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41

  第六四十一章
    看著朝堂上唇槍舌劍、各說各道理的風國大臣們,萬貫低著頭,一聲不吭。【】
    她預感到風王要扶持月秀山莊肯定會遇到阻力,只是沒想到阻力會這么大,幾乎是九成以上的風國大臣們都反對此事。
    偷眼瞧瞧唐寅,他端坐在王位上,面表情,也看不出來他此時的情緒是怎樣。暗嘆口氣,萬貫拱手說道:“風王殿下,小女子以為,此事還是再從長計議……”
    她話還沒說完,一直都未開口的唐寅打斷道:“都不必再說了,本王心意已決,就這樣,誰若是還要反對,那就私下里來見本王。”當然,我肯不肯見你們就兩說了。
    大臣們爭辯得再激烈,講出再多的道理,哪怕說得天花亂墜,也比不上唐寅的這一句話。
    聞言,眾大臣面面相覷,誰都不再言語了,看起來,大王在朝堂上出月秀山莊一事,根本不是來和自己這些大臣商議的,只是來知會一聲的。
    張鑫拱手退回原位,宗元也聰明地選擇了閉嘴。朝堂之上立刻變得鴉雀聲。唐寅環視眾人,問道:“諸位大人還有事嗎?若是沒事就退朝吧!”
    大臣們紛紛跪地叩,而后魚貫退出大殿。萬貫留在殿里沒有動,等大臣們都走光了,她這才向唐寅施禮,說道:“多謝殿下栽培之恩,小女子定當全心全意回報殿下的恩情!”
    唐寅慢悠悠地站起身形,緩步從王座上走下來,到了她近前,含笑說道:“報恩可不是用嘴來說的,而是要用心去做。”
    萬貫暗暗皺眉,沒太明白唐寅的意思,她沉吟了好一會,方面紅耳赤地低聲說道:“殿下,小女子……今晚,可以留在宮里……”
    唐寅愣了一下,接著仰面大笑,搖頭說道:“秀婉小姐把我當成什么人了?!”說著話,他甩頭道:“走吧,陪我出去走走!”
    看著他坦蕩蕩又暗含笑意的眼神,萬貫的臉色更紅,狠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直至唐寅已經走出大殿,她還站起原地窘迫的呆。
    回頭瞥了她一眼,他問道:“秀婉小姐打算在那里站到什么時候?”
    萬貫猛然回過神來,急忙跟了出去,走在唐寅的身后,腦袋垂得低低的。
    唐寅帶著萬貫,繞過大殿,向大殿后身的花園走去。這處花園銜接著前宮和中宮,面積很大,其中不僅有數座大小不一的假山,還有一座人工開鑿出來的小湖。
    走在花園中的庭廊里,唐寅說道:“秀婉小姐對我最好的回報,就是在兩年之內,把你月秀山莊的生意在風國全境做大做強,你的生意大了,朝廷的稅收自然也就多了。”
    萬貫忙道:“就算殿下不告誡小女子,小女子也自當全力以赴。”如此大好的機會,她又怎么可能會錯過呢?
    “月秀山莊進入風國,必然會與范家產生競爭,有競爭是好事,但我不希望看到混亂不堪的場面出現,所以,很多時候,秀婉小姐還得多忍讓啊!”
    唐寅放慢腳步,讓跟在后面的萬貫與自己并肩而行。
    萬貫連連點頭,說道:“殿下請放心,小女子會有分寸,不會讓大王為難的。”
    唐寅聳聳肩,說道:“當然,如果范家做得太過分,你也可以告于我知,我會去警告他們。”
    “多謝大王!”萬貫福禮感謝。
    “這幾天在鎮江住得還習慣嗎?”走過一段長長的庭廊,唐寅在庭廊中央的涼亭里坐落,隨口問道。
    “很好!住在行館里很方便,鎮江的氣候也比大興清爽許多,就是還沒找到機會好好逛一下。”話題變得輕松,萬貫的神色也自然了許多。
    唐寅笑道:“這有何難,明個兒我讓人陪你把鎮江內外全部走一遍。鎮江這里,山清水秀,景色優美,很適合游玩。”
    “不敢麻煩殿下……”
    “這有什么麻煩的。”唐寅樂了。這時候,有宮女送上來的茶點,唐寅和萬貫坐在涼亭里邊吃邊聊。二人正在閑談中,忽聞有人在亭外笑道:“大王好雅興啊。”
    聞言,唐寅轉頭一瞧,只見范敏在兩名宮女的伴隨下緩緩走了過來。他臉上立刻露出笑容,說道:“小敏!你來得正好,快進來一塊坐!”
    阿三阿四也雙雙施禮,齊聲說道:“末將見過萬安夫人!”
    萬貫暗吃一驚,原來,這位就是范家的長女,風王的萬安夫人——范敏。她本以為唐寅和范敏的結親是政治聯姻,范敏本人不見得有多漂亮,今日得見,她才意識到自己錯了。
    范敏的容貌不見得是絕色,但也稱得上是萬里挑一,而且在她身上感覺不到豪門貴族女子的嬌柔之氣,舉手抬足、一顰一笑,皆透出一股靈性,風姿高雅,靈動迷人。
    “臣妾不會打擾到大王和這位……小姐吧!”說話時,范敏的目光在萬貫身上掃來掃去,將她從頭到腳打量個通透。
    唐寅哈哈大笑,等范敏走到他近前時,伸出手來,直接把她攬入自己的懷中,低頭說道:“有夫人在此,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何談打擾?”
    說著話,他又幫忙介紹道:“這位小姐就是月秀山莊的莊主,萬貫姑娘。”
    “小女子見過萬安夫人!”萬貫急忙起身施禮。
    范敏咯咯樂了,說道:“原來是萬莊主,本宮久仰你的大名。你是大王的貴客,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謝夫人!”萬貫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在范敏面前,她可比在唐寅面前拘謹得多,唐寅看她的眼神只有平和,而范敏則不同,注視她時,眼中閃出的銳光像是要把人穿透似的。
    唐寅恍然想起了什么,對坐在自己懷中的范敏說道:“小敏,秀婉小姐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如果你有時間,這幾天可以帶她到鎮江周邊逛一逛,正好你也順便出去散散心,最近這段時間,煩心的事也挺多的。”
    范敏沒向他抱怨過什么,但唐寅心中也明白,范舉被扣押這段時間,沒少讓范敏擔驚受怕,這次正好有機會可以陪著萬貫一同出去游玩,而且還能讓兩人增進了解,若是培養出感情,那是最好不過的了。只要她二人的關系好,以后范家和月秀山莊之間就算有矛盾,也不會鬧得太僵化。
    沒等范敏回話,萬貫連忙說道:“小女子何德何能,怎敢勞煩夫人的大駕……”
    范敏眼珠轉了轉,含笑從唐寅懷中站起,說道:“這段時間我在宮中也沒什么事做,陪萬莊主出去走走也好。”
    說著,她又對萬貫笑道:“萬莊主不必再客氣了,本宮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還怕本宮吃了你不成?”
    唐寅被她的話逗得仰面大笑,拉著范敏的手,也站了起來,對萬貫道:“來者是客,客要隨主便嘛!就這么定了,秀婉小姐不要再推脫。”
    唉!見唐寅和范敏一唱一和,萬貫奈地暗嘆口氣,法再拒絕,只好硬著頭皮應道:“小女子多謝殿下和夫人的厚待!”
    唐寅只是聳肩笑了笑,范敏眼中則是流動著算計的精光。
    今日朝議的結果她已經知道了,想阻止月秀山莊進入風國已然沒有可能,但這并不代表事情就沒有轉機,這次她與萬貫一同出城游玩就是個好機會。
    尤其是唐寅對萬貫神情坦然,看不出絲毫男女之間的情愛之意,這也讓范敏更加安心,更敢放手去做。
    翌日,范敏按照唐寅的意思,帶著萬貫出城游玩,鎮江周邊的景點很多,不是一兩天就能走完的,真要全逛一遍,少說也得七、八天的光景。
    中途可能要露宿野外,范敏準備得也異常充分,除了日常所需的必備之物外,她還帶了大批的宮女和侍衛隨行,為了保障她二人的安全,唐寅特意讓程錦安排一整隊的暗箭人員加以保護。
    唐寅前腳剛送走范敏和萬貫,靈霜找上他,并向他辭行,要返回玉國。
    對此唐寅很是意外,他疑問道:“王妹在鎮江住得好好的,為什么突然要走?”
    靈霜氣色不佳地說道:“王兄已經要和公主成親了,王妹也就不在這里礙眼了。”
    唐寅皺著眉頭,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么好。這次他帶靈霜回鎮江,主要目的就是要和她完成親事的,可同時他又要迎娶殷柔,兩相比較,他只能把自己和殷柔的婚事放在前面。
    他輕嘆一聲,說道:“王妹在鎮江就再多留一段時間吧!等我和柔兒的婚事完成……”
    他話還沒有說完,靈霜已沉聲說道:“我為什么要等?你就娶你的公主去吧,想要娶我,那就到玉國來迎娶好了。”
    讓靈霜等在鎮江看著自己和殷柔完婚,這確實很說不過去,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苦笑道:“我已經給越王兄傳,不日,越王兄便會抵達鎮江,一同協商分割桓地之事,王妹現在離開,實在不合適,就再多等等吧!”
    唐寅甚少有這么低聲下氣求人的時候,靈霜看他一臉為難的樣子,重重哼了一聲,不過語氣已軟化下來,道:“等越王兄一到,商議完正事,我即刻回玉國,到時你不要再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