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10

  第六一十章
    看著圍攏過來的己方兄弟,那些盔歪甲斜的玉軍氣呼呼地說道:“別了!我們是被月秀山莊的人給打了!”
    “月秀山莊?你們怎么和月秀山莊起了沖突?”
    “聽說月秀山莊給了風軍足足二十萬兩的銀子,可我們玉軍連毛都沒撈到一根,我們幾個不服,今天便去月秀山莊找他們理論,結果就被打成這樣了!弟兄們,這事不能就這么完了,你們可要幫我們出頭啊,不然桓人豈不要以為我們玉軍好欺負?!”
    對于月秀山莊資助風軍二十萬兩銀子的事,玉軍多少也都聽說過,本就在心里憋著一股子怨氣,現在月秀山莊又把自己人給打了,這下可就成了點燃火藥桶的導火線。【官場小說網】《52o小說》)
    守軍的一名千夫長氣的怪叫一聲,怒罵道:“他娘的,他們以為討好了風軍就可以法天了嗎?敢欺負到我們玉軍頭,我看他們是不想活了!”頓了一下,他側頭喝道:“兄弟們,隨我去月秀山莊,不把那些打人的兇手揪出來法辦,我們絕不罷休!”
    “對!我們去找月秀山莊算賬!”玉軍們一個個義憤填膺,由千夫長帶頭,帶數軍兵,氣呼呼地出了北城,直奔城外的月秀山莊而去。
    就在不遠處的唐寅看得清楚,聽得真切,暗暗搖頭,感覺好笑,這些玉軍,說白了就是去敲人家的竹杠,結果竹杠沒敲成,自己反被人家爆打一頓,吃了悶虧。
    見這么多的玉軍浩浩蕩蕩的去找月秀山莊算賬,阿三阿四同是一皺眉,向唐寅說道:“大王,要不要去把他們攔下來?”
    正所謂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己方曾收過月秀山莊二十萬兩銀子的資助,理應保障月秀山莊的安全。圣堂52oxs
    唐寅揉著下巴,沉吟片刻,點點頭,對阿四說道:“阿四,你去找程錦,向他知會一聲。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阿四拱手應了一聲是,轉身往城內跑去。等他走后,唐寅又向阿三甩下頭,笑呵呵地說道:“走,我們也看看熱鬧去!”
    其實唐寅對這個月秀山莊還是蠻好奇的,一下子出手二十萬兩白銀,這需要很大的魄力,而且也必然精于世故,但現在又敢出手打傷玉軍,實在匪夷所思。
    月秀山莊距離大興并不遠,連十里都不到。其實所謂的山莊,就是一家大宅子,根據遠遠觀望所做的估算,這月秀山莊比起大興的王宮來也小不了多少,院墻壘得像城墻一般,里面的建筑亦是高大恢弘,即便沒有進入其中,也不難想像到里面的奢華。
    在唐寅印象中,風國國內能住得這么雄偉壯觀莊園的,只有范敏的范家。
    看來,這月秀山莊的主人在桓國也算是屬一屬二的大富豪了。唐寅轉頭問身邊的阿三道:“這月秀山莊的主人叫什么名?”
    “據說是姓萬名貫。”阿三回道。
    “嗤!”唐寅實在忍不住,撲哧一下笑出聲來。萬貫!這萬貫的爹娘當初能給孩子取個這樣的名,那是有多愛財啊!
    阿三也笑了,低聲說道:“雖說這名俗是俗了點,不過倒也人如其名,家財萬貫啊!”
    唐寅點點頭,未再多問,繼續向月秀山莊近前走去。這時候,以那千夫長為的玉軍皆已站在月秀山莊的大門外,向里面連聲叫罵,喊萬貫出來說話。
    反觀對面,站有數十名家丁護院,手中清一色著長棍,讓唐寅吃驚的是,這些家丁護院竟然都是修靈者,身皆有靈壓散放出來。《52o小說》)
    就在玉軍大聲喊罵的時候,月秀山莊的側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來一名老者,身穿錦緞材質的華服,手里拿著一把折扇,身材不高,略微福,向臉看,相貌平平,卻是紅光滿面,一看便知道平日里保養的極好。
    這位老者分開家丁護院,來到玉軍近前,拱手笑道:“不知各位軍爺突然造訪本莊有何貴干?”
    為的千夫長下打量他幾眼,大嘴一撇,冷聲問道:“你就是萬貫?”
    那老者連連擺手,笑道:“老夫只是莊的管事……”
    不等他把話說完,千夫長狠狠瞪了他一眼,怒沖沖地說道:“你滾回去,叫萬貫出來見我!”
    “軍爺,實在抱歉,主子正在午睡,你若有事盡管向老夫明說。”老者依舊是樂呵呵地笑容滿面,完全不受千夫長態度的影響。
    千夫長怒極,自己堂堂一千夫長,可人家連面都不肯見,而且還是在午睡,這駕子也太大了!
    他一把把老者的脖領子抓住,怒聲道:“老匹夫,你再敢與老子羅嗦半句,老子就掐死你!”
    “軍爺休要動怒,有話慢慢說嘛!”老者氣定神閑,心平氣和地柔聲說道。
    說話時,他抬起手來,扣住千夫長的手腕,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輕輕往下一拉,那千夫長就松開了他的衣領子。
    他的動作在旁人看來是很平常,只有那千夫長明白,當對方扣住自己手腕的時候,就像是被鉗子夾住了似的,強大的力道似要把自己的腕骨捏碎,他是因為吃痛才不得不松的手。
    他揉著隱隱作痛的手腕,又驚又怒地看著面前的老者,同時下意識地倒退兩步。是……修靈者!千夫長心頭暗驚,他強作鎮定,暗暗吞了口唾沫,說道:“老頭子,剛剛你們山莊里的人打傷了我軍弟兄,只要你肯把他們交出來,并賠償我方受傷兄弟的藥費,這事就算了,如若不然,可休怪我玉軍對你月秀山莊不客氣!”
    老者一出手,震懾住了千夫長,讓他的語氣也隨之軟了下來,沒再堅持讓萬貫出來見他。
    他的態度是有所軟化,但老者的態度卻很堅持。他搖頭笑道:“剛才,是貴軍弟兄到莊理取鬧、胡攪蠻纏,所以莊的下人迫不得已才和貴軍兄弟動起手來,打傷了貴軍弟兄,我月秀山莊可以賠錢,但要我們交人,那對不起,我們做不到。”
    聽聞這話,那千夫長的眉毛又豎立起來,咬牙切齒地說道:“老匹夫,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嘍?”
    老者笑呵呵地說道:“老夫講的是個理……”他話才剛出口,千夫長猛然抽出肋下的鋼刀,對著老者的小腹惡狠狠捅了過去,同時滿面猙獰地叫道:“老子聽你放屁!”
    他這一刀下了死手,又快又突然,周圍的那些家丁護院同被嚇了一跳,可是想出手搶救,已然來不及了。
    只見那老者倒是毫不驚慌,身形微微一側,剛好把鋼刀的鋒芒讓了過去,緊接著,身子向前一倒,以胳膊皺狠狠撞在那千夫長的胸口。
    就聽當啷一聲,千夫長胸前的胸甲出脆響,他站立不住,噔噔噔向后連退五、六步,若非身后的玉兵把他托住,他恐怕得當場坐到地。
    即便有胸甲保護,他仍感覺自己的胸口被撞得陣陣悶,熱浪涌,嗓子眼甜。
    他連吞了兩口唾沫,總算把翻來的血水強壓下去,隨后,他兩眼通紅,怪叫一聲:“反了!反了!兄弟們,月秀山莊的人皆為桓國朝廷的黨羽,給我殺,一個不留!”
    說話的同時,他身子周圍散出靈氣,接著,身罩起了靈鎧,他手持鋼刀,像瘋了似的往老者身撲去。
    千夫長一下令,后面的數名玉軍齊刷刷亮出武器,蜂擁而,與擋于前面的那些家丁護院站到一處。
    此情此景,讓阿三都不自覺地皺起眉頭,對唐寅低聲說道:“大王,此事顯然是玉軍欺人太甚,想以大壓小,我是不是過去助月秀山莊一臂之力?”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這個月秀山莊深不可測,我看你不必擔心他們,而是應該擔心這些玉軍兄弟才是。”
    “啊?”阿三正感吃驚之際,場已經有了變化。
    那名向老者瘋狂搶攻的千夫長只攻出五招,便被老者出其不意的一腳正踢在腦門,老者未罩靈鎧,單單是普通的一腳,就把千夫長踢飛出三米開外,一頭栽在地,頭昏腦脹的半天沒爬起來,再看這些那些普通的玉兵,數之眾,竟被區區幾十名家丁護院打得快要找不到北,許多人丟盔棄甲、連滾帶爬地轱轆出戰場,坐在地,哼哼呀呀力站起身。
    阿三雙目一凝,眼中閃爍出詭異的精光,施放出洞察之術。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戰場的那名老者似乎也有所察覺,透過人群,向他二人這邊望過來,雙方正好打了個照面。
    唐寅笑瞇瞇地頷點頭,那老者愣了愣,不過還是極有禮數地拱手回了一禮。
    數名的玉軍在月秀山莊的護院面前,仍舊占不到便宜,被打得落花流水。而就在這時,月秀山莊的大門突然打開,從里面又跑出來數十人之多的護院,在人群當中還有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年歲看起來不大,充其量二十出頭,雖然穿著簡單又樸素,但卻掩飾不住雍容華貴的氣質。
    “住手,都不要再打了。”女郎話音不大,卻讓正與玉軍打架的數十名護院齊刷刷退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