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58

  寧國與杜基議和達成之后,馬不停蹄的又再次派出使節,與風國議和。【】
    現在寧國已不想再打仗,同時爆的兩場戰爭,尤其是河東戰爭,使寧國兵力大損,現在寧國最需要的就是時間,急于恢復兵力,穩住風國是當務之急。
    為了表示此次議和的誠意,寧國朝廷抽調長孫淵宏返回良州,河西的寧軍大營由魏征暫任統帥,另外,寧國又派出大鴻臚洪羅攜寧國公主嚴映寒前往鹽城,一是議和,二是和親,說白了就是把公主留在風國做人質,以示誠意。
    在當時來說,諸侯國之間的和親或者互派王子、公主做人質的事情時有生,并不希奇,這次寧國肯主動向風國和親,一是被風軍的驍勇善戰打怕了,其二,天子已在風國安身,這多少令寧國生出忌憚心理,想與風國結成友好關系。
    唐寅在他的臨時王府現在的住宅已經法再稱之為王宮接見寧國使臣。
    洪羅是個六十開外的老頭子,須斑白,身材倒是高大,即便上了年歲,也老態,虎背熊腰,體形雄壯,模樣也是相貌堂堂,剛毅威武,不太象臣,更象是征戰沙場、指揮千軍的武將。
    與他一起的是寧國公主嚴映寒,白衣白裙白紗白鞋,渾身上下一身白,臉上也蒙有白紗,只露出兩只又大又圓的眼睛,在她身后的兩名侍女也是同樣的打扮。她們這一身白,美則美矣,不過就當時的風俗習慣而言,只有喪事的時候才穿一身白衣。
    或許是因為修煉暗系靈武的關系,唐寅喜黑不喜白,當他看到嚴映寒第一眼的時候就生出厭惡。一向以黑色為主色調的風國,對白色也不是很感冒,大殿左右的武大臣們和唐寅的心理差不多,皆暗皺眉頭。
    看不清楚嚴映寒的表情,只看她露在外面的兩只眼睛,唐寅就嗤之以鼻,不是難看,而是對方的眼神太驚慌了,大眼睛飄忽不定,又眨個不停,不象是來見自己這個風王的,更象是來見妖魔鬼怪的。
    堂堂的一國之公主,如此膽怯,表現的如此驚慌失措,別說丟盡顏面,就連普通的姓家女子都不如,甚至……都不如她身后的侍女。
    唐寅舉目看向嚴映寒身后的侍女,左手邊的侍女雖然也能看得出害怕之情,但至少表現的很鎮定,而右手邊的侍女則是氣度不凡,雖然低著頭看不清楚模樣,但自然流露出來的氣質卻十分典雅,有股高貴的安詳之氣。
    哦?唐寅瞇了瞇眼睛,犀利的目光緊盯著那名氣宇不凡的侍女。
    后者似乎也感覺到他的注視,下意識地抬起頭來,與唐寅的目光碰了個正著。
    那侍女的模樣十分嬌美,柳眉鳳目,皮膚雪白,對上唐寅的目光,她沒有絲毫的慌亂,又若其事的垂下頭去。
    有意思!唐寅心中暗笑,與嚴映寒比起來,這名小侍女的儀態和從容大氣倒是更象公主……
    “臣,寧國大鴻臚洪羅攜次公主嚴映寒,拜見風王殿下!”說話之間,洪羅沖著唐寅拱手深施一禮。
    見他只鞠躬施禮而未跪拜,唐寅左手邊的武將們紛紛冷哼出聲,同時手掌抓握劍柄之聲連續響起。
    洪羅的表情依舊,保持著躬身施禮的姿勢,而站于一旁的嚴映寒身子一震,雙腿軟,險些坐地上。
    好在她身后的侍女反應夠快,伸手將她攙扶住,同時又不留痕跡地拉了拉她的衣角,暗示她趕快向唐寅施禮。
    她這個小動作別人可能沒注意到,但卻沒蠻過唐寅的眼睛。
    他在心中暗笑一聲,看來,站在前面的公主并非真公主,而后面的那個侍女也并非真侍女,這倒是挺有意思的。
    “見過風王!”‘嚴映寒’顫巍巍地施個萬福,聲音小的仿佛蚊子在叫。
    唐寅心中哼笑,也不點破,隨意地擺擺手,說道:“平身。”
    “謝風王!”洪羅大聲道謝,直起腰身。
    唐寅身子向旁一歪,隨意地靠著坐椅的把手,手臂支著面頰,笑問道:“洪大人,聽說你此次來風國又是為議和之事。”
    “沒有!”
    洪羅應了一聲,從袖口里取出一卷絹布,恭恭敬敬向前一遞,說道:“這是我家大王親擬的和約,請風王過目。”
    “拿上來!”
    一名侍從急忙上前,取過絹布,送到唐寅面前。后者接過來,展開看了看,里面的內容和上次議和的和約差不多,細節可能有更改,但總體上還是大同小異。看過一遍,唐寅將絹布扔到桌案上,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伸手指著‘嚴映寒’,笑問道:“她又是怎么回事?”
    洪羅正色說道:“為了表達我家大王議和之誠意,特將我大寧次公主許配于風王殿下,希望我寧、風兩國能屏棄前嫌、永結連理、結成友邦之盟!”
    “哦!原來是這樣,哈哈——”
    王椅寬大,唐寅幾乎是懶散的半臥在上面,他環視左右眾臣,問道:“寧國的次公主要下嫁到我大風,不知哪位大人、將軍愿意娶公主為妻啊?”
    此言一出,洪羅臉色頓變,周圍的大臣、將領們也都面露驚色。
    人家都已經說了,公主是要嫁給大王,怎么大王又問自己這些人啊?
    不明白唐寅什么意圖,即便他不是開玩笑,眾人也不敢娶寧國的公主,風、寧兩國沒準什么時候就開戰,娶了寧國公主,弄不好就得被扣上通敵叛國的罪名。
    連問兩聲,見人答話,唐寅笑道:“怎么?在各位的眼里寧國公主就這么可怕?”
    這樣的羞辱,令洪羅、‘嚴映寒’以及兩名侍女都面紅耳赤,尤其是右手邊的那名侍女,此時已抬起頭來,望著唐寅的一對鳳眼幾乎快要噴出火來。
    見大臣們人敢應話,唐寅坐直身軀,舉目望向殿外,大聲喝問道:“外面的將士聽著,誰愿意娶寧國公主,盡管說來!”
    他話音落下時間不長,就聽殿外有人大喊道:“小人愿娶!”
    隨著話音,從外面走近來一名侍衛隊長,他老臉通紅,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嚴映寒’,在殿門口跪地,沖著唐寅叩。
    大臣們有顧慮,但下面的士卒們可不管那些,他們都是粗人,唐寅怎么說,他們就怎么聽,不會考慮其它。能娶寧國公主為妻,這對普通人而言是遙不可及的夢,誰不想去嘗試一下啊?
    看著下面跪著的侍衛隊長,唐寅笑的雙眼彎彎,揮手道:“站起來!”
    “是!大王!”侍衛隊長挺身而起。
    “你叫什么名?”
    “小人劉大力!”
    “恩!準!”唐寅點點頭,指著還未搞懂什么情況的‘嚴映寒’,說道:“以后她就是你的妻子了,現在,本王放你假,你可以抱著她回家去了!”
    “多謝大王隆恩!”侍衛隊長樂的差點一蹦多高,當、當、當,跪地連磕仨響頭,大步流星走到‘嚴映寒’近前,作勢就要抱她。
    這時候,別說大臣們傻眼了,就連洪羅也蒙了,見唐寅不是在說笑,他急忙伸手,把侍衛隊長攔住,他回頭對唐寅怒目而視,喝道:“風王殿下是什么意思?我堂堂大寧公主豈能嫁于一風國士卒?”
    “哼!”唐寅冷笑一聲,說道:“你弄個假公主來蒙騙本王,真當本王不知道嗎?讓她嫁給風軍弟兄,本王都覺得委屈了兄弟,你還敢在這里挑三揀四嗎?”
    啊?洪羅一驚,唐寅怎么知道公主是假的,難道他見過公主?不可能啊……
    看出他的疑惑,唐寅悠悠說道:“不用猜了,本王不僅認識貴國的次公主,而且……”
    “胡說!”
    這話不是洪羅說的,而是出自那位侍女之口,她瞪著唐寅,怒聲道:“本宮根本就沒見過你,何談認識?”說完話,見到唐寅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濃,她立刻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不過她也不在乎,正色說道:“本宮是寧國次公主,嚴映寒!”
    嘩——大殿里一片嘩然,直到這個時候,大臣們才弄明白,原來白紗蒙面的女子并非寧國公主,而她身后這名侍女才是。
    寧國這是在玩什么花樣?
    “大膽!”治粟內史張鑫怒喝一聲,從班列中跨出一步,質問道:“洪大人,貴國假冒公主,蒙騙大王,這就是你們的議和誠意嗎?”
    洪羅暗道一聲苦也!沒想到唐寅如此狡詐,這么快就看出了破綻。
    這時洪羅有不再想剛才那么鎮靜,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鬢角流淌下來。
    唐寅嗤笑一聲,說道:“本王替你來說吧,寧國的議和根本就是緩兵之計,并不是真心想把公主嫁到風國,弄個假公主,能蒙過去就蒙過去,然后再想辦法把真公主悄悄送回寧國,若是事情敗露,真公主再站出來頂,洪大人,本王說的沒錯吧?”
    沒等洪羅答話,嚴映寒接道:“不對!讓侍女假冒公主一事,是本宮的主意,和寧國沒有關系,如果王兄真想蒙騙風王殿下,也就不會這么快讓風王殿下看出破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