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59

  第六五十九章
    越澤壓抑不住體內的欲念,急步走到床榻前,顫聲說道:“公主殿下——”
    殷柔受催情露的藥效此時已是欲火焚身,不過她腦海中還僅存有一絲理智。【】官場小說文字{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當她看到越澤站在自己的床榻旁時,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她掙扎著想要站起,但軟綿綿的身子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她有氣力地問道:“怎么是你……你怎么會在這……”
    “我……我是來幫助公主的。”越澤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雙手忙亂地解著自己的腰帶。
    殷柔隱約看到他的動作,臉色大變,斷斷續續地低聲呻吟道:“不……不行……寅……快來救我……”
    越澤甩了甩腦袋,把心一橫,緩緩彎下腰身,邊往殷柔的身上爬邊喘著粗氣說道:“唐王弟來不了了,他現在還在前宮,公主這么痛苦,就由……我來解救公主好了。”
    殷柔急得腦袋嗡嗡作響,想推開越澤,但她的手臂卻連抬都抬不起來,想大聲呼喊,但嘴巴張大,卻只能出低微又勾人魂魄的呻吟聲。
    在急火攻心之下,殷柔只覺得眼前一黑,連僅存的一絲理智也隨之消散,現在,只剩下純粹的**在支配著她的身體。
    見到殷柔眼中最后的清澈也被混沌所取代,越澤再忍不住,開始瘋狂地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而就在這時,又有一條黑影從外竄了進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來到床榻前,一記手刀劈出,直取越澤的后脖根。
    來人的度太快也太突然,越澤連點反應都沒做出來,被這記手刀擊了個正著,兩眼向上一翻,當場暈死過去。
    還沒等肥胖的身軀壓在殷柔身上,來人順勢一抓,扣著他的脖頸,竟然只靠單手便把體重不下二斤的越澤了起來。
    來人像拎小雞似的抓著越澤,冷哼一聲,后退半步,正想往后那邊走,忽聽到殷柔嬌滴滴的呻吟:“寅……”
    那人的身形頓住,低頭看著衣衫不整、肚兜露出大半的殷柔,目光不由得變得幽深。
    “寅,不要走……”現在殷柔完全處于意識狀態,不知何時,她的柔荑已抓住來人的衣角。
    那人遲疑了片刻,最后還是把她的小手拉掉,快步來到后前,直接把手中的越澤扔到外。
    還沒等越澤落地,后外又閃出兩條人影,快地把他接住。這兩人,一位是高慕成,另一位是名暗箭人員。
    高慕成把昏迷得像死豬一樣的越澤交給暗箭人員,隨后看著前的那人,猶豫了片刻,方問道:“呃……大王要怎么處置安王?”
    仔細看站在前那人模樣,不是唐寅還是誰?
    此時他是一身黑,黑衣黑褲外加黑靴子,面表情,虎目當中不時流動著精光,和在前宮宴會上喝得爛醉如泥又一身大紅衣的唐寅判若兩人,但看他的五官樣貌又確是唐寅沒錯。
    這個人,可以說他是唐寅,也可以說他不是,甚至連用人來形容他都是不確切的,因為他是唐寅幻化出來的暗影分身。
    暗影分身并非**,完全是由靈氣凝化而成,他繼承了施放者本體的意志,但他又能夠獨立思考,有自己的思維,所以說,他即是唐寅,也不是唐寅,最準確的說法是,他是唐寅的一部分。
    在前宮的宴會上,靈霜和越澤悄然離席,以為別人都沒注意到,實際上,有個人一直在暗暗監視他二人的舉動,那就是高慕成。
    一開始,高慕成只是好奇,不明白他二人跑到花園里去做什么,甚至禁不住懷疑靈霜是不是傷心過度,要與安王偷情,尋找慰藉。
    直至后來靈霜去寢宮找殷柔,越澤藏身在寢宮的后院,高慕成這才猛然意識到事情不簡單,他倆的目標可能是公主。
    他隨即找來暗箭人員,代替自己繼續監視,他則以最快的度跑到前宮,向唐寅稟明此事。
    突然聽說靈霜和越澤會對公主有不軌之舉,唐寅還有些不相信,但高慕成言之鑿鑿,何況還涉及到公主、玉王和安王,這么大的事他又哪敢扯謊?
    宴會上有這么多的賓客、大臣,其中還有許多是皇廷的大臣,唐寅不好突然離席,便以尿遁的方式暫時離開,趁機幻化出暗影分身,讓分身到寢宮那邊去查看。
    也正因為他施放暗影分身的關系,他體內的靈氣才所剩幾,所以醉得特別快,也就是靈霜看到他時連站都站不穩的那副模樣。
    暗影分身站在前,低頭沉思了片刻,說道:“送越澤回他住的地方,此事不要聲張。”
    在自己大婚的日子,玉王和安王竟然要設計自己的新娘,其行徑固然可恨至極,但這個啞巴虧他只能暫時忍下來,一旦深究,事情傳開,這將成為當今世上最大的丑聞,丟的也不僅是玉國和安國的臉,連風國的臉面也將盡失。
    暗影分身此時表現的倒是比唐寅真身還要冷靜。
    高慕成理解他的顧慮,點點頭,低聲說道:“是,大王,屬下明白該怎么做了。”說著話,他走到暗箭人員的近前,在他耳邊低聲叮囑了一番。
    那名暗箭人員連連點頭應是,隨后帶著昏迷不醒的越澤,快步而去。
    等他離開,暗影分身的目光又落回到高慕成身上,說道:“慕成,你先回前宮那邊吧,這里不需要你了。”
    “這……那、那大王你呢?你不走嗎?”高慕成眼巴巴地看著暗影分身,小聲問道。
    暗影分身揚起眉毛,質問道:“本王的事,還需你來過問?”
    高慕成身子一震,急忙垂,說道:“屬下不敢!哦……公主現在應該是中了催情露,若是不解,恐傷身子,屬下去找蘇醫官過來……”
    “不用了。”暗影分身背著手,沉聲說道:“若讓醫官過來,定要以為是本王對公主下的催情露,這要本王的臉面以后還往哪里擱?其余的事你須多管,回前宮那邊吧!”
    “啊,是,屬下遵命!”高慕成答應得很好,可站起原地沒有動。
    暗影分身是大王幻化出來的沒錯,但畢竟還不是大王本人啊,這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何況公主還中了春藥之類的東西呢!
    “你還不走?”暗影分身凝視著高慕成,眼中也隨之射出兩道利光。
    高慕成打了個冷戰,再不敢停留,拱手道:“大王,屬下……暫且告退!”說完話,他躬身退后兩步,這才轉身快離去。
    注視著他離開,暗影分身這才把后關嚴、插上,而后,他走到床榻前,緩緩坐下,一邊擦拭殷柔額頭的汗珠,一邊輕聲說道:“現在柔兒總該能體會到人心險惡了吧!”
    “寅,我好熱、好痛苦啊……”殷柔隱隱約約地看到身邊有人影,身子自然而然地向他靠攏過去,感覺到他身上有股寒冷的氣息,這讓她舒適地嘆了口氣。
    暗影分身輕輕撫摸著她的面頰,感到她的臉蛋燙得厲害,像火燒一般,他搖頭說道:“你總是這么不小心,以后可怎么辦呢?”
    仿佛聽到了他的話似的,殷柔的雙臂環住他的腰身,把他摟抱得緊緊的,身子意識地在他身上揉蹭,小嘴微微張啟,吐氣如蘭地低吟道:“寅……寅……”
    聽著她渴望的呻吟,他眼中的精光漸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寵愛與憐惜,其中還隱隱透出欲光,他輕輕嘆了口氣,道:“真是拿你沒辦法啊!”
    說話之間,他身體四周呼的一下騰出一層白蒙蒙的霧氣,等霧氣散盡,再看他,周身上下的衣服已全部消失,赤身**的一絲不掛,而后,伏下身來,親吻住殷柔的櫻唇……
    高慕成離開寢宮,返回前宮,在宴會場上走了好大一圈,才在一處角落里現程錦的身影,他快步上前,急聲說道:“程將軍快隨屬下來!”說著話,他拉起程錦,快往外走。
    程錦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問道:“慕成,怎么了?”
    來到外面,看看左右人,高慕成問道:“程將軍,暗影分身到底是怎么回事?”身為光明系修靈者,他對暗系靈武并不是十分了解。
    程錦皺起眉頭,不解看著他,反問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問起暗影分身了?”
    高慕成抓抓頭,又向四周環視了一圈,這才在程錦耳邊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講述一遍,最后,他凝聲說道:“暗影分身執意留在寢宮,顯然是對公主殿下居心不良,程將軍你看此事……”
    程錦噗嗤一聲笑了,拍拍高慕成的肩膀,說道:“不必擔心,暗影分身就是大王。”
    頓了一下,他又皺起眉頭,喃喃說道:“想不到,玉王和安王竟然敢做出這等事來,好在你現的及時,不然……”說到這里,他都不敢再往下想。
    高慕成關心的不是這個,他急道:“可是,大王現在還在宴會上,暗影分身畢竟不是大王嘛!”
    52oxs
    52o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