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23

  第六二十三章
    正當黑衣人馬要走到房間近前的時候,突然之間,在房子兩側漆黑的窄道里緩緩走出數人,為的兩人,各持一把長槍,他倆正是唐寅的貼身護將阿三阿四,另外的幾人,則是清一色的侍衛營侍衛。【】[]《52o小說》52oxs)
    呦!黑衣人同是一驚,本以為月秀山莊的人都已經被己方的兄弟引走了,沒想到,還剩下來幾人。
    位于黑衣人當中的頭領快地說道:“老吳,你帶些兄弟拖住他們,其他的兄弟隨我去活捉萬貫!”
    “是!”黑衣人齊齊答應一聲,緊接著,分成兩波人,其中的一波率先難,向阿三阿四等人展開搶攻。
    這些黑衣人,個個都有一身不俗的靈武,單看他們能同時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便可判斷出來,他們的修為皆在靈化境往。
    十名黑衣人一同動進攻,威力也不容小覷,即便是久經沙場的阿三阿四以及侍衛營的侍衛們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應對。
    雙方動起手來,沒有半句多余的廢話,頃刻間就戰成一團。另外的那十多名黑衣人則趁此機會,向房間內猛沖進去。
    其中有名黑衣人度最快,直接破而入,可是他進去的快,出來的更快,是被人一腳踢出來的。
    等他落地后,再看他的胸前,靈鎧破碎,胸骨折斷,凹陷下去好大一快,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是活不成了。
    其他那些黑衣人看得真切,心中暗叫:房中還有高手!眾黑衣人互相看看,其中有人出尖銳的口哨聲,與此同時,黑衣人們或是破而入,或是破門而入,一同沖進房間里。
    在悠長的口哨聲中,又有更多的黑衣人從院外翻入院內,源源不斷,一時間也判斷不出對方到底來有多少人。圣堂最新章節52oxs
    且說房間里,隨著刺客一同沖殺進來,即便以唐寅那樣高深的修為都感覺壓力倍增。他此時手持雙刀,刀身已燃起黑暗之火,與眾刺客戰到一處。
    有五名刺客把他圍在當中,另外那些的刺客則快地向內室沖去。現在,萬貫已被驚醒,她剛把隨身攜帶的佩劍抽出來,便已有三名刺客沖了進來。
    萬貫心頭大驚,不過表面還算鎮定,她抬起手中的佩劍,厲聲喝問道:“你們是什么人?可知道本莊主是誰嗎?”
    “我們找的就是你!”三名刺客冷聲說道。
    其中一人箭步竄到萬貫近前,后者下意識地抬手刺出一劍,那刺客身形一側,讓開鋒芒,接著,手中的靈劍向下一拍,正打在萬貫持劍的手背。
    啪!隨著一聲輕響,萬貫感覺自己的手背像是著了火似的,瞬間變得又紅又腫,佩劍也隨之脫手落地。
    這還多虧對方手下留情,沒想傷她,只是以靈劍的劍面輕砸她的手背,不然的話,她這只手就得廢掉。
    不等她反應過來,那名刺客搶先出手,一把把她的手腕扣住,冷冷說道:“萬莊主,委屈你和我們走一趟了!”說著話,他拉著萬貫就要往外走。
    而就在這時,在他的背后突然多出一條黑影,刺客剛感覺到不對勁,身后似有靈壓出現,可他還沒來得及轉身,忽覺得背后一涼,緊接著,鉆心的巨痛感席卷而來。
    他低頭一瞧,只見兩只刀尖探出自己的胸膛,但詭異的是沒有一滴鮮血流出,自己的身已被黑色的火焰所籠罩。《52o小說》)
    那刺客身的靈鎧被瞬間燒化,被焚掉精華的尸體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這一切都生得太快,萬貫站在原地,呆若木雞,動又不動,甚至都沒看到是誰在關鍵時刻救了自己。
    突然出現殺掉刺客的正是唐寅,他攬住萬貫的腰身,向后一甩,直接把她拋回到床榻,隨后他看向另外那兩名刺客,笑呵呵地說道:“各位要挾持萬莊主,得先過我這關!”
    暗系修靈者!另外那兩名刺客互相看了一眼,一同施放出靈壓,雙雙舉刀沖向唐寅。
    當啷、當啷!隨著兩聲脆響,唐寅將二人的靈刀架住,身子溜一轉,由二人之間的縫隙滑過,閃到兩人的背后,雙刀齊出,分刺二人的后心。
    在靈壓之下仍有如此之快的身法,兩名刺客感覺匪夷所思,來不及細想,二人一同向兩旁閃躲,剛把唐寅的殺招避開,后者又如影隨形地竄到一人的背后,順勢一記掃堂腿,狠狠踢了出去。
    那名刺客閃躲不及,被這一腳正掃在腳踝。
    刺客吃痛,慘叫一聲,身子橫在空中向下摔去,還沒等他落地,唐寅手中的雙刀齊落,咔嚓、咔嚓兩聲,那刺客的身軀被硬生生斬成三段。
    斷開的頭顱飛出去好遠,正落在萬貫的近前,看著近在咫尺的斷頭,萬貫終于從震驚中驚醒過來,她尖叫出聲,本能的把斷頭從床榻踢了下去,身子一個勁的向后縮。
    三名刺客,只轉瞬間就有兩人被殺,剩下的那人心中一寒,再不敢戀戰,抽身要往外室退。可唐寅又哪會給他逃離的機會,后者快步沖前去,反手握刀,橫掃出去。
    危急時刻,那刺客身子向下一底,直接趴到地,就聽唰的一聲,靈刀在他頭頂掠過,險些將他頭頂的靈鎧削掉一快。
    躲過要命的一刀,刺客正想從地爬起,唐寅起腿來,一腳踩在他的背。
    刺客感覺自己的背不像是被人踩到,更像是壓了一坐大山,論他怎么用力,就是動了不分毫。這時,從外室又沖進來數名刺客,看清楚內室的狀況,人們臉色同是一變。
    唐寅一邊用靈刀住腳下的刺客,一邊抬起頭來,環視對方,他幽幽笑道:“正所謂天堂有路爾不走,地獄門自來投。今天,你們誰都別想再活著離開!”
    說話之間,他手中靈刀緩緩下壓,靈刀的鋒芒刺破那刺客的靈鎧,一點點的刺入他的后脖頸。
    剛開始,那刺客還能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但很快聲音便終止,只剩下喉嚨里怪異的咕咕聲。沒有鮮血流出,在靈刀刺斷他的靜脈之前,他的身軀已先被黑暗之火所吞噬。
    當著己方眾人的面,把同伴活生生的殺掉,這已不是殘不殘忍,而是對己方莫大的羞辱。眾刺客們眼睛都紅了,其中有人喝道:“死活不計,把他們給我統統殺光!”
    隨著那人的喊聲,刺客們施放出靈壓,同時,眾人手中的靈兵皆是光芒大盛,將內室照得亮如白晝,各種各樣的靈武技能一同向唐寅和萬貫襲去。
    一時間,內室當中被密集的靈刃和靈刺所塞滿,身在其中,根本找不到一絲一毫可閃躲的空間。
    唐寅反應極快,抽身而退,飛撲到萬貫近前,把她攬入懷中,他背后靠著墻壁,腳下猛的一蹬床榻,偌大的床鋪離地而起,直直向迎面而來的靈刺和靈刃飛去。
    在一連串咔嚓、咔嚓的脆響聲中,床榻被靈刺、靈刃切割成數的碎塊,滿天的木屑和碎布散落下來。
    趁著靈刺、靈刃受阻的這一瞬間,唐寅使出全身的力氣,雙腳猛蹬地面,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他背后的墻壁硬是被他硬頂出個大窟窿,他抱著萬貫一同翻出房間,轱轆到房外。
    散落下來的泥土、磚瓦砸在唐寅身,叮當作響,嘭嘭聲不斷,倒是被他護在身下的萬貫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看你還能往哪里跑?!”房中的刺客們紛紛追殺出來,其中有兩人動作最快,順著唐寅撞開的大窟窿飛躍出來。
    原本趴于地的唐寅縱身而起,雙刀向地一挫,不退反進,迎著那兩名刺客反撲來。
    兩名刺客又驚又喜,心中暗道一聲找死。他二人雙雙出劍,分刺唐寅的左右胸口。
    他二人的出招快,可唐寅的身法更快,他人還在空中,身軀不可思議地來個九十度的扭轉,將對方靈劍的鋒芒讓開,不等對方的身形落地,他出手如電,把二人持劍的手腕扣住。
    這兩名刺客也不簡單,被唐寅扣住手腕的手掌順勢一張,讓掌中的靈劍落下去,接著,另只手來個海底撈月,將落下的靈劍接住,并順勢往前急刺,捅向唐寅的小腹。
    不過,當兩把靈劍的鋒芒馬要接觸到唐寅小腹的時候,卻再沒能刺下去。
    原來唐寅雙掌的黑暗之火已順著二人的手腕擴散到他倆的周身,靈神境的黑暗之火更加兇悍猛烈,兩名刺客的修為都已達到靈元境界,但身的靈鎧仍在瞬間被燒化,甚至連一秒鐘都未能堅持住,失去靈鎧的保護,黑暗之火直接焚燒到他二人的肉身,騰騰的霧氣由他倆周身散出來,刺出的靈劍再也刺不下去了。
    兩名修身深厚的靈武高手,眨眼工夫化為兩具干尸,唐寅雙臂齊抖,將兩具尸體反砸回房內。
    隨著嘭嘭兩聲悶響,跟出來的刺客被尸體又砸回房中,趁此機會,唐寅抽身而退,順勢把剛才挫在地的雙刀又握在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