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53

  邱真睨著唐寅,疑聲問道:“大王此話當真?”
    唐寅正色說道:“君戲言!”
    邱真了解唐寅的個性,從他說話的表情和語氣中也能分辨出哪些是真話,哪些是應付之詞。【】
    他暗暗松了口氣,倒退兩步,沖著唐寅必恭必敬地拱手深施一禮,說道:“剛才微臣又冒犯了大王,請大王治罪。”
    唉!又是這一套說詞。唐寅感覺邱真的這一句話自己已聽過不下十遍了。他搖頭說道:“按老規矩,罰俸祿吧!”
    “謝大王隆恩!”邱真由躬身施禮變成跪地叩。
    左右的眾人呆呆地看著唐寅和邱真,不知道他倆這是演的哪一出?邱真向大王扔桌子,那和弒君沒什么區別,應該是死罪才對,可唐寅非但沒殺他,反而還表現的異常親密,甚至主動摟邱真的脖子示好……
    大王和邱相之間不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關系吧?眾人面面相覷,心中生出的是同一個疑問。
    唐寅隨性慣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也不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他瞅著跪地叩的邱真,恍然想起什么,蹲下身子,疑問道:“邱真,你已經被罰多少年俸祿了?我倒是忘了。”
    邱真一本正經地說道:“積累起來,差不多有五年。”
    噗嗤!唐寅笑了,點點頭,又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那這回咱們湊個整吧,算十年好了!”
    “謝大王!”邱真再次叩謝恩。
    別看邱真敢對唐寅又罵又打,似乎是個極為沖動、不管不顧之人,其實他心中明鏡似的,他很清楚唐寅的底線在哪,他也有十足的把握唐寅不會因此治罪于自己,至于被罰俸祿,那就更關緊要了,反正大王不會眼睜睜看著他窮死、餓死。
    經過邱真這一鬧騰,唐寅確實收斂了許多,不再象以前那些天天去找殷柔。
    私下里,他也與邱真商議過,想光明正大的向天子親,迎娶公主,不過被邱真一口拒絕了。
    邱真認為如果唐寅現在就迎娶公主,那么他救駕的意圖就太明顯了,容易落人口實,是不智之舉,不管他對殷柔的感情有多深,這段時間必須要忍耐,至少得等風頭過去之后再說,另外,迎娶公主之事也不能由唐寅親自來,要么是天子主動出,要么是由大臣代他去親。
    他說的這些話并不是唐寅想聽的,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邱真說的有道理,親的打算也就暫時作罷。
    第二天,唐寅攜天子一眾,趕往鹽城。
    在風國的路上,行程輕松了許多,再不用擔驚受怕身后有敵人追殺,所路過的郡、縣、城邑,不是郡、縣、城主親自出來迎接,場面壯觀,儀式隆重,比天子北逃時不知道氣派多少倍。
    一路話,二十天后,唐寅一行人終于抵達鹽城。
    天子前往鹽城的消息早就在城內傳開了,這一天,鹽城里是人滿為患,主道的兩側聚集著人山人海的姓。
    象風國這么地處偏遠又落后貧瘠的國度,自建國以來,天子前來的次數恐怕都未過三次,這一代的風人沒見過天子,上一代、再上一代的也同樣沒見過,現在好不容易趕上天子駕臨,人們哪會錯過這個畢生難求的機會,不管是富貴人家還是普通姓,不涌上街頭,爭先恐后的要一睹天子風采。
    路過其他城鎮時,殷諄都是坐在馬車里,連頭都不會露,現在到了風都鹽城,殷諄難得的坐上一輛半敞開式的馬車,還不時的揮手向左右的姓致意,引來陣陣的歡呼聲。
    這種場面,連唐寅進出鹽城時都是難得一見的,可以說殷諄什么都不用做,只單單頂個天子的光環,其風頭就把唐寅壓了過去。
    跟在天子馬車后面的唐寅以及麾下眾將騎馬慢行,看到此情此景,人們的心中都不太是滋味,一各個也不時偷眼觀瞧唐寅的反應。
    唐寅端坐于馬上,倒是怡然自得,樂得輕松自在。在他看來,天子如此受歡迎是件好事,至少自己救駕的行為得到了姓們的認可。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連與天子最為疏遠的風國姓都對天子如此敬仰和尊重,可見天子也不是毫用處了,即便權勢,不再是國家的統治者,但在姓心目中的聲望和地位太高了,可以說是人們精神上的最高領袖。
    貞、川兩國若對風用兵,師出名,僅是國內、國外的輿論壓力恐怕就會令兩國君主頭痛不已的。想到這里,唐寅的臉上的笑意更濃。
    這時,邱真催馬上前,來到唐寅的身側,眼睛看著前方,嘴里低聲問道:“大王已做出決定了嗎?”
    唐寅一愣,側頭看著他,疑問道:“什么決定?”
    邱真暗嘆口氣,向唐寅那邊傾了傾身子,小聲道:“大王準備將天子安置在何處啊?”
    “哦!你問的是這個啊!”唐寅一笑,點頭說道:“我已經想好了。”
    “啊?大王的意思是……”
    “就是那!”唐寅向正前方努了努嘴。
    邱真下意識地向前望去,心頭頓是一驚,駭然道:“王宮?”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沒錯。我想把天子留在都城,再沒有什么地方比王宮更合適的了,而且也不需要太多的籌備,王宮只是換個主人,改個名,就變皇宮了。”
    說的倒是輕松啊!邱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反問道:“大王把王宮讓給天子,那大王去哪住?”總不能和天子同住在一地吧?
    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我家算上我,總共才四口人,去哪不能住?!”
    撲!邱真氣的差點噴出一口悶血,他知道唐寅對這些形式、物質上的東西并不看重,但也不能謙讓的太過火啊,把王宮改成皇宮,讓給天子,那他堂堂的國君要住進普通宅子不成?這讓風國的臉面往哪擱啊?
    邱真連連搖頭,說道:“不妥、不妥!大王還是依臣之見,讓天子住進宛城的行宮為上!”
    “哎?”唐寅擺擺手,說道:“既然把天子都接到了風國,要作秀也要作足嘛,何必在所謂的東西上斤斤計較?我們要讓其他諸國都看清楚,我們風國并非挾持天子,天子在風國依舊是至高上的天之驕子,也只有這樣,我們風國才不會落別國口實,別國若想對我國難,也就師出名了。再者說,區區一座王宮算得了什么,天子在我們手上,我們可以善加利用天子的威望,打下一座比王宮大上千萬倍的疆土,這才是最重要的。邱真,你那么聰明,不可能連這都不懂吧?”
    “唉!”邱真搖頭嘆道:“微臣明白大王的心意,只是……只是覺得太委屈大王了……”讓出王宮,連邱真都覺得這樣的讓步實在太過了。
    唐寅笑嘻嘻地伸出四根手指,在邱真眼前晃了晃,說道:“才四個人而已,住哪不是住,弄那么多的宮殿,找誰都費事!”
    邱真忍不住笑了。苦笑。
    唐寅具有昏君的潛質,同時又具備曠世明主的一面,他能成為明主還是會變為昏君,很大程度上是靠身旁大臣的鞭策或者誘導。
    值得慶幸的是,唐寅找到了一個敢對他直言不諱甚至能打他罵他的邱真,時時鞭策著他,將脫離軌道的唐寅一次又一次的推回到正軌上。
    而邱真也同樣幸運,選擇輔佐的是能對他般容忍、比信賴并視他為手足兄弟的唐寅,不然以邱真的做法,有十個腦袋也得被人砍光。
    唐寅和邱真的君臣關系,就當時而言稱得上是最完美的互補和組合,他二人也組成了風國最最基礎的那根脊梁,再加上上官家族、張哲、宗元以及蕭慕青、梁啟等等這些的武重臣,組成了風國的基本骨架,將風國這個龐然大物牢牢的支撐起來,即便日后風國經歷了數的大風大浪,這個骨架依然屹立不倒,反而還壯大成長。
    一路護送著天子進入王宮,唐寅倒也干脆,直接把天子讓入自己的寢宮。
    雖然說這里是唐寅的寢宮,但他在里面睡覺的次數卻是屈指可數。
    殷諄此時還不知道唐寅的決定,也不明白他把自己帶到他的寢宮來是何用意。
    心中有疑問,但并不影響殷諄的興致,這一路走來,所過城鎮不夾道歡迎,尤其是到鹽城,更是讓他看到了姓們的擁護,這讓殷諄心情大好,暢快了許多。
    他背著手,象參觀似的在唐寅的寢宮里來回走動,東瞧瞧,西望望,感覺和上京的皇宮比起來相差甚遠,但這也算是他一路逃亡所到過的最豪華、最舒適的地方了。
    殷柔也有同來唐寅的寢宮,看著皇兄四處走個不停,還不時出嘖嘖聲,瞧到新奇的小擺設時不時的拿起把玩幾下,她忍不住暗暗皺眉,都快成亡國之君了,怎么還能如此輕松暇意?
    她轉目又看向唐寅,后者笑瞇瞇的也不知道在樂什么,在想什么,正當她要開口說話之時,唐寅先問道:“陛下覺得此地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