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50

  第六五十章
    剛剛站起身的高慕成立刻又跪伏在地,屁股撅著,腦門頂在地面上,顫聲說道:“屬下能在暗箭做事,能為大王分憂解愁,這已是屬下的福分,萬萬不敢再要獎賞。【】【絕對權力】《52o小說》52oxs”
    “哈哈!”唐寅大笑,再次把他拉起,笑問道:“我聽程錦說,你把血靈藤種在人身上,還把那個人變成了什么……‘藤人’,是叫‘藤人’吧?”
    “回稟大王,那……那只是屬下一時興起,隨便起的名。”
    “呵呵,聽起來挺有創意的,有機會,我倒是想看看。”唐寅樂呵呵地說道,他還第一次聽說有能在人身上生長的植物,心中難免好奇。
    “污穢之物,只怕臟了大王的眼睛。”高慕成小心翼翼地說道,心中卻滿是得意。
    本來他還擔心大王會因為自己手段殘忍而責備自己呢,沒想到,大王非但沒責備,反而還夸了自己,雖然他并不太明白‘創意’這個詞的具體意思。
    或許是臭味相同吧!唐寅本來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自身也是個極為殘暴之人,聽了高慕成的事,他只覺得新鮮,倒沒覺得有什么駭人聽聞的,更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有功則賞,有過則罰,這是咱們風國的規矩,這次你立了大功,獎賞你也是應該的。”唐寅正說著話,阿三走了過來,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大王,顧宸大人求見。”
    “知道了。”唐寅微微點下頭,轉目又看向跪在地上的高慕成,若有所思地久久未語。
    “大王?”阿三小聲醒道。
    唐寅恩了一聲,對高慕成說道:“慕成,你先回去吧。”
    高慕成眼珠轉了轉,問道:“大王若要獎賞屬下,那……就讓屬下做顧大人的副手吧!”
    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反倒把唐寅說塄了,疑道:“顧大人?哪個顧大人?”
    “就是顧宸顧大人!”
    唐寅聞言,立刻瞇縫起眼睛,冷冷凝視著高慕成。后者心頭一震,急忙跪地,說道:“屬下不知顧大人被大王調到皇廷是何用意,但屬下以為,大王對顧大人絕非棄置不用,其中可能另有任務,屬下愿輔佐顧大人,盡心盡力完成大王交代的差事。”
    高慕成此時就是在賭。身為暗箭成員,他消息靈通,顧宸自被調到皇廷之后,皇廷的朝政沒參加過幾次,反而經常往王宮里跑,秘密會見大王,具體原因他并不了解,但可以肯定,事情絕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顧宸被調到皇廷一事肯定另有隱情。他賭的是,顧宸在為大王做一件極為重要又極為隱秘之事,同時也是在賭大王能看重自己的能力。
    凝視高慕成許久,唐寅嘴角一挑,笑了,問道:“你剛才聽見阿三的稟報了?”
    阿三直勾勾地看著高慕成,等他回答,他心中不解,自己剛才的話音剛輕,除了大王之外,不應該再有第三個人聽到。
    高慕成回道:“屬下并未聽見三將軍的稟報,只是,屬下以前有學過唇語,所以,能看出來三將軍稟報的是什么。”
    “原來如此!”唐寅笑道:“你身上令人驚奇的地方還挺多的嘛!”
    “請大王恕罪!”
    “算了。”唐寅擺擺手,讓他起來,而后對阿三說道:“把顧宸請過來吧!”
    “是!大王!”阿三又深深看了一眼高慕成,這才轉身離去,心中也忍不住暗道一聲:此人真是可怕啊!
    時間不長,顧宸走了過來,看到高慕成在場,他愣了一下,不過還是跪地施禮,說道:“臣見過大王。”
    “事情辦妥了?”唐寅問道。高慕成則規規矩矩地垂站在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喘,耳朵倒是伸得直直的,生怕漏掉一個。
    “呃……”顧宸充滿顧慮地睨了一下高慕成,沒有說話。
    唐寅揚頭道:“但說妨。”
    顧宸不知道高慕成在場是怎么回事,不過大王已經開口,他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從懷中取出一本小冊子,小心翼翼地遞交到唐寅面前,說道:“大王,這是臣重新擬過的名冊。”
    唐寅接過,轉身走到石凳前,坐下,打開名冊,仔細查看。
    剛開始看,他還沒感覺什么,可是越往后看,他越感覺驚心動魄。他喃喃說道:“上官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他應該是右相府的管家吧!”
    “是的,大王!”
    “你……你把他也納入到暗影當中了?”
    “是的。大王不是說過嗎,任何人都可以在暗影的監察范圍之內。”
    “他,可在上官家做了幾十年的管家!”
    “是的,大王。”
    “你是怎么把他拉攏過來的?”
    “回稟大王,每個人都有弱點和喜好,只要抓住了這兩點,對癥下藥,恩威并施,十之**都會成功。”顧宸垂著頭說道。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看著顧宸這份新擬的名冊,唐寅不時的搖頭,通過這份名冊可以看得出來,顧宸已把暗影的觸手伸進朝中各大臣的府邸中去了。
    顧宸正色說道:“大王,上官家即有主政的右相,又有在軍中威望至高上、素有戰神之稱的上將軍,軍政大權,聚攏在一家兄弟手上,一旦心中生變,危害之大不堪設想,所以,臣以為在上官家埋下眼線,時刻監察,很有必要,還望大王能夠體諒。”
    “唉!”唐寅嘆了口氣,苦笑著說道:“你做得并沒錯,再者說,既然我把暗影交給了你,你就放手去做吧!”
    “是!大王!”
    顧宸這次交出的新名冊,可謂是大大出乎唐寅的預料,在感覺驚訝之余,他心中多少也有些愧疚。
    元吉、元讓等大臣都是為自己立下過汗馬功勞的功臣、兄弟,在他們身邊安插眼線,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但此事又不能責怪顧宸辦得不對,也只能先這樣了。
    至于高慕成,此時站在一旁,汗珠子順著面頰不斷地流淌下來,后脊梁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
    現在他反而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自作聰明,他寧愿自己從頭到尾一個都沒聽到,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現在所聽的這些都是最高程度的絕密,大王一旦不想讓自己參與其中,那自己最后就只有一個下場,死。
    啪!唐寅把名冊合攏,正想還給顧宸,眼角的余光剛好瞥到渾身上下直打顫的高慕成,他把手中的名冊向他面前一遞,笑問道:“慕成,你有沒有興趣看看這里面都是些什么人?”
    撲通!高慕成再堅持不住,跪倒在地,連連叩,急聲說道:“屬下不敢、屬下不敢!”
    唐寅一甩名冊,直接扔到高慕成的面前,柔聲說道:“你剛才不是說,要做顧大人的副手,一同為我辦差嗎?你連自己的手下有誰都不知道,又如何來為我辦差呢?”
    高慕成臉上的汗水更多,如雨點一般噼里啪啦的滴落下來,他嗡嗡作響的腦袋也完全停止運轉,只剩下機械性的磕頭,連聲說道:“屬下不敢……”
    “哼!”唐寅站起身形,走到高慕成面前,說道:“我給你的,那是獎賞,你問我要的,那就是奪!”
    高慕成嚇得三魂七魄都快飛出體外,他顫聲說道:“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
    唐寅沒有再理他,而是轉目看向顧宸,問道:“顧宸,你認識他嗎?”
    顧宸點點頭,誠言道:“以前臣有見過高將軍兩面。”
    “你認為他能力如何?”
    “暗箭旗下沒有弱兵。”顧宸回答的很有技巧,并不直接表態。
    “那么,讓他做你的副手如何?”唐寅試探性地問道。現在正是暗影剛剛成建打基礎的時候,顧宸的作用至關重要,他可不想因為一個高慕成而影響到顧宸的情緒。
    顧宸沉思了片刻,正色說道:“有高將軍輔佐,臣做起事來自會如虎添翼。”
    “哈哈!”唐寅聞言大笑,回頭對跪在地上的高慕成說道:“你起來吧!既然顧宸大人肯要你,我也話可說,以后,你即是暗箭的人,也是暗影的人,在兩邊做事,都要用心,當然,對于暗影之事,你要管好你的嘴巴,一旦泄露出去,你就算有十個腦袋也不夠我砍的。”
    “屬下多謝大王,多謝顧大人成全!”
    高慕成現在算是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瞬間的大起大落,剛才他還以為自己性命難保了呢,現在一下子又參與到暗影這個重大的絕密當中,真可謂是冰火兩重天啊!
    “對于暗影一事,想必你現在還不是很了解,顧宸,等會你好好為他講解一下,讓他盡快熟悉。”
    “是,大王!”顧宸拱手應了一聲。讓他一個人掌管這么多人的暗影,確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他也感覺力不從心,現在有高慕成來輔佐自己,他覺得接下來自己會輕松許多。
    唐寅又沉吟少許,說道:“暗影剛剛成立,許多事情要辦,你不能時常留在暗箭,這樣吧,你回去向程錦知會一聲,就說我有留你在王宮里當差,這樣,就算你時常不在,也不會引人懷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