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56

  第六五十六章
    川、貞聯軍的退去,大大緩解了風國外部的壓力,唐寅也正好安下心來處理天子入風之后的各項事務。【】
    這幾天唐寅與殷諄接觸的較多,論大事小情都來向殷諄稟報,一天要來皇宮好幾次,最后殷諄也煩了,給了唐寅一塊金牌,可需通稟,能直接進入皇宮。
    唐寅要的就是這個東西,得到殷諄賜封的金牌后,他反而不經常往皇宮跑了。
    這天傍晚,唐寅和邱真等人剛剛商議完風國的軍政要務后,再沒有其他要緊的事情可做,然后動身去了皇宮。
    因為有天子賜封的金牌在手,他進出皇宮不受任何的阻攔,而且皇宮侍衛也大多都是他的人。這次進皇宮,他找的可不是殷諄,而是殷柔。
    自上次別過之后,唐寅一直忙的腳打腦勺,難以抽出時間,也就一直未能好好的向殷柔解釋,今天好不容易得了空閑,他可不想再耽擱了,不然誤會越來越深,以后殷柔會不會再聽自己的解釋都不一定了。
    殷柔的住處是唐寅規劃的,就住在舞媚以前的寢宮,華英殿。他來此自然是輕車熟路,很快就到了華英殿的院外。
    門口守衛的皇宮侍衛見到唐寅,規規矩矩地跪地施禮,齊聲道:“大王!”
    這些侍衛皆是風軍出身,以唐寅馬是瞻,見了他,比見到天子都尊敬。
    因為有上次蒙田處斬侍衛的事,唐寅不想拖累下面的兄弟,他對一名侍衛說道:“進去找肖敏,讓她通稟公主,我來了。”
    “是!大王!”那名侍衛拱手應了一聲,然后站起身形,快步向院內跑去。
    時間不長,肖敏跟著侍衛從院內走出來。
    她冷著一張臉,大步流星走到唐寅近前,剛要說話,又立刻向兩旁看了看,伸手拉住唐寅,向一旁的僻靜處走去。
    唐寅好奇地跟著她,等肖敏站定,他疑問道:“干嗎?這么神秘兮兮的?”
    肖敏松開唐寅,雙臂環抱,翻了翻白眼,語氣不善道:“你還來做什么?”
    唐寅樂了,說道:“當然是來找公主!”
    “你還敢來?”
    “為何不敢?”
    “你都已經有三位夫人了……”
    “那又如何?”唐寅打斷她的話,笑呵呵道:“我對柔兒的心意從未變過。”
    還柔兒呢!肖敏看他這副吊二郎當的模樣就來氣,心中冷哼一聲,說道:“難道你想讓公主做你的九嬪之一?”
    唐寅聳聳肩,說道:“我不和你多說,你只管進去向柔兒稟報就是。”
    “公主正在氣頭上,不會見你的。”肖敏撇嘴道。
    唐寅沒耐心和肖敏多做謂的糾纏,他皺著眉頭說道:“你只管通稟就是。”
    肖敏聳聳肩,說道:“通稟也沒用,因為公主現在正在會客!”
    “誰?”唐寅一愣。
    “蒙將軍!”
    “蒙田?”
    “還有幾個蒙將軍?!”肖敏嗤笑道。
    唐寅眉頭擰成個疙瘩,喃喃道:“又是他!”頓了一下,他沉聲問道:“他來見公主又有什么事?”
    肖敏故意氣唐寅,冷笑道:“沒事就不能見公主嗎?難道公主只有你能見,旁人就見不得?我倒是覺得蒙將軍不錯,為人公正秉直,年輕又英俊,而且才華橫溢,武雙全,還是左相之子,前途量,最主要的是,他并沒有妻妾,不象某些人,手里把著鍋,眼睛卻還盯著盆……”
    騰!
    唐寅的怒火從腳底板直沖梢,毫預兆,猛然伸手,一把將肖敏的脖子死死扣住,與此同時,身子的周圍騰出層層的黑霧。
    肖敏臉色微變,但懼意,反而還冷笑道:“怎么?被我說中你的痛處了?風王殿下!”
    寒光四射的雙眼狠狠瞪著不知死活的肖敏,不知過了多久,唐寅捏著她脖子的手掌慢慢松開,他閉上眼睛,連續做了三次深呼吸,手臂放了下去,別過頭,輕聲說道:“抱歉。”
    肖敏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剛才唐寅瞬間暴怒的時候她真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他不僅松了手,還能說出抱歉二。
    唐寅平復自己的心情,說道:“不殺你,不是你不該死,而是柔兒身邊需要一個象你這樣值得信任的人來保護她。”
    “哦!”肖敏嘲諷道:“我說風王殿下怎么突然良心現,手下留情,原來是在乎公主啊!”
    唐寅挑起眉毛,肖敏的嘴巴還是象以前一樣那么的討人厭。他第一次見到殷柔是他護送殷柔去鹽城的時候,那次在路上,他和肖敏就吵個不停,后來本以為肖敏變了,結果現在又變回從前那樣。
    他聳聳肩,說道:“你須管我在乎的是誰,你現在只需進去稟報!”
    “你那么討厭我,剛才還要殺我,我為什么要幫你?”
    “不想幫就算了,我自己進去!”唐寅氣呼呼地轉身要向院內走。
    “呵呵!”肖敏嗤笑一聲,說道:“怎么?這次又要私闖公主的寢宮啊?現在這里可不是你的王宮了,而是天子所在的皇宮,豈是你想去哪就去哪的地方?再者說公主……”
    唐寅停住腳步,回身,看著肖敏嘴巴一張一合,說的起勁,本就心里不爽的他恨的牙根都癢癢,他心思一轉,嘴角挑起,露出慎人的邪笑。
    他猛然跨前一步,來到肖敏的近前,沒等后者反應過來,他抬手按住她的后腦,向回一收,接著以自己的嘴唇堵住肖敏的嘴巴。
    “……”
    肖敏傻眼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唐寅竟然親吻她?竟然敢當眾親吻她?
    只過了五秒鐘,唐寅便放開肖敏,看著傻愣在原地的她,他噓了口氣,這下世界清凈了。
    連理都未理驚若木雞的肖敏,唐寅大步流星向華英殿里走。
    “大王?”左右的侍衛們一驚,想攔阻,但又不敢,一各個大眼瞪小眼,驚訝地看著唐寅。
    他從懷中取出金牌,說道:“我有天子賜封金牌,可任意出入,你們須多問!”
    這話金牌只是說可以進出皇宮,但至于可不可以進出后宮,殷諄并未特別交代,唐寅也就利用這個漏洞蒙混過關。
    聽他這么說,侍衛們長松口氣,紛紛退讓,躬身說道:“大王請!”
    “恩!”
    唐寅有金牌在手,一路暢通阻,直接進入到華英殿內。
    剛近來,他便看到殷柔和蒙田坐在桌旁,殷柔眼睛通紅,臉蛋上還掛著淚珠,而一旁蒙田的手正搭在殷柔的肩膀上。
    這一幕,讓唐寅漆黑的雙眸仿佛變成兩團烈火,隨著他的進入,華英殿內的氣溫驟降好幾度。
    殷柔和蒙田顯然都未想到唐寅會突然出現,二人幾乎同時站起身,殷柔驚訝道:“寅?”
    蒙田嘴角挑了挑,扶著殷柔肩膀的手刻意沒有挪開,輕描淡寫地含笑說道:“風王殿下。”
    他雖然是在見禮,不過聽其語氣和看其表情,更象是在向唐寅shi威。
    唐寅本就是火暴的脾氣,如果不是有殷柔在場,如果是換一個地方,他已經撲上去把蒙田的撕個粉碎了,尤其是他觸碰殷柔的那只手。
    還未等唐寅說話,蒙田倒是先開口說道:“風王殿下深夜入宮所為何事?而且不經通稟,擅闖后宮,這個罪名,即便是風王殿下也承擔……”
    當啷!
    隨著清亮的脆響聲,蒙田的話被打斷。只見一只金光閃閃的令牌落于桌上。
    唐寅面表情,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殷柔,幽幽說道:“這是天子所賜令牌,可任意通行皇宮,蒙將軍可要看清楚了。”
    蒙田臉色微變,目光掃視著桌面上的金牌,沒錯,這面金牌他確實見過,是天子喜愛之物,至于可不可以憑此在皇宮內任意通行,他就不知道了。
    他幽幽說道:“我會將此事問明圣上!”
    “那是你的事。”唐寅的目光仍未從殷柔身上離開,冷冰冰地說道:“不過,公主千金之軀,不是你這個區區從二品的部將所能觸碰的吧?!”
    聽聞這話,殷柔這才恍然現蒙田的手竟然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她急忙側身避讓,同時下意識地急聲解釋道:“你不要誤會,蒙將軍他……”唐寅箭步上前,伸出手指按住殷柔的嘴唇,含笑柔聲說道:“不用解釋,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嘴上說的從容,實際上他心里都好奇的快要瘋,不過他就是有能強忍住的本事。
    他轉頭看向蒙田,說道:“如果蒙將軍沒有其他的事情,就回去吧,我與公主有話要談。”
    蒙田站起原地沒有動,兩眼閃爍著精光,與唐寅對視。
    其實現在殷柔心亂如麻,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唐寅,但見唐寅和蒙田之間的氣氛不同尋常,她也只好說道:“蒙將軍,你先請回吧!”
    “是!公主殿下!請公主殿下也有些休息!”
    蒙田必恭必敬地沖著殷柔深施一禮,然后只對唐寅略微拱下手,大步走了出去。
    他前腳剛走,殷柔就把唐寅推開,轉過身去,紅著眼睛低聲說道:“你還找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