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60

  第六六十章
    “這……”高慕成不是暗系修靈者,程錦一時間也法對他做出合理的解釋,他沉吟了好一會,奈地說道:“我不知該如何向你解釋,我只能說,暗系靈武比你想像中要玄妙得多,非暗系修靈者實難體會。【】[]”
    這叫什么回答嘛!高慕成難以接受程錦給出的答案,他還想要說話,程錦含笑擺了擺手,說道:“好了,暗影分身的事你就不必再*心了,我們趕快回去吧!”
    說著話,他率先走回宴會現場。見狀,高慕成只能奈地跟在他的后面。
    喜宴一直進行到半夜才宣告結束,已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的唐寅由阿三阿四攙扶著回到寢宮。
    此時,唐寅雖不至于醉得人事不醒,可也是醉了七、八成。雖說阿三阿四是他的護將,但送到寢宮的門口后,兩人也不能再往里進,改由宮女攙扶著。
    進了大殿,唐寅先坐了下來,有宮女端來醒酒的參茶,伺候他喝下。
    一杯茶水下肚,唐寅感覺暈乎乎、渾漿漿的腦袋總算清醒了一些,他瞇縫著虎目,向左右看看,疑問道:“傲晴和肖敏呢?”
    “回稟大王,傲晴小姐和肖敏小姐都喝醉了,現已回住處休息。”有宮女小心翼翼地回道。
    “喝醉了?!”唐寅想了一會,才記起是什么回事,這兩個笨蛋丫頭也著了靈霜的道。
    “大王,奴婢這就去把兩位小姐叫過來……”
    “不必了,讓她倆好好消息吧!”明天再找她倆算賬!唐寅在心里嘟囔一聲,而后,他又喝了一杯參茶,甩了甩腦袋,向宮女揮手說道:“沒你們的事了,都出去吧!”
    “是!大王!”宮女們紛紛退出大殿,并把殿門輕輕的關嚴。
    唐寅深吸口氣,站起身形,剛一起來,頓覺得頭重腳輕,仿佛踩在云端,他在原地站了好一會,才把搖晃的身軀穩住,緩步走進內室。
    一進入內室,他便看到暗影分身赤身**的坐在床榻邊,而殷柔則躺在里面,雖說身上蓋著被子,但還是露出大半的香肩。
    唐寅走到桌前,隨手拿起一塊點心,塞進嘴巴里。
    暗影分身站起身,走到唐寅近前,幫他倒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然后說道:“柔兒沒事了,只是累得睡著了。”
    “我知道。”唐寅囫圇不清地應了一聲。
    “要怎么處理越澤?”暗影分身看著他。
    “你應該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唐寅抬起頭,對上暗影分身的目光。
    “現在還不能殺他。”“可他該死,竟敢打柔兒的主意!”“現在殺掉他,只會引來更大的麻煩。”“我不管,我不能裝作什么都沒生的放他回安國。”
    “你醉了。”“即便是我保持清醒的時候我也會這么做的。”“呵呵,你不會,因為你知道,我就是你清醒的時候。”
    唐寅皺起眉頭,怒視著暗影分身,過了許久,他又力地垂下頭來,輕嘆口氣,揮手說道:“我不想再自己和自己說話,回來!”
    隨著他意念轉動之間,暗影分身瞬時間化為靈霧,接著,一分為二,由唐寅的兩只鼻孔鉆回到他的體內。
    收回暗影分身,唐寅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然后走到床榻前,在殷柔的身邊緩緩躺下來。
    不殺越澤,裝成什么事情都沒有生,自己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做到這一點啊!唐寅轉頭看眼身邊酣睡正濃的殷柔,抬起手來,將她攬入懷中,慢慢閉上眼睛。
    翌日,殷柔從熟睡中醒來。
    剛開始,她的腦袋還有些迷糊,緩了一會,猛然記起昨天生的事,她腦海中的最后一幕是自己倒在床上,而越澤卻突然在房中出現,并且解著衣服,要對自己圖謀不軌。
    想到這里,她的眼睛瞬間瞪大,急忙扭頭去看自己的身邊人。她對上的是一對亮晶晶的虎目,一張俊美的笑顏。
    “寅?”殷柔下意識地驚呼道,同時小嘴張得大大的。
    “醒了?昨晚睡得還好吧!”唐寅的笑顏更濃,探過身去,在殷柔滿是驚訝的小臉上輕啄了一下。
    殷柔一下子紅了臉,不過心中的疑團還沒有解開,她小心翼翼地疑問道:“寅,你……你是什么時候回來的?”
    “靈王妹剛走,我就來了。”唐寅笑道。
    靈王妹?殷柔想起來了,靈霜走后,自己突然就變得欲火焚身,神智不清,當時她隱約看到了越澤,難道,是自己看錯了,誤把夫君當成了安王?
    騰!殷柔的臉變得更紅,仿佛有火在燒似的。唐寅在她耳邊吹了口氣,明知故問道:“柔兒在想什么?”
    “沒……沒什么……”殷柔連連擺手,正要坐起身,現自己身上寸絲未掛,又驚又羞地鉆回到被子里,嬌小的身軀緊緊貼在唐寅的身上。
    “這可不行。”唐寅含笑看著她。
    殷柔被他說愣了,呆呆地問道:“什么不行?”
    “看起來,柔兒把昨天的事都忘光了,新婚之夜,沒有讓新娘子留下深夜的印象可是不對的,現在彌補吧!”說著話,他一揮手,把被子直接甩下了床榻。
    “啊——”殷柔驚叫一聲,緊接著,又咯咯地笑起來,唐寅的手不知何時鉆到她的腋下,輕輕起抓癢。
    另一邊,越澤也在早上悠悠醒過來,當他看到自己躺在床上,身邊還睡著一名衣衫不整的宮女時,他亦是滿腦子的莫名其妙。
    昨天他明明和玉王謀算好了的,記憶中他還去了公主所在的寢宮,怎么一覺醒來,他已回到自己的住處了,身邊還睡著宮女,難道昨天那一切都是他醉酒后的幻覺不成?
    若說是幻覺,那也太真實了吧?!越澤想不明白,把身邊的宮女叫醒,問她是怎么回事。
    宮女醒過來后,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大哭起來,說他昨天在前宮喝醉了,被送回來后,就強行把她拉到床上……
    越澤聽得頭大,仔細瞧瞧這名宮女的模樣,相貌清秀,可也僅僅是清秀而已,這種姿色的女人,他平時都不會多看第二眼,自己竟然和她行了房事,當時自己真是喝醉了吧!
    本以為自己能得到公主,結果只是個姿色平凡的宮女。越澤又是搖頭又是嘆氣,連吼帶罵的把宮女逐出自己的房間。
    而后,越澤還特意去找靈霜,試探性地問她,婚典的當日,她是不是拉自己去花園里說話了。
    這種事,靈霜哪里還敢承認,連連搖頭否認,一個勁的說是越澤喝醉記錯了,自己和他當時一直都在宴會現場,根本沒有離開半步,直至他醉得一塌糊涂,才被人送回去。
    至于越澤為何沒有睡在公主的床上,又是怎么回到他自己住處的,靈霜也不明白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不敢多問半句。
    關于此事,三位當事人以及知情人要么是什么都不記得了,要么是知道也裝糊涂,全都閉口不談,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生過,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但在唐寅的心里,這筆賬可一直都記得呢!
    唐寅和殷柔成親的第三天,靈霜和越澤便雙雙來向他辭行。
    他本來還打算和靈霜完婚,可是靈霜執意不肯再在風國多留,她出自己離開玉都的日子太久,朝政事務堆積甚多,必須得及早趕回去,不然朝廷就要亂套。
    聽她這么講,唐寅也不好勉強,他和靈霜之間的婚事也只能繼續往后推遲。
    隨著唐寅和殷柔的大婚結束,玉王和安王雙雙回國,鎮江又漸漸恢復往日的平靜,但是在平靜的表面下,卻是暗流滾滾,新的戰爭旋渦又即將形成。
    就在越澤離開鎮江的第二天,唐寅便把朝中能力出眾又信得過的大臣召集到王宮,秘密商議對安國用兵之事。
    突然聽聞大王要對安國用兵,許多大臣都暗吃一驚。大王剛剛和安王商議完劃分桓地之事,人家昨日才走,今天就謀劃著要如何去打安國,這太不講情面,也太不合常理了。
    看到眾人的表情,邱真開口解釋道:“現在,安國已成為我國向南擴張的唯一阻力,出兵安國,是我國的既定策略,早些商議出個結果,定好大致的策略,總是好的,諸位大人,你們說呢?”
    “是的!邱相所言有理。”張鑫站出來說道:“安國國力雖強,但軍力羸弱,我國萬鐵蹄,最多只需三月,足可以踏平安國。”
    “倒也未必。”張哲反對道:“川軍戰力并不弱于我國,這次川國對安國出兵,剛開始是一帆風順,但打入安國腹地之后,不也變得難以推進了嗎?”
    張鑫不服氣地說道:“那是因為川軍能……”
    “能?吳廣將軍就折損在川軍手里,張大人還敢說川軍能嗎?”
    見他二人又開始針鋒相對,邱真奈地擺擺手,打斷他倆,道:“我說……兩位張大人,現在不是爭論川軍強弱的時候,而是要商議對安國的出兵計劃。”
    武將那邊,蕭慕青接話道:“安軍并非戰力不強,嚴格來說,是斗志不強,安軍將士上到戰場,大多都貪生怕死,一擊即潰,可真把要安軍*入絕境,退可退的地步,安軍的鐵桶陣也不是可以輕易打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