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55

  “小人確是……確是辜……大人明……明察……”少年已然神智不清,說話時有氣力,斷斷續續,好像隨時都可能咽氣。【】[]
    “看來,你是寧死也不肯招了!”艾韋添了添嘴唇,正考慮再動用什么刑罰的時候,有軍兵快步跑進來,結結巴巴地說道:“大人,暗……暗箭的人來了……”
    艾韋一愣,暗箭的人來就來吧,這又有什么好怕的,至于嚇成這樣嗎?他問道:“來人是誰?程將軍嗎?”
    “不是,是在下!”隨著低沉的話音,一名身著便裝的青年從外面旁若人地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暗箭的軍牌。
    艾韋暗驚,轉頭一瞧,來的不是旁人,正是讓他印象深刻的高慕成。
    他怔了片刻,呵呵笑了,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高兄!”
    頓了一下,他又收斂笑容,質問道:“只是,不知道高兄當我們中尉府是什么地方,不經通稟,便可以大搖大擺的闖進來嗎?”
    “正常情況下,當然要通稟,不過,事情緊急,在下也只能冒犯了。”說著話,高慕成走進刑訊室,并深深看了一眼那兩名被綁在刑架上的少年。
    “事情緊急?”艾韋哼笑一聲。
    “他二人是在下的眼線,若是再慢一步,他倆恐怕就要被艾大人給活活打死了。”高慕成笑呵呵地說道。
    艾韋以及在場的中尉府眾人同是一皺眉頭。“高兄的眼線?這可有意思了,高兄怎么把眼線布置到我中尉府來了?希望高兄能給本官一個解釋。”
    “沒什么好解釋的,這次的事,應該純屬意外。”高慕成輕描淡寫地說道:“人我要即刻走,如有得罪之處,在下日后再向艾大人賠不是。”
    聽聞這話,張召氣得眼珠子都快紅了,明明是中尉府抓的疑犯,怎么就變成暗箭的眼線了?憑什么要讓他們走?
    他上前一步,喝問道:“你想人就人,你當中尉府是什么地方?在這里,不是你們可以放肆的地方!”
    “笑話,你中尉府再大,還能不過大王嗎!我必須得醒閣下,你現在可是在和暗箭說話,如果你嫌命太長,也不必非往我的刀口上撞嘛!”
    “你……”張召還想說話,艾韋搶先把他止住,中尉府權限是大,但還比不了暗箭,暗箭要人,中尉府想攔也攔不住。
    他看著高慕成,正色說道:“高兄,本官也必須得向你言明,這兩名疑犯的身份十分可疑,如果你硬是要走,本官話可說,但要出了事,你暗箭得負全責,還有,此事本官也必會向大王和程將軍稟明!”
    對于艾韋說的這些,高慕成滿不在乎,他含笑說道:“還是艾大人明事理。那么,就麻煩艾大人,派人把這兩位小兄弟幫我送出去吧!”
    “好說!”艾韋又凝視高慕成一眼,隨后側頭喝道:“來人,把他倆抬出中尉府!”
    “大人——”張召急得抓耳撓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艾韋向他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沖動。高慕成是囂張,但他確有囂張的本錢,以暗箭的職權,真的可以先斬后奏,到時都沒地方講理去。
    “多謝艾大人開一面,在下告辭了。”高慕成拱了拱手,隨后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等高慕成離開,張召再忍不住,氣惱道:“什么暗箭的眼線!大人看不出來嗎,暗箭明擺著在和我們搶功,高慕成把人回暗箭,再審出什么東西,功勞可就都是它暗箭的了。”
    艾韋垂苦笑,緩緩搖了搖頭,如果事情真這么簡單就好了,但以暗箭的作風,又豈會貪圖這點小功勞,甚至還不惜與中尉府撕破臉。
    怕就怕高慕成說的是實話,那兩人確是暗箭的眼線,那其中可就大有章了,暗箭所懷疑的對象,都是大王所懷疑的,如果暗箭在監視中尉府,十之**就是大王不信任中尉府……
    再往下,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
    且說高慕成,出了中尉府后,讓軍兵把兩名少年抬到他的馬車上,而后,他快地坐上馬車,絕塵而去。
    “大人……小人在中尉府里什么都沒說……更沒暗……”
    “恩?”高慕成擺下手,止住少年下面的話。他面表情地點點頭,說道:“這次你二人做得不錯,就是太不小心了,竟然被中尉府現了形跡!”
    “大人,我們監視的游俠當時正在富貴酒樓里吃飯,誰知道……誰知道中尉府的艾大人會中途過來……”
    “恩!不必再說,我都知道了。”高慕成問道:“可以確定那批游俠心懷不軌嗎?”
    “他們暗藏有三張鋼制的連弩。”
    “確認?”
    “是的,大人,就藏在他們所住客房的床鋪下,小人親眼所見。”
    “奇怪,他們哪不好去,為何偏偏要到中尉府附近的富貴酒樓吃飯?難道是在故意掩人耳目?”高慕成難以理解地敲敲額頭。
    “大人……”一名少年掙扎著坐起身,小聲說道:“大王接親的路線剛好要經過中尉府,會不會……和這有關系!”
    “哦?”高慕成眼中精光一閃,倒吸了口氣,他喃喃說道:“這就可以解釋得通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沒人能料到,在中尉府的眼皮子底下竟會藏有刺客……”
    如此來看,他們應該是計劃明日在富貴酒樓動手,今晚過來吃飯主要目的是踩點的。想到這里,高慕成下意識地握緊拳頭,這些游俠,斷不能留!
    他拍拍兩名少年的肩膀,說道:“這次你二人功勞不小,要各記大功一件。”
    說著話,他抬手入懷,抽出兩張兩的銀票,向兩名少年面前一遞,說道:“回家之后,好好養傷,請最好的大夫,吃最好的補品,可都記到我的帳上!”
    兩名少年連聲說道:“多謝大人!”
    高慕成笑了笑,隨即飄身跳下馬車,讓趕車的車夫送他二人回家,他自己則去找顧宸,商議對策。
    按照顧宸的意思,要么把此事稟報大王,要么轉告給暗箭,由暗箭去解決,可高慕成并不贊同,正色說道:“顧大人,這次可是咱們暗影立功表現的大好機會,怎能輕易讓出去?”
    顧宸笑了,說道:“我們的職責是收集情報,只要能收集到準確又重要的情報,就等于是立下了大功,至于抓捕一事,還是交由暗箭或中尉府較為合適。”
    “顧大人說的是沒錯,但如果我們即把情報收集了又把不軌之徒也抓了,那不等于功勞更大嗎……”
    “也等于是把我們自己給暴露出去了。”顧宸含笑說道:“進了暗影,就別想再出風頭,當你決定進入暗影的時候,就應該有這樣的感悟。”
    高慕成暗嘆口氣,不得不承認,顧宸說得并沒錯,暗影的性質決定了暗影所做的任何事都是不為人知的。
    見他神情有些落寞,顧宸說道:“你想立功,也有辦法,畢竟你也是暗箭的人嘛!”
    高慕成正色說道:“我是為顧大人著想……”
    “哈哈!”顧宸仰面而笑,說道:“我先謝謝高兄弟的好意了,此事,高兄弟就交由暗箭去做吧!”
    聽他這么說,高慕成也只能奈地點點頭。
    他想討好顧宸,不僅因為顧宸是他的頂頭上司,另外,他在暗影的地位還沒得到鞏固,大王那邊也隨時有撤換他的可能,在大王面前,顧宸對他的評價就顯得至關重要了。
    暗影密探所查出來的這批圖謀不軌的游俠最終還是由高慕成帶著暗箭的人去解決掉了,由于城內的人太多,事情不宜鬧大,暗箭這回只能戰決,以斬殺對方為主。
    翌日,婚慶大典開始。
    鎮江城內,幾乎家家戶戶都是張燈結彩,城中彩旗飄飄,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好不熱鬧。
    上午辰時,以唐寅為的接親儀仗由王宮出,去往皇宮。
    儀仗的隊伍當中,不管是軍兵還是將官的盔甲皆被涂成了紅色,就連軍兵手中的武器也被上紅漆,舉目望去,馬是紅的,人是紅的,旗幟、軒冕也都是紅的,整支隊伍從頭到尾一通紅。
    儀仗中的軍兵數量可不少,開道的是兩千重裝騎兵,兩翼是輕騎兵,再向里面看,唐寅車冕前的步兵有三千,后方的步兵有兩千,再加上隨行的宮女、隨從,整個隊伍的人數加到一起過萬人。
    在街道的兩側,則擠滿看熱鬧的姓,唐寅車冕所過之處,總是會引起陣陣的歡呼聲。
    車冕是特制的,體積很大,不過是半敞開式的,唐寅坐在冕內,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當然,外面的人也能直接看到他。
    今日,唐寅穿的是一身大紅袍,頭頂紅冠,整個人看上去很是喜慶,坐在冕內,亦是滿臉笑容,沖著外面的姓不時含笑點頭。
    當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時只不過是在強顏歡笑罷了,他并不喜歡這樣的場面,更不喜歡自己現在的這身行頭,他感覺自己就像只猴子似的在人欣賞,甚至是任人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