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18

  第六一十八章
    “小人不敢啊!”張彪顫聲說道:“呂沖乃天恩堂的人,而陳陽則是萬霄閣的弟子,這……這兩大幫派都不是小人能招惹得起的啊,若是小人舉報他倆,那……那小人也將死葬身之地!”
    “知情不報,你以為你就能活嗎?”唐寅瞇縫起眼睛,說道:“你這么做,不僅會害死你自己,也會害了你的恩人!”
    “小人知錯了,大王饒命,小人知錯了!”張彪嚇得汗如雨下,連連向前叩。【】[]圣堂最新章節52oxs
    唐寅沉聲問道:“你可知誰是主謀?呂沖和陳陽二人可還有其余的同黨?”
    張彪顫巍巍地抬起頭,結結巴巴道:“誰……誰是主謀小人不知,但……萬霄閣肯……肯定是同黨,隨呂沖和陳陽一同行刺的還有吳三,他是……萬霄閣的護法之一,而且,萬霄閣與朝廷又一向有往來,所以……所以小人才推斷此事和萬霄閣有……關聯!”
    “萬霄閣?”唐寅看向程錦,問道:“那又是個什么鬼東西?”
    “回稟大王,是桓國本地一游俠幫派,勢力不小,幫眾不下千人。”程錦拱手回道。
    唐寅對游俠幫派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只會給自己制造出這樣那樣的麻煩。他臉色陰沉,冷冷說道:“又是游俠幫派,諸如此類,皆應斬盡殺絕,這次若不能殺一儆,日后還指不定要弄出什么樣的大麻煩呢!”說著話,他對程錦道:“程錦,這事由你去辦,讓這個萬霄閣從此消失!”
    程錦暗暗皺眉,向唐寅微微搖頭,低聲說道:“大王,對付桓地的游俠幫派,由我們出手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這也容易引起其它那些游俠幫派的敵意啊!”
    唐寅猛的拍下桌案,怒聲問道:“難得人家的刀已經砍到我的脖子了,還要我置之不理嗎?”
    “屬下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只是覺得對付桓地的游俠幫派,還應由桓人自己去做最為合適,我風人若是趟了這淌渾水,以后的麻煩只怕窮盡。圣堂52oxs”程錦正色說道。
    “哦……”唐寅沉吟了一聲,揉著下巴考慮半晌,語氣緩和了許多,問道:“你的意思是……”
    “對付萬霄閣……”說著話,程錦轉頭看向萬貫,笑呵呵地說道:“最好是由月秀山莊出面去做!先,月秀山莊有這個實力,旗下招募有那么的游俠,完全可以和萬霄閣一較高下,其二,月秀山莊師出有名,畢竟萬霄閣這次是想嫁禍月秀山莊,打著報仇的旗號,合情合理嘛。”
    唐寅聞言,眼睛頓是一亮,心中暗贊道:這倒是個好主意啊!
    不過,萬貫的臉色就沒那么好看了,她只想安安穩穩地做生意,對于麻煩,躲還躲不及呢,現在倒好,程錦把這么一個大麻煩丟給了自己。
    她急忙向唐寅拱手說道:“風王殿下,月秀山莊可不是游俠幫派,只會做生意,不懂得和游俠幫派爭斗那一套啊!程將軍之言絕非月秀山莊能力所及,還望風王殿下明鑒!”
    “呵呵!”唐寅笑了,說道:“秀婉姑娘過謙了,我倒是覺得你月秀山莊肯定能打垮這個萬霄閣。”頓了一下,他又道:“其實,幫派之爭和兩國交戰差不多,打的就是錢,誰的錢多,誰勝利的希望就大,我想以月秀山莊的財力,壓死桓地任何一個游俠幫派都是輕而易舉之事,何況,萬霄閣這次是沖著你月秀山莊來的,由你月秀山莊出面,當然最合適不過了。”
    見萬貫還要說話,唐寅擺了擺手,說道:“不必再多言,此事就這么定了。《52o小說》)一個月!一個月之后,我不想再聽到萬霄閣這個名。”說完話,他站起身形,邁步向外走去。
    走到房門口,他仿佛又想起什么,站定,頭也沒回地向后指了指仍跪在地的張彪,冷聲說道:“知情不報,等同于心懷叵測,與逆黨異。斬了!”說話之間,唐寅已走出房門。
    隨著他的話音,立刻有兩名侍衛走到張彪近前,拖著他不由分說的向外走去。張彪直嚇得汗如雨下,連聲大叫道:“風王饒命,風王饒命啊!莊主救我,莊主快救救小人啊!”
    萬貫臉色頓變,急聲叫道:“風王殿下!”
    她還想追去,程錦已先一步把她攔住,正色說道:“萬莊主,君戲言,既然大王已下令,就絕不會再有更改!現在大王只給萬莊主一個月的期限,時間緊迫,萬莊主應趕快回莊去準備!”
    “你……”萬貫看著面表情的程錦,肺子都快氣炸了,抬手指著他,臉色漲紅的一個都沒說出來。張彪死不足惜,可是要月秀山莊在一個月內消滅掉萬霄閣那就太強人所難了,這已經遠遠出了月秀山莊的能力范圍。
    張彪的求救聲在外面漸漸消失,萬貫怒視著程錦良久,最后狠狠一跺腳,氣極拂袖而去。她走得快,程錦追出來的也快,他走在萬貫的身邊,不解地問道:“萬莊主為何生氣?”
    聽聞這話,萬貫更氣,這個程錦,平日里死氣沉沉的,沒想到心眼這么惡毒,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奚落自己。
    她猛的站定身形,轉頭瞪著程錦,氣呼呼地說道:“我本把程將軍當成朋,卻沒想到程將軍會這么對我?”
    程錦一成不變的臉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意,說道:“萬莊主誤會我了。”
    “誤會你什么?你把我月秀山莊陷入萬劫不復的窘境,難道我還要感激你不成?”
    “我并不需要萬莊主的感激,不過,我確實是在幫助萬莊主。”程錦正色說道:“原本寧地、莫地也有許多像萬莊主這樣的大商家,可是萬莊主知道他們現在都在哪嗎?”
    萬貫驚訝地看著程錦,眨了眨眼睛,緩緩搖頭。程錦輕輕點了點自己的腳下,然后說道:“想必,萬莊主并不想落得和他們同樣的下場!想要自保,就必須得讓大王信任你,可如何才能爭取大王的信任,只有盡心盡力的為大王去做事,這次,對于月秀山莊而言就是個難得的表現機會,我為萬莊主爭取這個機會,難道不是在幫你嗎?”
    啊?萬貫倒吸了口氣,喃喃說道:“可是,在月秀山莊的時候,殿下對我說過,只要月秀山莊不暗通桓國朝廷,殿下就不會難為我月秀山莊,甚至還會讓月秀山莊的生意擴大到風國的全境。”
    程錦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大王的這番話,也是有前條件的,是大王能信得過你。若大王信任你,大王說的這些話自然能兌現,但大王若不信任你,這些話,就僅僅是安撫之詞了。”你也可以理解為是悼詞!程錦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一句。他皺了皺眉頭,又道:“今日,我說的已經夠多了,言盡于此,至于怎么做,萬莊主是聰明人,想必心中已有定論。”
    當時風王和自己交談時,言語誠懇,并不像安撫之詞,可是程錦根本沒必要欺騙自己,而且他是風王的近臣,最了解風王的心思,難道,風王真的如此可怕嗎?
    見程錦要走,萬貫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快步前,把程錦的衣袖抓住,拉著他問道:“程將軍,既然你肯幫我,那就幫我到底,告訴我,究竟該怎么做!”
    “遵大王之命,一個月內,滅掉萬霄閣!”程錦說道。
    “可是……我根本就不懂幫派之爭啊!”萬貫的額頭急出虛汗。
    “但是我懂。”程錦面表情地說道:“任你月秀山莊再有財力,也不可能在一個月內滅掉萬霄閣,你以為大王不知?大王要的,只是借用你月秀山莊的名頭罷了,背地里,我暗箭自會助你一臂之力。”
    原來暗箭會幫著自己!萬貫聞言,如釋重負,她松開程錦的衣袖,長吁口氣,邊撫著自己的胸口邊搖頭說道:“程將軍應該早點告訴我嘛!”
    “現在說也不遲嘛!”
    萬貫眼珠轉了轉,問道:“只要這次能順利完成殿下交代的命令,殿下就能信任我月秀山莊了!”
    程錦聳聳肩,模棱兩可地說道:“或許!”
    萬貫頓時皺起眉毛,再次拉住程錦的衣袖,問道:“什么叫也許?”
    看她氣呼呼的樣子,程錦暗暗苦笑,如果大王能如此輕信一個人的話,那身邊的近臣就不知要有多少了。他說道:“到時,大王會信任你,但不會完全信任你。”
    見她還要問,程錦索性一口氣說完,繼續道:“如果想要大王完全信任你,也簡單,效仿范家!”
    說完話,程錦拉掉萬貫的手,大步走開了,留下萬貫一個人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來神。
    效仿范家!程錦的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唐寅能那么信任范家,讓范家的生意遍布整個風國,甚至其財力都能與風國朝廷相匹敵,完全是因為范敏的關系。
    范敏即是唐寅的夫人,也是范家的長女,錢財進入范家腰包,也就等于流入到唐寅的手中,他當然可以容忍范家的生意做大做強,甚至達到富可敵國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