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14

  第六一十四章
    唐寅和萬貫并肩而行,在月秀山莊里漫步,程錦和阿三阿四等人則遠遠的跟在后面。【】[]/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圣堂52oxs
    此時天色已黑,月秀山莊里卻是燈火通明,即便不在房內,外面庭院走道的兩側皆有石制的路燈。路燈都有經過精心雕琢,有些是人形,有些是獸形,形態各異,卻又栩栩如生。
    身邊沒有旁人,有些話唐寅也可直言不諱地說出來。他背著手,邊走邊笑呵呵地說道:“剛才,秀婉姑娘可是在有意試探我的喜好?”
    聽聞這話,萬貫臉色頓是一變,目露精光地看著他,怔了片刻,她面帶苦笑,坦誠道:“原來殿下早已經看出來了。”
    唐寅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以后大可不必再這樣做,對于月秀山莊,我沒有排斥之意,也沒有吞并之心,我的要求只有一點,不要做有害風國的事,只要能做到這點,我便可保你月秀山莊風生水起、生意興隆,反之,縱然你財可通天,也逃不過土崩瓦解的噩運。”
    萬貫聽得認真,背后的衣服不知不覺的被汗水浸濕好大一片。她正色回道:“《52o小說》過月秀山莊不會參與國戰之中,論誰輸誰贏,都會置身于事外,這點請殿下盡可放心。小女子只是一商人,沒有興國安邦的雄才大略,更沒有殺身成仁的信念和意志,只求能保祖業的平安,讓月秀山莊不至于在小女子的手上斷送。”
    “秀婉小姐能這么想,那是再好不過了。”唐寅一笑,說道:“大戰過后,廢待興,工商二者尤為重要,我能用到你月秀山莊的地方還有很多,甚至,可以讓你月秀山莊的生意擴展到莫地、寧地和風地。”
    萬貫聞言倒吸了口氣,倘若真能像唐寅說的這樣,那當然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唐寅會這么支持月秀山莊嗎?
    在風國,范家才是名副其實的工商業巨頭,風國每侵占一塊土地,范家總會在第一時間把觸角延伸過去,其一,范家的家底足夠雄厚,其二,范家的長女可是風王夫人,自然會得到風國朝廷的支持。\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要月秀山莊把生意擴展到風國各地,疑會觸碰范家的利益,與范家產生競爭,那不是以卵擊石嘛!
    想到這里,她暗暗搖頭,不確定唐寅這么講是不是在試探自己。
    她皺起眉頭,說道:“小女子多謝殿下的好意,不過,月秀山莊只要能維持現狀小女子就已經很知足了,哪里還敢妄加奢求?”
    唐寅樂了,停下腳步,轉頭凝視著萬貫,笑道:“秀婉姑娘一再說自己是商人,難道商人還有嫌自己賺錢太多的道理?”
    通過和唐寅的交談,萬貫能感覺出他的機敏,在他面前最好也不要說假話。她實話實說道:“小女子當然不會嫌錢多,只是……不想自尋死路罷了。”
    唐寅面露迷茫之色,不解地問道:“此話怎講?”
    不知唐寅是真糊涂還是裝糊涂,萬貫幽幽說道:“月秀山莊若是進入風國,那風國的范家又豈能容得下月秀山莊?”
    “哦!”唐寅眨眨眼睛,領會了她的意思,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說道:“偌大的風國,各行各業,那么多的領域,又怎能是一兩個大商家所能壟斷得了的?秀婉姑娘多慮了。”
    風國的工商業絕不是靠范家一家所能支撐起來的,引進月秀山莊,從某種意義上講,即能進一步充實風國的工商業,又能起到一定的競爭作用,可謂是一舉兩得。{清風手打shouda8}
    當然,以上的前條件是月秀山莊得能讓唐寅信得過。《52o小說》)
    聽唐寅的語氣,此事不像是隨便說說,也不像是在做試探,萬貫心中頓是一動,若風王是誠心實意地邀請月秀山莊進入風國,這可是天賜良機啊!
    她心思急轉,稍愣片刻,緊接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向前叩說道:“風王殿下的大恩大得,小女子沒齒難忘,以后只要是殿下有令,月秀山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唐寅含笑把她攙扶起來,幽幽說道:“秀婉姑娘請起,我還是那句話,月秀山莊不與我風國為敵,便是我風國的朋友,對朋友,我一向是大方得很啊,哈哈!”
    看著笑呵呵的唐寅,萬貫心中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身為桓人,唐寅就是最大的仇敵,可她心里也清楚的知道,桓國目前的局勢根本不是靠自己或一個小小的月秀山莊所能扭轉,與其不自量力的自取滅亡,還不如順應變遷,為月秀山莊上上下下的男女老少們爭取一塊立足安身之地。在萬貫身上,即有亡國之民的奈之情,也具有商人善于變通的精神。
    當晚,唐寅在月秀山莊住下,為了保證他的安全,萬貫還特意把自己所住的主院讓出來,并在主院的周圍布置下大量的家丁和護院。
    如果唐寅在月秀山莊有個三長兩短,那她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可是怕什么來什么,萬貫最擔心的就是唐寅在月秀山莊生意外,結果還是出了大事。
    和萬貫談完,唐寅便回房休息去了。他沒有睡在萬貫的臥房,人家畢竟是女子,他住在里面不合乎禮數,也不習慣,他休息的地方是在廂房。
    不過廂房里面也有些女子氣,散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味,唐寅感覺沒什么,但這恰恰影響到了他的嗅覺。
    深夜,萬籟俱寂,月秀山莊也陷入一片沉靜之中。
    唐寅在床榻上睡得安穩,阿三阿四、程錦等人則在房外小心翼翼的守夜。可誰都沒有想到,在風平浪靜的表面下,唐寅所住的廂房內部竟然出現了刺客。
    刺客并非是從外面進來的。
    在靜悄悄的房中,戶對面的墻壁上悄然聲地多出一只小黑窟窿,只有拇指粗細,很快,一支纖細的竹筒從里面緩緩伸出,絲絲的白煙由竹筒口內噴放出來。
    只是眨眼工夫,白煙就在房內蔓延開來。其實即便唐寅在睡覺的時候依然十分敏銳,但廂房里特有的幽香味影響了他的嗅覺,當煙霧已完全蔓延開,他竟是毫察覺。
    等了一會,竹筒慢慢收了回去,又過了五、六分鐘的時間,就聽墻壁上出咯的一聲微乎其微的輕響,緊接著,原本平滑的墻壁突然凹陷下去一塊,并慢慢升了上去,時間不長,墻壁上多出一只不足米寬的小門,三條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從小門里一步步地走了出來。這三人手中皆著鋼刀,高抬腿,輕落足,走路聲,就如同是三只鬼魅突然出現了似的。
    他們前先放出的迷香讓唐寅沒有任何的察覺,但墻壁凹陷下去時出的那聲輕響卻把唐寅驚醒了。
    他有夜眼,旁人或許看不清楚黑咕隆咚的房間里生了什么事,但他可看得一清二楚。
    房內竟然還有密道!唐寅心頭一震,立刻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了,有人要借助密道來行刺自己!
    他下意識地運動體內的靈氣,可不運氣還好,這一運氣,頓覺得頭昏腦脹,周圍的一切皆在自己眼前飛的旋轉。
    暗道一聲不好,自己已中了刺客的迷香。唐寅驚出一身的冷汗,不過這時候他又不能聲張,一是他不確定自己現在還能不能喊出聲來,二是即便他喊出了聲,在外面的阿三阿四、程錦等人沖進來前,這三名刺客可能也把自己砍成好幾段了。
    眼睜睜看著那三名刺客一點點的向床榻接近,可唐寅卻一點力氣都用不出來,而且頭腦的眩暈感越來越重,眼皮也變得越來越沉,睡意如洪水猛獸一般向他席卷過來。
    可他不敢睡過去,他心中明鏡似的,自己這時候若是睡著,恐怕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危急時刻,唐寅本能的摸向自己的彎刀,他的手在被下慢慢移動,當他的手指觸碰到刀身那一刻,寒鐵的冰冷感讓他的神智頓是一清。
    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唐寅張開手掌,猛的把彎刀的刀身握住,鋒利的刀刃立刻把他掌心割破,鮮血流淌出來,手掌上傳來的痛感也讓唐寅的體內又迸出一股力量。
    他躺在床榻上,閉著眼睛,動也不動,故意裝睡,他明白,以他目前的狀態根本法和刺客抗衡,他能生存下來的唯一希望就是攻其不備、出其不意。
    說時遲那時快。三名刺客仿佛三條鬼影,并排站在床榻前,三個人,六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平躺于床榻上的唐寅。
    須睜開眼睛,單單是三人所散出來的殺氣就已讓唐寅渾身上下的汗毛全部豎立起來。
    三名刺客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地把手中明晃晃的鋼刀舉起來,看準唐寅身上的要害,準備狠砍下去。
    就在三人要出刀的瞬間,平躺在床榻上的唐寅猛然一個翻身,出人意料的坐了起來,與次同時,彎刀揮出,在黑漆漆的房中畫出一道電光。
    突如其來又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刀,三名刺客毫防備,其中一人就覺得自己的脖頸突然一涼,接著,耳中傳來嘶嘶的聲響,眼前變成一片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