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17

  第六一十七章
    唐寅欣慰地一笑,看眼程錦,說道:“程將軍會協助秀婉姑娘一同去查的。【】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
    萬貫向程錦拱了拱手,說道:“如此就麻煩程將軍了。”
    “萬莊主客氣!”程錦拱手回禮。
    “風王殿下,小女子還有一個不情之請。”萬貫對唐寅說道。
    唐寅含笑說道:“秀婉小姐有話請講。”
    萬貫正色說道:“月秀山莊的生意遍布全國,對于這點想必殿下也是知道的,因為生意的關系,我月秀山莊與許多城主、縣、郡皆有往來,以后風軍要南下出擊時,我月秀山莊或許也能幫得些忙。”
    呦!這倒是唐寅沒有想到的,他雙眼先是一亮,但很快又恢復正常。他含笑問道:“秀婉小姐不是一直都說不想參與到國戰當中嗎?怎么突然又要幫助我軍了?”
    “一是殿下對小女子恩重如山,小女子以為報,只能助風軍弟兄一臂之力了。其二,這次殿下被行刺之事,也讓小女子有所感悟啊!”萬貫表情黯然地說道。
    “哦?”唐寅好奇地問道:“不知,秀婉小姐能否告知有何感悟?”
    “有人欲害我月秀山莊!”萬貫目光一凝,幽幽說道:“這次風軍大舉來犯,朝廷和許多富商豪門皆以搬遷到南方,唯獨我月秀山莊未動,想必很多人都懷疑我月秀山莊與風軍私通,懷恨在心。昨晚,殿下在我莊遇刺,論成功與否,皆可讓我月秀山莊身陷囹圄,可謂是一石二鳥。與其坐等旁人來害我,還不如我助殿下一舉滅桓!”
    呵!聽聞她這番話,讓程錦乃至唐寅不得不對她另眼相看。
    唐寅眨眨眼睛,問道:“那秀婉小姐為何不干脆向桓國朝廷表明心意,或者干脆與桓國朝廷聯手對付我風軍呢?為何偏偏要與我風軍聯手對抗桓國朝廷呢,秀婉小姐可是桓人啊!”
    萬貫對唐寅狐疑的目光,語氣堅定地說道:“月秀山莊做事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成功,明明知道會失敗,還要一意孤行,那不是月秀山莊所為。《52o小說》52oxs何況,桓王心胸狹小,一旦對月秀山莊產生懷疑,論以后月秀山莊做什么,都法再打消桓王心頭的疑慮,哪怕桓國這次御敵成功,我月秀山莊日后也必受其害。”
    唐寅怔了一下,隨后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說道:“秀婉小姐果然是才思敏捷,你的這個‘不情之請’正是我風軍目前所需,我這回可要多謝秀婉小姐你啊!”
    “殿下折殺小女子了!殿下心胸開闊,又心思縝密,令小女子心折不已,這也是小女子愿意追隨殿下的原因之一。”萬貫拱手說道。
    “哈哈!”唐寅再次大笑,搓著手說道:“秀婉小姐把我夸得這么好,倒是讓我所適從了。”
    程錦在旁也笑了,至少在他聽來,萬貫說的這些話都是她的肺腑之言,想不到一件行刺的壞事,最后竟然演變成了這個結果。
    月秀山莊在桓國有著巨大的生意絡和人脈關系,它肯協助風軍,那疑會讓風軍如虎添翼,以后攻城掠地也將變得事半功倍。
    唐寅在大興還不想馬南下,可是戰事耽誤不起,等到后方輸送來的新兵抵達大興后,梁啟和子纓雙雙向唐寅請令,要率軍南下。
    由于桓國的主力中央軍業已全軍覆沒,逃亡到鹿臺的桓國朝廷短時間內也法再集結起像樣的軍隊,唐寅感覺接下來的戰斗會很輕松,也就不急于隨軍南下,他令三水軍和天鷹軍先行一步,兵分兩路,分從平寧和丹陽二郡南下,直取鹿臺。{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為了配合風軍的行動,靈霜這邊派出玉國的第二、第三兩支主力軍團,和風軍形成四路大軍齊頭并進之勢,不給桓國朝廷任何的喘息之機。圣堂52oxs
    很快,由安國進入桓國的平原軍、直屬軍、戰軍也傳來消息。本來此三軍進入桓國之后打算直接南下,進取鹿臺,可聽說安軍的白晴一部還受困于豐陽,蕭慕青臨時改變主意,統帥大軍西進到豐陽,解白晴一部的被困之危。
    等平原軍、直屬軍、戰軍抵達豐陽的時候,安軍已在這里足足堅守了兩月有余,七十多天。在這七十多天里,安軍的傷亡暫且不說,單單的城中的民宅就已消失了三成。
    那不是被打光的,而是被拆光的。豐陽城內囤積的滾木擂石早已耗光,為了抵御城外的川軍,安軍只能拆掉城中的房屋,把門板當成擋箭牌,把房梁當成滾木,把磚瓦當成擂石。
    戰斗之艱苦,安軍抵抗之頑強,從中也可見一斑。
    蕭慕青帥軍抵達之后,立刻與豐陽城外的川軍展開一場正面交鋒。
    在兵力,風軍占有絕對的優勢,在體力,圍攻豐陽兩個多月的川軍亦是人困馬乏,這一戰,雙方拼殺激烈,最終還是以川軍的大敗而告終。
    戰敗后的川軍一路向南逃亡,薛榮還想逃到丹陽郡后再重整旗鼓,可是這時候,風玉兩國的四路大軍分頭南下,丹陽郡岌岌可危,士氣低落、戰力大損的川軍難以在丹陽郡立足,奈之下,薛榮只能再次下令南撤。
    在川軍撤退的過程中,川王肖軒的王令傳到軍中,先是抽調回群龍的血衛營,時隔數日,又命令薛榮,讓他收攏己方將士,全軍退回川國國內。
    至此,川國援助桓國的計劃算是徹底以失敗告終,當初增援桓國浩浩蕩蕩的四十萬川軍,現在返回川國本土,已然折損過半。
    沒有了川軍的支援,桓國敗得更快了,風國的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直屬軍、戰軍以及玉國的第二、第三軍團,還有安國的白晴一部,現在都在向南推進,各路大軍的矛頭直指鹿臺。
    別說桓國的中央軍已經被打光,就算主力尚存,也抵御不過風、玉、安三國這么多軍隊的猛攻。戰事到此,桓國已陷入全面劣勢,生死存亡系于一線之間。
    另一邊,在安國作戰的川軍也失去了先前勢如破竹的勁頭,恢復斗志的安軍雖說還處于全面被動的守勢,但已能有效地阻止川軍的推進,將川軍死死阻擋于安國南方。
    勝利的天平越來越向己方傾斜,身在大興的唐寅自然也是滿心歡喜。現在戰事還沒有結束,桓國朝廷仍在,可唐寅已然在大興開始著手組建新朝廷了。
    所謂的新朝廷實際就是風國朝廷的延伸。唐寅在大興設置了桓地總巡查使一職,并由皇廷右相郭童出面來兼任此職。
    表面看,郭童是直接效忠于當今的天子殷諄,桓地等于是收回到天子手,實際,郭童早已被唐寅所收買,以唐寅馬是瞻,他所效忠的對象也早就不是殷諄,而是唐寅了。
    這次對桓之戰,風、玉、安三國皆有出兵,所以在滅桓之后,桓國的領地理應由三國平分,不過,唐寅可不想把進到嘴里的肥肉再吐出去。
    他征調官元吉和邱真陪著郭童一并趕到大興,對于如何瓜分桓地一事,他也需要和他二人好好商議一番。
    這天,晚間,唐寅剛剛吃過晚膳,正準備到花園里去散散步,阿三進來稟報,說程錦和萬貫求見。
    這些日子,程錦一直都在月秀山莊調查刺客同黨一事,今天他和萬貫一同前來,想必是事情已有結果。唐寅揚揚頭,說道:“讓他二人進來說話。”
    阿三答應一聲,轉身出去,時間不長,程錦和萬貫雙雙走了進來。
    “屬下小女子見過大王!”程錦和萬貫拱手施禮。
    唐寅擺擺手,笑問道:“想必,調查刺客一事已有結果了?”
    “大王英明,確有結果!”程錦應道,接著,轉回頭,向外面沉聲喝道:“帶進來!”隨著他的話音,兩名暗箭人員把一個三十出頭的漢子推進房中。
    唐寅好奇地下打量這漢子幾眼,不解地問道:“這位是……”
    不等程錦說話,那漢子已撲通一聲跪在地,顫聲說道:“小人張彪,是月秀山莊的護院。”
    “哦!”唐寅沒有追問,等他自己繼續說下去。
    “風王殿下,呂沖和陳陽行刺殿下之前,也有來找過小人,要小人和他倆一同行動……”
    唐寅擺擺手,打斷張彪的話,他問道:“你說的呂沖和陳陽又是何人?”
    程錦在旁解釋道:“就是行刺大王那三名刺客中的兩人。”
    “恩!”唐寅點點頭,又向張彪揚道:“繼續說下去。”
    “當時,他二人說,莊主……莊主厚顏恥,向風人卑躬屈膝,乃賣國之奸賊,這次難得風王住在本莊,我們正好可趁機下手,為桓國鏟除大患。成功了固然是好,就算不成功,也可嫁禍于莊主,借風人之手為桓國鋤奸。”
    邊說著話,張彪也邊瞄著站在一旁的萬貫,他繼續道:“可是,莊主對小人恩重如山,小人實在不忍心做加害莊主之事,所以當場就拒絕了他二人。”
    “呵呵!”唐寅冷笑一聲,質問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他二人有行刺之意,為何不前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