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22

  第六二十二章
    “風狗可惡,但月秀山莊甘愿做風狗的鷹犬,更加可惡!”“沒錯!眾目睽睽之下,當眾殺害我游俠兄弟,現在月秀山莊仗著有風人撐腰,已法天,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月秀山莊圍剿萬霄閣,我們應該跟他們拼了!”“拼什么?剛才大家伙也都看到了月秀山莊的人有多厲害,就憑我們,找過去也是去送死!”
    “他娘的,老子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唉,那也沒辦法啊,誰讓月秀山莊有錢呢,什么樣的高手都能被他們請去,我看,剛才出手之人就像是出自于神池的……”
    “神池?!”聽聞神池二,在場的游俠們不約而同地打個冷戰,紛紛閉嘴巴,都不再言語了。《52o小說》)!。
    且說唐寅和萬貫,被掌管的安置在幽靜的后院居住。
    進入房間,等掌管的和店伙計們送完酒菜,相繼離開之后,萬貫對唐寅憂心忡忡地說道:“殿……公子剛才當眾殺了一游俠,只怕會引起其它游俠的不滿啊!”
    唐寅樂了,笑問道:“不滿又能如何?如果能把他們到萬霄閣那一邊,反而是件好事,正好可以將其一打盡。”
    這些天通過和唐寅的接觸,萬貫能感覺出他對游俠的厭惡。她好奇地問道:“公子似乎很討厭游俠和游俠幫派?”
    “沒錯。”唐寅大點其頭,笑呵呵道:“因為我以前就是個游俠。”只不過稱呼不同罷了,性質確實完全一樣。
    “所以,我才深知游俠的危害。若能將其收為己用,固然是好,但若有機會能將其斬盡殺絕,也斷不可錯過。”
    萬貫聽得似懂非懂,但也沒有再追問。《52o小說》52oxs)她低頭瞧瞧桌的酒菜,笑道:“公子,這里的飯菜還算豐盛,這幾天我們都沒有好好吃一頓了。”
    “是啊!”唐寅心有感觸,這兩天忙于趕路,吃睡基本都在馬車,草草了事。
    萬貫拿起筷子,剛要吃飯,阿三阿四先一步前,先是用銀針挨個試了試,確認飯菜中毒之后,這才退了下去。萬貫暗暗吐了吐舌頭,笑問道:“公子一向都這么小心嗎?”
    唐寅奈地說道:“想要我性命的人,就算沒有千萬,想來也得過萬了。”
    撲!萬貫險些把剛放進嘴里的菜噴出去,仔細想想,覺得唐寅的話倒也不夸張,甚至還有可能是少說了。
    風國先后吞并寧國、莫國,現在又吞食了大半的桓國,這三國的姓哪一個不恨他入骨?他能活到今天,倒也算是個奇跡了。
    萬貫笑了,只不過是搖頭苦笑。唐寅見狀,不解地問道:“秀婉小姐笑什么?”
    “我只是覺得,做大王也不容易,而要做一個胸懷大志、成就千秋偉業的王公,那就更不容易了。”萬貫有感而道。
    唐寅滿不在乎地聳肩一笑,邊大口吃喝,邊隨口說道:“其實這個世論做什么事都不太容易,利益有多大,風險就有多高,天下并沒有白吃的晚餐。”
    萬貫怔住,呆呆地看著唐寅,久久沒有回過神來。唐寅頭也不抬地說道:“我的臉并不能當飯吃。再不動筷,飯菜可就要涼了。”
    聽聞這話,萬貫猛然回神,一時間,臉色漲紅如晚霞,窘迫地垂下頭去,快地扒起飯來。
    吃過飯后,唐寅挺身站起,在房間里慢慢踱步,邊走動,邊用手指不時地在墻壁敲打。圣堂最新章節52oxs像唐寅這樣的人,你只能讓他吃一次虧,同樣的錯誤,他絕不會再犯第二次。
    回在月秀山莊他吃了密道的虧,這回住在客棧,他也加了小心,特意試試墻壁當中有夾縫。
    沒有察覺出異樣,唐寅這才稍感安心,回頭對萬貫說道:“秀婉小姐住在內室,我在大廳里休息。”
    萬貫茫然地問道:“房間不夠了嗎?”
    “那倒不是,我只是擔心今晚可能會不太平。”唐寅并沒有現有何不妥之處,只是直覺告訴他,今晚十之**會生事端。
    萬霄閣已經岌岌可危,生存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如果到現在還不出手,恐怕以后真就沒有扭轉局面的機會了。
    聽聞他的話,萬貫先是愣了愣,緊接著變得緊張起來,她疑問道:“公子可是認為……今晚會來萬霄閣的刺客?”
    唐寅點點頭。
    萬貫皺起纖細的眉頭,說道:“這……不太可能?在我們來姑兒山的路,萬霄閣都沒有動手,反而我們到了姑兒山,和這邊的兄弟們匯合一處了,他們卻要動手了?”
    “呵呵!”唐寅看著滿臉不解地萬貫,輕聲笑。后者扁了扁嘴,她不認為自己說的這些有什么地方好笑。唐寅含笑道:“如果我是刺客,我就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動手。”
    “這是為何?”萬貫好奇地問道。
    唐寅解釋道:“我們一路趕來,沿途確實會有很多可以下手的機會,不過,我們的警惕性也很足,就連秀婉小姐這樣毫經驗的人都能推斷出來對方會在路行刺,何況旁人?現在我們到了姑兒鎮,和自己人已匯合一處,這時恰恰是我們最松懈的時候,若是暗中真有刺客在尋機而動,那么現在正是他們出手的最佳時機。”
    “原來如此!”萬貫聽后驚出一身的冷汗,唐寅說的這些可是她沒有想到的。她打了個冷戰,急聲說道:“既然這樣,我得趕快去醒下面人加強戒備,預防刺客!”
    說著話,她站起身形便要往外走。唐寅抬手把她拉住,微微搖頭,說道:“與其讓刺客藏匿于暗處,忍而不,還不如讓他們主動現身,我剛好也想會會萬霄閣的人。”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睡覺!”唐寅一臉的輕松,隨口說道。他飄身跳到桌,盤膝而坐。
    “公子,還是讓我睡在外面,你睡在里面!”如果真像他說的那樣,今晚會來刺客,他在靠近門口的地方休息就太危險了。
    唐寅一笑,反問道:“若是刺客來了,你能幫我御敵?”
    萬貫眨了眨眼睛,不知該說點什么好。
    她修煉的那點靈武也就能對付一下普通人,碰靈武高手,恐怕連人家一招都接不下來。看她面露尷尬之色,唐寅揚頭說道:“不必再爭,你盡管安心去內室休息。”
    “那……公子可要多加小心。”“我知道。”
    熄滅房間的蠟燭,唐寅和萬貫共處一室,只是一人在內,一人在外。
    今夜天空多云,天色黑暗,房內亦是伸手不見五指。在桌盤膝而坐的唐寅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但兩只綠幽幽的光點卻在黑暗中浮隱浮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深夜之中,萬籟俱寂,此時唐寅的頭腦反而異常空靈。
    靈神境的修為讓他的六識變得空前敏銳,周圍的一切皆在他的感知之內,甚至身在外室的他都能清晰地聽到內室的萬貫嘭嘭的心跳聲,以及房外守衛們勻稱又冗長的呼吸聲。
    這種感覺很是奇妙,讓唐寅沉溺于其中,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覺,此時他的周身下已散出濃重的黑色霧氣。
    等到三更天的時候,突然,后院的院落中飄進來三條黑影。這三人進入院中,先是蹲在墻根底下的陰影里,靜靜地觀察院子的情況。
    過了好半晌,他們才慢慢從陰影里走出來,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向唐寅和萬貫所在房間靠近過去。
    三人來到房間近前,其中有人抬手捅破了戶紙,先是向里面瞧了瞧,接著,他從衣襟內取出一支竹筒,順著捅破的戶紙伸了進去。
    還沒等他有下一步的舉動,就聽背后有人冷笑一聲:“朋,我們在此已等你們多時了。”
    這突如其來的話音讓三名黑衣人身子同是一震,本能的轉回頭,只見,在他們的背后已聲息地出現三十多名手持利刃的大漢,為的一位,正是月秀山莊管事之一的萬福。
    有埋伏!三名黑衣人見狀,臉色同是一變,互相看了一眼,緊接著,轉身就跑。
    這三人動作敏捷又一致,度極快,三個人,分向三個方向逃竄,一人原地竄起,伸手一抓房檐,腰眼用力向一翻,直接跳到房頂,另外的兩人則分從一左一右向外逃竄。
    萬福哼笑出聲,說道:“想跑?沒那么容易!追!”在他的指揮下,三十多名月秀山莊的修靈者分成三波,分頭追了出去。
    他們一心想抓住這三名圖謀不軌的刺客,可是卻恰恰中了人家的調虎離山之計。隨著萬福帶領月秀山莊的人追出去,很快,又有大批的黑衣人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在黑夜當中,如同一只只巨大的蝙蝠,先是從外面躍到院墻,接著,又從院墻落入院中,只眨眼的工夫,院中已憑空多出二十多名黑衣人。
    眾黑衣人一同罩起靈鎧,同時把手中的武器靈化,而后齊刷刷地向前面的房間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