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06

  第六零六章
    唐寅經過一番仔細思量,最終還是采納了梁啟和子纓二人的建議,放棄營救受困于豐陽的安軍,全軍向西進軍,全力進攻桓國的都城——大興。【】《52o小說》52oxs)
    目前桓都幾乎已沒有可派戰場一戰的中央軍,更力派兵出去阻擊風玉聯軍的推進,沿途的各郡各縣各城僅剩下地方軍可用,但這些零散的地方軍又哪里會是風玉聯軍的對手。
    一路,風玉聯軍摧城拔寨,勢如破竹,人能抵其鋒芒。
    當風玉聯軍距離大興還有一郡之地的時候,黎昕就在都城里坐不住了,帶領著后宮家眷以及桓國朝廷的大臣們倉皇逃出都城,去往桓國南方重鎮鹿臺。
    黎昕之所以選擇去鹿臺,一是鹿臺城大,里面還設有行宮,完全可做臨時的都城之用,其二,鹿臺靠近桓貞邊境,一旦風玉聯軍攻打過來,他還可以逃進貞地之內,求那里的川軍庇護。
    身為君主的黎昕都帶著朝廷跑路了,留守于大興以及大興附近的桓軍斗志也就可想而知。風玉聯軍由三陽平原一直攻到大興,僅僅歷時一個月,而且期間未再打過一場硬仗。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整個戰局又有了新的變化。
    被困于豐陽城內的安軍出人意料的堅持了下來,由薛榮和龐夏統帥的川桓聯軍竟然久攻不下。
    一個月的攻城戰中,川桓聯軍有數次攻破豐陽的城防,但又都被拼死抵抗的安軍給頂了出去,豐陽城依舊牢牢控制在安軍手,川桓聯軍被死死拖在豐陽城外。
    另一邊的安國戰場,風國的平原軍、直屬軍、戰軍與桓國的6辰一部、姜陽一部、金勝一部也展開了連番的廝殺、惡戰。《52o小說》)
    此戰當中,雙方的兵力相差并不懸殊,風軍方面的兵力為五十萬,桓軍方面的兵力則在六十萬以,但兩軍的戰力卻相差極大。
    雖說桓軍也都是桓國中央軍主力軍團,并有三大軍侯在統帥,但和平原軍、直屬軍、戰軍這些慣于征戰又驍勇善戰的軍團比起來,仍要差一大截。
    另外,在安國打仗,風軍所占的優勢極大,和在本土作戰沒什么區別,與敵軍交戰當中,風軍得到了安國朝廷、地方乃至姓們的大量資助,尤其是平原軍和直屬軍,軍備做了統一更換,由到下,皆用了安軍的軍備,這讓平原軍和直屬軍的戰力在形中得到質的升。
    風桓兩軍最先接觸的是平原軍、直屬軍和6辰一部。6辰一部打算直取安國的都城御鎮,一路打來,倒也是連戰連捷,不知挫敗了多少批沿路駐守的安軍。
    可是當6辰一部攻打到安國的子蒙關時,遭受到以安國將軍閻喜為的安軍猛烈抵抗,未能順利攻下來。
    6辰一部在子蒙關受阻了整整五天,見關內守軍抵御甚強,6辰最后奈地放棄強攻,決定繞過子蒙關。
    結果6辰在率軍退走的時候,子蒙關內的安軍還反攻出來,跟在桓軍的屁股后面窮追猛打。
    6辰大怒,隨即指揮全軍,后軍變前軍,與安軍決一死戰。可是桓軍剛一調轉回頭,安軍就主動撤退了,不與桓軍力戰。等安軍退走,桓軍又想撤離時,安軍卻再一次追擊來。
    安軍即不與桓軍做正面交鋒,又拖住桓軍不讓其撤離,顯然是在拖延時間,要把6辰一部拖在子蒙關附近。圣堂最新章節52oxs
    身為桓國四大軍侯之一的6辰也是精于兵戰策的名將,當然能看出安軍的意圖,只是對于安軍這種近乎于賴的戰術束手策罷了。
    正當6辰還在考慮怎樣才能擺脫安軍的糾纏時,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和以舞英為的直屬軍抵達子蒙關。雙軍于子蒙關外排兵布陣,展開一場正面的決戰。
    在戰前,蕭慕青還特意派人去了子蒙關,告訴關內的安軍須參戰。
    雖然安軍在子蒙關之戰中打得還算不錯,但對安軍的信心不足卻早已是根深蒂固的了,蕭慕青還真怕安軍的突然參戰會幫己方的倒忙,越幫越亂,而且自己也不好掌控全局。
    子蒙關前的一戰,是風軍主力與桓軍主力次的一對一的決戰。
    此戰,風軍兩個軍團,兵力合計二十萬,桓軍三個軍團,去掉沿途征戰的戰損,可戰之兵為二十五萬,在兵力,桓軍戰有絕對的優勢。
    不過等雙方交手后,桓軍卻呈現出一面倒的敗勢,平原軍和直屬軍在風國步兵軍團當中是公然戰力最強的兩個軍團,而且兩軍當中還有官元讓和江凡這樣的猛將打頭陣,大大升了將士們的士氣,桓軍固然兵力眾多,但仍舊抵擋不住平原軍和直屬軍兇猛的沖殺。
    雙方的戰斗僅僅打了半天的工夫,桓軍就開始支撐不住,隨著打頭陣的前軍死傷殆盡后,中軍的將士們是成陣、成兵團的往下敗退,其場面就如同海水退潮似的,攔都攔不住。
    就算6辰臨陣指揮的本事再強大,這時候也左右不了大局了。這一戰,桓軍是大敗,打到后期,就連答應風軍不參戰的安軍都按捺不住,殺出子蒙關,將軍閻喜親自陣,帶領安軍跟隨著風軍一并追殺桓軍。
    這一場大敗,桓軍足足潰逃出八十里,沿途之,隨處可見丟棄的盔甲和武器,到處都有桓軍的尸體和重傷的傷兵,其狀之慘,與來時那支斗志高昂的軍團已有天壤之別。
    只一戰就擊潰了6辰一部,閻喜樂的嘴巴何不攏,等他見到蕭慕青和舞英二人后,熱情地把他倆接入子蒙關內,對他二人以及風軍的援助千恩萬謝,對風軍的戰力亦是贊不絕口。
    此戰對于閻喜來說是救安國于水火的重要一戰,但對蕭慕青和舞英而言,此戰很平常,只是他二人所經歷過眾多戰役中的一場罷了,甚至都沒什么好值得炫耀的。
    擊潰桓軍后,蕭慕青和舞英打算乘勝追擊,一鼓作氣殲滅6辰一部,但閻喜執意不肯放他二人走,勸他倆在子蒙關多駐扎一段時間,一是風軍遠路而來,需要時間做休整,其二,風軍經過一場大戰,軍備的戰損也不小,需要補充,他拍著胸脯做保證,會傳給朝廷,讓朝廷來彌補風軍的戰損。
    閻喜一再挽留風軍,多少也是因為他心里沒底,若要有風軍在,他駐守的子蒙關便會固若金湯,哪怕來敵再多,風軍也能將其擊潰。
    蕭慕青和舞英接受了閻喜的建議,暫時于子蒙關駐扎下來。先全軍將士確實需要時間做休整,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一點,他二人對安軍的軍備垂涎已久,如果真能得到安國朝廷的資助,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閻喜倒是沒有食言,在給朝廷的傳中,對風軍的援助和戰力大加贊賞,并向越澤直言不諱的出,己方應大力資助風軍的軍備,以此來拉攏、討好風軍,只要讓風軍能堅定不移的站在安國這一邊,并能全心全意的為安國去打仗,那么外敵再強,此戰安國亦可取得勝利。
    勝者的話總是最有分量的,子蒙關一戰的大獲全勝,讓越澤也十分看重閻喜的進諫。經過與朝中大臣的一番商議,越澤最終同意獎賞平原軍和直屬軍軍甲三十萬套,其中的二十萬套是裝備兩軍的全軍將士,另外的十萬套則是做軍中儲備,如有破損,可第一時間更換。
    安國或許軍力不強,但國力的富足卻是屬一屬二的,送出三十萬套的精鋼盔甲,價值連城,越澤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對于安國而言,這點軍備也根本不算什么。
    越澤的這份大禮可讓蕭慕青和舞英激動的兩天沒睡好覺,有了這些安國的盔甲,不知道會讓己方多少將士在戰場免受傷亡之苦呢,全軍的戰力也會得到大副的升。
    安人做事非常縝密,當盔甲由御鎮送到風軍手時,盔甲的顏色都已被涂成了風軍慣用的黑色,就連頭盔頭纓這樣的細節也沒有忽略,統一更換成紅色。
    可以說安國資助的軍備送過來,風軍方面須做任何的加工,直接可穿戴在身,裝備于全軍。
    蕭慕青和舞英在第一時間讓全軍將士更換盔甲,然后全軍在軍營里開始緊鑼密鼓的練。
    風軍原本穿戴的皮甲比安國的鋼盔鋼甲要輕得多,現在做了更換,全軍將士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適應,平原軍和直屬軍也就徹底安心的駐扎下來。
    戰敗的6辰一部很快與隨后而至的金勝一部和姜陽一部匯合,桓軍的兵力一下子達到六十萬眾,只是形勢依然不樂觀。
    現在他們南面有平原軍和直屬軍駐守的子蒙關,北面有追蹤過來的戰軍,風軍已經由一南一北把桓軍夾在了中間,隨時都有兩面出擊的可能。
    6辰、金勝、姜陽三人一核計,覺得以目前的局勢,己方論向北、向南、向東皆為死路一條,唯今之計,只能向西,找尋機會返回桓國本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