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57

  第六五十七章
    靈霜和越澤推杯換盞,時間不長,兩人已喝光了三壺酒。【】52oxs_《52o小說》
    這時候,越澤的醉意更濃,即便是坐在那里,身子都直搖晃。
    見越澤還要再喝,靈霜把他拉住,隨后站起身形,說道:“越王兄醉了,王妹陪越王兄出去走走吧!”
    越澤醉眼朦朧地看看靈霜,神智不清地笑道:“誰說本王醉了?本王還能再喝……”
    越是這么說的人,說明他醉的越是厲害。靈霜心中暗笑,嘴上卻順著他的話說道:“越王兄是沒醉,只是這里太嘈雜,不起飲酒的興致,不如我們到外面去喝。”
    越澤晃著圓滾滾地大腦袋想了想,點頭應道:“王妹所言也有道理。”說著話,他抓起一壺酒,晃晃悠悠地站起身,隨著靈霜向外走去。
    王宮重地,別的大臣不敢隨意閑逛,但他二人不會受阻攔。靈霜走在前面,特意往人的僻靜處走,很快,他二人便走到前宮與后宮之間的一座花園。
    平時這里人來人往,常有宮女走動,現在,宮女們基本都到前宮那邊去伺候喜宴了,花園里也顯得格外的冷清。
    靈霜穿過長廊,一直走進涼亭里才停下腳步。
    越澤跟了上來,向四周瞧瞧,連個鬼影子都看不見,他的目光又落回到靈霜身上,不懷好意地賊笑道:“王妹邀王兄到此,不知是何用意啊?”
    “越王兄認為呢?”靈霜含笑反問道。
    “眼睜睜看著如意郎君和別的女人有情人終成眷屬,王妹定是感覺孤單又落寞了吧!”說著話,越澤借著醉意壯膽,伸出大肥手向靈霜的香肩搭去。
    靈霜咯咯一笑,身子一扭,靈巧地閃了出去,站到石桌的對面,笑看著越澤,說道:“恰恰相反,依王妹看,感覺失落的那個人應該是越王兄吧!”
    越澤的臉色沉下來,與靈霜對視了良久,然后像是泄氣的皮球,力地坐在石凳上,什么話都沒說,抬起酒壺,咕咚咚地喝了一大口酒。
    “越王兄真的那么中意公主嗎?”靈霜雙手按著石桌,身子前探,好奇地問道。
    “當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我就想要她,只可惜,唐王弟比我快了一步啊!”越澤仰天感嘆道。
    哼!何止快了一步,而是很多步呢!靈霜心中冷笑,臉上沒有任何的表露,她幽幽問道:“聽起來,越王兄是真的對公主傾心已久,只是,不知道越王兄喜歡公主到什么程度?”
    越澤瞇縫起細細的眼睛,低聲說道:“若能一親芳澤,死也甘心了……”
    “此話當真?”
    “當然……”越澤話音未落,身子猛然一震,激靈靈打了個冷戰,醉意一下子清醒大半,忙又改口說道:“戲言、戲言,這只是酒后的戲言罷了,怎能當真?!”
    這話要是傳到唐寅的耳朵里,還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嗎?
    靈霜微微一笑,擺手說道:“越王兄別緊張,今日你我的談話,王妹絕不會泄漏出去半句。”
    說著話,她走到越澤近前,彎下腰身,細聲說道:“如果越王兄真的那么喜歡公主,王妹有辦法能幫王兄一嘗夙愿。”
    越澤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靈霜。
    只見她回手入懷,緩緩掏出一只白色的小瓷瓶,含笑說道:“這是催情露,不管怎么樣的貞節烈女喝下,都會變得**大,而且事后什么都不會記得。”
    見越澤眼中閃現出驚喜的亮光,她繼續道:“現在王兄還在前宮應酬道賀的大臣們,不到天黑,宴會是不會結束的,這段時間,王兄也抽不出來身,只要越王兄有心,便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事后也沒人會現。”
    雖然靈霜的話音很小,但越澤聽得真切,心跳得也厲害,他顫巍巍地接過靈霜遞來的白玉瓷瓶,臉上的肥肉一會皺成一團,一會又突突直顫。
    他握著瓷瓶良久,最后,又塞回到靈霜手中,連連搖頭,說道:“不行、不行,這太危險了!而且……而且我怎么可能進得了寢宮,又怎么*公主喝下這個……”
    靈霜樂了,隨意地拋了拋手中的瓷瓶,說道:“這些越王兄就不用擔心了,王妹自有辦法,等會,我會先去公主所在的寢宮,到時越王兄只管等我的信號就好。”
    越澤吸氣,兩只被臉上的肥肉擠得小小的綠豆眼眨也不眨地看著靈霜,問道:“王妹為何如此幫我?此事若是讓唐王弟知道,你我二人可都吃不了兜著走!”
    靈霜臉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陰沉,凝聲說道:“因為我恨!其實,此時此刻,你我心里的感受是一樣的。”
    越澤憎恨唐寅所擁有的一切,而靈霜則是憎恨殷柔所擁有的一切,她說得沒錯,此時,她與越澤的心理幾乎是一模一樣。
    看著靈霜小臉上流露出來的恨意,越澤感同身受地點點頭,他說道:“我……明白了,只是,事關重大,我……還得再仔細斟酌……”
    “沒時間了。”靈霜沉聲說道:“再耽擱下去,越王兄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剛才,越王兄不是說只要能一親芳澤死也甘心嗎,怎么現在怕了嗎?”
    越澤本就對殷柔心折不已,再被靈霜這么用話一激,加上醉意上涌,他狠心咬牙的一跺腳,說道:“誰說我怕了?王妹盡管去做,我等你的信號就是。”
    “好!”笑意又慢慢浮現在靈霜的臉上。
    妒忌是很可怕的東西,它往往能讓人做出連自己都法想像的事,現在的靈霜就是這樣。
    靈霜先讓越澤到寢宮后外的花園里藏著,她自己則帶著兩名貼身的宮女進入寢宮,去見殷柔。
    別人想進洞房是不可能的事,但靈霜是玉王,又是女人,旁人也不便攔她。
    在寢宮里,還有傲晴和肖敏守在內室外,靈霜對此早有準備,讓隨行的兩名宮女把事先做好的酒菜擺到桌上,言明是從前宮的宴會上特意幫她二人帶回來的,并讓兩名宮女陪著傲晴和肖敏一塊吃喝。
    傲晴和肖敏倒沒多想,也不忍回絕靈霜的好意,何況她倆忙了一整天也確實有些餓了,看著擺在桌上豐盛的酒菜,二人沒客氣,和靈霜的兩名宮女大吃起來。
    就連那么機敏的傲晴和肖敏也沒有覺,吃飯過程中,靈霜的兩名宮女雖然也是又喝酒又吃菜,但對其中的一盤菜肴卻連碰都沒碰。
    且說靈霜,走進大殿的內室,一眼便看到安坐在床榻邊的殷柔。看著她頭頂鳳冠,一身大紅的嫁衣,她眼中閃過一抹即逝的恨意和嫉妒。
    不過很快她的臉上就露出燦爛的笑容,邊走上前去,邊說道:“王妹特來恭喜公主了。”
    殷柔并不喜歡靈霜,但現在場合特殊,她也想找個人來說說話,看到靈霜,她即感意外,又很高興。
    “原來是玉王妹,快過來坐!”殷柔笑著拍了拍自己身邊的床榻。
    等靈霜走過來后,她迫不及待地問道:“前宮那邊怎么樣了?”
    “還在喝酒呢!”靈霜奈地搖搖頭,說道:“今日前來道喜的王公大臣太多,不僅有風國的大臣,皇廷的大臣也都來了,公主想想,好幾的大臣,就算每人只敬王兄一杯酒,王兄得喝多少,又得喝到什么時候。”
    殷柔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嘀咕道:“哪能喝那么多嘛!”
    “是啊,不過公主別擔心,等會王妹回前宮會勸王兄少喝一些的。”靈霜笑吟吟地說道。
    “多謝玉王妹了。”殷柔看著靈霜也笑了。以前她和靈霜總是爭風吃醋,現在她與唐寅的婚事已成,那種競爭的感覺也隨之一下子減輕許多。
    靈霜恍然想起什么,說道:“現在我不應再叫公主了,應該改叫王妃才對。”
    殷柔噗嗤一聲笑了,說道:“突然改口,我聽起來也有些不習慣呢!”
    哼!靈霜心中暗哼,臉上還是一副關切模樣地問道:“公主……不,王妃忙了一天,肯定累壞了吧!”
    “雖說沒怎么走動,但就是感覺很乏。”
    “肯定是人多鬧騰的。”靈霜目光一轉,看到桌上擺放數盤點心還有酒壺,她問道:“王妃肯定還沒有吃東西吧!”
    “恩!不過一點都不餓。”
    “不餓也得吃一些嘛,不然身子哪能受得了。”說著話,靈霜站起身,走到桌前,挑了幾樣點心,又倒了一杯酒,回頭瞄了殷柔一眼,以自己的身體做遮擋,快地掏出白玉瓷瓶,將里面的催情露一股腦的全倒入酒中,然后把空空的白瓷瓶揣回懷中。
    她端著托盤,走回到床榻前,讓殷柔吃些點心。
    殷柔并不餓,但難得的見到靈霜對自己這么熱情,她只好勉強吃了幾口,靈霜則在旁講起前宮那邊宴會上生的趣事,逗得殷柔時不時的嬌笑出聲。
    她嘴中有點心,笑時點心的殘渣很容易吸進氣管,殷柔正笑著,突然咳嗽起來,靈霜忙輕撫她的后背,順勢把托盤上的酒杯遞給殷柔,關切地說道:“怎么突然咳起來了,快壓一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