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29

  第六二十九章
    “他娘的,逆黨猖獗,兄弟們都聽好了,這里的人,一個都不能放跑,統統給我抓起來!”酒樓外,領兵的將領雙手握刀,耀武揚威的拄在地上,向周圍軍兵大聲號司令。《52o小說》52oxs
    “是!城主!”軍兵們紛紛答應一聲,隨后,蜂擁而入,一股腦地沖進酒樓里,也不管對方是游俠還是姓,亦或是店里的伙計,見人就抓,逢人就綁,一時間,酒樓的一層像炸了鍋似的,人仰馬翻,叫喊連天。
    身在二樓的眾游俠們又是心驚又感憤怒,有人猛的抽出武器,大聲喊道:“風軍來了,大不了我們就和他們拼了!”
    “我們又沒有犯法,他們憑什么抓我們?”
    “沒看到嗎?就是剛才被我們打跑的那個*賊引來的風軍!這個畜生,竟認風賊為義叔,老子去砍了他!”
    一名游俠抽出鋼刀,順著戶,直接從二樓跳了出去,直奔那周姓青年而去。
    他沖出去的快,風軍的動作也不慢,見有人從二樓蹦出來,立刻有一群風軍迎上前去,那名游俠倒也剛猛,毫退避之意,抖手將鋼刀化為靈刀,橫掃風軍,隨著一連串咔嚓、咔嚓的脆響聲,數名風軍手中的長矛被斬斷,人們臉色頓變,下意識地紛紛后退,那游俠還想乘勢追擊,突然間,就聽四周咔咔之聲不絕于耳,由四面八方飛射過來數十支弩箭。
    游俠的靈刀再快再厲害,能擋得下一箭、兩箭,卻擋不住十箭、二十箭。
    撲、撲、撲!只是在一剎那,那游俠的胸口、小腹、大腿以及背后便連中十多箭,近距離的弩射,又沒有靈鎧和盔甲作保護,弩箭過半的箭身都埋入他的身體里。
    那游俠痛叫出聲,站立不住,單膝跪倒在地,以手中的靈刀支撐身軀沒有倒下,見有機可乘,數名風兵由他背后沖上來,數桿長矛齊刺下去。
    撲、撲、撲!又是一陣利刃入肉之聲,這數桿長矛直接把他刺翻在地,緊接著,周圍的風軍一擁而上,亂刃齊落,眨眼工夫,那游俠便已不成人形,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團。
    剛才還活蹦亂跳的大活人,在這一眨眼就變成了肉泥,二樓的游俠們又是激憤難當又是心驚膽寒。不少游俠額頭已冒出冷汗,面面相覷,顫聲嘀咕:“風軍兇殘,這可如何是好?”
    讓他們打打那些仗勢欺人的家丁、惡仆還可以,但若和數上千的正規軍動手,那疑是以卵擊石,何況對方還是以驍勇善戰而著稱的風軍。
    萬貫這時候也坐不住了,她拉了拉唐寅的胳膊,低聲說道:“公子,他們……他們剛才也有幫過我們,還是……放過他們吧!”
    雖說這些風軍并不是唐寅找來的,但他是風王,喝走外面的風軍只是他一句話的事。
    唐寅皺著眉頭,沉默未語。現在他不解的是那周姓青年和己方的關系,聽上去,帶隊的風軍將領是這里的城主,這倒很正常,風軍攻占城邑之后總是要分兵駐守的,一般來說,城主也會由軍中的將士來擔任,可那青年是本地人,竟然和己方駐守的將領沾親帶故,實在讓他難以理解。
    他沉吟了片刻,冷冷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么,起身向樓下走去。
    他才走出沒兩步,剛才那位要和他動刀動槍的女郎伸手把他攔阻,語氣中透露出關切之意,問道:“你要去哪?現在出去,你就等于是去找死!”
    她剛才看不起唐寅,是因為同伴有難時他卻在旁坐視不理,簡直膽小如鼠,現在危難之際,大家已同在一條船上,她又開始擔心起唐寅的安危。
    房行也說道:“是啊,兄臺現在還是不要出去的好,就算要跑,我們也得先好好商議一下對策……”
    唐寅懶著和他們廢話,一揮胳膊,把攔擋于面前的手臂打開,繼續向樓下走去。
    “喂,你這個人怎么這樣?!”那女郎揉著生疼的手腕,又羞又氣地瞪著唐寅。
    “自身都難保,還有閑情逸致去管別人的事,不覺得很可笑嗎?”唐寅的話一點沒留情面,回頭看看那女郎以及房行等人,聳肩哼笑一聲。
    “顏師妹是一番好意,兄臺怎能如此不盡人情?”房行對唐寅的態度異常反感,更準確的說,他對唐寅這個人就很是討厭。
    他本身的相貌已算英俊,但在俊美飄逸的唐寅面前,卻不得不生出自愧弗如之感,另外,唐寅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那股藐視一切的氣息也讓他感到扎眼。
    他說話時伸手扣住唐寅的肩膀,還沒等他用力去抓,猛然感覺身側傳來一道勁風,房行心頭一驚,下意識地縮回手,向后倒退兩步,定睛再看,原來是對方的兩名隨從不知何時站到了他的身側。
    阿三阿四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兩人銳光閃爍的眼神便已讓房行心顫不已,那種感覺就像是對方一出手,就能致自己于死地似的。他張開嘴邊,想要說話,卻一個都沒吐出來。
    “算了。”唐寅頭也沒回地說了一聲,同時走下酒樓。
    來到一樓,這里已經亂成了一團,抓人的風軍大呼小叫,吃飯的食客們哀號喊冤,滿地的碟子、碗筷,現場可謂是一片狼藉。
    唐寅抿了抿嘴,對于周圍的一切毫不理會,直直向外走去。有軍兵看到他們,立刻上前,用武器*住唐寅,喝道:“別走了,城主有令,這里的人誰都不準離開!”
    “放肆!”阿三阿四雙雙沉喝一聲,亮出各自的軍牌,抬手向眾軍兵面前一晃,喝道:“還不退下!”
    風軍們定睛一看,不倒吸口涼氣,他二人的軍牌是風軍軍牌沒錯,而且制造精良,上面還清清楚楚地刻有‘偏殿將軍’四個大。
    在風國,偏殿將軍的軍階僅次于中將軍,絕對算在高級將領之列,級別要比城主也就是他們的頂頭上司高得多。
    眾軍兵先是面面相覷,隨后不約而同地單膝跪地,拱手道:“小人見過將軍!”
    “你們是哪個軍團的?”唐寅邊向外走邊隨口問道。
    “我等隸屬天鷹軍第十兵團第七陣。”軍兵們識別不出唐寅的具體身份,不過,只看他身邊有兩名偏殿將軍護衛,那級別肯定低不了,弄不好就是哪個軍團的上將軍。
    原來是天鷹軍的弟兄!唐寅揮手說道:“都起來吧!”頓了一下,又問道:“城主又是何人?”
    “回稟將軍,是我等的千夫長,石闊石大人!”一名機靈又膽大的軍兵屁顛顛地跟在唐寅的身后,隨著他一并走出酒樓。
    剛走出來,就聽對面有人大吼道:“這些是什么人?誰讓你們把他們放出來的?”
    喊話的正是城主石闊。看到唐寅以及他身后的阿三阿四、萬貫,石闊身邊的周姓青年眼睛頓是一亮,急聲說道:“義叔,這些人剛才也有辱罵風國,絕不能把他們放走啊!”
    還沒等石闊說話,那名跟著唐寅出來的軍兵一溜小跑的來到他近前,并他耳邊低聲嘀咕了幾句。
    石闊聽后,嘴巴大張,急忙抬頭向唐寅等人看去,愣在原地,久久未動。
    見狀,周姓青年大急,生怕唐寅等人跑了似的,催促道:“義叔,您倒是快話把他們抓起來啊,千萬別讓他們跑了啊……”
    “你他娘的少廢話!”石闊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而后快步迎著唐寅而去,到了近前后,他上下打量一番唐寅等人,拱手問道:“不知……不知那位是偏殿將軍?”
    阿三再次亮出軍牌,向石闊懷中一扔,面表情地說道:“看清楚點!”
    石闊連忙把軍牌接住,沉甸甸的,手感厚實又冰冰涼,低頭細看,做工精細,上面細小的花紋和圖案皆雕刻得栩栩如生,身為風軍中的老人,一看一摸便能判斷出來,這軍牌絕對是貨真價實的。
    再看上面所刻的,一面刻有‘偏殿將軍’四個,另一面則只刻了個‘三’。按理說,軍牌一面是刻有軍籍,一面是刻有個人的姓名,姓名的一面只刻個‘三’,那太詭異了,若換成新人看到這塊軍牌,怕是要認為其中有假,不過石闊是天鷹軍中的老兵,他拿著軍牌了好一會的呆,突然之間腦中靈光一閃,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在風國眾多的偏殿將軍當中,以數作為姓名的只有兩位,一個是阿三、一個是阿四,軍中人知道他倆的具體來歷和出身,也人知道他二人的姓名,只知道他倆是大王左右的貼身護將,屬近臣中的近臣。
    難道,眼前的這位就是阿三將軍?那……
    想到這里,石闊的目光緩緩落到唐寅臉上,能讓阿三將軍護衛的,只有一個人,就是大王啊!
    難道……仔細端詳著唐寅的石闊激靈靈打個冷戰,身子猛的一哆嗦,二話不說,曲膝就準備跪倒在地失大禮。
    唐寅搶先一步把他攙扶住,低聲說道:“石大人心里知道我是誰就好,不必表現出來,我也不想再讓第二個人知道。”
    此時石闊已汗如雨下,身子哆嗦成一團,結結巴巴地說道:“是、是是……末將……不不,小人謹遵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