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30

  青年相信自己的偽裝毫破綻,但唐寅竟如此謹慎的防自己,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他沒有再看程錦,而是扭頭望向外,幽幽說道:“大王的儀隊快到了。”
    程錦此時臉上在笑,心里卻十分難過,唐寅一直主張即入風軍、就為兄弟的觀念,程錦受到的影響也很深,現在讓他去‘處理’昔日的同袍,這種事情是他最不愿意去做的,但又不得不去做。他幽幽說道:“先生,大王是個好君主。”
    “大王靈武雖高,但現在并靈鎧護體,若在毫防范的情況下,亂箭齊,即便大王僥幸不死,也難免不會負傷。”青年幽幽說道。他的話音不大,但足夠在場每一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的了。
    聽聞此話,蔣千千以及周圍的暗箭眾人臉色皆變的陰沉,手也隨之摸到腰間的佩刀上。唐寅那么信任暗箭,是因為暗箭對他最為忠誠,暗箭的忠誠要比其他風軍多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有唐寅在,暗系修靈者才在風國有了生存之地,才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在眾目睽睽之下,光明正大的穿上官服讓萬眾敬畏,如果唐寅不在了,暗系修靈者在風國的地位瞬間就會被剝奪,會象其他諸侯國一樣,遭受光明系修靈者的排擠甚至迫害。所以唐寅對他們而言,即是大王、君主,又是他們得以生存的根本。
    程錦嘆口氣,說道:“在我眼中,大王對軍中將士,不視為兄弟,對黎民姓,也倍加愛惜,河東回歸風國,在大王管治之下,定會繁榮昌盛,姓安居樂業,生活富足。”頓了一下,他身子略微前探,正色說道:“袁方先生,收手吧!現在收手還不晚,隨我去見大王,還有一線生機。我從不勸人,你是第一個……”
    “這說明大哥你已經變的心慈手軟了!”
    這話并未是青年說的,隨著話音,從樓下走上來兩個人,一男一女,二人皆是二十多歲,身穿黑色的官服,腰間挎著佩刀,腳下薄底快靴。\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這兩位不是旁人,正是暗箭二隊的隊長嘉熙和三隊的隊長傲晴。
    兩人在這個時候來了,令程錦頗為頭痛。傲晴倒是沒什么,為人低調又隨和,難辦的是嘉熙。嘉熙為人又陰又毒,而且反復常,野心又甚大,有他在,程錦想對袁方心慈手軟都很難。
    “呵呵!”青年突然笑了,說道:“看來暗箭的兄弟們都到了。”
    嘉熙連理都未理青年,在一旁找個空座坐下,慢悠悠地說道:“程大哥,大王馬上就要到了,還和他廢什么話,趕快解決麻煩吧!”
    程錦白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而是直勾勾地看著對面的青年,再次說道:“請先生隨我去見大王!”
    正所謂是兵敗如山倒,一步之差,滿盤皆輸。青年此時心里如明鏡似的,如果暗箭的人都到了,己方這些人包括自己在內誰都跑不掉。暗箭內是沒有頂尖的高手,但也沒有一個弱者,實際相對平均,又都是詭異的暗系修靈者,極難對付。
    就在他暗自琢磨的時候,一旁的嘉熙再次冷笑著說道:“兄弟們都已經準備好了,程大哥為何不直接帶著他的人頭去見大王?如果你不忍下手,兄弟可以代勞!”說話之間,他挺身站了起來。
    他一動,周圍的酒客們不約而同的站起身形,手里緊緊握著藏于桌下的弩機。酒客們要動手,穿插其中的暗箭人員哪里還會干坐著,也跟著站了起來,握住佩刀的刀把,擺出隨時出刀的架勢。
    嘉熙一句話,輕易的便把酒館內的平靜打破,雙方劍拔弩張,激戰一觸即。
    “事情我自會處理,須你來多話,坐下!”程錦側頭,冷冷注視著嘉熙,語氣嚴厲的低喝道。
    嘉熙瞇了瞇眼睛,隨即撲哧一笑,邊重新坐下邊慢悠悠地說道:“你是大哥,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做,不過若是出了問題,大哥在大王面前也不好交差啊!”
    程錦暗嘆一聲,嘉熙的話雖然刺耳,但也是事實。他再次舉目,看向對面袁方。
    袁方嘴角揚起,淡然笑了笑,說道:“我可以隨你去見大王,不過,我有個條件。”
    程錦精神一振,立刻回道:“袁方先生有話請講。”
    “我隨你們走,但放他們離開。”袁方在說話時看了看左右的酒客們。
    這話不僅出乎程錦的意料,也讓白衣女子和周圍的酒客大吃一驚。人們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齊齊向他看去,白衣女子更是抓住他的手,低聲急叫道:“小姐……”
    袁方沖著她擺擺手,示意她不要多話,他含笑看著程錦,說道:“不然一會大王的儀隊到了,那時動起手來,丟的可是風國的臉面。而且,在座的這些皆為寧國各門派的志士,就算今天你們能殺光他們,那也除不了后患,只會讓憎恨風國的修靈者變的更多,寧國志士對大王的刺殺也會更加頻繁,程錦將軍是聰明人,應該懂得其中的輕重。”
    程錦倒吸口涼氣,暗暗點頭,袁方的話并不是沒有道理,一味的殺戮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見他竟然露出猶豫的表情,嘉熙難以置信地皺起眉頭,疑問道:“大哥不會真要放了這些刺客吧?這可是縱敵之罪!”
    程錦當然明白縱敵之罪有多嚴重,不過他更相信大王能體諒自己的苦衷。他沉吟了好一會,方緩緩地點下頭,說道:“好!袁方先生隨我去見大王,在場的其他人我一律不究!”
    “大哥……”程錦要放走袁方以外的其他刺客,嘉熙是真急了。
    “別說了,如果大王對我的所作所為追究下來,我一人承擔。”程錦正色說道。
    你承擔得起嗎?嘉熙心中咬著牙叫道。他的為人是不怎么樣,但畢竟和程錦是相識多年的兄弟,此時見他要以身試法,他心中即著急又毫辦法。
    這時候,酒館外突然腳步聲陣陣,振奮人心的鼓聲和悠長的號角聲連成一片,顯然,唐寅所在的儀隊已經到了。
    聽聞聲音,酒館內每一個人的身軀都是一震,神經也隨之繃到了極點。化裝成普通酒客的刺客們都在等著袁方的命令,只要他一聲令下,二樓的刺客亂箭齊,一樓的刺客趁亂沖殺出去,致唐寅于死地;暗箭人員都在小心翼翼地緊盯周圍刺客的一舉一動,這時候,只要對方稍微做出個動作,都可能會引來他們的致命一擊。
    雙方人員皆睜大眼睛,身上的肌肉緊繃的如石塊一般。
    轟、轟、轟——腳步聲越來越近,外面姓的歡呼聲也越來越大,‘大王萬歲’、‘大風萬歲’的叫喊此起彼伏。
    外面已象是一鍋燒開的沸水,熱鬧非凡,而酒館里卻冷如冰窖,寂靜的鴉雀聲,人們都在默默等著命令,雙方的命令又出奇的一致,殺還是不殺!
    “大王——”
    “是大王——”
    姓的呼喊聲更大,那是唐寅已到近前。這時,白衣女子終于忍不住了,緊緊抓住袁方的胳膊,眼巴巴充滿期盼地看著他,對面的程錦業已握住刀把,在桌下,他的佩刀已經抽出過半。
    轟、轟、轟!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緩緩從酒館前行過,動手的命令袁方卻遲遲沒有下達,聽著姓的呼喊漸漸弱去,沉悶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白衣女子緊抓袁方胳膊的手也緩緩松開,眼淚滴落下來,現在她終于明白,袁方剛才對程錦所說的話并非緩兵之計,而是真要這么做。
    其他刺客們看向袁方的眼神多是不理解,甚至是憤怒,既然他們肯來行刺唐寅,就早已把生死置之于肚外,現在袁方為了顧及他們的性命,竟然放棄這個除掉唐寅的絕佳機會,他們即難以理解,又覺得這是對自己必死之心的侮辱。
    “從今以后,我與玲瓏門恩斷義絕!”一名刺客猛然站起身,將原本藏于桌下的弩機狠狠向桌子上一扔,甩開大步,向樓下走去。
    唰!
    兩名暗箭人員突然竄到那名刺客的身前,伸手攔住他的去路。那名刺客瞪圓眼睛,雙手抬到腰間,作勢要亮出自己的武器,這時候,程錦擺擺手,說道:“讓他走!讓他們統統都走!”
    程錦是暗箭的老大,他的話沒人敢不聽,沖上前來的暗箭人員奈地緩緩退后,眼睜睜看著那刺客揚長而去。有人開了頭,其他刺客也不再逗留,一各個狠狠瞪著袁方,扔掉弩機,紛紛離去。
    “大哥!”
    嘉熙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抓耳撓腮,恨不得沖上前去,甩程錦幾個耳光,把他打醒。但程錦依舊不為所動,他的眼睛依舊死死盯著對面的袁方。在程錦的默許下,酒館里的刺客連同掌管、店小二都走的一干二靜,到最后,酒館里只剩下暗箭、袁方和那個白衣女子。
    其實袁方要比其他刺客冷靜的多,腦袋也清明的多,他很清楚,當暗箭找上門來的那一刻起,己方的行動就已經失敗了,以暗箭狂熱以及對唐寅的死忠,關鍵時刻,暗箭中的任何一個人都能毫不猶豫的以暗影漂移閃出去為唐寅去擋箭,暗箭出現的那一刻,己方就失去了殺掉唐寅的機會,再動手,只是徒送性命罷了。
    不過袁方肯在這個關鍵時刻妥協,也并非完全放棄希望,他還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撒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