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08

  第六零八章
    張淮斬殺了孟雙,這讓后面觀戰的桓將們不大吃一驚,熊飛也把眼睛瞪圓了,下意識地握緊拳頭,想要親自下戰場與張淮一決高下。[]{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圣堂最新章節52oxs
    這時候,另有一名桓將突然怒吼一聲,搶先出陣,策馬狂奔到戰場,與張淮戰到一處。
    這名桓將的武力并不弱,但比孟雙也強不了多少,他和張淮戰至二十個回合就已感到十分吃力。他眼珠轉了轉,虛晃一刀,緊接著,撥轉馬頭,敗向本陣。
    張淮正打到興頭,哪肯放他回去,催馬便追。
    聽身后傳來陣陣的馬蹄聲,那桓將暗暗竊喜,他掛起手中的長刀,快取下弓箭,毫預兆,猛的半轉回身,對準追過來的張淮連射三支靈箭。
    這三支靈箭又快又突然,張淮經驗不足,沒有防范,本能的驚叫出聲,急忙揮刀格擋。
    隨著當啷、當啷兩聲脆響,張淮打下兩支靈箭,但最后那一支靈箭未能撥打不開,正中他的面門。
    就聽咔嚓一聲,張淮應聲而倒,從戰馬仰面翻了下去,一頭栽落在地,動也不動。
    那桓將見狀,忍不住哈哈大笑,勒住戰馬的韁繩,而后撥馬回來,邊放下弓箭重新起靈刀,邊嗤笑著說道:“縱然你靈武再強,你也不是本將的對手!”
    說話之間,他來到趴在地的張淮面前,靈刀舉起,作勢要劈砍下去,可就在這時,原本趴伏于地的張淮猛然竄了起來,手中的靈刀脫手而飛,直直射向那桓將的胸口。
    噗嗤!出乎所有人預料的一刀,那桓將連點反應都沒來得及做出來,被這一飛刀正中前胸,刀鋒由其胸口刺入,在其背后探了出來。{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52o小說》52oxs)
    桓將難以置信地張大雙目,也至到現在他才看清楚,張淮面部的靈鎧已然破碎,但箭矢卻被他叼在口中,原來,他那最后一箭雖然命中了張淮,卻被他給死死地咬住了。
    身軀在馬搖晃了幾下,那桓將側身滾下戰馬,四肢抽搐了幾下,然后沒了動靜。張淮側頭把口中所叼的箭矢吐掉,走到地的尸體前,把自己的鋼刀狠狠拔出來,接著,他重新馬,用鋼刀環視對面的桓軍陣營,大聲喝問道:“還有哪個不怕死的敢出來與在下一戰?”
    張淮連殺兩名桓將,可謂是技驚四座,也讓對面的桓兵桓將們同是心頭一顫,后脊梁冒涼氣,人們面面相覷,已人再敢貿然出陣。
    熊飛勃然大怒,怪叫一聲,作勢又要陣,不過熊義把兄長死死拉住,向他微微搖頭,低聲勸道:“大哥何必去與此賊糾纏?我軍應即刻攻城,先拿下西囂關再說!”
    熊義的靈武是不怎么樣,但他見多識廣,對面的那名安將靈武高強,且有愈戰愈勇的趨勢,他不認為自己的大哥過去就能輕松取勝,萬一有個散失,傷在那安將的手,不僅大大丟了顏面,而且還會影響己方的攻城戰,得不償失。
    熊飛知道兄弟頭腦一向精明過人,遠勝過自己,所以一直以來他對熊義言聽計從。
    此時聽兄弟這么說,熊飛即便心有不甘,但還是忍了下去,他沉哼了一聲,振作精神,對周圍的眾將道:“傳我將令,全軍攻城,給我拿下西囂關!”
    在熊飛的喝令之下,桓軍前軍將士以魚鱗陣的陣形頂了出去,對西囂關展開了強攻。
    由于西囂關已是最后一關,關內守軍必然會殊死抵抗,熊飛、熊義兄弟皆預感到此戰要比前兩關難打,只是沒想到,西囂關的防御比他二人預想中的要強千倍。《52o小說》52oxs)
    隨著桓軍陣營進入到關前步,城頭的守軍開始射出箭陣。
    那一瞬間,就仿佛西囂關的城頭升起一面烏云似的,密集的箭矢飛射到空中,遮天蔽日,讓下面的人感覺天色都好像一下子黑了下來。
    叮叮當當!箭矢像雨點一般落進桓軍的陣營當中,擊打著人們頂起來的盾牌,噼啪作響,許多箭矢穿過盾牌的縫隙,射傷到下面的桓兵,只見桓軍陣營之內,不時有人慘叫著撲倒在地,可人一旦倒下,周圍的同伴連施救的機會都沒有,傷者的身軀便立刻被箭雨所覆蓋,仿佛身長起一層黑草似的。
    這僅僅是第一輪箭陣,接下來,是第二輪、第三輪……西囂關射出的箭矢好像永止境,即便推進的桓軍已經頂起嚴密的盾陣,可仍有軍兵在成群成片的撲倒在亂箭之下。
    在后方指揮的熊飛、熊義二人臉色大變,他兩兄弟與安軍交戰過不下數十場,但還從沒見過安軍箭陣有如此厲害的時候,密集恐怖,持續不斷,一波連著一波,真像是天下起了箭雨。
    “西囂關內的安軍怎么這么厲害?我軍將士竟然連推進到關前都困難!”熊飛眉頭緊鎖,握在掌心里的韁繩都出嘎嘣嘣的聲響。
    熊義亦是面色凝重,他注視著對面城頭的守軍,喃喃說道:“大哥,我突然覺得鎮守西囂關的守軍不像是安軍,而是風軍!這樣恐怖的箭陣,我們只有和風軍打仗時才見到過……”
    聽聞這話,熊飛倒吸口涼氣。風軍?他驚道:“兄弟,你認為風軍在西囂關?那不可能啊!風軍明明是跟在我們的后面,怎么可能會突然跑到我們的前面,進駐到西囂關了?”
    “是啊!我也希望這是不可能的!”熊義暗嘆口氣,不過,看著西囂關的箭陣,卻讓他不得不產生這樣的懷疑。
    桓軍在推進到西囂關關前三十步的時候就推進不下去了,到了這里,守軍的箭陣變得更加兇狠、猛烈,即便是將士們頂著盾牌,往往都能被鋪天蓋地而來的箭陣壓倒在地。
    隨著傷亡的不斷增加,前面的桓軍開始生出怯陣的心理,人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卻。
    都沒有靠到敵城的近前,僅僅是在半路就要被打退回去,這種情況在桓軍以往的戰例中還從沒有生過。
    熊飛見狀大怒,隨即把身邊的親兵衛隊都派了出去,讓他們在戰場做督戰,凡是那些臨陣退縮或者畏縮不前的將士,可就地正法。
    在他的高壓之下,怯陣的桓軍將士們只能硬著頭皮、咬著牙關硬往前推進,此時,他們每推進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要犧牲成千將士們的性命。
    戰斗已經足足打了一個多時辰,桓軍將士才勉強推進到西囂關的城下,接下來,人們架起云梯,對西囂關展開近距離的肉搏戰。
    沒有拋石機的遠程輔助,也沒有箭樓、沖車等大型武器的幫助,桓軍將士是純靠著人力向強攻,當然,如果守軍斗志不強,他們這樣的強攻或許還能把對方嚇倒,可守軍若是一支驍勇善戰的強軍,這樣的進攻疑是自殺。
    熊義猜得沒錯,此時鎮守西囂關的守軍當中,除了大批的安軍之外,還有早已在這里等候多時的平原軍。
    早在桓軍還沒有向空桑山進的時候,平原軍就已先悄悄轉移到了這里,并于西囂關內鞏固城防,囤積物資、糧草,要在這里與桓軍打一場曠日持久的攻堅戰。
    桓軍沒有任何的大型攻城武器,單靠人力強攻,在平原軍看來這簡直是一件愚蠢至極的事,別說現在桓軍投入進攻的兵力還不多,哪怕再多十倍,他們也不怕,照樣有信心把敵軍擋于關外。
    當桓軍在順著云梯向攀爬的時候,頭頂的滾木、擂石多如冰雹,劈頭蓋臉的砸落下來,其中還夾雜著數的箭矢,桓軍士卒是爬去一批,被打下去一批,城墻之下,業已堆滿了桓軍將士的尸體。
    雙方的戰斗由午戰至傍晚,桓軍非但未能登西囂關城頭一步,反而自身傷亡慘重,最后熊飛熊義不得不鳴金收兵。
    一場激戰下來,毫建樹不說,還損兵折將兩萬余眾,熊飛、熊義見到6辰、金勝、姜陽時,連頭都抬不起來。
    熊氏兄弟畢竟是自己的屬下,6辰不好表現得太護短,當眾把兩人訓斥了一番,而后和金勝、姜陽一核計,決定等到明天天亮,由己方的主力大軍來攻城。西囂關是他們返回本土的最后一道障礙,哪怕用人堆,也要把西囂關打下來。
    翌日,由6辰、金勝、姜陽三名統帥親自指揮的攻城戰開始了。六十萬大軍的強攻,讓西囂關外除了桓軍再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皆為桓軍的兵馬,鋪天蓋地,邊沿,還沒開始動進攻,單單是這份駭人的氣勢,就足可以讓任何對手心折。
    西囂關內的安軍已嚇得臉色煞白,兩腿直打哆嗦,若非有平原軍在,此時他們恐怕早就要開關投降了。
    安軍在怯戰,平原軍將士的心情也都很緊張,面對這么多的敵人,要說不害怕那絕對是騙人的,只不過風軍和安軍的根本區別在于后者面對強敵的時候往往是不戰自亂,而前者則能在強敵面前被激起更加強勁的戰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