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09

  第六零九章
    桓軍的人海戰術在西囂關沒能揮出作用。【】圣堂最新章節52oxs
    先西囂關地勢險峻,位于山谷之間,兩側皆為懸崖峭壁,桓軍攻城時只能進攻一面城墻,法做到四面圍攻,兵力再多也沒用,在西囂關前完全施展不開。其次,平原軍的參與防守使西囂關變得固若金湯,裝備安國的鋼盔鋼甲,平原軍的防御得到全面升,投入到攻防戰中,更難被敵軍殺傷,而他們的反擊則能對敵軍造成最大程度的殺傷。
    由6辰、金勝、姜陽三人統帥的六十萬桓軍在西囂關前整整強攻了三天三夜,卻一直未能撕破守軍的防線,西囂關外業已是堆尸如山,血流成河。
    攻城戰受阻,這對桓軍已經很不利了,可禍不單行,風國的戰軍和直屬軍以及安國的閻喜一部又像是從天掉下來似的,突然出現在空桑山,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回了先前被桓軍攻占的并封關和中曲關,如此一來,桓軍就等于被困在了中曲關和西囂關之間的這三十多里的山道當中。
    桓軍的出路和退路皆被風、安兩軍所封堵,成了甕中之鱉,局勢急轉直下,一下子陷入到岌岌可危的困境當中。
    6辰、金勝、姜陽三名軍侯顯然也未料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一時間都有些慌了手腳,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想明白己方當了,敵人早已算準己方要在空桑山的南路突圍,事先做好了埋伏,并封關和中曲關的輕易失守是敵人有意為之,乃引敵深入之計,可己方恰恰被眼前的勝利沖昏了頭腦,貿然深入,結果才導致今日的困局。
    現在他們弄清楚這一切也晚了,數十萬的大軍困于空桑山內,進不能進,退不能退,要命的是所帶的糧草還不多,這可如何是好?
    心神大亂的6、金、姜三人倉促下令,全軍做兩面突圍,一路繼續強攻西囂關,另一路調轉回頭,反攻中曲關。圣堂52oxs
    當桓軍深入的時候,中曲關很好打,前后僅僅用了三個時辰就把中曲關拿下了,現在他們要反攻回來,卻遭到守軍的迎頭痛擊。
    空桑山內的關隘本就是西強東弱,由西往東打極為困難,而且此時在中曲關駐守的可是戰軍、直屬軍以及閻喜一部的主力大軍,沒有任何大型武器輔佐的桓軍想打下中曲關,那比登天還難。
    桓軍的攻勢由早開始,一直戰到傍晚,將士們連城頭的邊都沒碰著。
    苦戰一天,全軍疲憊,正當桓軍打算撤退作休整的時候,城中守軍突然反殺出來,為的一員大將正是素有風國第一猛將和戰神之稱的官元讓。
    由官元讓統帥的反擊,其攻勢之兇猛,甚至遠勝桓軍攻城時的攻勢,早已疲憊不堪的桓軍哪里還能抵擋得住,被沖出來的風軍殺得大敗,死傷者不計其數。
    官元讓也沒有一再追殺,等桓軍潰逃跑遠后,便收兵撤回中曲關內。
    進攻中曲關的大敗,讓桓軍明白了一點,想要由后方突圍出去已然沒有可能,唯一的出路就是西囂關。
    走投路的桓軍對西囂關又展開了更加瘋狂的強攻,全軍下以軍團為單位,分成數波,日夜不停的攻城。
    不過西囂關內的守軍數量也不少,除了十萬的平原軍外,還有十多萬人的安軍,加戰前準備充足,抵御桓軍的攻勢倒也不算很艱難。
    雙方的這場攻堅戰加拉鋸戰,一打就是一月有余。《52o小說》)
    期間,已經數不清楚桓軍對西囂關進行了多少次猛攻,但一個月下來,西囂關的關頭依舊掛滿了安國的國旗,桓軍依舊法跨越雷池半步。{清風手打shouda8}
    在這一個月的戰斗當中,桓軍死傷慘重,僅僅在西囂關外陣亡的將士就已過了十萬人。
    放眼望去,城墻外的尸體壘起有兩丈多高,城外的桓軍如果沖到尸體面,距離城頭只有一丈之遙,只要有人靠墻而站,另一人踩著他的肩頭就能直接爬到城頭。
    不過打到現在,桓軍下已然盡糧絕,別說糧草被吃得精光,就連軍中的戰馬,甚至是中曲關至西囂關之間的雜草、樹皮都被啃光,接下來,桓軍再想填飽肚子就只能吃人了。
    戰斗至此,桓軍下斗志全,全軍將士饑腸轆轆,要命的是各種疾病又開始蔓延,本就所剩不多的可戰之兵又大批的病倒,力再投入戰斗。
    在這種情況之下,桓軍除了投降別它路,可是,風、安兩軍卻沒有任何要接降的意思。
    風軍不愿收納降軍,這是一貫的傳統,而且聶澤也再三表示,想要勝桓國,就得把桓國打痛一次,痛得它刻骨銘心,日后的仗也就容易打了。
    安軍不肯接降,那就更簡單了,桓軍在安國南征北戰這么久,給安國造成的損失高到法估量,安人對桓軍的仇恨可想而知,現在自己勝券在握,哪里還肯接降桓軍?
    風軍和安軍想到一起去了,皆不肯接降,即便有桓軍士卒打著白旗前來投降,也被兩軍將士在城頭放箭情的射殺掉。
    六十萬眾的桓軍,被困于空桑山,前前后后共經歷了長達兩個月的時間,最終,這次由三大軍侯所統帥的桓國大軍在空桑山內全軍覆沒,即便6辰、金勝、姜陽三人也未能幸免。
    這一戰,是五國之爭爆以來桓國損失最為慘重的一戰,至此,桓國的四大軍侯全部陣亡,桓國的主力中央軍損失殆盡,僅此一戰,桓國元氣大傷,桓軍基本退出了這場五國之爭的戰場。
    空桑山戰役影響巨大,不僅最大限度地削弱了川桓聯盟的軍力,而且還讓形勢同樣不樂觀的安國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安國南方的戰局也隨之生扭轉,原本被川軍追著屁股打的安軍,還能時不時地調轉回頭,主動對川軍起攻勢,這若放到以前,簡直就是法想像的事。
    當空桑山一戰的戰報傳到唐寅那里時,正值他統帥風玉聯軍剛剛攻陷桓國的都城大興。
    看到這份由蕭慕青親寫的戰報,唐寅喜出望外,當場便連贊了數聲好,此戰一勝,桓**力已名存實亡,日后再不足為慮。
    這場戰斗當中,聶澤疑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正是他的料事如神,算準了桓軍的動向,前布置好天羅地,才有了這場決定性的勝利。
    唐寅在回當中重賞聶澤,并令蕭慕青統帥平原軍、直屬軍、戰軍由空桑山開拔,向桓國境內進軍,協助自己這邊,追擊逃亡到鹿臺的黎昕和桓國朝廷。
    現在,唐寅是把桓都大興打下來了,不過這里已差不多是座空城,凡是能被帶走的東西都已被黎昕帶走,就連城中的姓都跑得七七八八,所剩不多,若大的都城,空空蕩蕩,猶如鬼城。攻占了一國之都,非但沒有繳獲到金銀珠寶,甚至連軍備、物資都沒有得到,對于這樣的戰果,唐寅當然不滿意。
    在風玉聯軍攻占大興的第二天,倒是暗箭帶著二十萬兩的白銀回來了。
    聽聞消息的唐寅頗感意外,令人把程錦找來,問他是從哪得到的這么多銀子。程錦《52o小說》明,原來在大興附近有一座月秀山莊,里面住的是桓國一位出名的大財主,家財萬貫,資產豐厚,這二十萬兩銀子正是月秀山莊給予風軍的資助,說白了,就是花錢買平安,讓風軍別去騷擾月秀山莊。
    唐寅聽后忍不住笑了,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大財主,一出手就是二十萬兩白銀,當真是財大氣粗啊!唐寅對此事只是笑笑,并沒太往心里去。
    這天,唐寅陪殷柔和靈霜吃過午膳后,在王宮內呆得聊,換便裝,只帶阿三阿四二人悄悄出了王宮,在大興城內閑逛。
    自風玉聯軍占領大興以來,軍紀嚴明,即未屠城,也未四處搶掠,原本逃離都城避難的桓國姓們有不少人又回到城內,其中返城最多的是商販,數十萬的風玉聯軍入住都城,要吃要喝要買東西,這么大的商機商人們又哪會錯過,此時城中的大街小巷已開始有了人氣,和風玉聯軍剛進城時比起來有天壤之別。
    唐寅和阿三阿四東瞧瞧、西望望,倒也覺得甚是有趣。知道殷柔和靈霜都愛吃些零食,唐寅還特意從路邊的小攤販那里買了些干果和蜜餞等小吃。
    王宮位于北城,走不了多遠就會到北城門,看這里已沒什么好逛的了,唐寅和阿三阿四正要轉身往回走,這時候,從北城外跑進來一群軍容不整的玉軍。
    這些玉軍一個個盔歪甲斜,不少人臉還掛著彩,鼻青臉腫的,互相攙扶著,罵罵咧咧的往城內走來。
    見狀,唐寅暗皺眉頭,心中納悶,好端端的,玉軍這是被誰給打成這副模樣了?
    他正要去詢問,倒是有看守城門的玉軍先涌了過去,一個個瞪大眼睛又驚訝又好奇地問道:“這是怎么了?兄弟們是被誰給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