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43

  對于殷柔來說,姜鵬的出手太快了,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對方的手掌已探到她的胸前。【】{清風手打shouda8}正在這時,側方傳來一聲怒喝,緊接著,一道寒光向姜鵬的軟肋刺去。
    這一擊可是勁道十足,明顯是修靈高手的出招,姜鵬不敢大意,抓向殷柔的手急忙收回,側馬讓旁一閃,只聽唰的一聲,寒光由他的背后掠過。心中暗驚的同時,姜鵬定睛一看,眼前多出一名渾身靈鎧的女子,手中握有一把靈槍,將殷柔死死護在她的身后,對姜鵬怒目而視,漂亮的鳳眼幾乎要噴出火來。
    姜鵬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傲然道:“來的好!本將也不在乎多抓你一個!”他話音還未落,手中的虎牙刀由下而上的向對面女子挑出,刀未到,靈波先至,隨著刺耳的呼嘯聲,一道半人多高的豎立靈波猛劈女子的眉心。
    關鍵時刻救下殷柔的女子正是她的侍衛長肖敏,此時看對方的靈波來勢洶洶,她不敢抵其鋒芒,急忙拉住身后殷柔的胳膊,向旁全力跳出去。
    嗡!
    靈波在地上劃出一條長長的裂痕,堪堪被殷柔和肖敏躲開,可還未等二人站穩身形,姜鵬已催馬殺到近前,他坐在馬上,居高臨下,對準肖敏的腦袋就連劈三刀。
    肖敏心頭顫動,暗叫厲害,面對姜鵬這樣厲害的敵人,她法再分心去照顧殷柔,只能把她狠狠推開,然后橫槍招架。當、當、當!姜鵬的三刀全部劈砍在肖敏的槍桿上,不過后者也整整被震退出三大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與對方硬拼三招,肖敏已然知道對方的實力要在自己之上,若想取勝,只能以命博命!想著,她咬緊牙關,運起渾身的靈氣,沖著姜鵬釋放出追魂刺。/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看到漫天的靈刺仰面襲來,姜鵬倒是不慌不忙,以靈亂·風招架。
    他二人你來我往的戰在一處,姜鵬修為深厚,實力強于肖敏許多,但肖敏早已打定主意拼死保護公主,施展的招式完全是一命換一命的打法,姜鵬想在短時間內勝過她倒也非易事。
    在二人之外的戰場上,雙方士卒已拼殺到白熱化的程度,川、貞騎兵人多勢眾,而皇宮侍衛們則單兵作戰能力極強,兩邊各有所長,打在一起也異常激烈。
    只見戰場上,不時有騎兵或被挑落下馬,或被拉下戰馬,慘叫著撲倒在地;而各自為戰的皇宮侍衛們也有人不時慘死于亂刃之下,或被四面八方沖殺過來的戰馬撞死、踩死。
    此戰的規模并不大,但戰斗慘烈,武器的碰撞聲、人們瀕死的慘叫聲已經連成一片,地上到處都有尸體以及站不來的傷者,濃濃的血腥味飄散出好遠。
    隨著戰斗的加劇,皇宮侍衛們開始漸漸不支,短時間內的戰斗他們還能憑借一股子沖勁勉強堅持下去,但隨著爭斗時間的延長,他們疲憊不堪的身體便法支撐。戰場上,大大小小的戰團在不斷的減少,皇宮侍衛們支離破碎的尸體越來越多。
    與肖敏交戰的姜鵬十分輕松,在對戰之余,還能分心觀察戰場上的局勢,戰局和他預想中的差不多,這完全是一場實力相差懸殊的戰斗。他一邊快出刀,一邊笑呵呵地對肖敏說道:“閣下還想再打下去嗎?今天你們誰都跑不了,乖乖的放下武器投降吧,如果你長的夠漂亮,說不定本將心軟,就饒你不死了!”
    肖敏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氣,她也不回話,咬著牙,憋足力氣,一槍接著一槍狠刺姜鵬的周身要害。
    正在姜鵬以為己方勝券在握、嬉笑著戲弄肖敏之時,在戰場的側方突然沖來一支騎兵。
    這支騎兵的人數并不多,但度可太快了,當戰場上的雙方人員現這支小股騎兵時,對方距離他們已不足米。
    由于這支騎兵未打任何的旗號,人們也辨認不清楚來者的身份,戰場外圍的川、貞騎兵紛紛勒住戰馬,皆面露疑惑地向對方看去,詢問對方,來人是不是他們的騎兵。
    他們還在相互猜測,怔怔呆,這支千余人的騎兵上方突然騰起一面箭矢。弓弦的射之力,再加上戰馬飛奔時的慣性,使箭矢飛行的度快的出奇,眨眼工夫升到半空中,緊接著,畫出一條條的弧線,象雨點似的散落下來。
    “啊!不好,是敵人……”
    外圍的川、貞騎兵這時候才意識到對方來者不善,想撥馬后退,已然來不及了,千余支雕翎好象長了眼睛似的,精準地落到人群中,只是一瞬間,外圍的川、貞騎兵就倒下好幾排,而且是連人帶馬一齊倒地。
    低頭往地上看,倒地的人、馬皆是身中數箭或者十數箭,而且對方箭射的力氣太大,不僅貫穿騎兵身上的盔甲,就連戰馬的身體都刺穿,箭尾露在一邊,箭尖卻在另一邊探出。
    如果看對方的度,具備如此迅猛的騎兵只有莫國,如果看對方的箭術,具備如此恐怖的箭射只有寧國,而此地又偏偏在寧、莫邊境,這下川、貞騎兵都暈了,搞不清楚來敵究竟是寧軍還是莫軍。
    他們搞不清楚狀況,但那一點也不影響對方的度,一輪箭陣下來,這支騎兵距離他們已只剩下五十米。只見馬上的騎士們紛紛收起弓箭,將腰間掛著的弩機了起來,沒有人號司令,眾騎兵們整齊劃一的把弩機端起,對準前方的川、貞騎兵,同一時間射出弩箭。
    嗡!
    弩箭來的更急更猛,而且也更加精準,這邊剛剛扣動扳機,飛射而出的弩箭就已到川、貞騎兵的近前,在一片慘叫聲中,至少有余名川、貞騎兵被弩箭從戰馬上硬生生的掀翻下去。
    這時候,川、貞聯軍徹底反應過來,不管對方是什么人,總之是敵人就對了!現在雙方距離太近,法再使用弓箭,川、貞騎兵端起長槍,列好戰陣,擺出要迎戰的架勢。
    只是他們法使用弓箭,并不影響對方的弩箭,而且對方的連弩射起來須上箭,可以連續射,川、貞騎兵列好戰陣之后反倒成了人家的活靶子,馬上的騎士被射倒一排又一排。
    很快川、貞聯軍也現到對方的弩箭厲害,留在原地被動挨打不是辦法,人們不約而同的催促戰馬,迎著敵人的箭雨向前沖去。對方的弩箭再厲害,能射死己方一人、二人……但是射不死全部,雙方終究要有接觸到一起做近身肉搏的時候,等雙方展開近戰時,再讓其血債血嘗。
    他們想的挺好,不過來的這支騎兵根本不與他們直接接觸,當雙方馬上要碰到一起的時候,千余騎由中間分裂開,一分為二,讓過川、貞騎兵鋒芒,從其兩側擦肩而過,不過這一走一過之間,千余騎兵都沒閑著,手中的弩機對準旁邊的人群,展開連射。
    川、貞騎兵都是第一次碰到使用弩機的輕騎兵,準備不足之下,也不知道該如何防御,吃了大虧,當雙方的騎兵互相交錯的掠過對方后,再看川、貞騎兵的方隊,多出兩多匹空馬,而地上也多出兩多具身中弩箭的尸體。
    這支神秘的千人騎兵避過川、貞騎兵,并未調轉回頭與其戀戰,而是象兩把利刃似的向戰場的中央插去。
    在戰場的正中心與肖敏交戰的姜鵬也聽到戰場外圍的混亂和喊殺聲,他立刻判斷出又有新的敵人出現,不過來敵是什么身份他可猜測不出來,他急于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沒閑工夫再與肖敏糾纏,他突然力,揮舞手中的虎牙刀,斜肩帶背的向肖敏全力斬下一記重刀。
    他的刀太快,肖敏沒有閃躲的空間,只能橫槍招架。
    當啷——嗖!
    肖敏是把姜鵬的重刀接住了,不過她也被震的踉踉蹌蹌退出三米多遠,與此同時,手中的靈槍被磕飛出好遠。
    哎呀不好!肖敏還想去把自己的靈槍揀回來,但姜鵬已不再給她機會,頃刻之間,他追到肖敏的身側,輪刀就劈。
    肖敏奈,只得放棄揀槍,身子就地一滾,狼狽至極地堪堪閃過對方的重刀。
    她轱轆出去了,但也給姜鵬讓出一條通道,后者不理會躲避開的肖敏,順勢催馬向前,沖到殷柔的近前,探臂膀將殷柔的胳膊抓住,然后向馬上一,同時說道:“公主殿下,末將失禮了!”
    殷柔還全然未反應過來,身子已騰空而起,被姜鵬橫放于馬背上,她先是驚聲尖叫,接著,趴在馬背上對姜鵬又錘又打,可是她粉嫩的拳頭打在姜鵬身上根本不疼不癢,反而還引得姜鵬連聲大笑,他一手刀,一手按在殷柔的玉背上,嬉笑道:“公主殿下,你還是省省力氣吧,我們在路上的時間還長著呢……”
    他話還未說完,突然之間,現自己的喉嚨前竟然多出一把刀,一把黑漆漆猶如月牙的彎刀,而這柄彎刀是從他背后伸過來的。
    這……這是怎么回事?誰在自己的背后?一瞬間,姜鵬的身子僵硬住,臉上的嬉笑也立刻被恐懼和驚駭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