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13

  第六一十三章
    通過與唐寅的接觸,萬貫對他也有了新的認識。【】《52o小說》52oxs&&
    唐寅并不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只是一征戰沙場的武夫,實際,一肚子的奸猾狡詐,現在他不肯收下自己捐助的三十萬兩銀子,只怕日后會索要的更多,甚至可能是全部。
    萬貫也不好勉強他,淡然笑了笑,向手下人揮了揮手,讓他們把銀子都撤下去,而后又令人準備酒宴。
    月秀山莊財大氣粗,款待唐寅的吃喝也是異常豐盛,天飛的、地跑的、水中游的,山珍海味,應有盡有。
    在酒宴之,唐寅還特意向萬貫打聽了一番月秀山莊的生意范圍。和程錦向他介紹得差不多,月秀山莊對金銀珠寶、古董畫、衣裝飾、吃穿住行等等方面皆有涉及,甚至他們還有自己的銀號和鏢局,下面籠絡了為數眾多的游俠。月秀山莊的護院當中就有相當一部分人是游俠出身,所以,萬貫敢留在淪陷的大興也是有原因的,即便正規軍前來攻打月秀山莊亦非易事,當然,萬貫并不希望和風、玉兩軍鬧翻,一開始就捐助風軍巨額銀兩,正是她示好的表現。
    月秀山莊的生意能做到這么大的規模,而萬貫還只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子,唐寅對她經商的頭腦甚是佩服,感覺她和范敏有得一比,但又不像范敏那么市儈。
    萬貫倒很是謙虛,對月秀山莊今日的成就毫不居功,只說那全是祖留下來的基業,自己是運氣好,出生在了萬家。
    她這種淡然如水、不驕不躁的個性,唐寅很是喜歡,和她聊天時,亦是相談甚歡。
    萬貫對唐寅的印象也很特別,他即有陰險奸詐的一面,但又有坦誠隨和的一面,反正和傳言中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形象完全不同。《52o小說》)
    等到宴會結束,天色業已黑了下來,阿三靠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天色不早,我們是不是該回城了?”
    還沒等唐寅說話,看出端倪的萬貫笑道:“風王殿下,本莊的歌姬和舞姬即便放在全國都稱得是屈一指,不知風王殿下有沒有興趣欣賞一番?”
    唐寅仰面而笑,先是向身旁的阿三擺擺手,示意他先退回去,而后對萬貫說道:“萬莊主敢這么說,想必定有過人之處,本王倒是很想見識見識。”
    連日來,除了征戰還是征戰,再好戰的人也打煩了,難得有機會輕松一下,唐寅可不愿意錯過。
    得到唐寅的肯,萬貫含笑拍了拍巴掌,很快,從大堂外走進來一群妙齡的輕紗女子。這些女子年紀都不大,最長者也就二十二、三歲的樣子,內穿大紅的短衣、短裙,外罩紅色的輕紗,走起路來,衣衫飄擺,婀娜多姿,向臉看,一個個巧笑倩兮,艷光照人。隨著這群女子進來,大堂內立刻滿屋飄香,像是燃起一團團的火焰,讓人不自覺地體溫升。
    萬貫一直在仔細留意唐寅的反應,想從中判斷出他的喜好。男人喜歡的不外乎三樣東西,權力、金錢和女人。
    唐寅貴為風王,已經擁有至高的權力,在這方面,萬貫自然不可能再給予他更多,所以她只能在金錢和女人這兩個方面投其所好。剛才吃飯交談的時候,萬貫有意意地到過月秀山莊藏有不少的稀世珍寶,但唐寅表現得興趣缺缺,顯然那不是他感興趣的東西,如此就只剩下女人了,這也是萬貫找來歌姬和舞姬的原因所在。《52o小說》)
    能不能和唐寅處好關系,這對月秀山莊至關重要,若能得到唐寅的歡心,哪怕桓國被滅,月秀山莊依然可以平安事,甚至還有機會把生意做得更大,反之,若是未能籠絡到唐寅,月秀山莊恐怕就要面臨難以想像的噩運了。
    萬貫并沒有夸大其詞,月秀山莊里的歌姬和舞姬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美人胚子,而且打小就經過專人的訓練,一個個不僅容貌出眾,體態優美,才情也過人,很懂得抓住男人的心思。月秀山莊把生意做得這么大,自然有他們的一套,要如何籠絡那些朝廷的官員、貴族,他們可是十分拿手的,只不過現在是換了個對象而已,由桓國的高官顯貴變成了唐寅。
    在歌姬清幽又美妙的歌聲中,舞姬們翩翩起舞,歌聲抑揚頓挫、時高時低,舞姬們亦是時快時慢、時聚時散,跳躍騰挪之間動若脫兔,舒展柔緩之間靜若處子,其狀之美,即像高貴的天仙子,又像攝人魂魄的妖魅,大堂里,即便是暗箭人員也不由得看得兩眼直,怔怔呆。
    唐寅又不是木頭,當然也喜歡美妙的事物,他面帶微笑,一手拄著地,隨意的側身坐于塌,另只手托著酒杯,邊聽歌賞舞,邊慢悠悠地喝著酒,一副沉溺其中的模樣。
    站于萬貫身后的管事偷眼瞄著唐寅,心中暗笑,論什么樣的男人都過不了酒色財氣這一關啊!不過,萬貫可沒有他那樣的輕松,有時候,男人對男人的了解也未必能強過女人。
    因為莊主的身份,萬貫要經常和男人打交道,高貴的、卑賤的,風雅的、庸俗的,什么樣的男人她都見過,對于男人的眼神也再熟悉不過,對方存有什么樣的心思,她一看對方的眼神便能猜出大概。此時的唐寅是看得入神,但眼神清澈,并**之念,可見他只是單純的欣賞,并其它的心思,這讓萬貫喜憂堪半。
    她喜歡唐寅的個性,不過,她也找不出來唐寅的喜好到底是什么,自萬貫主掌月秀山莊以來,還是第一次碰到讓她看不透的男人。
    等歌舞到尾聲的時候,舞姬當中緩緩走出一女子,來到唐寅的面前,跪坐于地,動作輕柔地托起酒壺,為他斟酒。
    在場舞姬的容貌皆為萬里挑一,而為唐寅斟酒的這位舞姬又是其中最為出眾的,在燭光的映照下,簡直美得不可方物,當她靠近唐寅的時候,就連阿三阿四一時間也忘記了攔阻。
    她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在輕托酒壺為唐寅斟酒時,美目盼兮,仿佛流淌著流光異彩,勾人魂魄。
    并不是個個女人都像舞媚那樣有天生媚骨,想要勾引男人還需要后天的培養,這也可以叫妖媚之術。
    唐寅對她的美目,有那么一刻,他亦是心猿意馬,有種把她摟入懷中的沖動。
    可他是自控力太強了,很快便把小腹剛剛升起的熱浪壓了下去。等女郎倒完酒水后,他伸出手指,含笑托起女郎的下巴,問道:“你叫什么名?”
    “回稟殿下,小女名叫媚兒!”女郎模樣美艷,聲音也動聽,嬌滴滴中帶些輕微的沙啞,讓人聽了心里癢癢的。
    “媚兒?!”竟然和舞媚的小名一樣!唐寅怔了一下,隨即收回手來,說道:“媚兒姑娘有如此過人的容貌,只做一舞姬豈不太可惜了?”
    聽聞這話,女郎心中一動,可還沒來得及接話,唐寅又道:“若是媚兒姑娘愿意,不如嫁到我風國去,我風軍當中有許多將軍還打著光棍呢!哈哈——”說著話,他仰面大笑起來。
    程錦、阿三阿四以及暗箭眾人全都樂了,說實話,如果己方有哪位兄弟娶到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那也是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顯然沒想到唐寅對自己竟然毫所動,女郎臉色頓是一變,原本亮晶晶勾人的眼睛也頓時黯然下來。
    這時候,萬貫欠身笑道:“媚兒可是月秀山莊最美的舞姬,就算風王想要人,我還不忍心放媚兒走呢!”
    唐寅又是一陣大笑,對眾歌姬、舞姬贊道:“月秀山莊的歌舞果然名不虛傳,也讓本王開了眼界,本應重賞,可惜,本王身并未帶太多的銀子,先欠著!”
    “小女多謝殿下夸獎!”眾女齊齊向前施禮。
    看出色誘已然沒有可能,萬貫向眾女揮了揮手,淡然說道:“你們都下去!”
    等眾女全部離開,萬貫又向外面瞧了瞧,方對唐寅說道:“殿下,天色已晚,本莊距都城雖不算遠,但深夜行路難免不會生意外,若是殿下不嫌棄,今晚就住在本莊,可好?”
    萬貫并非虛情假意的客套,而是誠心邀請。唐寅沉吟了片刻,點頭應道:“好!如此就討饒萬莊主了。”
    “哎呀,殿下太客氣了。”萬貫笑道:“殿下也不要老是莊主、莊主的叫小女了,就叫小女秀婉!”
    秀婉,恩,這個名可比萬貫好聽多了,也更適合用在她身。唐寅好奇地問道:“不知秀婉這名是……”
    “是小女的閨名!”萬貫玉面微紅,低聲解釋道。
    “哦!”唐寅點點頭,說道:“好!以后,本王就叫你秀婉!”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不知秀婉姑娘介不介意領本王在月秀山莊里逛一逛?”
    “當然可以,殿下不必對小女這般客套。”萬貫含笑站起身形,側身請唐寅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