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68

  第六六十八章
    唐寅今天剛到都城靈武學院,劉彰就很給留下深刻的印象。【】[]52oxs_《52o小說》難怪癸級的學生會以他馬是瞻,他做起事來恩威并施,也很有組織力,在他身上,能隱約看到一股大將之風。
    當然,透過劉彰,他也能看出來老風人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排外性。
    三天的時間,轉眼即過。這三天里,唐寅不可能時刻都耗在靈武學院,大多時候都是在王宮,只有得閑的時候才會過來露個臉。
    因為他是新人,又有院長做靠山,學生們也不太和他計較,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指望他什么。
    在升級試的前一天夜里,劉彰召集所有的癸級學生,做挑戰之前的最后部署,唐寅也有參加。
    群體挑戰的場地位于靈武學院的南側,兩座相距五里左右的小山包,比試的雙方各占一座山包。
    獲勝的條件有很多種,比如消滅全部的對手,亦或是奪下對方山頭的帥旗并一直堅持到比賽結束,還有突然獲勝法,就是直接殺掉對方的主將。
    通常來說,比賽開始后,雙方的主將都會守在己方山頭的帥旗旁,在山頭這里的部署也是最強的,集中防御對方的奪旗和擊殺主將。
    會議開始之后,劉彰率先開口問道:“大家說說,這次比試,甲級學生的主將會是誰?”
    “不用猜了,肯定是白安!”李泗說道:“甲級那邊陰盛陽衰,女人當家,主將非白安莫屬。”
    尹蘭也表示贊同地點頭道:“小四說得沒錯,應該是白安。”
    “若是這樣,恐怕就不太容易砍下對方的帥旗了!”劉彰揉著下巴說道。
    尹蘭恍然想起什么,笑嘻嘻地說道:“那倒也未必,聽說白安對你挺有意思的,如果你肯去色誘她,沒準甲級的帥旗就唾手可得了。{清風手打shouda8}男色!”
    “呃……”劉彰垂下腦袋,感覺背后的脊梁骨一陣惡寒。
    見狀,李泗湊到他近前,用胳膊肘推推他,滿臉壞笑道:“張三,你覺得人家白安不好看?”
    “很好看。”
    “人家身材不好?”
    “很好……”就是身材太好了才讓人望而怯步,誰會希望自己的妻子長得虎背熊腰的?
    劉彰清了清喉嚨,瞪了眾人一眼,大聲說道:“你們干什么?現在是部署明天的升級試,不是部署怎么相親,都給我正經一點!”
    他話音剛落,周圍已是笑聲一片。劉彰用力拍了拍巴掌,對笑得最歡的李泗說道:“小四,明天你做沖鋒隊長,帶二十兄弟給我最先頂上去!”
    “啥?我做沖鋒隊長?”李泗立馬止住笑聲,回手指著自己的鼻子,眼睛瞪得像銅鈴,說道:“你是嫌我死得不快啊!就我這點本事,能做沖鋒隊長嗎?”
    “不要妄自菲薄,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劉彰用力按了按李泗的肩膀,同時重重地點點頭,緊接著,他又說道:“尹蘭,你做突擊隊長,同樣是帶二十人,如果小四他們在你面前倒下,你就帶領大家踩著他們的‘尸體’給我繼續頂上去!”
    “你這叫相信我?”
    “你想把我也害死?”
    李泗和尹蘭差點雙雙吐血。
    唐寅在旁聽著,憋得肚子都痛,不管這次的比試最終結果如何,劉彰以及這些癸級的學生們倒是很歡樂。
    劉彰不理會李泗和尹蘭的吐槽,繼續做部署,他手指著沙盤,說道:“被挑戰的一方應該是占這個山頭,這個山頭的兩側一邊是緩坡,一邊是陡坡,熊谷,你帶二十兄弟悄悄繞到緩坡這邊,出其不意,打他們一個偷襲!”
    熊谷滿臉的認真,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沙盤,注視好一會,他的大腦袋才點了點,說道:“好!”
    劉彰又道:“龔飛,你帶五名兄弟爬陡坡,這里的陡坡很難上,要多帶繩索,上去之后,別馬上行動,看準機會,伺機而動,奪了帥旗就跑!”
    “好的!”名叫龔飛的學生身材瘦小,活像猴子成精似的。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其余人等,留守我方山頭,抵御對方的進攻!”
    說著話,劉彰從懷中掏出一疊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他將紙分別遞給李泗、尹蘭、熊谷、龔飛四人,說道:“這是你們四隊成員的名單。”
    四人急忙接過來,定睛細看,李泗第一個表示不滿,說道:“我們沖鋒隊的隊員怎么都不強啊?”
    尹蘭也說道:“我們突擊隊的也都不是最厲害的!”
    “我這也是!”熊谷和龔飛異口同聲地說道。
    最后,四人把目光一同集中在劉彰身上。后者面不改色,理所當然地說道:“強者自然要留下來守旗、保護我,怎能一同隨你們出去?”
    “喂,張三,你這不是要我們出去送死嗎?”
    “雖說敵寡我眾,但卻是敵強我弱,以弱戰強,想要取勝,總是要付出一點犧牲。”劉彰環視他們四人,聳肩說道:“只要你們的犧牲有價值,又何必計較那么多呢?!”
    “你這挨千刀的家伙……”
    翌日,升級試如期舉行。正如當初蔡圭向唐寅介紹的那樣,都城靈武學院的升級試場面極大,熱鬧非凡,前來觀看的不僅有普通姓、學生的親戚朋友,還有諸多的朝廷大臣。
    這一天,比試的賽場周圍人山人海,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不僅坐席都坐滿了人,而且還有許許多多人是站著的。
    當劉彰代表癸級學生出要群體挑戰甲級時,令院方也大吃一驚,群體挑戰本來就很少見,何況還是最低級別挑戰最高級別的,可謂史前例。
    院方的管事一再詢問劉彰是否已經決定這么做了,這是否是全體癸級學生的意愿,劉彰回答得干脆,就是一個:是!
    他如此篤定,院方也法阻攔,只好按照規定,把群體挑戰的賽場也進行開放,而后,又把甲級和癸級的主將全都召到自己近前,向二人講解賽制規則。
    和事先推斷的一樣,甲級學生的主將果然是白安,一位二十出頭的姑娘,她的模樣很漂亮,大眼高鼻,五官深刻,皮膚呈健康的小麥色,是那種讓人看了會為之心動的長相。
    不過,她的身材太高了,在一米八五左右,即便站在男人堆里,也有鶴立雞群之感,和劉彰站到一處,比他還要高出大半個頭,劉彰看她時都得抬起頭仰視。
    她這副好身材若放在男子身上,那疑是魁梧雄壯、健美異常,可她是女子,這看上去就太嚇人了。
    等院方把規則都講完,白安垂看著劉彰,精美的五官流露出一股淡漠之色,她問道:“你當真要挑戰我們?”
    “當然!”劉彰大點其頭。
    “如果想放棄這次升級試的機會為何不直接出來?”白安若有所思地嘀咕道。
    “嘿嘿!”劉彰笑了,說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那么有把握嗎?”白安托著香腮,審視著劉彰,但她的表情依舊淡漠。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劉彰靠近白安,柔聲說道:“準備接收你們甲級的樓閣!”
    “哦!”白安輕輕應了一聲,而后什么話都沒再說,轉身走開了。
    劉彰看著白安慢步而去的背影,聳聳肩,隨后也回到癸級學生當中。
    接下來,應戰的甲級學生和挑戰的癸級學生雙雙被院方帶到群體挑戰的場地。
    這里和熊谷等學生繪制的地圖、沙盤幾乎一模一樣,甲級被分配在右手邊的山頭,癸級被分配在左手邊的山頭,兩坐山頭之間相隔五里,其中既有草地,也有樹林,還時有高地和丘陵,地勢很復雜,其目的也是為了讓比試的雙方能制定出多變的戰術。
    甲級學生共三十一人,主將為白安,癸級學生共一二十五人,主將為劉彰,雙方的人數比例為一比四,但要看雙方的靈武修為,甲級學生中沒有低于靈元境的,而癸級學生當中,絕大多數是靈化境,可以說雙方的整體實力相差懸殊,并不在一個檔次上。
    隨著院方的一聲令下,雙方的比試正式開始。
    劉彰坐鎮山頭的帥旗旁,四周圍著一圈帆布,算是搭建好簡易的帥帳,他揮了揮手中臨時做的小令旗,喝道:“沖鋒隊,出戰!”
    “小的得令!”李泗垂喪氣地站出來應了一聲。
    “戰勝,戰戰勝!作為沖鋒隊隊長,你給我打起精神來,就算輸,也要輸得漂亮,要輸得對手尊重你!”劉彰斬釘截鐵地說道。
    李泗聞言,收起玩樂之心,總是笑嘻嘻的臉孔難得的露出正色,他眼中精光一閃,說道:“未見得我就一定會輸!就算我們沖鋒隊死光了,也要拉上幾個做墊背,老風人當中可沒有熊包蛋!”說著話,他轉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劉彰欣慰地點點頭,這才像他的兄弟嘛!他又轉目對尹蘭說道:“快去做好接應的準備!”
    “明白!”尹蘭也隨之快步走出帥帳。
    以李泗為的二十名癸級學生作為沖鋒隊,率先沖下山頭,進入兩山之間的空地。
    他們僅僅走出了兩里,剛出樹林,就和迎面而來的甲級學生的沖鋒隊碰了個正著。他們是二十一人,對方卻只有五人。