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46

  唐寅拿的錦盒里是他特意為殷柔準備的小點心,他倒不是預感到殷諄等人已有幾天沒吃東西,而是此行倉促,沒時間去為殷柔準備禮物,所以在路過較大的城鎮時就順便買了些有風國特色的精致點心,現在正好能派上用場。【】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他沒有立刻走到殷柔近前,而是距離她有段距離的時候站住,接著揮手把殷柔身邊的肖敏叫過來,讓她把殷柔帶到一處比較僻靜的地方。肖敏以為唐寅有悄悄話要對殷柔說,了然的笑了笑,按照他的意思,將殷柔拉到一顆老樹下。
    正在殷柔滿心奇怪,不知道肖敏要做什么的時候,唐寅快步地走了過來,到了近前,見殷柔的手里還拿著一塊干糧,他也沒有多說話,只是伸手將其抓進自己的手里。
    殷柔下意識地驚叫出聲,不解地看向唐寅,后者將另只手里的小錦盒塞進殷柔的手中,說道:“吃這個吧!”別看唐寅此時的表情很平靜,但心卻跳的厲害,厲害到他都不敢張開嘴巴,怕心臟會從嗓子眼里蹦出來,即使他在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候也從未這樣過。
    這種奇妙又不受控制的感覺是唐寅從未有過的,就算是面對舞媚、范敏、袁千依的時候。這或許就是喜歡一個人與深愛著一個人的區別吧!連唐寅自己都未覺,現在的他就如同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
    “是什么?”殷柔接過錦盒,好奇地打開蓋子,眼睛頓是一亮,里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十只不大但看起來十分誘人的綠色小圓點心。唐寅若其事地隨意說道:“這是風國特有的綠豆餅,你嘗嘗,很好吃的。”點心好不好吃,唐寅并不知道,對于這種甜甜又膩膩的東西他一直不太喜歡,也從未吃過。
    這是他特意給我準備的嗎?殷柔白皙的玉面蒙上一抹紅暈,她抬頭看向唐寅,現他也正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她的小臉更紅,立刻垂下頭來,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塊點心,放到嘴邊咬了一口。
    她微卷又濃密的睫毛象小扇子似的眨呀眨的,等了一會,她露出笑容,對唐寅說道:“很好吃呀!”
    “一定很好吃的……”唐寅呆呆地看著殷柔蠕動的紅唇,喃喃說道。
    公主說的是點心,不過看唐寅的眼神,可不象是指點心。一旁的肖敏翻了翻白眼,就算公主和唐寅互有傾心之意,但他的眼神也太過放肆和*了吧?!她重重地低咳一聲,聳聳肩,說道:“你們聊,我去那邊看看。”
    “恩!”唐寅未做任何的挽留,他當然希望這個近在咫尺的大燈泡趕快從自己和殷柔面前消失,最好是有多遠滾多遠。不過肖敏的腳步還未邁出去,殷柔倒先把她抓住了,拉著肖敏在樹下席地而坐,然后將手中錦盒向前遞了遞,對唐寅和肖敏毫心機地笑道:“我們大家一起吃。”
    唐寅暗皺眉頭,不過還是在她倆對面坐了下來,他沒有吃錦盒里的點心,而是不留痕跡的將殷柔吃剩一半的干糧拿起,大口嚼起來。
    他不吃,肖敏也未動,見狀,殷柔奇怪地抬起頭,問道:“你倆怎么都不吃呢?”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我吃干糧就好。”
    肖敏則道:“公主,我不餓。”看唐寅瞅著自己的眼神仿佛是有深仇大恨似的,好象隨時能一口把自己吞了,留在這里就已經如坐針氈,哪里還敢去吃他送給公主的點心。
    殷柔對他二人之間詭異的氣氛毫察覺,一邊吃著一邊笑瞇瞇地贊道:“真的很好吃。”
    “你吃就好。/\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唐寅和肖敏異口同聲道。
    草草的吃過東西,唐寅當即下令起程回風國。由于川、貞騎兵了不少戰馬,這可為唐寅省去不少麻煩,他將戰馬分給殷諄、大臣以及眾皇宮侍衛,眾人騎馬向風國趕去。
    有了馬匹代步,又多少吃過些東西,體力得到恢復,眾人行進的度可比以前快了許多,擔心身為公主的殷柔不會騎馬,唐寅還期盼能與她同乘一騎,不過令他失望的是,殷柔不僅會騎馬,而且騎術還相當不錯。
    在那個冷兵器時代的戰場上,馬匹的重要性和所能起到的作用,就相當于現代戰爭的坦克、裝甲車,是最為重要的戰爭資源,在貴族當中,馬匹則變成身份的象征,論男女,很小的時候就受過騎術訓練,騎術基本就是必修課。
    路上話,一行人日夜兼程,由寧莫邊境,橫穿莫國,行到風莫邊境。
    到了這里,唐寅到嗓子眼的心已放下大半。他放慢馬,來到殷諄的身側,向前一指,說道:“陛下,再向前走二十里就是霸關,進入霸關,就是大風的領地,到了那里,陛下的處境就徹底安全了。”
    “哦!”殷諄聞言,長松口氣,他連連點頭,說道:“唐愛卿,我們快點走吧,先進霸關再說!”
    眾人又向前行出不遠,一名在前探路的天眼探子急匆匆的快馬跑回來,到了唐寅近前,他在馬上拱手施禮,急聲說道:“大王,不好了,前方出莫國的關卡聚集數萬的莫軍,道路已被完全封死!”
    “啊?”聽聞這話,早已被川、貞聯軍嚇破膽的殷諄身子一栽歪,險些從戰馬上摔下來。他臉色煞白,心驚膽寒地看向唐寅,顫聲問道:“唐……唐愛卿,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己方這邊的士卒才兩千多人,而前方卻有數萬的莫軍阻攔,這能通行過去嗎?
    唐寅只是稍微塄了愣,并沒有象殷諄那么緊張,也沒有回話,他皺著眉頭暗自琢磨,好端端的,莫軍攔什么路嘛?!這時,樂天等人催馬上前,疑問道:“大王,會不會是莫國也與川、貞兩國串通一氣了?”
    “不太可能。”唐寅搖了搖頭,如果莫國要與川、貞**,早就**了,何必等到現在?而且以莫王邵庭那種優柔寡斷的性格,等他做出決定,自己早帶著殷諄和殷柔返回風國了,莫軍不會這么快行動的。
    他沉吟了片刻,擺擺手,說道:“不用緊張,我們過再說!”說著,他也不理會殷諄的反應,催促戰馬,向前快行去。
    走了一會,向前往舉目一瞧,好嘛,就見前方道路上旗幟招展,繡帶飛揚,聚集有黑壓壓一大片的莫國大軍,草草估計,對方至少也有五萬人之眾。看罷之后,唐寅非但沒有緊張,心情反而松緩下去。
    據報,莫國在風莫邊境囤積的軍隊至少有二十萬眾,如果莫國真要阻擊自己和天子的話,這么大的事情,全軍理應傾巢出動,而現在卻只來了五萬多人,看其陣形和架勢,也不象是來打仗的。
    唐寅漸漸放慢馬,可并沒有停下來,依舊向前方的莫軍陣營走去。樂天、程錦、上官兄弟追上前來,四人面露擔憂之色,小聲說道:“大王不要向前走了,再走就進入莫軍的射程。”
    “沒事,須擔心,邵庭還沒有那么大的膽子敢對天子放箭。”唐寅面帶微笑,邊向前走著邊信心十足地說道。
    話是這么說沒錯,萬一莫軍真放箭了怎么辦?四人憂心忡忡地跟在唐寅的身后,全神貫注地戒備著。
    見他們四人都緊跟著自己,唐寅皺起眉頭,說道:“你們跟著我干什么?我不需要你們的保護,都去保護公主殿下!”
    “大王……”
    “去啊!”唐寅加重語氣,低聲喝道。
    四人奈,只好紛紛向殷柔那邊催馬而去。
    唐寅一路向前,莫軍即沒有喝止,也沒有放箭,將士們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唐寅越行越近。等走到莫軍前方十米左右的距離時,唐寅這才勒住戰馬,環視面前眾多的莫兵莫將,他微微一笑,從容中又透著高傲地說道:“叫你們的主將出來與本王說話!”
    他話音剛落,莫軍的人群從左右分開,從里面走出一群莫軍將領,為的一位,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將領,這人其貌不揚,身材平平,五官平平,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是讓人過目即忘的那種人。雖然他的盔甲與周圍眾將并分別,模樣更是平凡奇,不過舉手抬足之間自然流露出的那股大將之風使他顯得與眾不同,也能讓人一眼注意到他的存在。
    這人走出人群后,在唐寅面前勒住戰馬,上下打量了唐寅一番,然后拱起手來,笑吟吟地說道:“在下戴全,不知風王殿下到此,有失遠迎,還望風王殿下見諒。”
    戴全并不認識唐寅,但他也從手下人那里聽過對他模樣的描述,今日得見,果然不假,唐寅做為風國的新君主,確實年輕的出奇。唐寅年輕歸年輕,但戴全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是因為唐寅的身份,其二,也是最主要的一點,風國對寧國的河東戰役令戴全對唐寅刮目相看。
    “哦,原來閣下就是戴將軍!”
    戴全身為風莫邊境二十萬莫軍統帥,唐寅又哪會不知道此人?不過他也僅僅是聽說過戴全的名而已,對這個人并不是十分了解。
    好,請記住唯一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