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24

  第六二十四章
    在唐寅面前,刺客當中都難有人能接得下他一招,刺客人數雖多,但在氣勢卻被唐寅一個人所壓倒。[]《52o小說》52oxs)
    隨后追出來的刺客們圍在唐寅和萬貫的四周,只是眾人都在干瞪眼,卻已沒有人再敢輕易靠前去。
    正當刺客們攻也不是,撤也不是,進退兩難的時候,突然之間,院墻之亮起數以計的火把,名身罩黑色靈鎧的暗系修靈者如幽靈一般同時現身。
    眾刺客臉色皆是一變,又驚又駭地連連向四周張望。唐寅嘴角揚起,幽幽說道:“我說過,今晚,你們這些人誰都別想再活著離開!”
    此情此景,讓刺客們也都看明白了,并非對方中了自己的調虎離山之計,而是自己中了人家的甕中捉鱉之計。月秀山莊明顯是早有防,現在想突圍出去,業已難加難。
    “他娘的,老子先和你拼了!”在走投路的情況下,有名刺客仰天咆哮一聲,舉起手中的靈刀,由唐寅的背后猛沖來。
    他剛到唐寅的近前,手中的靈刀還未來得及砍下去,唐寅已回手一刀,反取他的腦袋。那刺客暗叫一聲好快的刀,他來不及再去劈砍唐寅,立刀格擋。
    當啷!雙刀碰撞,出清脆的金鳴聲。
    那刺客感覺像有千鈞之力砸在自己的靈刀,他雙腳摩擦著地面,一直滑出三米多遠才算把這股強大的力道卸掉,再看他的雙手,靈鎧俱碎,鮮血直流。
    好重的刀啊!刺客剛緩過這口氣,忽聽身后有人大叫道:“小心……”他身子一震,急忙舉目向前觀瞧,只見唐寅已迎面向他急竄過來,雙刀齊出,分取他的脖頸和肋下。
    倉促之間,刺客拼盡全力才勉強擋下唐寅面攻來的一刀,至于下面的那一刀,他是論如何也擋不住了。《52o小說》52oxs)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那刺客像是受了腰斬酷刑似的,被攔腰斬成兩截,半身摔倒在地,下半身卻還站于原地。
    唐寅要么不出手,出手便是在一兩招之內取人性命,如此精湛又恐怖的戰法和靈武,讓眾刺客們皆有不寒而栗之感。
    刺客實在猜不透唐寅的身份,更不清楚月秀山莊到底是從哪里請來的如此厲害的高手。
    看他的身手,在游俠界中應該是個響當當的名人,可是人們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有他這么一號人物。
    “閣下到底是誰?以閣下的靈武修為,為何甘愿做月秀山莊的鷹犬?”
    刺客當中,走出來一名身材魁梧、罩著白色靈鎧的修靈者,露在外面的雙眼精光閃爍,異常明亮,內行人一看就知道是修為深厚的高手。
    “我是誰,關緊要,至于為何幫著月秀山莊嘛,很簡單,月秀山莊能出得起雇我的銀子!”唐寅笑吟吟地說道。
    “月秀山莊給了你多少銀子?我萬霄閣可以出雙倍……”
    不等那名刺客把話說完,唐寅已仰面大笑,低頭看了看被自己攬于懷中的萬貫,說道:“別說雙倍,哪怕是十分之一,你萬霄閣砸鍋賣鐵也出不起!”
    聽聞這話,在場的刺客們臉色同是一變,如果換成旁人,他們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唐寅的話,但對方是月秀山莊,桓國的第一大商賈豪門,若單論財力的話,萬霄閣確實法與之相并論。
    “聽口音,閣下也應該是桓人,月秀山莊甘愿當風國的走狗,以閣下這身凡脫俗的靈武,又為何要與月秀山莊這樣的敗類同流合污?難道不怕玷污了閣下的身份和祖……”
    “我勸你還是剩點力氣,少說廢話,我和我的兄弟們是認錢不認人,哪怕你今天說出個天花來,也難逃做我們刀下之鬼的命運!”
    唐寅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說話時刻意用了桓國的口音,而且根本聽不出來有任何的生硬之處,好像他就是個土生土長的桓人。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
    “我是他們的頭領,我留下,任憑你們處置,但要放我手下的弟兄們離開,怎么樣?”那名刺客一一頓地說道。
    “哈哈,甕中之鱉,你還有什么資格來和我談條件?”唐寅傲然而笑,說道:“我要的不是你一個人的腦袋,而是所有人的腦袋!”
    “閣下也不要人太甚!”
    “我你又能如何?”唐寅揚起下巴。
    刺客頭領眼中的精光更盛,與唐寅對視了好一會,他才收回目光,施放洞察之術,探查周圍。除了已經現身的名暗系修靈者外,在院墻的外部還有人數更多的修靈者,客棧的后院已完全被包圍。他深吸口氣,收回洞察之術,向左右的刺客大聲喊道:“兄弟們,這里已被月秀山莊的人團團包圍,橫豎都是死,與其死得窩窩囊囊,還不如拉一個做墊背!”
    “對!就算死,我們也要拉個墊背的!”眾刺客們齊聲吶喊,緊接著,眾人手中的靈兵皆閃爍出耀眼的光芒。
    見狀,唐寅心頭一顫,暗叫不好,對方這是要和自己拼命了!來不及做過多考慮,他將雙刀合二為一,化為鐮刀,隨后一手持鐮,一手扣住萬貫的腰帶,沉聲喝道:“走!”
    唐寅著萬貫,身形之快,仍有如離弦之箭,直直向刺客的人群中竄去。就在他動身之后的瞬間,周圍的刺客們齊齊用出兵之靈變,一同向人群中央擊去。
    這多虧唐寅反應夠快,前動身,若是稍慢片刻,仍站于原地的話,哪怕他修為再高,也抵擋不住四面八方襲來的這許多兵之靈變。
    他前帶著萬貫竄出去,只需應對正面而來的兵之靈變即可,這時候,他手中的鐮刀亦是乍現出霞光萬道,完成兵之靈變,巨大的幻象在半空中生成,高舉著鐮刀,迎向前方靈變后的靈刀與靈劍。只見那幻象連揮鐮刀,現場轟隆隆的巨響聲不絕于耳,破散的勁氣漫天飛射,將地面都劃出一道道的裂痕。
    幻象擋下前方的兵之靈變后,度絲毫不減,直直飛入人群當中,隨著它手中鐮刀的每一次劈落,下方都有慘叫聲傳出,等幻象飛過刺客的人群后,再看現場,已多出滿地的殘肢斷臂,刺客的包圍圈被幻象硬生生地沖開一條血路。
    有幻象在前開道,唐寅著萬貫順勢沖出人群,等他到了刺客的包圍圈外,他停下身形,放開萬貫,轉回身來,又反殺向刺客,同時大聲喝道:“殺!一個不留!”
    在唐寅的一聲令下,院墻的暗箭人員、院墻外的月秀山莊人員齊刷刷地殺進院子當中,與殘存的刺客們戰到一處。
    雙方的人數不成正比,實力也同樣不成正比。
    數十名刺客,在唐寅以及暗箭、月秀山莊眾多修靈者的圍攻之下,死的死,傷的傷,沒過多長時間,刺客已到地大半,剩下的刺客們也只不過是在苦苦支撐著。
    那名身材魁梧的刺客頭領,修為在刺客當中算是最高深的,此時他被程錦和三名暗箭高手合力圍攻,身業已多處掛彩,鮮血淋漓,場面亦是只有招架之功,毫還手之力。
    唐寅又砍殺掉兩名刺客后,見那刺客頭領已被程錦等人攻擊得渾身是傷,岌岌可危,他大喝道:“把他留給我!”說話之間,他著鐮刀沖了過去。
    聽聞他的號令,程錦和暗箭人員立刻在刺客頭領的周圍消失,后者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沖前來的唐寅已一刀砍落下來,直取他的腦袋。
    刺客頭領雙手擎起佩劍,硬接唐寅的鐮刀,可是,他的重刀又豈是那么容易接下來的,尤其此時刺客頭領已戰至筋疲力盡,渾身是傷。
    隨著鐮刀重重砸在劍身,刺客頭領站力不住,單膝一下子跪在地,腳下的地面凹陷下去好深一塊,身的各處傷口一同噴射鮮血,飛濺出好遠。
    不等他緩過這口氣,唐寅的第二刀又惡狠狠劈砍下來,刺客頭領力閃躲,只能再次擎劍力擋。
    當啷啷!這一刀,把刺客頭領的另一條腿也砸跪于地,小腿和雙膝完全沒入泥土當中,傷口流淌出來的鮮血將他四周的地面染紅了一圈。
    “你再接我一刀!”唐寅爆喝一聲,使出十二成的力氣,又砍出了第三刀,要命的一刀。
    這第三刀下去,刺客頭領連人帶劍的被劈成兩半,絲絲的霧氣由兩片的尸體冒出來。
    “哼!”唐寅冷哼一聲,仰起頭,把空中飄蕩的靈氣全部吸入體內,而后,不再理會其它的戰斗,他就地盤膝而坐,進入冥想狀態。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在他的周圍凌空出現一大群暗系修靈者,把盤膝打坐的唐寅護得嚴實合縫,滴水不漏。
    直到這時,唐寅才弄清楚,原來這名刺客頭領就是大名鼎鼎的萬霄閣副閣主辛伯慮,隨他一同前來的都是萬霄閣的精銳幫眾,總共有六十多號人。
    萬霄閣今晚的行動并不是來行刺的,而是想擄走萬貫。如果殺掉萬貫,對萬霄閣而言毫意義,只有把她生擒活捉,才能迫月秀山莊停止圍攻萬霄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