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12

  第六一十二章
    看到千夫長誠惶誠恐的跪地叩,唐寅又再次把他拉起來,笑呵呵地說道:“不必如此,本王并沒有怪罪于你。【】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52o小說》)”
    這名千夫長是蠻橫了一些,為人也不怎么樣,但畢竟是自己人,唐寅不會輕易起殺念。
    聽聞這話,千夫長如釋重負,又是一再叩,千恩萬謝。唐寅又對程錦說道:“程錦,派人把這些玉軍兄弟帶回城,好好醫治受傷的兄弟們,再賞些銀兩給他們。”
    “是!大王!”程錦向一名隨行的手下甩下頭,那名暗箭人員會意,拉著千夫長走開了。
    等玉軍全部離去,唐寅這才樂呵呵地轉過身形,看向青衣女子,說道:“剛才萬莊主說本王與你私交甚厚,怎么本王不記得有這回事呢?”
    程錦倒吸口涼氣,沒等青衣女子開口,他搶先說道:“萬莊主,你假借大王之名,可知這是死罪?”
    說著話,他又在唐寅耳邊低聲說道:“大王,萬莊主捐助我軍軍餉甚多,如有失言之處,還望大王不要見怪。”
    難得程錦有幫人說話的時候,唐寅瞧瞧他,再看看那青衣女子,心中了然,他二人想必早就認識了。
    原來這位風度翩翩又相貌俊美的年輕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風王唐寅,若非親眼所見,實在令人難以相信。青衣女子在心中驚嘆的同時,雙手放于側腰,動作輕柔又優雅地向唐寅施一萬福禮,然后輕聲說道:“小女子剛才確有假借風王殿下之名,欲嚇退那些玉兵,只是,不知風王殿下為何不點破,反而還順著小女子的話講呢?”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本王可是知恩圖報之人,何況,像萬莊主這樣的大美人,本王也實在不忍心治你的罪啊!”
    他的話有些輕浮,但讓人聽后卻生不出厭惡之感,只會讓人覺得風王隨和,說些傷大雅的玩笑。圣堂最新章節52oxs
    青衣女子噗嗤一聲笑了,說道:“如此來說,小女子還真要感謝爹娘給的這副容貌了。”
    身為桓人,在自己面前毫怯怕之意,還能談笑風生,單單是這份氣魄,也很令人佩服了,何況,她只是一女子。
    唐寅暗暗點頭,對萬貫的好感又加深幾分,他笑道:“英雄難過美人關嘛!本王是不是英雄還未可知,但萬莊主絕對是個大美人。”
    萬貫沒想到風王唐寅會是如此隨和之人,雖然言語輕浮,但眼神清澈,神態之中也邪念流露,想對他生出厭惡之情都難。
    她咯咯笑道:“風王殿下實在太過謙了。”頓了一下,她又側身說道:“如果風王殿下不嫌棄,可否到莊小歇片刻?”
    唐寅倒也來者不拒,笑道:“既然是美人邀請,本王就討饒了。”
    “風王殿下里面請。”“請。”
    由萬貫在前引路,唐寅在阿三阿四、程錦以及眾多暗箭人員的簇擁下進入月秀山莊。莊內果然和他想像中的一樣,內部建造得精致又奢華,即便是一磚一瓦都顯得異常考究。
    邊往里面走著,唐寅也邊詢問身邊的程錦道:“你和這位萬莊主很熟嗎?”
    程錦急忙搖頭,說道:“談不熟,只是以前見過兩面。”
    頓了一下,他又解釋道:“屬下見此女談吐不凡,又是桓國屈一指的商賈大戶,并對我風軍沒有明顯的排斥之意,便有心與之結交。《52o小說》52oxs)”
    “恩!”唐寅點點頭,低聲說道:“你說得沒錯,像萬貫這樣的富商大戶,實在不可多得,不是要與之結交,而且必須得與之結交。”
    戰勝桓國之后,桓地能給風國帶來多少財富,也正是要看這些富商們的,如果先把他們拉攏到風國這邊,那對風國可是大大的有利。
    以前,唐寅只是以為萬家是大興一帶的富商,可經過程錦簡單的介紹后才弄明白,原來月秀山莊的生意涉及甚廣,商鋪早已遍布整個桓國,說它是桓國富,也并不夸張。
    進入大堂,萬貫把唐寅讓到主位落座,而后向他含笑說道:“風王殿下,請恕小女子失陪片刻,去換身衣服。”
    “萬莊主不必客氣,請便。”唐寅笑呵呵地點點頭。目送萬貫離去,他舉目打量四周,偌大的大堂,里面的擺設可用雍容華貴來形容,任何一件細微之物亦非凡品。
    程錦坐于唐寅的下手邊,仔細摸了摸面前的桌子,不由得暗暗咋舌,然后向唐寅那邊湊了湊,小聲說道:“大王,這里的桌子、坐塌皆是用整塊的雞血紫檀打造而成。”
    唐寅面露茫然,反問道:“紫檀就紫檀嘛,還分什么雞血紫檀嗎?很珍貴嗎?”
    程錦吞了口唾沫,低聲說道:“屬下還從未見過寬過一尺的雞血紫檀,可看這桌子,差不多已接近兩尺,價值連城,法估量。”
    “哦!”唐寅對這些沒興趣,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程錦嘟嘟囔囔的說起沒完,就是總而言之一句話,月秀山莊很有錢唄。
    唐寅站起身形,在大堂里邊走邊打量,看看墻所掛的畫,倒也賞心悅目。
    時間不長,萬貫返回,換掉了一身樸素的青衣,穿了淡粉色的衣裝,原本清湯掛面的素顏也畫了些淡妝,看去更是美艷動人,風韻秀姿。
    “真是抱歉,讓風王殿下久等了。”萬貫來到唐寅近前,見他在欣賞堂中的畫,問道:“風王殿下可是對這些畫感興趣?”
    唐寅擺擺手,說道:“本王只是一征戰沙場的武夫,對畫看看還可以,興趣倒談不。”唐寅是個很直接的人,他擅長的,他自然會引以為傲,他不擅長的,也不會不懂裝懂。
    萬貫眼中閃過一抹光彩,臉露出贊賞之色。
    她見過太多的貴族子弟肚腹空空,卻總想在人前表現得自己樣樣精通,滿嘴的夸夸其談,而身為國君的唐寅卻坦誠得可以,與自己以前所見到的那些貴族截然不同。
    想來,這正是為何風軍能打進桓國,而不是桓軍打不進風國的原因所在!
    “風王殿下請坐!”“萬莊主請!”唐寅和萬貫雙雙落座,后者含笑說道:“這次多虧有風王殿下出面,幫本莊解了圍,小女子實在感激不盡。”
    唐寅哈哈大笑,說道:“萬莊主不是也曾捐助過我軍嘛,本王只是幫了萬莊主一個小忙,又何足掛齒。”
    萬貫正色說道:“如果風王殿下有用得著月秀山莊的地方,殿下盡管開口,小女子絕不敢推辭。”
    唐寅別有深意地笑道:“我們來日方長,萬莊主也不必太客套。”
    頓了一下,他又好奇地問道:“桓王把桓國朝廷都遷到了鹿臺,不知萬莊主為何沒有隨之一并去往鹿臺,而是留在這兵荒馬亂之地?”
    萬貫神色一黯,說道:“一是月秀山莊乃小女子祖輩所留,不敢遺棄,二是我萬家產業許多都在北方,實在不宜南遷,更何況,小女子只是一商人,不想參與到國戰當中,相信風軍也不會難為我的。”
    唐寅愣了愣,又再次大笑起來,瞇縫著眼睛說道:“只要萬莊主不在暗中協助桓軍,與我風軍為敵,那么,就是我風軍的朋,本王乃至麾下的弟兄們自然不會難為你月秀山莊。”
    萬貫重申道:“小女子只是商人,對國戰、對由誰來組建朝廷并不感興趣,只求能安心做生意就好。”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萬莊主是聰明人,能這么想,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說著話,他轉頭對另一邊的程錦說道:“程錦,等我們離開時留下幾位暗箭的兄弟在月秀山莊,省得以后再有人來找麻煩。”
    “是!大王!”程錦急忙欠了欠身,答應一聲。唐寅要留下暗箭人員在月秀山莊,表面是起到保護的作用,實際則是為了監視。萬貫舉出一大堆不肯南遷的原因,但唐寅有些信不過,何況,這月秀山莊里的修靈者太多,其中不乏高手,誰知道他們背地里有沒有在謀劃著什么。對月秀山莊,唐寅是即看重,又要防備著一點。
    萬貫掌管著月秀山莊這么大的生意,又豈是泛泛之輩,當然明白唐寅留下暗箭人員的原因不簡單,不過她也沒拒絕,反而還起身施禮道:“風王殿下如此厚待我月秀山莊,小女子萬分感激。”說著話,她向外揚頭道:“把東西都搬過來。”
    隨著她的話音,外面有家丁搬來十數只大箱子,放于院中。萬貫說道:“這是小女子籌備的三十萬兩銀子,還望風王殿下笑納!”
    好個財大氣粗的萬貫,這次出手比回還多!唐寅心頭暗驚,臉可未動聲色,淡然說道:“萬莊主的好意,本王心領了,不過本王剛才也說過,我們來日方長,如果日后真有需要,本王自會知會萬莊主,所以,這些銀子,萬莊主還是收回去!”
    如果萬貫當真和桓國朝廷沒有勾結,那可是自己重點拉攏的對象,唐寅可不希望在剛剛和萬貫結交的時候就給她留下一個貪得厭的印象,月秀山莊的財富,他可以在日后慢慢榨取,細水長流,才能使己方所得的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