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19

  第六一十九章
    月秀山莊并不是游俠幫派,但它所招募的靈武高手眾多,再加有暗箭在暗中相助,想滅到桓地任何一個游俠幫派都不是難事。【】[官場-小說]《52o小說》52oxs)
    唐寅把此事交給程錦和萬貫去處理,他自己則安心籌劃如何割分桓地一事。不日,邱真、官元吉、郭童等人抵達大興。
    現在桓國姓業已相繼返回大興城,城中的繁華和以前比起來也差不到哪去,街道人來人往,兩側商鋪林立,看不到絲毫大戰過后的蕭條景象。
    或許侵占的土地太多了,風軍的傳統和習慣也逐漸在改變,不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的就屠城,濫殺辜,當然,風軍能善待桓地城邑,也和桓軍抵抗不強有直接關系。
    進入大興,看到城內大街小巷的景象,邱真、官元吉也在暗暗點頭,偌大的桓國都城,在被己方占領之后竟然找不到任何的戰損痕跡,這也算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了。
    被侍衛們接進王宮后,他們與唐寅見面,在場的還有殷柔和靈霜。
    沒等旁人開口說話,郭童搶步先來到唐寅面前,一躬到地,笑容滿面地說道:“看到殿下風采依然,更勝從前,微臣欣喜不已啊!”
    這次他被唐寅推薦為桓地總巡查使,雖說明知道這個頭銜只是個擺設,但他還是很高興,至少從中可以看出來,皇廷那么多的大臣當中,風王還是比較看重他的。
    唐寅最瞧不起的就是郭童這種人,但面子還得要過得去。他微微一笑,抬手扶起郭童,說道:“郭相遠道而來,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為殿下做事,即便再苦再累微臣也心甘情愿。”郭童一本正經地說道。
    邱真和官元吉互相瞧瞧,不約而同地樂了。《52o小說》)他二人分別向唐寅、殷柔、靈霜施禮,說道:“見過大王、公主殿下、玉王殿下!”
    聽聞他二人的話,郭童才猛然意識到除了風王外還有公主和玉王在場呢,他又忙向二女施禮問安。
    靈霜以前沒見過郭童,即便是初次見面,對他也實在沒什么好印象,她只是淡然笑了笑,微微擺下手,說道:“郭相不必多禮。”
    至于殷柔,對郭童的態度就更差了,別過頭去,看都沒看他,好像沒聽到他的問安似的。郭童倒是也不在意,在場的這些人中,他只看重唐寅,其他人對他而言皆可有可。
    “這次殿下親自隨軍出征,討伐桓國,令我方將士軍心大振,一路打下來,戰必勝,攻必克,勢如破竹,可喜可賀,也更是令人佩服啊!”
    郭童在唐寅面前就像只搖尾乞憐的哈巴狗,什么話好聽就揀什么話說。
    諸如此類的甜言蜜語,唐寅已聽過太多太多,基本可以免疫了。他悠然而笑,說道:“郭相過獎了。本王已派人布置了酒宴,我們去邊吃邊聊!”
    “殿下請!”“請!”
    酒宴設在唐寅所住的寢宮附近。在宴會,經過短暫的寒暄之后,唐寅問道:“我出征的這段時間,國內的情況如何?”
    “歌舞升平,一派祥和。”郭童搶先回道。
    官元吉說道:“新都鎮江局勢穩定,但莫地各郡縣還時有騷亂生。”
    邱真接道:“平定地方騷亂,南延將軍所率的虎賁軍功不可沒,自大王出征以來,虎賁軍已先后剿滅杜豐、郭士忠、李懷仁等十余支叛黨逆軍。《52o小說》52oxs”
    唐寅聞言,仰面而笑,說道:“虎賁軍之驍勇善戰,果然名不虛傳啊,若非國內還不太平,這次出征桓國,我論如何也會把虎賁軍帶過來。”
    “是啊,有虎賁軍鎮守國內,猶如定海神針,各叛軍、逆黨一聽到虎賁軍的名頭,大多都作鳥獸散,不攻自破。”官元吉對虎賁軍亦是贊不絕口。
    “這次你二人同來大興,朝廷由誰來主掌大局?”唐寅好奇地問道。
    “御史大夫張哲張大人。”官元吉和邱真異口同聲地說道。
    “哦!”唐寅輕輕應了一聲,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在風國,右相、左相、御史大夫三人的品級都是正一品,相互之間只有制衡,不分高低,現在官元吉和邱真都不在朝廷,由張哲來主掌朝政也是應該的,只是唐寅覺得張哲這個人太過于剛直,做事迂腐,不懂變通,不太適合掌控全局。
    見唐寅這樣反應,官元吉和邱真同是暗暗皺眉,前者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認為張大人不妥?”
    “呵呵!”唐寅笑了笑,說道:“我覺得宗元倒更適合一些。”
    論能力,少府宗元不見得比張哲高明,但宗元有一點勝過張哲許多,就是會做人,善于揣摩人心,做事八面玲瓏,面面俱到,和官元吉有相似之處。
    官元吉點點頭,但沒有接話。他也認為宗元比張哲更適合主持朝政,但少府的品級是從一品,把正一品的御史大夫涼到一旁,讓從一品的少府主持朝政,也太說不過去了,這又讓張哲心里怎么想?
    邱真哈哈一笑,說道:“元吉和臣在大興也呆不了幾天,不日便要回都,區區一兩個月的時間,想必都城也不會生什么亂子。”
    “恩!”唐寅應了一聲,隨即又說道:“不過桓地這邊的事務也不少,大事小情的堆積了好些,不然,我也不會急于召你二人來大興。”
    “殿下放心,處理這些瑣事,微臣還是很在行的!”郭童終于找到插嘴的機會,急忙請纓獻殷勤。
    唐寅樂了,轉過頭來,對郭童笑道:“這是當然了,許多事情,免不了要麻煩郭相辦理呢!”
    “哎呀,殿下太客氣了,實在是折殺微臣!”
    正說著話,一名侍衛來到大殿的門口,探頭向里面張望。
    見狀,阿三快步走了過去,那侍衛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阿三點點頭,揮手讓他退下,然后返回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月秀山莊的萬莊主求見。”
    這陣子,萬貫經常出入王宮,主要是匯報打壓萬霄閣的進展情況。唐寅沉吟了片刻,對阿三說道:“讓她進來,對了,讓人再擺張桌子,添副碗筷。”
    “是!大王!”阿三答應一聲,快步而去。
    時間不長,有侍衛在大殿里又擺放一張桌子和坐塌,并將酒菜和碗筷放好。正當眾人感覺奇怪,不知又有誰來赴宴的時候,萬貫從外面走了進來。
    進來之后,萬貫有些吃驚,沒想到大殿里有這么多人,平日她和唐寅都是單獨見面的。
    唐寅向眾人一笑,介紹道:“這位是月秀山莊的萬貫萬莊主,別看萬莊主年紀不大,但列位可不要小覷,月秀山莊在桓地是第一大商家豪門,富可敵國啊!”
    對于桓國的月秀山莊,主管內政的官元吉可是有所耳聞,想不到其莊主竟然是位二十出頭的姑娘。他欠起身形,拱手笑道:“原來是萬莊主,在下官元吉。”
    呦!官元吉?那不是風國的右相嗎?萬貫暗暗吸氣。這時候,一旁的阿三為她一一做介紹,低聲說道:“大王右手邊的是公主殿下,左手邊的是玉王殿下。”接著他又用手指道:“這位是右相官大人,這位是左相邱大人,這位是皇廷右相郭大人。”
    就算萬貫見過大場面,可仍被在場這些人的身份嚇了一跳。除了風王之外,還有公主、玉王以及風國的左右丞相、皇廷的右相,可以說每個人的身份都是非同尋常。
    萬貫反應也很快,收斂心神,動作不急不緩地相繼向眾人施禮。
    唐寅含笑擺擺手,說道:“在場的都不是外人,秀婉小姐也不必拘謹,坐!”以后要把月秀山莊引進風國,免不了會和朝廷打交道,現在正好可以讓元吉、邱真和萬貫前認識。
    在阿三的指引下,萬貫小心翼翼地坐好,同時也在偷眼打量在場的眾人。
    風國的左右丞相比她想像中要年輕得多,看去比風王年長不了幾歲,與之相比,皇廷右相就顯得有些老態龍鐘了,讓她感覺不舒服的是,自她進來后,郭童的目光就一直在她身打轉,臉還掛著怪笑,對方打的什么心思,她自然心知肚明。不過,最令她如坐針氈的是殷柔和靈霜對她審視的目光。
    萬貫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皮相長得還算不錯,可是見到殷柔之后,連她都有些晃神,感覺很不可思議,天下間怎么可能會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靈霜清了清喉嚨,對唐寅說道:“王兄,我們在商議國事的時候,有一外人在場有些不太合適?”她沒有刻意控制音量,話聲足夠在場每一個人聽清楚的,包括萬貫在內。
    萬貫面色一紅,有些窘迫地垂下頭去。她和靈霜的身份法相比,人家即便是當面嘲諷她,她也只能忍著。
    唐寅倒是毫不介意,笑道:“我軍南下,月秀山莊從中可是幫了大忙,所以秀婉小姐也并不算外人,王妹須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