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54

  第六五十四章
    唐寅點點頭,覺得邱真說的沒錯。【】[]《52o小說》52oxs)安軍在戰場上不堪一擊,那是因為沒有被*到份上,真被*上了絕路,安軍也會變成一根難啃的骨頭。
    就拿上次的豐陽之戰來說,以白晴為的二十萬安軍抵御住三十多萬的川軍長達數月,安軍在絕境當中所爆出來的戰斗力也是強得驚人。
    他問道:“要做什么樣的準備?”
    邱真說道:“至少我們在道義上要高過安國,出兵要名正言順,只有這樣,安軍才不會殊死抵抗。”
    唐寅樂了,說道:“這個簡單,天子在我們手上,只要天子下一份詔,我們就師出有名了。”
    “那還不夠。”邱真正色道:“天下人皆知我們風國現在已經挾持了天子,光靠天子詔,還難以服眾。”
    “那要如何做才能服眾?”唐寅皺起眉頭。一直以來,天子就是他手中的王牌,只要打起天子的旗號,風軍就會成為正義之師。
    只是,安國的情況與眾不同。與別國交戰,不管風國打著天子的旗號能不能服眾,對方的戰斗力并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可安國是個異類,風國是否師出有名將直接關系到安軍的斗志,而擁有斗志的安軍和斗志不強的安軍在戰力上天差地別。
    邱真搖搖頭,說道:“這個……臣暫時還沒想好,大王也得容臣再仔細斟酌、斟酌。”
    唐寅聳聳肩,笑道:“你慢慢想吧!反正我們一時半刻還不能對安國動手。”頓了一下,他又喃喃說道:“內部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又何談向外擴張啊!”
    上官元吉和邱真相互看看,沒太明白他的意思,不過見他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兩人也沒敢多問。
    接下來的幾天,平原軍統帥蕭慕青、三水軍統帥梁啟、天鷹軍統帥子纓、戰軍統帥聶澤以及上官元讓、江凡、戰虎諸將相繼返回鎮江。
    這時候,已接近月底,距離唐寅和殷柔的婚期已越來越近,鎮江喜慶的氣氛也隨之越來越濃。
    封地的王公與皇廷公主之間的婚禮并不常見,來自五湖四海看熱鬧的人不計其數,鎮江城內已是人滿為患,各大小客棧家家爆滿,就連普通的姓也盡可能的擠出空房,租給外來人,趁機賺上一筆。
    對于鎮江現在這種熱鬧空前的景象并不是人人都高興,至少程錦和艾韋就高興不起來。
    他二人皆有責任保證都城的安全,可是現在有這么多的外來游人,又散居在全城各處,極難控制,也很難查出來其中是否混雜有不軌之徒。
    一旦在大婚慶典上生亂子,不僅會損毀風國的顏面,他二人亦是難逃其咎。
    為了確保婚典當日的順暢,這些天兩人可謂是忙得昏天暗地。暗箭把婚典當日的接親路線已經查了不下十遍,沿街兩側的商家、民宅亦是一查再查,確保萬一失。
    至于艾韋,他負責的地方更廣,需要督管全城,中尉府的衙役、軍兵全體出動,可即便這樣人手仍是不夠用,最后還是通過邱真,向直屬軍借調了三萬多人。
    程錦和艾韋不知道的是,其實還有一個系統龐大的機構在嚴密監視著鎮江的風吹草動,那就是剛剛成立的暗影。
    這次唐寅的大婚可算是暗影接手的第一個任務,招收上來的密探全部下放,混入鎮江的平民姓當中。
    如果說中尉府和暗箭在鎮江編織起一張明面上的大,那么暗影就是一張不為人知、潛于形的暗。
    這一明一暗兩張大,可以讓唐寅坐在王府中足不出戶的掌握鎮江城的一切動靜。
    在大婚慶典的前一天,這時候也算是最緊要的關口,艾韋在中尉府也坐不住了,親自到外面巡查。
    他帶著一干隨行人員從早上一直巡查到傍晚,一天下來,連口飯都沒顧得上吃,到天色漸暗,他才帶人返回中尉府。
    等他們一行人快到中尉府時,隨行的中尉將軍張召說道:“大人,咱們可一天沒吃東西了,兄弟們也都餓壞了,不如到富貴酒樓去吃頓好的吧!”
    富貴酒樓就位于中尉府的斜對面,相距不足二步。
    艾韋回頭瞧瞧隨行的眾人,果然,將士們一個個皆是滿臉的疲憊,面露菜色,精打采。他點點頭,苦笑道:“好吧!兄弟們這些日子也都辛苦了,這頓飯由我請客。”
    “哈哈,多謝大人!”張召拱手,含笑道謝。
    以前他本是艾韋的頂頭上司,現在卻調了個,艾韋成為他的頂頭上司,不過張召對此倒也不在意,他本就是個粗人,只會帶兵打仗,不會坐堂審案。
    他們一行人下了馬,正要向酒樓里面走,艾韋突然停下身形,目光敏銳地向自己左手邊望去。
    只見,酒樓左側的小胡同口處伸出兩顆小腦袋,隨著艾韋目光掃過來,那兩顆小腦袋立刻收了回去。
    艾韋一皺眉頭,對身邊的張召低聲說道:“張將軍,有點不對勁。”
    張召等人也都看見了胡同口處那鬼鬼祟祟的兩人,他眼中精光一閃,側頭道:“大虎、二虎,帶幾名兄弟過去,記住,別傷性命,要留活口!”
    “遵命!”隨著應話聲,兩名身材魁梧的大漢帶著四名軍兵大步流星向胡同那邊沖了過去。
    胡同里,有兩名年歲不大,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少年,他二人站在胡同里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正當兩人交談之時,大虎帶著兩名軍兵已沖進胡同當中。
    兩名少年見狀,眉頭大皺,想都沒想,轉身就往胡同深處跑,可他二人才跑出沒兩步,前方又出現三人,攔住了他倆的去路,這三人,正是抄后路的二虎和兩名軍兵。
    “你二人是干什么的?為何在這里鬼鬼祟祟?”大虎上前幾步,*近兩名少年,冷聲問道。
    “我們是本地人,只是閑逛到了這里,沒有鬼鬼祟祟……”其中一名少年解釋道。
    “那你見到我們跑什么?”大虎冷笑一聲,來到少年近前,伸手抓住他的肩頭,說道:“小子,隨我們到中尉府走一趟吧!”
    少年臉色頓變,毫預兆,他反抓住大虎扣著他肩膀的手腕,向下用力一拉,緊接著,起腿來,以膝蓋猛墊大虎的胸口。
    他的出手又快又突然,大虎還真沒反應過來,胸口被他的膝蓋頂了個正著,好在他身強體壯,又有盔甲護體,不然這一擊也夠折斷他幾根肋骨的。
    “哎呀,小子還敢動手?!”大虎震怒,怪叫一聲,撲上前去,把少年直接撞翻在地,二虎以及軍兵們也不再客氣,一擁而上,把兩名少年死死摁在地上。
    兩名少年并非修靈者,即便有些打斗的技巧,也不是這些膀大腰圓的軍兵對手。
    只眨眼工夫,二人便被眾軍兵五花大綁。大虎掃視二人幾眼,冷聲說道:“你倆好大的膽子,敢在中尉府前生事,這回有你們受的了!”說著話,他甩頭喝道:“帶走!”
    兩名少年被大虎、二虎等人直接帶回了中尉府,并隨即對他倆展開審問。兩名少年招得很快,把姓名、住址全都招了,但是問他倆為何出現在富貴酒樓附近,兩人一口咬定是閑逛至此,并其它的意圖。
    大虎、二虎對這樣的說詞當然不會相信,見他倆嘴巴硬,便開始動刑。
    中尉府是專門辦案、查案的機構,刑訊也是很厲害的,兩名少年被打得渾身是傷,可詞依舊,仍是咬定自己辜,沒有不軌的企圖。
    等艾韋和張召等人吃完飯回來,兩名少年已被打得遍體鱗傷,昏迷不醒。
    大虎和二虎來到艾韋近前,拱手說道:“大人,這兩個小子肯定不簡單,但嘴巴硬得很呢,我們把刑具都快動用了一遍,他倆愣是一個沒說!”
    “還有這等事!”艾韋看了看兩名少年,接著又拿過來詞,低頭查看了片刻,側頭問道:“可以確認這些是真的嗎?”
    “屬下已派人去查過,他倆的姓名、住址確實是真的,可是,他二人的家在城西,我們中尉府在城東,大老遠跑過來,又鬼鬼祟祟的在暗中監視,肯定不懷好意。”
    艾韋點點頭,這兩個少年確實可疑,他甩頭說道:“把他倆澆醒。”
    有軍兵著水桶,分別給二人當頭澆下。兩名少年激靈靈打了個冷戰,悠悠轉醒。
    艾韋來到一名少年近前,抓住他的頭,向上了,問道:“告訴我你的姓名。”
    “小人……叫……李端……”
    “為何來此?”
    “小人……已、已經說過了……只是閑逛到此……”
    艾韋搖了搖頭,說道:“你可知道你不說實話的下場嗎?不僅你的性命難保,你全家老小都會跟著遭殃!”
    “小人說的……句句屬實……中尉府不會濫殺辜……”
    呦!艾韋差點氣笑了,他狠聲說道:“小子,實話告訴你,非常時期,中尉府寧可錯殺一萬,也絕不放過一賊!我最后一次問你,你和你的同伙到底有何意圖?為何要暗中監視我中尉府?又是受何人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