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27

  第六二十七章
    聽完唐寅的話,大帳里變的鴉雀聲,眾人在心潮澎湃的同時也久久回不過來神,過了半晌,邱真第一個挺身站起,繞過桌子,在唐寅面前站定,隨后撩起衣襟,恭恭敬敬地跪地施禮,同時大聲說道:“微臣愿為大王牽馬執鐙,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邱真的話音令眾人紛紛驚醒,人們相互看看,也不約而同的站起身,紛紛跪地說道:“臣等誓死追隨大王,共創偉業!”
    “好!有諸位兄弟這番話,我就放心了!”唐寅雙眼放光,神采飛揚地看著眾人,接著拿起酒杯,說道:“干!”
    “干!”
    眾人端起酒杯,向唐寅敬酒示意,隨后將酒水喝個干凈。【】官場小說文字
    這時候,唐寅雖然把話說的很大,其實上他并沒有那么大的野心,但滅寧倒是他自內心的想法。不過他也看得出來,眾將們對滅寧的信心并不足,他這么說,更是在激勵眾將,自己連爭奪天下的信心都有,何況它區區的一個寧國?
    身在大帳最末端的袁方瞧瞧興奮不已的唐寅,再看看情緒狂熱的眾將,心中暗暗嘆口氣,有唐寅這個戰爭瘋子在,風國不僅是寧國的敵人,總有一天,它還會成為其它各路諸侯王的敵人。
    翌日,唐寅離開風軍大營,去往青遠,與他同行的人并不多,只有邱真、樂天、程錦、舞英等人,風軍的將領們大多留在軍營中主持軍務。現在的青遠城可是熱鬧繁華,甚至可用人滿為患來形容。
    風國朝廷的圣祭大典要在青遠舉行,不僅河東地區的姓們向郡城云集,而且還吸引來許多風國國內的姓,現在想在青遠找到一間有空閑的客棧都困難,偌大的城池,街道上車水馬龍,人潮涌涌,熙熙攘攘,熱鬧異常。
    由于前已被通知青遠城內人多,為了避免引騷亂,唐寅沒有騎馬,而是隨邱真坐進馬車里。在周圍護駕的有千余名侍衛,另外還有舞英率領的一萬直屬軍。
    進入青遠城后,一行人直接去了郡府。現在郡府已快成了唐寅的行宮,只要他到青遠,下榻的地方一定是這里,至于郡王凱,直到現在還住在他的城主府內。
    在去往郡府的路上,馬車里的唐寅稍微挑起簾的一角,向外觀望。正如來報所說,青遠城內當真是人群如潮,放眼看去,街道兩旁的姓人山人海,分不清個數。
    坐于他對面的邱真一笑,說道:“大王剛剛收復河東,郡城就如此熱鬧,好一派的太平盛世,當真是可喜可賀啊!”
    唐寅放下簾,聳肩說道:“盛世是看到了,不過太平可沒看見。外面的這些人里,不知有多少人在翹以待我能突然暴斃,又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勾結欲致我于死地呢!”
    他的話很難聽,但是邱真也從反駁,因為這確實是事實。邱真苦笑,說道:“成大業者,往往會被大多數人所誤解,欲成大業,也需要一代或者幾代人做出犧牲,大王千萬不可氣餒啊!”
    “呵呵!”唐寅仰面輕笑一聲,說道:“邱真,我雖然不喜歡麻煩纏身,但也不怕麻煩,自你我去到平原縣的那一天起,要致我于死地的人就從未斷過,你可曾見過我害怕?”
    邱真樂了,他喜歡唐寅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頓了一下,他話鋒一轉,問道:“明日便是圣祭大典,大王準備如何應對?”
    唐寅身子向后一靠,滿面輕松地說道:“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嘍!”
    邱真還想說話,但又把話咽了回去,不過眼中露出幾分擔憂之色。
    翌日,圣祭大典。
    圣祭大典在昊天帝國內是僅次于年慶的大節日,家家戶戶張燈節彩,殺豬宰羊做拜祭。朝廷的拜祭自然要比普通姓家隆重得多。風國朝廷的拜祭選在北城外,祭臺早已經搭建好,低層是土堆,上層是木架,高有十多米,長長的紅色地毯從上鋪到下,看上去有些簡陋,但畢竟搭建的時間較短,區區十多天就建起一座如此宏偉的祭臺,也算是非常難得的了。
    此時,祭臺的四周已被如林的風兵風將封鎖,舉目望去,黑壓壓的風軍里三層,外三層,將祭臺保護的嚴嚴實實,水泄不通。
    唐寅從郡府出城時沒有再坐馬車,而是親民的選擇騎馬出行。他頭戴玉冠,身披紅袍,下面騎著如影馬,不知是不是因為紅袍臨時趕制的關系,唐寅穿起來顯得不太合身,又肥又大,將他包裹個嚴實。
    由于未坐馬車,唐寅直接暴露在明面上,風軍侍衛對他的保護異常嚴密,兩旁的侍衛皆有四列,近身處還有上官兄弟以及暗箭人員貼身護衛,前后的風軍則更多了,前面是長戟手開道,隨后是長槍隊,再后面則是密壓壓腰掛弩機一手持刀一手持盾的樸刀手。
    在如此森嚴的保護下,街道兩旁的姓能看到唐寅,但是想接近他,基本沒有可能。
    河東剛剛被收復,形勢復雜,姓中混有多少欲對唐寅不利的刺客誰都說不清楚,一路走下來,風軍將士也都是心吊膽,生怕生意外。過了地形最為復雜、人群最為密集的城池中心地帶,未生任何的意外,人們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下一些。
    接下來就是一條長長直道,直通城外,街道兩旁的姓也少了很多,行到這里,已相對比較安全了。
    不過風軍認為安全的地方,也是他們警惕最為松懈的時候,而這恰恰是刺客們想要的。
    就在臨近北城門的主道旁,有間規模不大的小酒館,此時酒館里坐滿了人,歡聲笑語,嘈雜聲不斷。正當酒客們等著唐寅所在的隊伍路過此地看看熱鬧的時候,從外面走進來一隊風軍。
    風軍為的一位身穿將領盔甲,手臂微微起,緊緊握著腰間的佩劍,進入酒館后,他滿臉的冷峻,目光如電,環視在場的每一個酒客。人們被突然闖近來的風軍嚇了一跳,嘈雜聲立刻消失,有膽小的人已趕快把杯中酒喝干,伸手入懷,取出銅錢,準備付帳走人了。
    這時,酒館的掌柜急忙跑出來,沖著那名風軍將領點頭哈腰的連連賠笑,說道:“軍爺,這……又是要臨檢吧?剛剛已經臨檢過了!”
    “少他媽羅嗦!”那將領沒好氣地一推掌柜,將其推出好遠,然后揮揮手臂,說道:“給我搜!有持兵者,一律逮捕!”
    “是!將軍!”后面的風軍紛紛答應一聲,如土匪進城了似的,橫沖直撞地走進酒客當中,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挨個搜身。
    在士卒們搜身的同時,那將領閉上眼睛,再睜開雙目時,兩眼已射出奇異的精光。但凡是修過靈武的人都明白,那是洞察之術。
    風將用洞察將酒館里的每一個人都查看了一遍,確認沒有修靈者,這才收回洞察,靜等下面士卒們的搜查結果。小酒館有上下兩層,酒客又多,搜查起來也費勁,正在那風將等的不耐煩時,忽聽二樓有騷亂傳出來。
    風將暗皺眉頭,甩開大步,直奔二樓走去。上到二樓,他定睛一看,只見己方的數名士卒正與兩名五十開外的老頭子生爭執,他大步流星走上前來,沉聲問道:“怎么回事?”
    “稟報將軍!”一名臉紅脖子粗的士卒轉身對風將拱手說道:“我們要搜查這個女人,但這兩個老家伙不讓我們搜!”說著話,那名風兵伸手指向一名臨而坐的白衣女子。
    風將順他所指舉目看去,稍微愣了一下。此女只有二十出頭的模樣,五官精致、相貌嬌美,皮膚雪白,秀如緞,再配上一身的白衣,如下凡的仙子一般,美的不可方物。
    還未等他回過神,兩名老頭子也擠上前來,七嘴八舌地急聲說道:“我家小姐出身名門大戶,豈容一群男子搜身染指,這成何體統,還望將軍多多包含!”
    風將的目光終于從白衣女子身上戀戀不舍的收回來,看了看兩個老頭子,他冷笑一聲,說道:“搜查不法之徒,確保大王的安全,這是郡尉大人親下的軍令,爾等讓開!”說話之間,他手臂一揮,直接把兩個老頭扒拉出好遠。
    兩個老頭都上了年歲,哪里能架得住他的推搡,踉踉蹌蹌的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來。風將看都未看他倆一眼,直接走到白衣女子近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小姐,請你起身!”
    見狀,周圍的酒客們臉色同是一變,于此同時,人們眼中射出道道的精光。
    那白衣女子本是看向外的,聽聞風將的話音,她的目光轉回來,舉目看向風將。
    風將身子一震,同時打了個哆嗦,白衣女子的眼睛太美了,大而明亮,清澈透底,仿佛兩顆繁星鑲嵌在玉面之上。咕嚕!對上白衣女子的眼睛,連那風將都忍不住暗吞口吐沫,心中贊嘆一聲好美。
    正在這時,風將的側方突然有人開口說道:“這位將軍,人家畢竟是女眷,光天化日之下受你搜身,日后還如何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