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20

  第六二十章
    唐寅越是幫萬貫說話,靈霜就越覺得不痛快,她哼了一聲,別過頭去,未在說話。[]《52o小說》)唐寅看出她在生氣,但也不知她在氣什么,奈地搖了搖頭,隨即對官元吉說道:“月秀山莊在桓地的生意能做到如此之大,可見秀婉小姐能力群,是經商的天才,我想,在我大風國內支持一下月秀山莊的生意,不知元吉意下如何?”
    “這……”聽大王話中的意思,是要把月秀山莊的生意引入風國,這讓官元吉有些意外。
    在風國,真正能稱得有勢力的商家只有范家,現在要引進月秀山莊,這兩家難免要起紛爭,一時間,他也分析不出來這樣做是好還是壞。
    不確定的事,官元吉可不會亂說,他沉吟片刻,問道:“微臣不知大王這么做意欲何為?”
    “一家獨大,未必就是件好事,兩虎相爭,也未必就是件壞事,元吉,你說呢?”唐寅笑吟吟地反問道。
    官元吉眼珠轉了轉,含笑道:“既然大王心中已有定論,微臣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微臣有些擔心,這……會不會引起萬安夫人的誤會。”他所說的萬安夫人就是指范敏。
    唐寅下意識地看眼殷柔,淡然說道:“敏兒不會如此小氣。”
    “那微臣便話可說了。”官元吉端起酒杯,向示意了一下,隨后一飲而盡。
    見官元吉并沒有明確地表示反對,唐寅心中已然有了底。他又對萬貫笑問道:“秀婉小姐,萬霄閣的事目前進展的如何了?”
    萬貫面色頓是一正,必恭必敬地回道:“回稟殿下,萬霄閣的各處分堂皆已被消滅,現在只剩下總堂,據程將軍推測,最多還需五天,便可讓萬霄閣就此除名。圣堂52oxs”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說道:“現在還不足半個月,月秀山莊果然是好效率。/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小女子并沒有做什么,這些都是程將軍的功勞。”萬貫毫不居功,把所有的功勞都推給程錦,她倒真有些害怕以后再有這樣的事又要落月秀山莊的頭。
    唐寅笑聲更大,贊道:“秀婉小姐即有能力,又居功不傲,實在難得,若你是男子,我定會讓你統帥千軍萬馬,到戰場去征戰!”
    還有本姑娘不是男子!萬貫暗暗吐了吐舌頭,嘴還是言不由衷地說道:“多謝殿下夸贊,小女子榮幸之至!”
    這場酒宴眾人都吃得很盡興,只有靈霜是強顏歡笑,悶悶不樂,她感覺唐寅對萬貫不同于對其他的女人。
    殷柔倒是沒感覺出什么,反而還挺喜歡萬貫,同為女人,她感覺萬貫比自己聰明得多,也精明得多,能掌管那么大的生意,實在令人佩服。
    宴會結束之后,唐寅派人送萬貫回莊,又安置好郭童的住處,這才拉著官元吉和邱真到房里密談。
    把閑雜人員都打出去,只剩他們三人在房中,唐寅這才收斂笑容,正色說道:“桓國覆滅已成定局,戰后,桓國的一十四郡該如何來分?”
    官元吉坐到一旁,揉著下巴,沉默語。邱真想了一會,開口說道:“北兩郡可分給玉國,南兩郡可分于安國,余下的十郡,我國可獨占。”
    唐寅皺起眉頭,嘟囔道:“安國懦弱,戰力又不強,只怕今日分他兩郡,明日便會丟掉。”
    邱真說道:“就算是那樣,那也是安國自己的事,而我國已做到仁至義盡,任何人都挑不出口實了。《52o小說》52oxs)”
    “非要把兩郡之地讓給安國嗎?即便寸土不分于安國,安國又能拿我國如何?何況,越澤當初也說過,只要我風國肯助安國,滅桓之后,安國可寸土不要。”
    兩郡之地,唐寅實在不想平白故地讓給別人。
    “安國可以這么說,但我國可不能這么做。”邱真說道。
    “大王,兩郡之地,只是蠅頭小利而已,我們不可因小失大啊!”官元吉說道:“何況,大王早已把安國視為囊中之物,滅安只是早晚的事,現在分安國些甜頭,讓它死心塌地的信任我國、依賴我國,不恰恰對我國很有利嗎?”
    官元吉的這番話讓唐寅大點其頭,幽幽說道:“元吉所言有理。”
    邱真眼中精光一閃,陰笑著說道:“分兩郡給安國,我國還可名正言順的駐軍進去,明面,是幫安國駐守桓地,預防川國來攻,實際,就等于是在安國西南埋下一把尖刀,等日后我國對安用兵之時,可南北齊攻,下夾擊,打安國個措手不及。”
    呦,這倒是自己以前從未考慮過的。唐寅撫掌大笑,由衷贊嘆道:“邱真,你眼光的長遠可真是勝過我許多啊,由此來看,分兩郡給安國倒是對我國十分有利,就算安國不想要,我們也應該應塞給他。”
    “大王英明!”官元吉頓了一下,低聲說道:“微臣倒是覺得,分給玉國兩郡一事值得商榷。玉國隨我國征戰,獲得的實惠已經不少,國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還大增,玉軍的戰力也非比從前,大王要小心,養虎為患啊!”
    聽聞這話,唐寅愣住,呆呆地看著官元吉和邱真,久久未語。
    他和靈霜之間的特殊關系,確實讓他對玉國已許久不報防備的心理。現在,玉國依附著風國,就像是趴在風國身的一只吸血鬼,風國每吞掉一口食物,玉國便會從中吸收一定的營養,久而久之,風國在壯大,可玉國的國力也同樣在飛增強,如果有一天玉國對風國突然難,與川國聯手對付風國,后果將不堪設想。
    唐寅仰著頭,托著下巴,久久語。玉國敢和風國決裂嗎?靈霜敢這么做嗎?唐寅邊想,眉頭也邊皺緊,沉默半晌,他問道:“你二人說說,我現在該怎么做?”
    “兩條路,其一,突然難,以雷霆萬鈞之勢滅掉玉國,永絕后患,其二,盡快與玉王成親,變婚約為實質,至少可保風玉兩國在近期太平事。”官元吉說道。
    “近期?”
    “是的,大王。大王與玉王成親之后,兩國君主不可能長期分居兩國,兩國臣民也務必會催促大王和玉王住在一起,到那時,玉國必然另立新君,十之**就是玉王的長弟,此人年幼,成為玉王之后也不會有太大作為,可是等過幾年,他長大之后,玉國就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了。”官元吉分析道。
    唐寅邊聽邊點頭,等官元吉說完,他仰面而笑,說道:“第一條路風險太高,而且還容易落下個不仁不義的話柄,就按照第二條路走,幾年的時間,我想也足夠我們平定川國的了,等到天下一統,只剩下玉國一家的時候,它已力回天了!”
    “大王圣明!”唐寅所言正好和官元吉、邱真考慮的一樣,兩人雙雙拱手施禮。
    “那分給玉國的兩郡……”
    “大王可把此二郡作為聘禮。”邱真笑道:“既然大王已與玉王成親,那么分地之事便可不用再斤斤計較。”
    唐寅問道:“什么時候成親為好?”
    官元吉接道:“對桓之爭結束,回國之后,大王即刻與玉王成親就是。”
    “恩!”唐寅應了一聲,眼珠轉了轉,說道:“回都后,我先娶柔兒,再娶王妹!”
    官元吉和邱真相視而笑,說道:“那可就是雙喜臨門,乃我大風之福了!”
    “哈哈!”唐寅再次大笑起來。
    隨著官元吉、邱真、郭童的到來,唐寅也徹底從繁忙的公務當中抽身出去,可以隨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了。
    聽說月秀山莊和暗箭正在聯手攻擊萬霄閣的總堂口,唐寅想去瞧瞧熱鬧,但他又不好自己動身前往,便讓萬貫隨自己結伴而行,為自己做個掩護。
    沒有帶太多的隨行人員,唐寅身邊只有阿三、阿四以及幾名靈武高強的侍衛營侍衛。他們皆穿便裝,混在月秀山莊眾人當中,倒也不顯山不露水。
    月秀山莊現在正和萬霄閣交惡,萬貫出行,身邊帶有大量的護衛,其中十之**都是修靈者,一行人,有四、五十號之多。
    正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錢,便可請到足夠多出類拔萃的游俠和視死如歸的死士。
    他們這行人的隊伍當中,只有一輛馬車,而能坐進馬車里的,只有兩人,其一是唐寅,另一位便是萬貫。
    在路,萬貫就一直沖著唐寅嘟囔:“這次去萬霄閣總堂,路肯定會出事,萬霄閣的人一定會在半路設伏,想方設法的把我殺掉!”
    她說的信誓旦旦,唐寅也同樣是這么認為的,萬霄閣已被月秀山莊到絕路,對萬貫自然是恨之入骨,現在萬貫難得的離開防衛森嚴的月秀山莊,萬霄閣又哪會錯過這個機會?
    他笑呵呵地安慰道:“秀婉小姐不必擔心,有我在,沒人能傷得了你,哪怕萬霄閣的人傾巢出動也沒什么好怕的。”
    聽他這么說,萬貫多少能安心一些,突然想起唐寅的靈武異常了得,她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殿下的靈武是如何練得那般高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