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45

  唐寅先斬姜鵬,又刀劈盧,將川、貞騎兵的兩名先鋒將領先后斬殺,這下川、貞騎兵可徹底亂了套,剛來時的威風勁頭一掃而光,席卷而來的是濃烈的恐懼感。
    兩軍本來就是臨時湊到一起的,之間還談不上默契,也沒有任何的配合,此時又失去主將的指揮,人們也不知道該戰還是該撤,進退維谷,兩軍的陣形也變成一盤散沙。
    敵軍亂,風軍這邊可一點不亂。跟隨唐寅前來的雖然只有千人,但其中有程錦、樂天、上官兄弟這樣的靈武高手,即便是普通侍衛,也都是從平原軍中精挑細選出來的,身經戰,勇猛異常。
    久經沙場又經驗豐富的風軍哪會錯過這樣的機會,千余名侍衛,在上官兄弟等人的率領下,對萬余眾的川、貞騎兵展開反擊。風軍的進攻犀利又兇狠,突進敵人的人群中,見人就殺,逢人就砍,如同一根利箭,插入敵人的心臟。
    皇宮侍衛們也不落人后,跟在風軍騎兵的身后,也殺進對方的馬隊之中。
    沒有了主將,來敵又兇狠比,川、貞聯軍心戀戰,先是前面的人員撥轉馬頭向后退,而后時間不長,就演變成了全線潰敗,萬余名川、貞騎兵連同伴的尸體都顧不上收拾,紛紛敗下陣去,快馬加鞭,倉皇而逃。
    川、貞騎兵來的快,跑的更快,不過來時是兩萬多人,潰逃時只剩下萬余人,扔下數千具的尸體,其中還包括川、貞兩國的先鋒官姜鵬和盧。
    見敵軍已退,唐寅下令停止追殺,趕快打掃戰場,收集失主的戰馬以及散落滿地的武器、盔甲等等。
    這時再看戰場,地上幾乎鋪了一層尸體,即有川、貞騎兵,也有皇宮侍衛,猩紅的鮮血將黃土染成了紅土,在陽光的照射下,映出淡紅的光彩。shouda8
    等川、貞騎兵撤走好一會,殷諄以及朝廷的大臣們才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里鉆出來,人們一各個都是灰頭土臉,滿面的驚慌之色還未散去,看到一地的尸體時,許多大臣都遮住眼睛,別過頭去,不敢多看。
    見狀,唐寅心中冷笑,看來這些皇廷的大臣們都是些溫室的花朵。不過也難怪,一向在上京養尊處優的大臣又哪里經歷過戰爭的殘酷?!現在,殷柔的情緒已平復下來,看到殷諄,急忙迎上前去,拉住兄長的手,關切地上下打量他,同時問道:“皇兄,你沒事吧?”
    “朕沒事……”殷諄驚魂未定地抹了抹臉上的汗水,然后看向正在打掃戰場的風軍將士,直到現在,他都沒搞清楚這支突然趕到的援軍是些什么人,又是來自哪一國。他低聲問道:“這些來救朕的將士是寧軍還是莫軍?”
    他的問話聲并不大,但位于不遠處的程錦、樂天、元武、元彪還是聽見了,四人同是暗皺眉頭,昊天帝國的九大諸侯國,基本每一國將士的盔甲都不一樣,身穿黑色皮甲、頭頂紅色長纓的,除了風國再沒有第二個,若是旁人不清楚也就罷了,怎么連堂堂的天子都不清楚此事?
    “天子怎么這么糊涂?難怪會被川、貞兩國追的滿天下亂竄。”上官元彪面露鄙夷,低聲嘟囔著。
    程錦、樂天、元武雖未接話,但臉上也都流露出不以為然,堂堂帝國的天子和普通人也沒什么兩樣嘛!
    唐寅則不滿的瞪了元彪一眼,示意他不要胡言亂語。看殷柔正打算答話,他深吸口氣,大步流星走上前去。
    猛然見到一個‘血人’向自己走來,殷諄嚇了一跳,本能的倒退一步,面露驚色地看向唐寅。
    等到了殷諄近前,唐寅散掉身上的靈鎧,只聽呼的一聲,靈鎧氣化,變為黑色的迷霧,附著在靈鎧上的鮮血也隨之散落于地。將空中飄蕩的靈霧吸入體內,唐寅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然后舉目看向面前的殷諄。
    不管怎么說,現在殷諄還是天子,又幫過唐寅的大忙,而且唐寅與殷柔的關系也離不開他的支持。在原地默默站立了三秒鐘,唐寅突然一甩大氅,單膝跪地,拱手說道:“臣唐寅,救駕來遲,請陛下恕罪!”
    此話一出,殷諄的四周響起一片吸氣和驚呼聲。皇廷大臣們自然都知道唐寅是誰,不過除了少府肖清風外,其他的大臣都未見過唐寅,現在眼前這個青年自稱他就是風王唐寅,人們哪能不驚訝,要知道這里是寧莫邊境,風王是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
    散掉了靈鎧,殷諄也總算是把唐寅認了出來,他的驚恐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又驚又喜,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跪在面前的唐寅,嘴巴下意識地慢慢張開,越張越大……
    看皇兄如此表情,一旁的殷柔喜形于色,她忍不住輕輕拉下殷諄的衣袖,小聲說道:“唐……風王向皇兄見禮呢,皇兄快讓風王起來啊!”
    “啊?對、對對。”殷諄終于回過神來,急忙跨前一步,彎腰身把唐寅攙扶起來,動容的顫聲說道:“愛卿來的好……來的好啊……”這時候,殷諄也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了,這一個月來,他是東奔西跑,受盡折磨和驚嚇,也看透了世態炎涼和各諸侯的冷漠情,唐寅的突然出現,對殷諄而言疑是雪中送炭,也是他現在唯一能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
    唐寅起身,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殷柔身上,看到她的眼睛紅紅的,但精氣神已比剛才強了許多,他稍感安心。他對殷諄拱手說道:“陛下,臣此次前來,是恭迎陛下入風的!”
    殷諄、殷柔以及周圍的大臣們聞言又是興奮又是激動,逃亡了一個月,在走投路、命在旦夕的情況下終于有了一處安身之地,那種喜悅之情已法再用言語表達。殷諄的身子都直哆嗦,眼淚不受控制,如短線的珍珠,一個勁的向下流,他緊緊握住唐寅的手,顫巍巍地說道:“愛卿……愛卿真是國之棟梁,是朕的忠臣,大大的忠臣啊!”
    眾大臣們也連聲附和,齊聲說道:“是啊、是啊,危急時刻,風王殿下親自救駕、迎駕,不愧是陛下親封的忠良!”
    唐寅心中嗤笑,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現在的殷諄以及大臣們論如何也想不到,此時這個在他們口中的棟梁、忠臣卻在日后將他們統統玩弄于股掌之間,成為任由他擺布的傀儡。而真正亡昊天帝國的人,即非川王肖軒,也非貞王李弘,而恰恰是這個‘忠良’唐寅。
    當然,此時唐寅心中的想法很單純,只有一個,那就是保護好殷柔。在寧莫邊境他不敢多做耽擱,對殷諄說道:“陛下,是非之地不宜久留,陛下還是隨臣回風國吧!”
    這話與殷諄等人的意思不謀而合,殷諄連連點頭,應道:“好、好、好,趕快走!”他嘴上是這么說,但腳下可沒有動。
    唐寅不解起皺起眉頭,疑問道:“陛下還有什么事嗎?”
    殷諄面露難色,咽口吐沫,將唐寅拉到身邊,不好意思地低聲說道:“愛卿,朕已經兩天沒用膳了,不知……你現在有沒有帶吃的……”
    唐寅險些笑出聲來,堂堂的天子,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真是又好笑又讓人感嘆。他點點頭,回頭叫道:“元武、元彪!”
    “末將在!”
    聽聞唐寅的召喚,兩兄弟立刻跑上前來,插手施禮。
    唐寅婉轉地說道:“陛下和諸位大臣連日趕路,早已疲憊,將我軍所帶的干糧、干肉拿出來,分給陛下,還有諸位大臣!”
    “是!”上官兄弟干脆地應了一聲,不過心里卻暗暗嘀咕,天子在皇宮里天天吃著山珍海味,能吃得下己方的干糧和干肉?不過唐寅這么吩咐,他兩兄弟只能照辦,將己方所帶的干糧、干肉收集一些,分給殷諄以及大臣。
    由于是輕裝上陣,風軍這邊所帶的食物也不多,留下自己所需,能分出來的干糧和干肉少的可憐。殷諄以及他后宮的嬪妃們就占用一大半食物,分到大臣及其家眷手里的食物已所剩幾,至于為他們拼死拼活的皇宮侍衛們,連粒干糧渣都分不到。
    這時候,早已餓的兩眼冒藍光的殷諄哪里還顧得上食物可不可口,現在不管給他吃什么都堪比山珍海味,甚至比那還美味。他接過干糧、干肉,也顧不上天子的威嚴和架子了,狼吞虎咽的大口大口向嘴里塞。
    只吃的兩口,他就被干巴巴的干糧卡住嗓子眼,開始劇烈咳嗽起來,在旁斥候的上官元武暗暗咧嘴,這哪里是天子啊,簡直就是只餓的瘋的狼嘛!他快遞上水囊,同時說道:“陛下,慢點吃!”沒人敢和你搶!他心里又補充一句。
    天子的吃相都如此難看,其他人也就可想而知了,不過有得吃就算不錯,那些皇宮侍衛們還都在旁眼巴巴地看著呢,一個勁的吞口水。
    唐寅見狀,暗嘆口氣,悄悄交代下去,讓己方的將士一人領一個侍衛,將所帶的食物與其分享,只要不讓他們餓死就行。
    交代完,他又從元彪那里要來一只小錦盒,然后向殷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