出一層黑色的霧氣,緊接著,身子一虛,人已憑空消失,再現身時,他已來到寨墻之上,手中的雙刀趁勢揮出。
    撲、撲!隨著兩聲悶響,兩名川兵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人頭已脫離身子,飛到空中。
    猩紅的鮮血噴射而出,濺了周圍川兵滿臉滿身。滾燙的鮮血滴在身上,眾川兵們才恍然回神,接著,寨墻上就如同炸了鍋似的,尖叫聲四起,腳步聲陣陣。
    了望塔上的川兵看得真切,嚇得身子一哆嗦,他急忙彎下腰身,從腳下抓起一只錘子,作勢要敲打警鐘,向全營示警,可是他手中的錘子還沒有輪出去,數十支弩箭便由下方急射上來,隨著撲、撲、撲一連串的破甲聲,那川兵如同刺猬似的渾身插滿弩箭,從了望塔上一頭栽了下來。
    唐寅等人的偷襲來得太快了,這些暗系修靈者甚至都不用去撞開營門,直接以暗影飄移閃到寨墻之上,對著守軍展開了疾風驟雨一般的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