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02

  第六零二章
    唐寅帶領暗箭殺入川桓大營的南營,這里的守軍本就寥寥幾,加上毫防備,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很快,唐寅便率領暗箭人員攻入川桓大營的腹地。[])圣堂52oxs
    他們是一邊追砍敵軍,一邊放火燒營,跑一路,燒一路,所經過的營帳紛紛燃起火來,時間并不長,偌大的南營已快變成一片火海,濃煙滾滾,直沖云霄。
    在前面作戰的川桓聯軍也有注意到后方大營起火,人們的表情又驚又駭,不知道后面究竟生了什么事。兩軍的物資、糧草可都囤積在大營之內,一旦被毀,結果將不堪設想的。
    川軍統帥薛榮也被嚇了一跳,正要派人去后方大營查看,倒是大營里的軍兵先跑來稟報了。
    報信的川兵見到薛榮后,撲通一聲單膝跪地,臉色煞白,結結巴巴地顫聲說道:“將軍,大事不好,我方南營受襲,現在敵軍已攻入營內,正在放火燒營!”
    薛榮聞言,腦袋嗡了一聲,怕什么來什么,現在正是己方與敵軍交戰到節骨眼的時候,可偏偏在這時大營受襲,太要命了。他急聲問道:“敵軍有多少人?為的又是誰?”
    川兵面露難色地搖頭說道:“回稟將軍,來襲的敵兵暫時……還沒查清有多少人,不過……不過鎮守南營的兩千兄弟已……全軍覆沒了……”
    這么一會的工夫,兩千守軍全軍覆沒,那敵軍得有多少人?這么大規模的襲擊,己方大營竟然全防范?薛榮也沒時間再去追究細節,他向左右喝令道:“傅冉、高樂聽令!”
    “末將在!”隨著兩聲斷喝,川國中將軍傅冉、高樂二將雙雙出列,來到薛榮近前,插手施禮。
    “你二人率一萬將士,回營救援,務必把攻入大營的敵軍驅逐出去,并把營內的火勢控制住。《52o小說》52oxs”薛榮臉色陰沉地說道。
    傅冉和高樂面面相覷,讓他二人回營救援當然沒問題,可是己方哪里還有一萬將士可用?經過一天一夜的激戰,連后軍的將士都已頂上戰場了。
    沉吟片刻,傅冉低聲醒道:“將軍,我軍現在已經沒有一萬可用之兵了!”
    薛榮愣了一下才猛然回過神來,他皺著眉頭想了想,正色說道:“你二人帶本帥的衛隊回營救援!”
    “那怎么可以?”傅冉和高樂嚇了一跳,連連搖頭。
    “不要再羅嗦了,快去!”薛榮面色冷峻,斬釘截鐵地說道。
    在薛榮的執意下,傅冉和高樂奈,最終只好帶上薛榮的親兵衛隊,回營救援。
    其實他們這么做倒是多此一舉了,川桓大營內還有兩萬之眾的守軍,唐寅所率的暗箭才一來人,就算他們的靈武再高強,也法和兩萬之眾正規軍相匹敵。
    當唐寅等人向前營沖殺的時候,現前方的敵軍甚多,隨即調轉回頭,向看似兵力相對空虛的后營而去,一路上,仍舊是邊跑邊放火,把途徑的營帳全部點燃。
    后營可是川桓兩軍囤積物資和糧草的重地,越往后營深入,其守衛的數量也就越多。唐寅與敵軍守衛交戰時間不長,感覺占不到太大的便宜,便又打算去往北營。
    他們這次前來偷營的人數太少,只能以襲擊騷擾為主,盡可能多的點燃營帳,制造混亂,如果敵兵太多,他們剛點燃起營帳便被撲滅,那也就失去了騷擾的作用。
    還沒等唐寅率領眾人向北營那邊沖呢,一名暗箭人員急匆匆地跑到他近前,興奮地叫道:“大王,小人現了敵人的糧倉!”
    唐寅聽后,精神為之一振,現了敵人的糧倉?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他急聲問道:“糧倉在那里?”
    “大王,就在那邊!”暗箭人員回手向身后指了指。《52o小說》52oxs唐寅攏目望去,只見暗箭人員手指的方向站滿了川軍和桓軍守衛,人挨著人,人擠著人,列成戰陣,如臨大敵,向其后方觀望,是一座連著一座的大帳篷,有些營帳的帳門簾還是挑起來的,隱約可以看到里面堆積起好高、鼓鼓囊囊的麻袋。像唐寅這種長年征戰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那確是糧倉沒錯。
    雖然敵人的守衛很多,但唐寅可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他只是稍做考慮,就拿定了主意,對程錦喝道:“程錦,帶上兄弟們隨我向敵軍的糧倉里沖殺,能燒多少算多少!”
    “明白!”程錦大喝一聲,深吸口氣,接著,出悠長的哨音,把分散于四周的暗箭人員全部收攏過來,然后跟隨著唐寅一同向糧倉方向沖去。
    唐寅一馬當先,手持鐮刀,沖在最前面。川軍和桓軍守衛們齊聲吶喊:“吼!”隨著眾人短促又強有力的喊聲,其整體陣營齊齊向前一步,捻弓搭箭,箭矢的鋒芒一致對準唐寅。
    “放箭——”
    在一名川軍將領的吶喊聲中,川兵和桓兵一同射出手中的箭矢。箭陣鋪天蓋地的向唐寅籠罩過來,后者減緩度,鐮刀連揮,斬出十數道靈波。
    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脆響聲,大半的箭矢被靈波折損,紛紛從空中散落下來,剩下的一部分箭矢透過靈波,繼續向前飛射。
    唐寅揮刀撥打,叮叮當當之聲不絕于耳,他在打下箭矢的同時,身子也不停的被飛矢射中。
    修為達到靈神境的唐寅靈鎧更加堅韌,零星的箭矢釘在他的身上法損壞他的靈鎧分毫。等一輪箭陣過后,再看唐寅,毫損的站在原地,在其四周地面上鋪滿了折斷的箭支。
    而后,他又繼續向前沖刺,等敵人準備展開第二輪箭陣的時候,唐寅的手掌中突然凝結起一只黑色的光球。
    程錦等人看得真切,意識到唐寅要施展暗影魔咒,不約而同地放緩度。
    暗影魔咒這種技能可是不辨敵我的,以唐寅現在的修為,即便是暗影人員有靈鎧護體,也不敢冒險,一旦受到暗影魔咒的波及,估計自身的靈鎧也得被燒化。
    果然,在敵人射出第二輪箭陣前的一瞬間,唐寅把凝化出來的黑色光球甩入敵陣當中。對方的箭陣是射向了唐寅,可是自身的陣營也炸開了鍋。
    唐寅的暗影魔咒只殺傷到二、三十人,但卻把川桓守衛的陣營打亂,人們一盤散沙的四散奔逃,躲避暗影魔咒的波及,如此一來,便給了唐寅和暗箭人員近身的機會。
    等暗影魔咒散盡之后,驚魂未定的川桓守衛還沒來得及重新排兵布陣呢,唐寅和暗箭人員就已沖殺到近前,人們齊齊施放出靈波,剎那間,整整一排的守衛被掃倒在地。
    近身廝殺,川桓守衛的人數雖多,卻完全不是唐寅和暗箭人員的對手。雙方交戰時間不長,川桓兩軍的守衛便被打散,在戰場上已毫陣形可言。
    唐寅等人也不乘勝追殺,直接沖進糧倉之內,將一座座的營帳紛紛點燃。
    此時正是盛夏,天氣炎熱又干燥,營帳粘火就著,隨著營帳起火,里面囤積的糧食也立刻受到波及,跟著燃燒起來。
    這一下,川桓大營的火勢可徹底著起來了,一座座囤積糧食的營帳此時都變成了一座座熊熊燃燒的火堆,濃煙滾滾,火苗都竄到半空。
    等營內的守軍主力趕過來的時候,糧倉的火勢幾近失控,糧食被燒著后所出的噼噼啪啪之聲連成一片。
    守軍們見狀臉色大變,留守的川軍主將立刻下令,全軍撲火,搶救糧食。守軍沖上來的快,倒下的更快,以唐寅為的暗箭人員突然殺出,沖進上來滅火的守軍當中,狂砍狂殺。
    他們倒不是想把守軍統統殺光,他們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只是在拖延時間,盡可能的讓敵軍糧倉火勢擴大,多燒毀敵人一些糧食。
    雙方隨即展開了混戰。別看唐寅和暗箭人數不多,但個個都是兇狠又狡詐的暗系修靈者,想斬殺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對于守軍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事。
    就在守軍被唐寅等人纏住的時候,以傅冉和高樂為的援軍趕到,他們這批人都是薛榮的親兵衛隊,個頂個的精銳之士,隨著他們的參戰,暗箭人員開始感覺到壓力倍增。
    畢竟是身在敵營之內,唐寅不愿也不敢戀戰,見敵軍糧倉的火勢著得旺盛,他果斷下令,全體回撤,退出敵營。
    暗箭人員想跑的時候,如果沒有足夠多的修靈者以靈壓進行壓制的話,是法攔住他們的。
    只見剛剛還在戰場上與川桓兩軍展開混戰的暗系修靈者們一瞬間全部在人群中消失不見,再現身時,已到了人群之外,緊接著,人們繞過糧倉,向后營外奔去。
    糧倉被燒,如果還讓來襲之人全身而退的話,那就太丟人了。傅冉和高樂二人氣得七竅生煙,留下守軍救火,他二人帶著一干親兵衛隊前去追殺。
    唐寅和暗箭人員剛剛沖出后營,傅冉和高樂等人也隨之追了出來。
    對方清一色的馬隊,而己方的戰馬已于混戰之中打沒了,這么跑下去,早晚都被敵人追上。
    心中尋思片刻,唐寅停下身形,讓程錦等人先撤回己方陣營,他自己則留下來殿后,阻擊敵人的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